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首歌(《CityOfStars...)

书名:当我在地铁上误连别人的手机蓝牙后 本书主角:祁妙 作者:七宝酥 本章字数:1925 字

周一的早上,我又在地铁里碰到了陆成则,我想他已经熟练掌握守株待兔的技巧,特别是这只兔子也不再彷徨,心存期待,不再畏惧撞上同一棵小白杨。

今天的小白杨有位可坐,比上一次要好矮几截,但也没有被人群淹没。因为脑袋竖得很高,左顾右盼。

我先看见了他,但没叫他,直到他找到我,我才歪了歪头当做招呼。

他勾唇,站起身来,想把座位让给我。我没有推辞,坐下问好:“早啊,小熊猫。”“早,祁妙。”他在高处看我,唇红齿白。

我们不再说“好巧”。这个时点,这间车厢,已经是心照不宣的约定。

他将左手的麦当劳纸袋递给我。

我顿住,没有接,装傻:“这是什么?”陆成则说:“早饭。”我依旧不动:“谁的早饭?”他答:“不是你的早饭,就是我的早饭。”

我笑开来:“你还没吃早饭吗?”陆成则摇摇头:“没。”我说:“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又放轻声音嘀咕:“再说本来也不是给我的吧。”

“怎么就不是给你的了?”他语气少有这样大程度地起伏,好像被我冤枉是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情。我被他的反应逗笑了:“你又不能保证遇到我。”“所以我说了,”他没被我绕懵,仍旧保持着良好逻辑:“不是你的早饭,就是我的早饭。”我将手放在腿面的tote包上:“如果我拿走了,你到公司岂不是要饿肚子?”陆成则说:“再买又不难。”

我呵了口气:“你吃吧。我在家吃过了,谢谢你.”陆成则这才将悬了半天的手垂回去。

他旁边有对男女,一直在看我们说话,围观了这位帅哥被婉拒的全过程,而帅哥好像一点都不尴尬。

离西林湖还有一站路时,我身边的老太太下了车,陆成则像小时候玩抢凳子那样,行动敏捷地占座。

我看着他把双肩包摘下,是只雾灰色的格包,一看款式就知道是三宅一生。我开玩笑:“你们程序员是不是必须涌有一个格子花纹的物品?就像护身符。”陆成则不否认:“可能吧。”

陆成则的衣品不错,干净,清爽,不追求潮牌,不花里胡哨,但细节很多,有精心收拾过的痕迹。

是因为我?还是他本来就自我管理良好?不管是哪一种,都足够让我嘴角上翘。

我又瞥他一眼:“只剩一站路,还要坐过来。”他纠正我:“是三站路。”

回到公司没多久,陆成则就来微信里跟我报备,可以用“报备”这样矫作的形容词吗,但他给我的感觉的确如此。

他说:今天估计很忙,不一定能及时回消息。我笑了笑:忙吧,我也很忙。

谁还不是个苦苦挣扎的社畜。

上午要开会,下午要比稿,从客户公司回来时,已经是傍晚。

我坐在公司商务车的第二排,靠窗位置。

车里很闷,我就降下了窗,外面的天空异常美丽,橙粉混色,将整个城市晕染成画幕。

我听见车载导航报出,前方二百米处西林湖公园。

我微怔,问开车同事:“前面是西林湖?”他回过半个头:“对。”我问:“待会回公司没事了吧。可以让我前面下吗?”跟我坐一排的文案组长说:“你不跟我们吃饭吗?”

我摇了摇头,在公园门口下车,然后打开地图,依照导航指示走了六百米路,来到光纽园区的正大门。

我跟保安亭里的制服大叔对视一眼,低头给陆成则发消息:在忙吗?陆成则:还好,准备吃饭。

我打字,可以抽空出——又删除——重新编辑——方便抽出二十分钟吗?有点事可能需要你参与一下,但不是重要的事,所以拒绝也没关系。

他说:怎么了,半个小时也可以。

我笑了,将自己的定位发给他:想请你看日落。

陆成则果然很意外:?又问:你在哪?

我说:在门口。

光纽不愧为大厂,园区都大得离谱,光是赶路来见我,就让陆成则耗去十分钟,还是快跑的情况下,我们只剩下二十分钟。他跟门卫交代了两句,对方放我入内。

跟着他往里走时,我为自己的心血来潮感到抱歉:“不好意思,我刚好从外面回来,刚好路过你们园区,刚好天空又格外好看,所以……”陆成则微喘着气,举目,他应该还没来得及看天空,此刻也怔了一下,评价:“是很好看。”

我问:“你吃饭了吗?”他一边摘工牌,一边说:“还没,出去吃吧。”我阻止:“别摘了,我过来不是为了蹭饭。”陆成则看向我:“你请我看日落,我请你吃晚饭,礼尚往来”

“而且,戴着这个太傻了。”他两指夹着工牌,诚实地说。

我的目光落到上面倒置的两寸照上:“不傻啊。”这样看都是帅的。“不,”他的笑在越晦暗的环境里越显明亮:“很傻。”

“可以看看吗?”我问。他停下缠绕挂绳的手,展开来交给我。

我低头端详,证件照里的他与现在别无二致,笑容是如一的清透烂漫:“什么时候拍的?”陆成则说:“前年,刚来光纽,部门统一拍的。”

我把工牌交回去,重新远眺,发现天空已在不知不觉间变了色调:“刚才还是橙粉的,现在变成蓝粉了。”

陆成则跟着看了眼,说:“我想到了一部电影。”我侧目:“哪部?”

