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3 章(“记得多给我点零花钱。”...)

书名:校园式隐婚 本书主角:颜舒 作者:言西早早 本章字数:2247 字

时隔几天,一家人再次围坐在一块吃饭,许夫人笑得简直合不拢嘴。

一听许成山又要问儿子关于比赛的事,她眉头一蹙:“好了,成天就知道数学数学的,烦不烦呀。”

许成山原本想顶两句嘴,又想起儿媳妇在这,确实不好一直谈论学业,转了话题:“娇娇,这菜合胃口吗?”

许夫人也想起这一茬。

老两口怕儿媳妇在这吃不好,特意从老宅带了人过来。

将在厨房忙碌的女人叫出来,细细同颜舒介绍道:“这是黄妈,她跟了我们二十来年了,之前一直在老宅帮忙,手艺还不错,你们要是觉得不错,就让黄妈留下来帮你们烧饭。”

颜舒还没说话,却听许裴不紧不慢道:“黄妈还是跟你们回老宅吧,你们这些年吃惯了她做的饭,换个人恐怕不习惯。”

许夫人有些犹豫:“那娇娇这?”

许裴:“这有我,要是需要黄妈,再让她过来。”

许夫人想了下,小两口刚结婚,多半是要过过二人世界的,也就笑着同意了。

这事暂且不提,没过一会儿,她又想到下了晚自习,颜舒一个人回家不安全,要给她配两个保镖云云。

吓得颜舒赶紧:“不了吧,妈。”

别的不说,她这声“妈”倒是越叫越顺口了。

小姑娘软糯糯的语调,听得许夫人浑身舒畅。

许裴撩眼,看向颜舒。

唇角也染着层愉悦的薄笑。

他懒散笑了笑,帮她解围:“妈,你就别张罗了,这些心你都操了,要我做什么?”

许夫人点点头:“也是。”

却还是不放心地嘱咐了他好几次,叫晚上一定要亲自送娇娇回来。

吃完饭,老两口又把颜舒带到楼上书房。

许夫人从里面取出几个匣子,放到颜舒面前。

颜舒:“妈,这是?”

许夫人慈眉善目地笑着:“好孩子,这些是妈送给你的见面礼,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一打开,就被满目的珠宝晃了下眼。

匣子里放着两套珠宝。

项链、耳环、手链、戒指……

宝石的,钻石的,翡翠的……

应有尽有。

每一件都不是凡品。

最中间那条项链上,镶嵌了整整23颗纯净透澈喀什米尔蓝宝石,正是校内网上八卦的昨天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出天价的项链,银河之路。

颜舒从小见识过不少好东西,知晓这些珠宝的价值,因此反倒不太敢收。

她抬头看一眼许裴,见后者也略微惊讶,便知晓他应该是不知情的。

颜舒将匣子合起来,推回去:“妈,这太贵重了。”

许夫人笑容更盛:“你都叫我妈了,这还贵重?这些东西里,有几样是我婆婆传给我的,我想着什么时候能传给我儿媳妇就好了,没想到这福气来得这么早。原本见你第一面的时候,就该把这几样给你了,但我又想着拍下这条银河之路一起送给你,这才拖到了今天。”

颜舒斟酌了一下:“这样吧,我选一样收下,其余的……”

许夫人拍拍她的手,正要开口,不想却被许成山抢了话。

许成山尽量放低了声音:“娇娇,之前我们老两口不知道你们结婚这事,让你这几个月受了不少委屈,我们现在就想着怎么好好弥补你,我们知道你是好孩子,不图这些外物,但你也体谅一下咱们做公公婆婆的一番心意,好不好?”

两人这番话叫颜舒听得眼眶发热。

她妈妈早逝,爸爸……不提也罢。

除去在外公家的日子,这是妈妈过世后,她第一次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正如许成山所说,无关外物,只这番被人如珠如宝捧在手心的心意就叫人眼睛发酸。

她有点感动的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见许夫人美目一瞪:“你这个糟老头子,怎么还抢我话啊!”

许成山干咳一声:“你说这么久,也该轮到我了。”

许夫人:“我送儿媳妇东西,你插什么嘴?”

许成山有点急了:“这是咱们夫妻共同财产,怎么能算你一个人送的?”

“……”

“……”

颜舒的眼泪顿时收了回去。

不过。

夫妻共同财产?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颜舒想起自己捉小鱼时,许裴也是拿出这套说辞,有理有据地让她分了一桶小鱼给他。

趁着老两口吵嘴的空档,颜舒偷偷往许裴那边凑了凑:“你这套是不是从你爸那学的?”

