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58 章(你怎么耍流氓啊!...)

书名:玫瑰软刺 本书主角:林素,陶牧之 作者:西方经济学 本章字数:2353 字

大刚被林素问住了,他还真没有女朋友。不过林素也没男朋友啊,两个单身狗一起吃饭不刚好吗?

看林素这急匆匆的样子,大刚开始有了些怀疑,他始终跟在林素的屁股边上,问道:“姐,你这么着急要干嘛去啊?”

林素:“买鱼缸。”

大刚:“……买,买什么?”

“鱼缸。”林素不耐地又说了一遍。

大刚:“……”

“放哪儿的啊?”大刚紧急问了一句。

“当然放我家里。”林素道。

大刚一下停住了脚步。

林素那个家他是知道的。因为他参与了全程的装修,给她买了一张沙发一张矮桌一张地毯一张床,另外还有一个冰箱……

就没了。

原本林素连地板都不想装,他偷摸给装上了,然后她撒了一地的杂志和照片把地板盖住了。

那个叙利亚风格一样的家,林素就那么一直住着,住了两年。不能给她往家里拿东西,也不能从她家里拿东西。

现在,她要买鱼缸了!

大刚想着林素刚才问他的话,正常不跟别人一起吃饭说有事儿就行了,她竟然反问他有没有女朋友,搞得像是她有男朋友一样。

而现在她又那么急匆匆的回家,像是迫不及待想见什么人一样。

大刚:“……”

林素马上到了车旁,大刚一个健步冲上去,问道:“姐,你现在是不是有家室了啊?”

林素:“……”

什么室?

林素回过头来,大刚正紧紧地盯着他。看着大刚,想着大刚的问题,林素愣了那么两秒,点了点头:“对啊。”

大刚目光炯炯!

“那……”大刚开口。

林素:“我家现在养了一条鱼。”

大刚:“……”

-

林素觉得陶牧之那个关于鱼的梦的说法还是有点正确的。

她要是参与电影拍摄,收益不低。除此之外,这次若是崭露头角,后面参与拼盘电影,到自己独立拍摄,收益也会水涨船高。

她越来越有钱了!

想到这里,林素给她家独苗买了一个一万八的大鱼缸。

这个鱼缸,现代,奢华,有质感,有品位,而且非常的大,大到林素把她家独苗放进去后,趴在鱼缸的玻璃上,半天都没找到她家的独苗。

林素趴在鱼缸上找着独苗,陶牧之则拿着今天买鱼缸送的吸尘器在吸地。他满屋打扫,很快扫到了鱼缸前。陶牧之看了一眼林素,道。

“抬下脚。”

他说完,林素乖乖地抬了一下右脚,陶牧之吸完,提醒:“左脚。”

林素又抬了一下左脚,陶牧之又吸了一下。

整个过程,林素像是小学生在观察小动物的生活日常,准备写观察日记的作业一样。她的脸就趴在浴缸前面,鱼缸里的灯光将她脸上白皙的皮肤都照得通透红润了。

陶牧之拿着吸尘器,看着她专注的样子,笑了笑。

很快,陶牧之就吸完了地,他去清理了一下吸尘器后,来到了林素身边。两人俯身在鱼缸前,一起看鱼缸里的金鱼。

在陶牧之过来后,林素眨了眨因为用得过度而有些干涩的眼睛,问了陶牧之一句。

“你看到它在哪儿了么?”

陶牧之扫寻着鱼缸,看了一会儿,目光盯在了鱼缸珊瑚处的某个角落,应了一声:“嗯。”

“在哪儿啊?”林素问。

陶牧之:“……”

林素说完,陶牧之回眸看了她一眼。林素也收回目光,回头对上了他的目光,在目光对上的时候,林素眼巴巴地眨了眨眼。

陶牧之:“……”

“你看了这么久没看到它在哪儿?”陶牧之问。

林素:“……”

被这么一问,林素觉得有些丢脸,她回头看向鱼缸,道:“这鱼缸这么大,那独苗那么小,谁能看到啊?”

