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55 章(少女秘密)

书名:恃宠 本书主角:秦梵 作者:臣年 本章字数:2388 字

谢砚礼的‘贿赂’没有掺一丝一毫的水分,认真到要在这栋公寓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他‘行贿’过的痕迹。

秦梵浑身酸软、干干净净倒在换了新床单的大床上时,外面雪都停了。

天边也渐渐变亮。

翻了个身侧躺在枕头上,秦梵却没什么睡意。

脑子里想得是谢砚礼上次说他洁癖挑食果然是真的,因为——公粮颇多,都满出来了。

秦梵缩回被窝里,睡不着。

谢砚礼刚才给她洗完澡之后,接了个重要电话,安置好她便去书房了。

秦梵无聊地从床头摸到自己手机。

想起来她好像昨晚在车里发过一个帖子,不知道有没有人回复她。

主贴:【毒舌老公突然从刻薄直男进化为懂女人心的小甜甜,是不是被什么附身了,在线等一位驱鬼大师!】

1楼:姐妹小心,多半是被别的女人调、教了。

2楼:楼上怎么知道不是楼主老公忽然开窍了?

3楼:说男人忽然开窍的一定是单身小妹妹,姐姐作为过来人告诉你,就没有无缘无故开窍的男人,只有能不能打开他那窍的女人,很显然,楼主跟老公早就结婚了,现在才开窍,必定不是因为楼主,那只能是别的女人了。

4楼:三楼nsdd

……

后面排到了七十多层,全都在顶三楼的帖子。

76楼:楼主呢,怎么不吭声了,是不是被打击到了?

77楼:希望楼主能看开点,寻找机会拿到老公出轨的证据,然后让他净身出户。

……

又几十层安慰秦梵去找到证据,让渣男净身出户,然后寻找第二春。

还有热心姐妹给她推荐打离婚官司的律师。

秦梵越刷越忍不住,最后捂着嘴,差点笑出声。

后来才想起来,谢砚礼不在啊,主卧隔音很好,她干嘛捂着嘴笑。

“哈哈哈……”

秦梵原本还有一点困意,现在一点不剩。

重新滑到第一页2楼。

然后点击回复:

【2楼姐妹是对的,我老公确实是开窍了,并没有出轨,也没有别的女人,感谢其他姐妹们回答。】

大家看到楼主回复后,顿时涌来——

112楼:又是一个被渣男pua的可怜女人。

113楼:楼主醒醒吧,男人天生是会演戏的。

秦梵回复112楼:【可我老公不会演戏啊。】

心想:他只会冷淡着一张脸,演戏?浪费谢商人的时间。

115楼:大家散了吧,叫不醒一个装睡的女人。

116楼:楼主俨然是被渣男洗脑了。

117楼:这年头怎么还会有这么头脑不清醒的女人?一群明白人都带不动一块废铁。

118楼:……

大家直呼带不动。

秦梵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这种情况,好像她越为老公说话,大家越觉得她在替渣男掩饰……

就在秦梵对着手机屏幕匪夷所思时。

手机忽然被人从身后抽走:“还不睡?”

男人清冽磁性的嗓音陡在耳边炸开,吓得秦梵下意识躲进了被子了。

压低的笑声缓缓响起。

秦梵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把被子扯下来,睁着一双还留有余惊的眼眸,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你故意吓唬我!”

谢砚礼随意垂眸往上滑了滑屏幕,气定神闲地否认。

“你别看!”

秦梵见他开始刷帖子,连忙扑了过去。

谁知酸软的腰肢,让她毫无冲击力,反而像是投怀送抱。

谢砚礼顺势接住软玉温香,揽着她一同上床,随手拍了拍她的后腰,“不软了?”

“软!”秦梵只纤细手臂勾住谢砚礼脖颈,另一只手去夺自己的手机。

“但是少女的秘密你不能看不能看!”

“嗯,我看看少女有什么秘密。”谢砚礼从善如流。

秦梵:“!!!”

“谢砚礼,你是不是变态啊,少女的秘密你看什么,心里难道还住着一个少女?”

谢砚礼已经看到了秦梵那个字体放大的主贴内容。

薄唇勾着笑,晃了晃手机,“这就是你少女的秘密?”

秦梵阻止不了,对上男人戏谑的眼神,双手扶住他的肩膀,吻了上去。

亲吻不但能让叭叭的女人闭嘴,也能让准备说刻薄话的男人闭嘴。

谢砚礼这张嘴,用来说话可惜了。

还是物尽其用吧。

谢砚礼猝不及防,被谢太太吻了个正着。

等谢砚礼放松之时,秦梵趁机把自己手机抢回来,并且一把推开他,用手背抹了把湿润的唇瓣,跟把人裤子脱了却潇洒走人的渣女那般,裹上被子躺回床上。

留下冷漠无情的两个字:“睡觉!”

