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2 章(撕日历)

书名:入迷 本书主角:顾青雾 作者:今婳 本章字数:2376 字

“贺总最近在找别墅,不会是想跟你一起同居生活吧?”

第二天,在剧组的化妆间里,骆原将今天要拍摄的剧本整理好递给她,一时忍不住猜测贺睢沉吩咐秘书大费周章找房子的用途。

顾青雾窝在椅子上,摇头说:“他在泗城有自己的私人别墅和贺家老宅,大可不必专门找房子跟我同居,何况养在外面算什么回事?我可是长了一张良家少女的正室脸,做不出没名没分跟了他这种事。”

这方面,她脑子罕见的清醒,没有被感情冲昏头脑。

骆原略敢欣慰:“男人嘛,都是心急的……你别告诉我,贺总就不想跟你滚床单?”

顾青雾微顿两秒,贺睢沉想是想的,夜晚抱着她躺在床上睡觉前,都要去浴室冲很久的冷水,早上迷迷糊糊醒来时,也觉得他身躯紧贴着自己很烫,稍微动一下,就觉得会碰到他不该被碰的地方。

想到这,她拿起玻璃杯凉掉的水抿了一口,轻声说:“贺睢沉答应过……在《平乐传》没杀青前,会给我时间考虑。”

“我的乖乖,你敬业到为了专心拍戏,是要断情绝爱到杀青?”

顾青雾看了他眼,红唇吐出两个字:“不是。”

骆原又问:“那是什么?”

顾青雾微低头,将视线落在剧本上,侧脸在化妆台的灯光下像白玉一样光润透明,半响后,表情透露出几许复杂,语气却淡得没有感情说:“有句话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你体验过那种有人说想吃你家老奶奶煮的云吞面,结果第二天你捧着碗热腾腾的云吞面上山,却发现人走楼空的那种感觉吗?”

骆原没听懂:“什么捧着云吞面上山?”

顾青雾没解释,白皙的手指翻着剧本看,转念又想到:“香家高奢的合同有发给你吗?”

提到这,骆原就来劲了:“已经在洽谈合约条款呢,你那位名模闺蜜有两下子啊,高奢代言都能给你不眨眼的拉来。”

“江点萤这些年在国际时尚界不是白混的。”

“我会尽早把流程走了……以免夜长梦多。”

-

骆原办事效率很快,在半个月就跟高奢品牌那边的总监拟定下合约,又给公司的总裁沈煜签过字。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方葵也打听到了风声。

香家的顶级高奢代言一声不响的拿给了顾青雾,这让蒋雪宁在收到消息时,险些没咬碎牙:“怎么可能……沈煜才给了顾青雾《平乐传》大制作的资源,现在又给她签高奢代言?”

“不是沈煜去谈下的代言。”

方葵脸色冰冷说:“是你一直约不出来的江点萤亲自给顾青雾引荐的。”

对于蒋雪宁来说,还不如是公司总裁偏心给顾青雾呢!

她这段时间使出浑身解数在讨好江点萤,结果哄沈星渡出马都没用,正愁着该怎么打感情牌,谁知道就这样让顾青雾暗中截胡成功了?

蒋雪宁想到就气,发泄着心中怒火,将桌上的花瓶砸向墙角处,呼吸急促道:“顾青雾就是我在圈内的克星,凭什么她一个新人能轻易拿到高奢!”

方葵将办公室的门反锁,百叶窗也一并拉下,以免被外面偷窥到:“雪宁,你冷静点。”

“江点萤那个贱人肯定是故意的,明知道我为了拿下香家的高奢代言到处走关系,却背地里帮顾青雾引荐!”

方葵走回来,倒了杯水给她:“原本好不容易约到香家中国区的负责人周泛月下周见面,看来是没戏了。”

蒋雪宁坐在沙发上没接过水,唇角忽然浮起了冷意:“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

***

当晚十点左右,有个话题叫#蒋雪宁梦见小三#的话题空降在了微博热搜榜上,一时间引发了粉丝们级高的讨论。

起因是她用官方号回答了某个论坛的提问:「到底有多少人跟我一样,做过预知梦?」

蒋雪宁用千字小作文来讲述了她前段时间的抑郁生活,在公布恋情以来,因为频繁梦见某位女演员勾搭她深爱的男朋友后,就在心底种下怀疑的种子,结果没想到真被抓到了蛛丝马迹。

