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梦里清欢(146)一更(https://www.clewxc.com首发)

书名:没你就不行 本书主角:林雨桐 作者:林木儿 本章字数:1809 字

梦里清欢(146)

天冷了,干冷干冷的!

弘显别的不盼,一心全在他九叔应承的野马上。啥时候才能弄回来呀!

当前内容已被篡改,请到c#l#e#w#x#c点卡亩(去掉#)

他还跟他哥商量,“要不要给九叔送点小玩意去,提醒九叔别给忘了才好呀!”

弘晖就笑,“忘不了!但野马不是那么好寻的!就是寻来了,也不会直接叫咱们。不给家里下帖子,告知阿玛和爹爹一声,出了事算谁的?”所以,乖乖等着吧。

哥俩正一人一本书,一边说着一边瞧呢,门咚的一声就被推开了,能有这动静的除了弘旭也没别人了。

弘旭也拿着一本什么书,像模像样的,“大哥二哥,一起看书呀!”

“……”并不是很想。

弘旭才不管呢,踢了鞋子爬到炕上,正襟危坐,饭后翻开他的书。

弘晖便把自己的书合上了,带着弘旭看书,那你是别的什么也干不了的。

他就一本三字经,然后拿着三字经,看了就得问。爱叫人家提问他,他也爱提问别人。他怀疑这毛病是他和弘显老不跟他玩之后新添的。

早前这小子一缠上来,弘显就问问题,问的他不会答了,弘显就忽悠他,“看!书都没读透。”

于是,这毛病就养成了。现在特别爱问先生,但先生还就喜欢动不动就提问的孩子!最开始各自学文是可以放在一块受教的,给自己和弘显授课,叫他写字就行。结果他忍不住,老问。懂的问的细,不懂的更要问,问的先生除了给他答疑,也干不了别的。这不,就一个人去上课了吗?

可这一逮住机会,就要跟他们一块。

他干脆什么也不干了,吃点果子,等着弟弟提问吧。

果然,这口果子才到嘴里,弘旭就喊了一声:“大哥。”

弘晖嗯了一声,然后弘旭只盯着他,也不说话。

妙懂!我咽下去,认真的回答你的问题。

弘旭翻到他需要问的一页,问他大哥:“香九龄,能温床。先生说黄香九岁,能孝于亲。”

嗯!这是二十四孝里面的一个人物,三字经里拿他做例子,这怎么了?

“黄香出身寒门,母亲早逝,跟父亲相依为命,家里用不起下人,冬天得给父亲暖被窝,夏天得给父亲把席子扇凉……”嗯!没错!就是这样的。

弘旭还是特别忍耐,低声道:“被窝暖热这是合理的,可是把席子给扇凉?这比把席子泡在水里傍晚拿出来,等睡的时候不仅干了,还凉快……哪种方法更好呢?”

弘晖认真的想了想,肯定弘旭的想法,你这种质疑是合理的!但黄香是汉代人,距今时间久了,对此就不要苛责了,只要知道他很孝顺,就行了。

但弘旭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他又问说,“黄香出身寒门,却成了一代名臣。做过尚书郎,当过左丞,后来又做了尚书令,甚至成了牧守一方的太守……”

弘显才要说话,弘晖摆摆手,面色也跟着端正了,“你说的都很对。黄香是江夏人,京师人称‘天下无双,江夏黄童’。”

弘旭就一脸的疑惑,“江夏就在如今的汉阳府,属湖广,可对?”

对!

“黄香是汉时人,那是汉明帝时期,也就是后汉,后汉的都城在洛阳,对吗?”

对!当时的都城是在洛阳。

“一个寒门出身九岁的孩童,名声从湖广传到了洛阳……”弘旭疑惑的看向大哥,“阿玛跟哥哥说话,我听见了。我知道科举是从唐开始的。在唐朝之前都是举荐的!周朝时,是‘乡举里选’,而后层层上报,这就导致了官员世袭。所以到了汉朝的时候,民间选才用察举制和征辟制,后来董仲舒又给汉武帝建议,说可以诏令各郡国举孝子、廉吏……孝子能当官了,于是,就有了孝子黄香。”

弘显看了弘旭一眼,没有言语!事实上,缔造出一个孝子,成就的何止是黄香一人呢?能教养出这样的孩子,那他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寒门能学文,岂是那么容易的?事实上,寒门也确实是寒门,不过在有了孝子黄香之后,黄香的父亲便出仕了,他的父亲叫皇况,官至县令。而后出了黄香这么一个人物,之后黄香的子子孙孙都是官身。

人尽皆知的是黄香,但却忽略了一个人物,那便是黄况!

家里只父子二人,儿子怎么做的,父亲不说,别人怎么会知道呢?可见,是黄况成就了黄香,成就了家族。

弘晖夸弘旭,“书念的好,就得这么念。合理的,不合理的,都该拿出来问问。”

弘旭满足了,觉得他的想法得到了肯定,于是抱着他的书跑了,该晚上喝奶的时间了。

可弘晖和弘显却睡不着,哥俩晚上一个炕上睡,弘显翻来覆去的,低声问弘晖,“大哥,你说显于名好呢?还是藏拙好?”

