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七首歌(《5YearsTime》...)

书名:当我在地铁上误连别人的手机蓝牙后 本书主角:祁妙 作者:七宝酥 本章字数:1253 字

建立一段新的人际关系,意味着固有的舒适圈多少会被打破。下车前我好奇陆成则是不是也每天十点左右上班,他说:更自由一点。

我说:“我以为你们是典型的996。”陆成则回:“事情做完就好。”

原谅我又开始说工作,因为再讲些助长粉色气氛的话,我怕我会忍不住像个十六岁女生一样拽住他胳膊,娇滴滴地乞怜:你就不能多陪我坐两站车嘛。

而他仿佛能听见我心音,到西林湖站时,车厢呼啦啦下去一簇人,他却纹丝未动。我大幅度掉头看他,眼神诧异。他垂着眼睛,微微笑:“你今天要这样看我多少次?”我问:“你不下去吗?”

他困惑地掀掀眉,然后说:“你问的那句话不是希望我跟你坐到站的意思?”我懵一下:“哪句?”陆成则说:“问我上班时间那句。”我咬字重了一点:“不是!是怕耽误你上班。”他眨了眨,听起来有点小委屈:“好凶啊,祁妙。”

我顷刻失语。

……怎么会这样,一个不好意思撒娇的女人,一个很好意思撒娇的男人,关键是我怪吃这一套。还有,他用什么眼药水,明明每天对着显示器,他的眼睛却如此干净,黑白分明。

我变换口吻,轻柔地复述刚刚那句话:“不是呀,是怕耽误你上班。”陆成则为我的川剧变脸弯动眉梢:“没啊,正好给了我晚点上班的机会。”

这时候,他又从看起来很好欺负的弟弟变成一个从容且纵容的兄长。

切换自如的臭小子。

我心叹一息,继续背对他。再说什么也没用了,车厢门已经关上,这趟地铁又要飞驰他方。

窗外闪过一些炫彩的广告牌,他忽然又叫我名字。我回头看他。陆成则问:“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我想了想,确认:“对。”他说:“一回生二回熟,我们应该算熟了吧?”我恶搞地反问:“几分熟?”闻言,他在半空中,像大狗狗那样抽鼻子,嗅了嗅,给出判断:“可以撒孜然了。”

我忍不住地笑出来,起码露出八颗牙。

他也笑了。笑这东西,就跟高阶病菌一样,是会急速交叉感染的。

我觉得我过快地陷入陆成则了,是啊,这才第二面,忙起来还好,但凡有一丁点闲暇,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会迅速浮现来我脑子里,跟药瘾一样,勾着我去找他。

好在中午的咖啡date可以缓解症状。结果开会回来,拍摄现场出了点小事故,我要去见一位客户并请他吃饭赔礼道歉。

身不由己。

我去找他,发去两个奇怪的音节:咕咕。纯属卖萌,缓解接下来即将鸽他所带来的不快。

陆成则:?

我继续魔性:咕咕咕。陆成则领悟力很不错:知道了,喝不了咖啡了是吗?

我遗憾地抿唇赔罪,说人话:是啊,抱歉。有点急事,下周我请你好吗?他依旧好脾气:好。

本以为这次咖啡之约已提前宣告收尾,半个钟头后,峰回路转,我收到了一杯星巴克绵云拿铁外卖。

我猜到是陆成则点的,没有问,只在微信里:谢谢。他也不说不客气,只回:看我朋友圈。

他拍了自己面前的部分工位,那上面放着一杯同款咖啡,放在朋友圈,配字:cheers。

我笑了。他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拿纸杯咖啡cheers的家伙,可爱得没命,从天而降的我的开心的神。

我也拍下一张,单独发给他:cheers。

因为中午没能见面和明天休息日的关系,这个夜晚回到家,我就抱着手机跟陆成则聊到近两点。

澡都还没洗……

不能再拖了。我从床上坐起来,勒令自己跟他说晚安,刚要按黑手机,屏幕里又跳出新消息。

无法无视。

这个严重干扰我生活节奏的家伙再次开启新话题:睡前最后一个问题,你用什么歌当起床铃音。我哈了口气,认命地回答:《5yearstime》

他说:这首我记得很轻快。又说:我再听听。说完还把歌曲链接扔来与我共享。

周末我可不想再听到这首歌了,刚要谢绝,他的消息再次蹦出:去逛动物园吗?

我怔了怔,下意识看时间:现在?

陆则成发来一张歌词截图,像是在告知他心血来潮的缘由,就是在听的这一首:

「Ohwell\'哦好吧In5yearstimewecouldbewalkingaroundazoo来唠唠在未来5年里我们能逛个动物园Withthesunshiningdownovermeandyou那时候阳光会洒落在你我身上Putmyhandsoveryoureyes\'butyoupeepthrough我会突然把双手捂住你的眼睛但是你透过我的指缝」

这一段画面感很强的歌词,使得我也情不自禁地点开链接,跟他一道听起来。

我在开头轻松的口哨里勾起嘴角,就着刚才的内容往下聊,并匪夷所思:这个点了,哪家动物园还开着?

陆成则安静了,编辑了很久消息。

两分钟后,一堆让我愣上好几秒的emoji图标挤进屏幕,细看会发现,中间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被太阳包围,两边是各种动物。

耳里的歌刚好播到:

“Alloverourbodies\'我们身上全都是andSunSunSun\'哈哈哈哈太阳!!!Alldownournecks\'我们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部分andthere\'llbe\'也都会是SunSunSun\'太阳太阳太阳Alloverourfaces\'我们满脸也都是啊andSunSunSun.都是太阳!太阳!太阳”

我现在也绝对满脸的SunSunSun,因为这个幼稚又举世无双的大可爱回复。

我合不拢嘴地哂他:我可谢谢你了啊。

话虽如此,可我知道我早已心花怒放。

陆成则,大帅哥,脑子转好快,好会哄人啊。我无法自拔地设想,跟这样的人恋爱了会是什么样,接吻是什么感觉,他在床上也这么闪闪惹人爱吗?

我想入非非,心生悸动的时分,陆成则已经开始认真计划和提议:明天有空出去玩吗?想请你去动物园。我说:我后悔告诉你这首歌了。他问:为什么?我说:我要睡懒觉。他说:下午的阳光也很好。

我盯着聊天记录,长吁短叹,甘拜下风,谁来教教我,怎么拒绝阳光,谁能拒绝蜂蜜一样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