好在事先留了心眼,某位女演员就算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成功。

这条微博底下,粉丝们都炸了争先恐后的把跟沈星渡有过合作的女演员都扒了一边,想看是哪位不要脸的小三勾搭男人,却被正主儿逮个正着。

放眼望去,近期跟沈星渡深度合作的女演员不少于五个。

顾青雾很不幸榜上有名,与他现今还在剧组拍摄《平乐传》,久而久之,热搜词就加了她的名字。

更微妙的是,在第二天早晨的时候,话题原本已经降到了五十开外。

蒋雪宁的工作室却手滑点赞了一条#顾青雾疑是某位女演员#的关键词,瞬间不到半个小时,又被空降到了热搜前五去,评论热度惊人。

当骆原看到这条热搜时已经迟了,恒成娱乐那边的公关部竟然集体沉默,没有及时出来澄清。

这让他一大早敲开了顾青雾房间的门,跟睡意朦胧的她说了情况后,又给公司上层打了通电话,结果脸色越说越难看,挂了电话后,怒气冲冲折回客厅:“你知道沈煜开会时都说了什么吗?”

“说什么?”

“你被泼脏水跟沈星渡有一腿这事,是沈煜让公关部当哑巴的,他说要是蒋雪宁没骗粉丝的话,就趁机会公开你和沈星渡的娃娃亲……”

“……”

“你和咱们公司的少东家什么时候定了娃娃亲?”

“我哪知道。”顾青雾披着件薄毯在肩膀,慢悠悠走到窗外稍微推开,外面已经是冬季时节,寒风一刮来,整个人都不再有初醒的困倦之后,才转头对骆原说:“是沈煜一厢情愿罢了。”

骆原铁青个脸色,这事搁在以前还好处理,现在问题是沈星渡已经有了正牌女友。

就算沈煜亲自出来公布娃娃亲,顾青雾也会被贴上第三者的标签。

而面对这么严重毁形象的公关危机,顾青雾表现的很淡定,找他要手机。

“你想干嘛?”

“沈煜不让公关部替我澄清,我又不是没手。”

顾青雾将手机拿过来,登陆上官方微博号,直接利索地转发了蒋雪宁那条梦见小三的微博,附字:“哦,你说谁是小三?”

骆原:“……”

顾青雾才不愿意把话题引火烧身到自己身上,懒绵绵的说:“蒋雪宁主动挑起的事端,就让她唱独角戏来收场好了。”

这场话题风波本就是蒋雪宁自导自演说做了一个预知梦,引起粉丝到处扒人。

她身正不怕影子斜,何必较真去掺和一脚,把被黑的热度都往身上揽。

骆原像从鬼门关走一遭,顿时醒悟道:“对!有本事蒋雪宁现在就指名道姓出梦见了哪位女演员,不然就等着玩翻车。”

顾青雾微弯起唇角,将昨晚搁在茶几上的散乱剧本整理好,声音极轻说:“这些都是小事,谁也影响不了我把《平乐传》拍完。”

“昨天我听导演说,你在《平乐传》的戏份年底之前会杀青。”

“嗯。”

骆原又问:“一杀青,你和贺睢沉那边也没办法再拖了吧,这男人是想要名分,还是你?”

“他贪心,都想要。”

顾青雾将拍完的剧本存放在书架上,心想到这一天天逼近,贺睢沉很镇定自若没有来剧组打扰过她拍戏。但是越这样,她心底就更明白等到了期限,会彻底逃避不了。

骆原的嗓音从身后传来:“这名利场什么都有,唯独真心最难求……无论贺睢沉对你是不是认真的,我就一个要求,你千万别学内娱那位新晋影后姜奈,年纪轻轻就官宣了,她的粉丝都是事业粉,倒是无伤大雅。”

说到这,他格外语重心长提醒:“你是靠脸出圈,又立出道以来零绯闻的女神形象……男人这种毒性极强的物种,对你而言是沾不得的。”

顾青雾回过头,眼睫下的视线透着微妙复杂,启唇说:“贺睢沉要是想跟我结婚……”

“你拦不住也得拦,别让他给你上婚姻这道万恶枷锁!”骆原很严肃打断她,还没忘记提醒:“小心他让你意外怀孕!”

顾青雾:“……”

八字还没一撇呢,谈怀孕为时尚早了。

骆原把她衣服给拿出来,催促着说:

“努力经营你的事业,才是正经事……好好拍戏吧姑娘。”

千万别给他大白天做嫁入豪门的贵妇梦。

**

事业肯定是要的,顾青雾很喜欢演员这份职业,在环境艰难的剧组封闭式拍戏了数月,也没感觉到枯燥乏味,整个片场乐在其中的,唯独只有她了。

转瞬间临近年底,离杀青还有小半个月,就结束了。

寒冬腊月的天气下,顾青雾有不少商务活动都排上日程,即便她推了些,有几个重量级别还是要应酬的,而其中就有周泛月寄来的酒会邀请函。

周末的时候,剧组下午开始便没有她的拍摄戏份。

顾青雾在酒店里,先换了一身刺绣繁复的白色晚礼服,外搭着保暖的羽绒服,等到地方在脱。

坐在保姆车上,骆原跟念经似的说:“最近蒋雪宁跟周泛月走的也很近,你要切记自己才是香家代言人的身份,别被抢风头了。”

顾青雾跟没听到一样,接过助理递来的手机看微博,随便点开,都是各路女明星出席活动艳压的通告,没啥兴趣退出话题,又点开了贪吃蛇的游戏。

骆原见她还玩,皱着眉头:“贪吃蛇你就玩不够?”