谢砚礼看着她躲在被子里单薄纤细的身影,慢条斯理地用拇指指腹碰了碰唇角。

白皙指腹多了抹水色痕迹,在壁灯下格外显眼。

秦梵竖起耳朵想要听谢砚礼的动静——

几秒钟后,听到布料摩挲的声音,随之身旁多了存在感强烈的男性身躯。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秦梵莫名有些紧张地抓紧了绸滑的床单布料,呼吸都下意识屏住,直到身体落入男人温热的怀抱中。

隔着薄被,能清晰感受到对方毫不紊乱的心跳声。

她紧绷的身体不知不觉放松下来。

本以为这件事到此为止,刚有了睡意,忽然听到谢砚礼用磁性的音质在她耳边道:“看来我的贿赂,谢太太很满意。”

秦梵脑海中蓦然浮现出她在帖子说的话。

啊啊啊!

她不要面子吗,非要说出来!!!

秦梵手指摸索到谢砚礼被子里,然后用力掐了他手腕上软肉一下。

没掐着。

反而被谢砚礼反握住手腕,从她裹紧的被子里拉进他被子里。

女性柔软的身躯撞进男人怀里,随即被抱住。

秦梵:“……”

临睡之前,秦梵总觉得谢砚礼最后那话是故意气她,好趁机把她拐进被窝。

谢砚礼出差结束后,有几天休息时间。

这几天他们两个都住在公寓,甚至谢砚礼都没问过,为什么不回京郊别墅住。

这样秦梵有种自己被无脑信任的感觉。

她很享受这种信任。

没了成群的佣人与走到哪儿跟到哪儿的管家,公寓虽然小,偶尔住一住却别有情趣。

尤其是——

秦梵看着在厨房做午餐的男人,默默拿出手机隔着半开的玻璃门,拍了张他的背影照。

难得有心情发朋友圈:

【秦梵:怀疑谢总的厨艺。照片jpg.】

裴枫:!!!妈呀,被鬼附身了?

姜傲舟:今晚的太阳怕是要从东边落下了。

裴景卿:可以说是大厨水准。

姜漾回复裴景卿:人家谢总能文能武能写会画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你呢?啥也不会。

裴景卿回复姜漾:下班就找他学。

婆婆大人:二十多年了,从没吃过一顿儿子做的饭。可怜的老母亲,梵梵,你问他是不是想要个弟弟和他争家产了!

被婆婆后面的话逗笑。

秦梵看得愉快不已,直到一条评论的出现让她脸上笑意微凝。

指尖定格在那条评论上——妈妈:梵梵,你怎么能让砚礼下厨!

而后秦梵便看到偶尔才给她发条消息的母亲,一连几个消息发过来。

妈妈:「梵梵,你不能仗着女婿脾气好就娇气任性,他是什么人,怎么能给你做饭。」

「你快跟女婿道歉,再亲手给他做顿饭。」

「要是你这么任性,万一他不要你了怎么办?」

「当人家媳妇,当儿媳妇,得小心翼翼,你这样让你婆婆怎么想,我都看到你婆婆评论了,她不高兴。」

「记得也要给你婆婆道歉。」

秦梵想到婆婆那脾性,刚才的评论分明就是开玩笑的。

她妈真是把男人当成祖宗伺候了。

秦梵冷着一张小脸回复:「他是我男人,又不是我祖宗,我干嘛伺候他。」

「你喜欢男人把你当佣人我不管,但我没你这兴趣爱好。」

大概是察觉到了秦梵语调的冷漠与尖锐,秦夫人过了好久才回了条:

「下周你姐姐生日,你带砚礼回家参加生日宴吧。」

生日宴。

秦梵忽然想到自己生日那天,她连一句冷漠的‘生日快乐’都没有,却每年都为继女准备盛大的生日宴。

秦梵有些累,垂下眼睫:「不……」还没敲下去那个‘去’字。

谢砚礼已经放下餐具走过来,入目便是秦梵情绪低落的样子。

虽然唇角是向上弯着的,但谢砚礼却感觉她下一刻能哭出来。

低头便看到她的聊天记录。

最上方写着【妈妈】两个字。

谢砚礼从她背后俯下身,像是环抱的动作,掌控她的手机,当着秦梵的面,将已经输入的‘不’字删掉,重新输入‘会准时到。’加上标点符号五个字点击发送。

秦梵怔怔地望着他一系列操作。

“你干嘛?我不想去。”

将手机重新塞回秦梵手里,谢砚礼掌心按了按她的发顶:“怕什么,不有我在。”

“谁怕了!”秦梵像是骄傲的小孔雀,刚才的寂寞委屈一扫而空,扬起下巴,“我才不怕她们,我只是觉得那个地方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如今那栋别墅依旧是秦家,却再也不是爸爸还在时的那个秦家的秦了。

“吃饭吧。”谢砚礼似乎并未将这件要去秦家的事情放在心上,甚至还不如午餐重要。

见他这么云淡风轻,莫名的秦梵也被影响到了。

去就去,谁怕谁。

而后等谢砚礼将做好的四菜一汤上桌时,秦梵瞳仁圆溜溜的:“天呐,你变魔术吧?”

