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3 章(【捡了现成】...)

书名:开局继承博物馆 本书主角:吴普 作者:春溪笛晓 本章字数:1703 字

虽然有点怀疑系统在骗氪,吴普还是大方地来了个十连抽。

主要是现在短视频浏览量动不动破百万,要是抽出个苏轼这样的牛逼卡,说不准还能加快升级进度。

三个稀有卡槽始终只有苏轼一张卡,看着多寂寞。

多抽几轮,说不准就凑齐三张稀有卡了!

吴普现在已经有抽卡经验了,一眨眼的功夫就把十连抽给抽了出来。

吴普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一张紫光闪闪的卡上。

稀有卡!

吴普眉头动了动,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

他谨慎地翻过卡面,看到个对于许多人来说可能有点陌生的名字:宇文恺。

宇文恺出生在长安城,父亲和兄长都是上马打仗的好手,轮到他却不爱舞刀弄枪,反而特别爱看书。

后来他成了大建筑家。

宇文恺先给隋文帝杨坚修了宗庙,得到了隋文帝这位甲方极大的认可,杨坚对他委以重任,交给他一个超级工程:修大兴城。

这个大兴城,就是后来唐朝接手发展成国际化大都会的长安城。

当时为了方便长安城的运输,他甚至还设计了广通渠,这可以说是后世提及的“隋唐大运河”的挖掘开端。

到隋炀帝上位,宇文恺又拿到第二个超级工程:修洛阳城。

可以说,他是隋唐时期两个著名大都会背后的男人!

这个卡是实用型的。

这可是一位极其擅长古建筑建设的总设计师。

吴普看了眼卡面,卡面上的人正拿着一份图纸拧眉叹息,隔着卡面都能看出他正忧心忡忡。

吴普见宇文恺还算空闲,转道去待客的花厅把宇文恺召唤出来。

“这是何处?”宇文恺手握图卷,有些惊疑不定地左右张望。

吴普已经接待过苏轼,接待起宇文恺来自然驾轻就熟。

两边简单地相互介绍过后,宇文恺便冷静下来。

他素来只爱读书,各种杂书他都读,且尤其爱钻研众人不屑一顾的“奇技淫巧”。

一直以来宇文恺对别的事都不甚关心,即使遭遇穿梭时空这种离奇的事他也没太纠结。

吴普问道:“我观先生愁眉紧锁,可是遇到什么烦心事?”

宇文恺叹息:“当初宇文家遭灭顶之灾,我兄长因为追随陛下有功幸免于难,我沾了兄长的光才被豁免;现在我兄长偏又起兵造反了,我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宇文恺这么一说,吴普就把时间线拉好了,这会儿宇文恺还没有当上长安城总设计师来着。

估摸着得是他兄长的造反案尘埃落定后,宇文恺才会重新被起用。

这段时间宇文恺估计挺闲的。

吴普便把宇文恺承包过的两个大工程给他本人讲了,表示至少在修好这么两个大城之前他肯定都还活蹦乱跳。

只不过宇文恺的兄长估计是凉了。

那种时候造反,能活下来才奇怪。

宇文恺得知这一切,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他从小只爱研究土木营造之事,既不擅长行兵打仗,也不擅长朝堂谋算,反倒是接连避了两次杀身之祸。

吴普见宇文恺有些怅然,一个电话把苏轼喊了过来,让苏轼和宇文恺聊聊。

苏轼现在已经能熟练使用手机,听吴普说来了个新人,有点好奇地跑了过来。

两边一会合,苏轼得知宇文恺过来时的时间线,也很是同情了一番。

宇文恺这处境简直和他弟苏辙差不多,自己哥哥关大牢里生死未卜,自己在外头啥都做不了只能干着急,顶多只能上书求求情。

不同的是宇文恺的哥哥明确是要谋反,他纯粹是嘴贱说了几句大实话就被人逮住把柄扔牢里去了。

苏轼熟门熟路地打开冰箱,给宇文恺开了罐可乐,安慰起这个从年纪上也只能给自己当弟弟的“前辈”来:“不管怎么说,好歹你没事。”

宇文恺谢过苏轼,接过冰冰凉凉的可乐,灵敏地感觉到里头那褐色的液体正滋滋滋地冒着泡泡。

苏轼给吴普也扔了一罐,三人相对而坐,喝着很不健康的碳酸饮料闲聊起来。

有苏轼这么个热爱交友的社交达人在,宇文恺很快压下了心里的烦忧。

他一没有门路,二没有权位,什么忙都帮不上,能捡回自己的性命已是万幸,根本没法奢望更多。

三个人很快熟悉起来。

宇文恺长得高大,性格却是个谦谦君子,脾气十分温吞,仿佛怎么样都不会生气。

吴普知道宇文恺设计能力一溜,便邀他一起去逛逛博物馆,顺便给点意见看看七夕当天可以怎么布置广场。

宇文恺不仅会搞大工程,欢庆场所的设计水平也是一流。

要知道宇文恺设计过一个叫“大帐”的巨大帐篷,可以容纳上千个客人。

据说即使一千位客人都带上自己的亲卫来赴宴,帐中依然能大摆宴席、奏乐跳舞,可见这个“大帐”确实很大!