黄香名声显赫,从湖广到洛阳,在汉时都能传的人尽皆知,而后为黄香显于人前奠定了基础。这是显于名带来的好处。

弘晖却道:“不用显于名,也不用藏拙,你原本是什么样就该是什么样,这就刚好。”弘显盯着帐子的顶棚,想大哥说的话。

这不显名,是说不能特意的去经营自己的名声,为了出名而出名,这就大可不必。

不藏拙,就是有几分本事,就拿几分本事,一直缩着,在当下,也不算是明智的选择。

虽说先出头的椽子先烂,但这得分情况。若是二伯是太子,那确实得缩着。不上不下中不溜,许是这是最好的保全之道。可如今不同,如今万事都存在变数,小一辈,未尝就不是这个变数。

弘晖也翻身,“多亏了弘旭……”

若不是他猛不丁的冒出这个问题来,许是一时半会的不会朝这个方向想。

好半晌弘显才‘嗯’了一声,然后凑到他大哥身边,“有可能是阿玛或是爹爹吗?”

不知道!

弘显叹气,“不管是阿玛还是爹爹,都好。”

是啊!都好!

两孩子说什么呢,大人也不知道。嗣谒正拿着老九送来的帖子问桐桐呢,“怪冷的,你要不要去?”

就是野马,也没别的,去给孩子挑一匹马,仅此而已。

“有多的吗?”桐桐蠢蠢欲动,“我也想要一匹。”

嗣谒:“……”好马老是圈养着,就糟践了。

“我骑呢!”桐桐低声道,“我们妯娌都说好了,每个月我们都去打一次马球的。我们要不去,追捧的人就少了呀!”

为了打马球的,专门挑一匹野马?

野马才好呢,驯好了特别通灵性,“我想去!也不一定就能碰见合适的。”行吧!反正都在马场圈养着呢,要去就去吧!

第二天吃了早膳,给孩子停一天的课,咱去瞧瞧马去吧。

弘显就是好奇,问他阿玛,“野马都是从塞外带来的吧?只塞外有野马吗?”

对!主要的野马都产在准噶尔。

弘晖眉头一皱:“准噶尔?”

那你们以为呢!你们九叔怕的不仅是野马难驯,他也害怕这马本身有什么问题,“以前蒙古的野马倒也有,后来就越来越少,主要都在准噶尔一带……”

桐桐就勒令两个孩子,“不可随意的试马,得叫人细致的查看过后才行,可懂?”

懂!君子不站危墙之下。

今儿到马场外面的时候,没瞧见多少马车。

弘显就笑,“必是我九叔包了场子了。”

怕人多生乱子,万一惊了马,不是闹着玩的。

桐桐四下里看看,停的马车也不算少,看来是不止皇子阿哥人家这几家人呀!

嗣谒就笑:“老九办事,你还不知道?那必是不肯赔本的。怕是几个侄儿的马他搭了钱进去,但总得从别人那里赚回来吧!宗室里今儿来的人不少,瞧着挺热闹。”

桐桐的眼睛一下子亮了,“那必是有多出来的野马可供挑选。”

肯定的!

说着话,就带着孩子往里面去了。桐桐想提前去瞧瞧,说不定就能选到合适的。结果八福晋一点都不肯徇私,“除了孩子们选走的,剩下的可都是价高者得!今儿谁的面子都不给,赶紧的,看台上找你们的地方去。”

要不要这么认真?

八福晋朝九福晋那边指了指,“九弟妹可放下话了,若是好的叫提前挑走了,最后赔了得我自讨腰包补起来的。”

得!还真就一点面子不给。

坐过去的时候十福晋还笑呢,“今儿要是没有六嫂满意的,再叫人继续找去,总能找到合适的。”

那不这么着,还能怎么着呢?

这次的看台都选一层的,几乎都坐在一二排,马牵出来都能瞧见。距离近点,便于观察。

弘昱朝边上喊:“九叔,人差不多来齐了,倒是快点呀!”

等着!急什么呀!

弘晖左右看看,低声跟他阿玛和额娘说,“儿子瞧见十五叔和十六叔了,得过去请个安。”

四贝勒朝那边看了一眼,还真是,老九还把这俩小的弄出宫来了。但这俩再小,是叔叔,是得去请安。

弘晖这才走了,路过的时候顺便叫了弘显,哥俩一前一后,朝十五十六那边去了。

这一动,弘昱瞧见了,也没跟他阿玛和额娘打招呼,跨过作为直接撵着就去了。

理亲王看着侄儿从眼前刮过去,就扭脸看了弘皙一眼,弘皙低声道:“今儿,咱们是跟两个叔叔一道儿出宫的。”所以,不用请安了吧。

理亲王福晋皱眉:这孩子真是的!你的堂兄弟们这会子都聚到一块,都去找你十五十六两位叔叔一起玩了,你能常出宫,但他们是第一次,什么都陌生。没瞧见你十三叔跟十四叔都在那边吗?这么些人呢,就你去不得?

她摁住理亲王的手,在外面,别跟孩子疾言厉色!她言语温和,笑道:“你和弘普都去,替我传个话,就说要是带的衣裳不够,这边有!今儿这风大,若是太冷了,别撑着。马场里有雅间,这些怕他们不知道。你去帮我问问,也告知一声。若是怕一时忘了,就先告知你八婶,叫她提前预备雅间,再打发人把收拾好的地方告知你两位叔叔身边的嬷嬷……”

弘皙这才拱手应是,带着弘普转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