许裴煞有其事地轻嗯一声:“算是,言传身教?但你放心,其他方面我比他强。”

颜舒顿时来了兴趣:“什么方面?比如?”

“比如,”许裴掀眼,看着她笑道,“我从不敢跟太太顶嘴。”

-

完了。

彻底完了。

颜舒还没想到怎么试探他喜不喜欢自己呢,就试探出了自己可能比想象中还要喜欢他。

不然怎么他随便这么一句话,她就莫名其妙脸烫了呢。

好不容易洗了个澡冷静下来,看到脱了外套的许裴走进来,衬衣衣袖挽至胳膊肘,露出的结实有力的小臂上,一根粉红色的小鱼皮筋儿格外瞩目。

颜舒的注意力立马被转移。

不行,这玩意儿可不能再叫人发现。

她赶紧伸出手:“快还我!”

“还你什么?”许裴脚步微顿。

颜舒指了指他的手腕。许裴低头,看一眼。

“这个啊。”许裴声音慢悠悠的,伸出一根手指,勾住细窄的皮筋,顺着手腕取下,“还你。”

颜舒也伸了根手指头过去,勾住皮筋的另一头,下意识往回扯,却不想男人并未松手,她的指头猛一下朝外回弹了下。

下一秒,皮筋里面一细一粗两根食指撞到了一起。

许裴不紧不慢地伸出另只手,一点点取下将两根手指圈在一起的粉色皮筋。

微微的酥.麻感从指头蹿出。

颜舒脑子有点晕,她下意识开口:“说好还我的呀?”

许裴挑眉:“刚不是还了么?现在是重新借的。”

颜舒:“?”

她小声抱怨,“你一个男人,老借我皮筋儿干嘛呀!”

许裴原本撑着小皮筋慢条斯理地往胳膊上套,听到这话,睨她一眼:“不是说了么,我刘海长了,洗脸不方便。”

为了印证这句话,他手指拐了个道,直接抓了把刘海,在头顶扎了个小揪揪。

颜舒呆呆看着他的脸。

忍了两秒,实在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许裴无波无澜地上下扫她一眼:“笑什么。”

颜舒笑得更欢了。

她撇开脸,肩膀抖成了个筛子,笑出眼泪还不忘贴心地递了面镜子过去。

许裴一看。

镜中男人神色依旧清冷,只不过头上多出来的一颗小揪揪,让他平添几分平日没有的可爱和蠢萌。

他转头看向她。

头上的小揪揪连同皮圈上的小鱼一起,晃悠了好几下。

看上去更可爱了。

颜舒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件小时候的事。

那次她突发奇想,带着她五颜六色的小皮筋小发卡,兴致勃勃地去找许裴,立志要把许裴哥哥打扮成漂亮小公主。

结果刚把想法说出来,就被他蹙着眉拎出了屋子。

砰一声,把她关在门外,还差点把她鼻子给夹断。

害得她含着眼泪,委屈巴巴了半天。

最后,颜许两家老爷子轮番上阵,才把这小魔王给哄好了。

这么多年过去,她一早忘了这事,今天却被他的小揪揪唤醒了记忆。

不如……

颜舒忍着笑,严肃着一张小脸点点头:“的确,扎个小皮筋,洗脸就不会弄湿头发了。”

又故意盯着他看了会儿,“不过一根皮筋不够吧,左边这头发掉下来了,来我帮你再扎一个。”

她兴冲冲地从包包里掏出几根新买的皮筋,不由分说地把他往梳妆台前一摁,揪住他左边那搓短发,三两下又扎了个更小的揪揪。

“哎呀,这还差一个!”

“那里也扎一个吧!”

“还有……”

没几分钟,许裴头上就多了好几个小皮筋。

小鱼的、小鸡的、小葵花的……

颜舒甚至还浑水摸鱼,偷偷给他别了个闪着金粉的小卡子。

直到把包包里的小皮筋都用完了,颜舒意犹未尽地收了手,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许裴的脸色。

糟糕。

玩太过火了吗?

许老师会不会,生气了呀?

哎,还没来得及照相呢。

她遗憾地瞟了他一眼,干咳一声:“咳,那什么、我还是给你取下来吧。”

颜舒伸手,去够他头上的皮筋,却被他扣住手腕。

男人干燥有力的指节,箍在她纤细白嫩的腕间。

不轻不重,却又烫又痒。

颜舒缩了缩手,却被他锁得更紧,耳边是他低低的声音:“娇娇。”

“嗯?”