后来他不满足于搞活动帐篷,还搞了个可以移动的宫殿,叫“观风行殿”。

这玩意儿不仅带轮子可以推着走,还可以迅速拆分、迅速组装,可以说是货真价实的“房车”。

甚至比现代的房车要奢豪得多:观风行殿内可以容纳数百人。

所以说,宇文恺既搞得了大工程,又搞得了新花样,高超的业务水平简直让杨坚和杨广父子俩都对他欲罢不能。

即使现在的宇文恺才二十出头,吴普相信他多少还是能给点意见的。

宇文恺看过那宽阔的广场后微笑着说道:“七夕倒是不难,广场这么大,可以搭一座乞巧楼,费不了多少功夫。有了乞巧楼,别的东西都绕着它安排就好。”

吴普顺着杆子往上爬:“我们没人会搭乞巧楼,不知安乐兄知不知道怎么搭?”

安乐是宇文恺的字。

宇文恺略一思忖,点头说道:“会。”

他本是鲜卑族人,不过生在长安长在长安,好奇心又特别重,也曾特意趁着七夕去那些讲究的人家看过乞巧楼的构造。

“我可以将图纸画出来,不过你们这边不知有没有人手和要用到的东西。”宇文恺补充道。

吴普说道:“没事,一般来说肯定能找着替代材料。就算本来没有,给点钱估计也能连夜生产出来。”

宇文恺笑道:“那就没问题了。”

吴普和苏轼都挺好奇隋唐时期的图纸怎么个画法,跟着宇文恺往回走,接着就一左一右地围在桌边看宇文恺动手。

宇文恺:“…………”

被两道灼灼的目光盯着,总感觉压力有点大。

吴普这厮还得寸进尺:“你介意我开个直播吗?”

苏轼就热心地在旁边给宇文恺解释什么是直播,俨然一副自己是个“现代通”的模样。

宇文恺能说什么,只能笑着说:“不介意。”

这下子变成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宇文恺看。

第三双眼睛背后还连接着千千万万双眼睛。

很怪。

就很怪。

好在宇文恺向来捣鼓建筑图纸,他摸了摸上好的画纸,又拿起笔试了试墨,很快进入状态。

早在杨坚还没有建立隋朝之前,宇文恺就曾在他手底下干活,干的也是这些个土木工程。

在杨坚这位老上司的热心栽培之下,宇文恺已经接触过一些小工程。

即使只有二十出头,他也深谙和工匠们打交道的窍门——

图纸能简单就不要复杂。

说话能大声就不要小声。

宇文恺提笔在纸上画出乞巧楼的图样。

直播间的观众们看到开播,陆陆续续点了进来。

这一进来,就瞧见个新来的大帅哥。

吴普自己是个脸盲,一般来说他看人就是人,分不出多大差别。

但观众们眼没瞎,一下子被宇文恺吸引了目光。

宇文恺现在才二十出头,正是一生之中最英俊的时期。

他还有鲜卑人血统。

鲜卑人曾经被蔑称为“白虏”,原因就在于他们的皮肤偏白。

人一白,五官再周正些,配上肩宽腿长的身材可不就帅起来了吗?

清阳直播间播出的全是原生态画面,用的还是高清镜头,基本上人长什么出现在直播间就什么样,这样一个原汁原味不含杂质的纯天然帅哥,怎么能不让人多看两眼?

众人看了眼直播间,上面写着“宇文恺手绘乞巧楼图纸”。

很简单直白的主题。

看着画面中宇文恺在专注地绘制图纸,观众们在弹幕里聊起了天——

“宇文恺是谁?没听说过啊!”

“不懂就问,馆长的直播间里人均书法国画高手吗?”

“我也想知道馆长上哪挖来这么多牛逼的人,别的不说,光是这脸这身材都可以直接出道了吧?”

“搜索回来了,宇文恺是个大建筑师,隋唐时期的长安城和洛阳城都是他负责建起来的。”

“我也查完回来了,他给杨坚建了长安城,给杨广建了洛阳城,最后李二捡了现成。”

“牛逼,一个字,牛逼。”

“李二捡了现成哈哈哈哈哈哈哈,莫名好笑。”

“李二捡现成的地方不要太多,光是就洛阳的粮仓和隋唐大运河后来都是唐朝在用了。一直到他儿子李治刚上位时都还穷得响叮当,长安的粮食经常不够吃,后来他和武皇夫妻俩不就经常带着文武百官一起去洛阳蹭饭,算上官员家眷、随行护卫、后勤人员,每次去都是呼啦啦十来万人往那边跑,借着洛阳的大粮仓度过粮荒。”

“皇帝带头组队躲粮荒,听起来可真不容易哈哈哈哈哈!”

“突然无法直视李二这一家子了。”

“大佬多讲点,我还想继续听。”

“只有我关心这个乞巧楼是不是给七夕准备的吗?馆长是不是准备搞七夕活动啊?”

“对啊,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七夕就开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