她也就玩了会儿手机,怎么就变出来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

而且单单看卖相,就知道肯定不错。

“让我来品品谢大厨的厨艺。”秦梵先给‘厨师’夹了一筷子松鼠桂鱼里最嫩的鱼肉。

这才自己开始吃。

舌尖品尝到滋味后,眼底的惊讶更浓,“你竟然真的会,难怪裴景卿说你厨艺好。”

谢砚礼不疾不徐地给秦梵布菜,姿态闲适优雅,甚至连布菜这件事,都赏心悦目极了。

顺便回答谢太太的话:“在国外吃不惯西餐,裴景卿又是厨房杀手,我就随便做做。”

难怪裴景卿有幸尝试过谢佛子的厨艺。

随便做做就做得这么好,秦梵深深感叹:“谢砚礼,你要是破产了,还能去当厨师。”

“哦,不,你还可以画画。”

“你还会弹琴!会下棋!会书法!”

秦梵倒吸一口凉气,“谢砚礼,你原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啊,要是在古代,你绝对是风华绝代才貌双全的……书香世家大小姐。”

谢砚礼指骨敲了敲桌面提醒道:“谢太太,第一我们不会破产,就算破产也不会沦落到要卖艺的地步,其次好吃吗?”

最后这问号,意思很明显——好吃就闭嘴吃,不然别吃了。

秦梵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被自己筷子夹住的那块糖醋小排,咽了咽口水:“……”

被威胁到了。

“吃!”

整个午餐时间,秦梵用实际行动演绎了什么叫做规矩仪态,完美的用餐礼仪。

**

二人世界结束的很快。谢砚礼回公司上班那天,也刚好是秦梵试镜宋麟导演那部新电影女主角的时间。

试镜大厅。

这次是蒋蓉陪着秦梵一同,因为明年要跟秦梵脱离公司的缘故,所以她这段时间陆陆续续将手里其他艺人分了出去。

原本她手里艺人就不多,而且基本都不是她自己选的,而是公司分配来的。

唯独秦梵,是她自己挑中的。

秦梵没想到,会在化妆间遇到个许久没见的人。

秦予芷。

上次把她吓过之后,秦予芷倒再也没敢主动找麻烦,秦梵这段时间清静了不少。

秦予芷朝着秦梵招招手:“真巧啊。”

秦梵在她旁边的化妆镜前坐下,语气淡淡:“是挺巧。”

“梵梵,你对我怎么这么冷漠,咱们都姓秦,或许几百年前还是一家呢。”秦予芷笑得温和优雅,知心大姐姐的模样,丝毫不见任何戾气。

嗯,演技变好了,不知道被哪位指点过。

秦梵瞥了她一眼,心中点评。

这时,同化妆间另一个试镜女二号的女演员道:“现在新人都这么嚣张吗?”

她眼馋秦予芷的主流资源,最近为了转型正在接触同类型资源,自然此时跪舔秦予芷。

本来秦梵还以为秦予芷要顺势把她打成不尊敬前辈的嚣张新人,谁知——

秦予芷不赞成道:“徐姐姐,秦梵是很优秀很尊敬前辈的新人演员,你可不要破坏她的名声。”

随即对着秦梵露出个笑容。

秦梵被她这含情脉脉的眼神看得快要原地吐出来。

不知道自己现在这表情是什么鬼样子?

秦梵难得梗住:“秦予芷,你照照镜子。”

秦予芷唇角笑意僵住。

化妆室伴随着秦梵这句话,终于彻底安静下来。

等徐子萱化完妆离开后,秦予芷也化完了,离开前,忽然在秦梵耳边说了句:“你要小心程熹,她要对付你。”

说完,便离开化妆间。

蒋蓉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她这是跟你示好?”

秦梵指尖把玩着垂落在发间那一缕银蓝色挑染,悠悠笑了声:“你也可以当作黄鼠狼给小鸡崽拜年。”

说完后她强调了句,“仙女小鸡崽!”

噗——

蒋蓉差点没忍住大笑出声。

未免过分形象了。

蒋蓉笑了好一会儿才说,“你可不是小鸡崽,你是打盹的大猫,等惹急了你,一爪子上去,什么黄鼠狼是对手。”

更何况,她后面还有个外挂。

没错,正是旺妻谢佛子。

秦梵漫不经心勾起唇角,看着镜子里映照出她一头乌黑发丝编进去几缕银蓝挑染的矮双马尾,觉得这个颜色有点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