“那我当时劝你买个小的你还非要个大的?”陶牧之道。

林素:“……”

确实,当时在买鱼缸的时候,林素进门就要最贵的,陶牧之劝说她先买个小而精致的,她没听。她财大气粗,就要给她家独苗最好的。

这鱼缸确实是最好的,但就是和她家独苗一比,有些费眼。

林素被陶牧之说得有些心虚。可是她就算心虚,她嘴上也是不饶人的,她回头看向陶牧之,不满道:“我当时给你买那张床垫也是店里最贵的,你怎么没劝我给你买张便宜的?我觉得你就是攀比,你看我给独苗买这么好鱼缸,就给你搞了个附赠的吸尘器,你心里不平衡。”

林素反手把锅甩到了陶牧之的攀比心理上。

林素这一口锅说的话非常多,说完后,眼睛还心虚试探地看了他两眼,最后强撑着底气与他对视。鱼缸的灯光倒映进她的眼睛里,璀璨明亮。

陶牧之没在意这口锅,他望着林素,眸光安静柔和。就这样平静地看着林素,林素倒有些撑不住了。

她皱了皱眉,把目光收回鱼缸,继续找独苗。陶牧之看着她的眼睛随着鱼缸的位置上上下下,眼中浮现了一些笑意。

陶牧之从浴缸前直起了身来,他的手指在鱼缸珊瑚处指了指。林素的眼睛循着他的手指一动,随即就看到了趴在珊瑚上的小金鱼。看到小金鱼,林素眼睛一亮,一下笑了起来。

“哦哦哦,在这儿在这儿!”林素开开心心。

看她开心的样子,陶牧之目光垂落,也看回了鱼缸内。因为他刚才手指在外面指了两下,手指的阴影影响到了小金鱼,小金鱼从珊瑚处离开,甩着小尾巴在大鱼缸里游了起来。

看着小金鱼自由自在的样子,陶牧之回眸看向林素,问道:“你明天是不是有汪教授的诊疗?”

正看着独苗开心飞舞的林素:“……”

她现在像什么?她像是玩儿得正开心的时候,她爸爸告诉她,你明天的作业写完了没有?而她正好没写完。

林素一下连看独苗的心情都没有了。

她也从浴缸前站了起来。站起来后,陶牧之就在她的身边,林素耷拉着脑袋,抬眼看着陶牧之道:“对。”

陶牧之看她的表情,问道:“不想去?”

林素摇头否认:“没有。”

陶牧之看着她,问道:“那怎么了?”

林素鼓了鼓左颊,抠了抠手指。

她不是不想去,但也确实有些为难。

她感觉和汪佳桦的诊疗,就像是上课。上课的时候,她和汪佳桦聊得挺愉快的。下课后,汪佳桦还给她布置作业。

林素愁的就是这“作业”

她上一节课,在临下课的时候,汪佳桦给她留了一个问题。问她是否觉得她母亲在对她精神控制,并让她自己思考。

林素原本想偷懒找个课外辅导老师陶牧之给辅导辅导,结果辅导老师不帮忙,还让她自己“划船”

林素现在有些体会到陶牧之那个关于划小船的那个比喻了。

她现在就是在划着船孤独的在海上航行,陶牧之就在她的身边,但是他能给她吃,能给她扶稳小船,可是这条小船前行的动力,全在她的身上。

林素很累,她当然不是想放弃,也没有颓靡。就只是说,她现在有些累而已。

但是累也是要划的,林素抠了抠手指,抬眼看向陶牧之,目光已经恢复了坚定。

“没怎么。”

她刚才那一下,也只是在他面前表露了一下关于诊疗过程中的脆弱。她很辛苦,却没放弃,而且积极调整。

陶牧之看着她,抬手放在了她的头顶,轻揉了两下,道。

“明天我带你去爬山。放空一下后,你再去找汪教授。”

“好。”

-

林素现在已经能做到早睡早起了。

以前她入睡很慢,导致她睡觉时间很晚。但是现在,她到了时间,和陶牧之道过晚安后,回到卧室洗个澡洗漱一下,沾枕头就睡了。

高质量的深入睡眠是很休息人的,所以早上六点醒来时,林素非但没有觉得困倦,反而觉得清醒轻松。

一大早,和陶牧之吃过早餐,两人去爬了山。

A市的爬山环境自然不能和镇子上的林龙山相比。林素和陶牧之爬的山在距离林素家不远的一处公园,山不大不高,爬上去也就一刻钟。虽然矮,但是爬上去的感觉还是没变。

空气中都是秋天清凉的味道,天边太阳升起,照耀着整个城市。城市在朝霞的红光中充满了生命力,仿佛下一秒就能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林素站在山顶,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她身体里不积极的情绪,全部随着她的呼吸被散了出去。重新进入她体内的,是冉冉上升的日光,是流动飞舞的秋风,还有湿润清凉的朝露。

林素又被重新唤醒,变得精神满满了!