顾青雾心不在焉说:“嗯,谁让我用情专一。”

骆原看她手机屏幕一直在玩,直到车子停下,到酒会的地方了。

顾青雾本来窝在专座上懒洋洋的,白皙的手指将手机扔给助理,在高跟鞋踩下地的那瞬间,整个人顿时恢复一副颠倒众生的模样,弯起的唇角挂着招牌式笑容,走过酒店大门的红毯。

此刻宴会厅已经聚集不少圈内名人大腕,时尚界居多,都在欢声笑语交谈着。

顾青雾高跟鞋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被收尽了细微的脚步声,热闹的四周不由自主的安静下,在场的人目光都随着她窈窕的身影移动。

圈内没有几位女明星会主动跟顾青雾站在一起,避免被攀比下去。

就在不远处,蒋雪宁也费尽心思拿到了邀请函,正巧言欢笑的跟周泛月聊着天,眼角余光看到顾青雾出现就艳压全场,她笑容僵硬两秒,几乎低语般说:“周总好眼光,顾青雾的魅力是没有男人能抵抗的了的。”

周泛月初次见顾青雾时,很欣赏她这张的美人脸,在圈内一刀未动的女明星很少了。

“女人也难以抵抗。”

蒋雪宁浓妆艳抹的脸孔上挂着似笑非笑,缓缓说来:“她在我公司最受宠了,前有褚三砚为她量身定做电影角色,后有沈煜恨不得把资源都砸她一人身上……就说个今年的事吧。”

周泛月从她口中听到顾青雾别的版本,起了几分兴趣:“什么事?”

“顾青雾有靠山时从不参加酒局,后来资源不好时去应酬了一次,当晚就被某位贺姓大佬看上了,大佬霸道的很,都不让别人敬她的酒。”

蒋雪宁拿腔拿调的说完,暗示性极强。

像顾青雾这种靠身体才能博上位的女人,与高奢品牌的形象也相差太多了。

下一秒。

周泛月眼底的笑意冷了大半,直言问:“她跟贺睢沉?”

蒋雪宁浅抿了红酒,语气越柔和:“周总也认识这位大佬?”

周泛月没回她这句,顶上水晶灯明晃晃的光线衬托之下,她面容表情在顷刻间笑意全无。

-

整个酒会接近尾声,周泛月都没有让品牌的人去搭理顾青雾。

宴会厅里一个个都是混迹圈内的老狐狸了,眼神尖的很,这不应该是高奢品牌即将官宣的代言人该有的待遇。

顾青雾找了个清静地方落座,无人搭讪能面不改色,至于那个跟花蝴蝶一样飘荡在人群里的蒋雪宁,她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

等快散场的时候,顾青雾才跟完成今晚任务似的起身,裙摆曳地走向被众星捧月在人群中央的周泛月这边。

过去时。

周泛月已经从人群脱离出来,正亲密无间挽着一位清丽高挑的黑发女人,与她迎面碰上。

“周总。”

顾青雾慢悠悠出声,算是打过招呼了。

周泛月表情不爽,像是半天才记起这么一号人物,对旁边的好闺蜜介绍:“思情,这位就是我前阵子签下的品牌代言人,顾青雾。”

气氛安静几秒,喻思情目光带着某种审视打量过来。

顾青雾今晚没有盛装出席,却把一条普通的刺绣晚礼服穿出了四杀大方的明艳感,布料服帖光滑,沿着腰线一路勾勒出曲线,没寸都像是被精心测量过的。

她那双亲和力的温柔眼睛弯了弯,对顾青雾礼貌点头:“原来是你啊。”

……

“原来是你啊。”

顾青雾不知她这句是什么深意,在记忆中也不认识这位。

她没有想留下搭讪的意思,过来打招呼也是为了回去给自家经纪人一个交代,正准备离场时,又听见喻思情声音极柔和的说:“你今晚住哪家酒店,我让司机送你一程。”

无事献殷勤,这就有点让人摸不清头脑了。

顾青雾今晚时间很自由,半分钟都不想浪费在酒店里,表面上礼貌婉拒:“我不住酒店。”

喻思情看了她一眼,淡淡的笑容浮现在唇角:“顾小姐,你今晚想见的人,不一定能得偿所愿见的到,还是住酒店好好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