她心虚地低了下头,耳边一缕黑发散落在白得晃眼的脖颈上。

许裴似是笑了下。

他慢悠悠将头上各种小可爱发饰取下,看了她脖子一眼。

指间把玩着刚从头上取下的发卡,两秒后,伸手。

发卡勾住她那捋黑发,撩至耳后,别好。

她抬起眼看他。

眼眸湿亮,比闪着金光的发卡更惹人眼。

“这个归你。”许裴食指轻勾住一串的小皮筋下,“这些归我。”

颜舒不服气了:“怎么就归你了!”

许裴挑眉:“不是你给我的么?”

他松开她的手,一根指头轻轻拨弄着这些皮筋,漫不经心笑着:“明天戴哪根啊。帮我选选?”

-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颜舒又气又恼,决定不再理他,最后许裴还选了根小鸡皮筋,套手腕上,在她面前晃悠了两圈,才慢吞吞地去了浴室。

要不是许神面上依旧一本正经,颜舒都快怀疑他是故意在她面前显摆来着!

许裴弯着唇角去浴室洗了个澡。

出来却见小姑娘拧着眉,忧心忡忡地托着腮,一幅苦恼的模样。

“怎么?”许裴抓了块浴巾擦头,问她。

颜舒指了指梳妆台上的两个珠宝匣子:“这个,怎么办呀?”

这是刚刚许夫人拿过来的,颜舒实在不好意思再推辞,只好道了谢,收下。

许夫人见她放屋里了,才乐呵呵地带上门离开。

许裴顺手将浴巾往脏衣篓里一扔,走过来:“妈给你了就是你的,你自己看着办。”

怕她有心理负担,又徐徐宽慰道:“别想太多,我妈一直想要个女儿,生我的时候落了病根,我爸不让她再折腾,只能羡慕别人家的姑娘。这些东西现在能送给你,她开心都来不及。”

颜舒还有些犹疑:“但是,太贵重了。”

“放保险箱就好。”许裴淡声说。

颜舒:“……”

这是放哪的问题吗!

许裴往里走,冲她招招手。

颜舒只得跟上去。

这个卧室是个套件,带了个小书房,靠左一面到顶的书柜墙,上面架满了各类书籍。

许裴蹲身,取下中间一副风景油画,露出里面的嵌入式保险箱。

他食指在密码处停留一瞬,输入了一串密码,回头:“指头放这。”

“嗯?”

“录指纹。”

颜舒下意识听话地伸出一根食指,刚想放上去,转念一想,又觉不对。

这是他们家的保险箱啊。

她录入指纹,算……算……

还没想完,纤细的指头就被捉住。

许裴没给她犹豫的时间,直接牵引着她的手,放到保险柜面上。

颜舒看着自己的指尖在上面轻轻按了几下,机械的女声传入耳里:

“请录入指纹。”

“正在录入。”

“请确认指纹。”

“再次确认指纹。”

一秒。

两秒。

三秒。

“最高权限指纹录入成功。”

保险柜门悄无声息地弹开。

里面数叠美金、纪念币,一些摆放整齐的合同、证件,最下面一层,重了一摞金砖。

她还没反应过来,许裴又捉着她的手,往里伸去。

指尖摸到一处凸起的小圆点后,他缓缓道:“暗箱在这,更重要的东西,可以放这里。”

颜舒怔了数秒,无意识地跟着他的思路:“重要的东西,放这里?”

“对。”

不止她的。

他重要的东西,也全都放在这里。

可他却录入了她的指纹。

她拥有着最高权限。

他的所有,都为她敞开。

颜舒抬头定定看着许裴。

男人五官优越,下颌线条利落英挺,许是这段时间太过劳累,眼下泛着浅浅的乌青,盯着她的眼眸却黑亮灼人。

颜舒轻声:“为什么?”

许裴垂下眼皮,撩了眼被他捉在手心的嫩白手指,而后抬眼瞧她:“拿了你那么多根皮筋,总得礼尚往来不是?”

颜舒跟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下意识想缩回手,却被他捉得更紧。

“跑什么?”许裴淡声,“应急钥匙拿着。”

话音刚落,银色的钥匙扣便圈住了她的指头上。

“我全副身家,可都在你指下了。”许裴盯着她,而后笑了下,“记得多给我点零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