爬完山后,林素和陶牧之回了家。

虽然只爬了个小山包,但林素身上还是出了一身汗。回家后,她去浴室冲了个澡。简单冲洗完,林素洗了个头发,然后包着湿漉漉的头发跑去沙发前的鱼缸里看独苗。

现在这个时间,早起的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温柔的日光着落在阳台,透过阳台的玻璃,照在了鱼缸里。

独苗正在鱼缸里畅游,它的小尾巴一摆一摆地往前扭动,阳光附着在它的鳞片上,发出了一丝丝的金光。

看到独苗这小小的样子,林素手下意识就去要拿鱼粮,还没碰到,身后传来了陶牧之的声音。

“不能喂。”

林素原本探出去的手,不着痕迹,小心翼翼地缩了回来。

林素一直觉得独苗太小,想用填鸭式的养育把它养大,但是陶牧之说小鱼胃口没多少,吃多了容易撑死。每次她要喂的时候,陶牧之都会制止她。

林素:“……”

想要喂食的手缩了回来,林素撇了撇嘴,回头看向了陶牧之。

在她去洗澡的时候,陶牧之也去冲洗了一下。他头发短动作也快,在她出来前,他已经回自己房间换上今天上班穿的衣服了。

还是深色的衬衫,深色的西裤,腰带将衬衫扎起,也扎住了他单薄衬衫下紧致有力的轮廓。

陶牧之的外形是毋庸置疑的,而且毋庸置疑到令人可怕,因为就林素这种见惯了帅哥的女人,再每次看到新鲜的陶牧之时,目光总还是会停留在他的身上,心脏也会不受控制的乱蹦几下。

怕自己看得过于痴汉,林素把目光别向了一旁,她皱眉道:“它里面没有鱼粮了。”

陶牧之扣好最后一枚袖口,目光始终落在她的身上。

“但是你早上爬山前已经喂过了。”陶牧之提醒。

“早上喂过算早上的,你不吃午饭啊?”林素道。

“现在几点?”陶牧之问。

林素:“……”

林素瞥了一眼鱼缸上的时间,无话可说了。

陶牧之已经整理好了衣服,他走到了她的身边,垂眸看着还不太服气的林素,声音放柔。

“你要是觉得它小,我们可以买条大的。”

林素听了陶牧之的提议,眉头不可思议挑起,对陶牧之道:“我就要它自己。”

“你喜欢它啊?”陶牧之问。

“当然。”林素道。

“那就慢慢养着,它小了好看,大了也好看,它慢慢成长的过程也好看。”陶牧之道,他说完,看着林素道:“跟你一样。”

林素眼睛往上抬了抬。

她的心跳好像又不太受控制了,她牙齿咬住了牙齿旁边的下唇,让自己嘴角不要咧开,那样笑起来太傻了。

可是她眼睛里已经开心起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小时候好看?”林素仰头看着陶牧之道。

陶牧之低头对上她的目光:“我看过你照片,在你家的时候。”

林素眼睫抬动,后又落下,她道:“哦。”

她说完后,评价了陶牧之一句:“那你审美还挺不错的。”

夸了陶牧之,又夸了一下她自己,林素觉得自己真是深谙说话的艺术。

她在说完后,眼睛又瞥向了鱼缸里游动的独苗,陶牧之看她心情变好,抬手放在她的脸颊旁,轻捏了一下。

“我去上班了。”

脸被陶牧之捏着,林素脸有些变形,她也不过才二十二岁,实际上脸上还有些未褪去的婴儿肥的。被这样捏着,林素仰头看着陶牧之,不耐道:“快肘快肘!”

她因为被捏着脸,连话都说不清晰了。

林素:“……”

“放开我!”林素眼睛骤然睁大,抬手去抓陶牧之的手,在她抓到陶牧之的手时,陶牧之把她的脸放开了。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林素:“……”

林素脸也不知道是被捏的还是怎么的,又红又热的,她急忙松开抓住陶牧之的手,却反手被陶牧之握住了。

男人的手掌又大又热,扣在了她的指间和她十指交握。

林素:“……”

你怎么耍流氓啊!

“你下午诊疗完,就去我诊疗室,我们一块回家。”陶牧之道。

听了陶牧之的话,林素想要挣开他握着她的手的动作一顿,她眼睛抬起看向陶牧之,又落在了他握着她的手上。

“知道了。”林素道。

林素的情绪像是平复了下来,甚至在他提到下午的诊疗时,也没了昨天晚上时的那种纠结的表情。

陶牧之捏了捏她的手指,道:“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他的手指一捏一捏,像是捏在她活蹦乱跳的心脏上。林素的血液收紧又散开,她抬眼看着陶牧之,道:“什么好吃的?”

陶牧之原本与她对视的目光瞥到了一旁的鱼缸里。

“红烧独苗?”陶牧之道。

林素听完:“……”

啊!你这个禽兽!我咬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