他没有回答,只是忽然开始吹口哨,一段耳熟的前奏。

我心领神会地笑了,说出电影名字:“《LaLaLand》。”在那里面,也是这样的天空。他偏头看我:“你看过?”

我点点头,哼唱出第一句歌词,告诉他,我不光看过,这首歌我也很熟悉:“Cityofstars,Areyoushiningjustforme?(星光之城啊,你是否只为我一人闪耀?)”

陆成则讶然睁大眼,学周董讲话:“不错哦。”

他接着我那句往下唱:

“Cityofstars(星光之城啊)There\'ssomuchthatIcan\'tsee(世间有太多不可明了)Whoknows?(谁又能明了)”

他的声线跟Gosling不同,偏清朗,但咬字标准,不走音,所以也不出戏。

这段结束,他又做了个请的姿势。我愣住。他下巴一抬:“继续。”我求饶:“我只会那一句。”他说:“哼也没关系。”我长长地叹了口气,恭敬不如从命。

……

“Yes,allwe\'relookingforislovefromsomeoneelse(是啊,人人都想从某个同样孤单的灵魂里找到爱)Arush(也许是擦肩一刻)Aglance(又或者抬眼一瞬)Atouch(也许是轻轻触碰)Adance(亦或者雀跃起舞)”

于是,我们低唱着这首歌,一直走到余晖的边界,道路的尽头。谁记不住下一句,另一个就来填上,当然,少不了忘词和卡带,但无人在乎。

回来路上,我仍哼歌回味旋律,陆成则也安静地行走。他们园区的大道空阔而漫长,似无穷尽。道路两旁的灯盏逐一点亮,在微不足道的城市一隅,我浸泡在蓝粉色的深海,仿佛也成了浪漫影片的主角。

快到大门时,陆成则接到个电话,我猜分别将近。

要不要做点什么。

这个念头跑出来的下一刻,就在我身体里形成了一团强烈的热涌。我的胸口隐烫着。

我盯着陆成则挂掉电话,垂下手,冲我挤出抱歉的笑。

我在他启齿前叫了他:“陆成则。”他:“嗯。”

我没有迟疑,上前两步,踮脚,贴了贴他嘴唇,整个过程轻而短促,他的唇也干燥柔软得让这次擦碰显得不那么具体和实际,仿佛并未发生。但——依旧有异常绚烂的东西在我脑子里爆破了,像一朵星云溅出了大片星河。后劲很猛,我极力控制着胸口的起伏。

陆成则惊讶地看着我,一动不动。

他的脸,在肉眼可见地泛红,还是递进的,疯速蔓延到耳廓,就像刚才的天空,粉色的天空。

我在他剔亮的瞳仁里寻找自己,好像这样做才能偏移重心,才不至于紧张到僵硬,才能平稳地解释前一刻的冲动,然后我想,没什么好解释的。天空很美,音乐很美,气氛也很美,如此而已。

我也坚信我亲得大方自然,与过分的偷袭毫无干系。

“我先走了。”我说。

他刚醒过神来一般,扇了下睫毛。

再跟他多对视一秒我恐怕就要害羞和悔过,我忙说:“你也回去吧,拜拜。”

转身走出去没几步,我忽然听见他高声喊我:“祁妙。”

刚要回头,我的手腕已经被握住,这是陆成则第一次真切地将肢体的力量覆盖在我皮肤上,滚烫的手掌,强劲的指节,不容置喙的拉扯和掌控。熊猫也是野兽。

他不会下一句话就是要跟我要个说法吧,我在疯狂的心率间不厚道地猜测,并开始酝酿霸总语录,你别担心,我会负责。

但陆成则没有,深蓝的夜幕下,他很有压迫感地看了我几秒,才松手说:“我给你叫车。”我说:“不用了,你回去吧,这边不难打车。”

因为刚才那个吻,我变得在意起他嘴唇。以往他漂亮的眉眼更吸引人。

“你沾到口红了。”幸亏多看几眼,我有了新发现。陆成则一愣:“哪儿?”

我想他这会一定心乱如麻,否则怎么问得出这种低端问题。

我抬手,用拇指在他唇珠的位置搓拭了两下,比刚刚的吻有力得多。正要放下,他按住了我手腕。他的唇仍贴着我指腹,我被压制着。

我深抽了一口气。因为体内倏然涌出的抽搐般的快感,在扩散着,不适而又舒适。

他无声无息地看着我。我的每一道神经似乎都要在他热烈的目光里灼烧。

“陆成则。”我叫他名字,尝试挣脱。

他喉结克制地动了动,放开我。

我又仔细瞧他嘴巴,确认:“没有了。”

他扯出个笑,不解地揉了揉后脑勺:“为什么要在门口?”我往两边看看,除了门岗空无一人:“门口怎么了?”

“有监控。”

我问:“有监控又怎么了。”他说:“我还要在公司混的。”

我挤挤眉心:“我刚才的举动会让你丢掉工作吗?”“嗯,”陆成则点点头,又漾开一个笑:“我会忍不住旷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