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8章他给的太多了

书名:修仙?开什么玩笑! 本书主角:刘温书 作者:刘家长子.CS 本章字数:1122 字

夏日的气温有些偏高,阴凉底下因为聚集着太多人群而显得闷热。

“老李这步下错了。”

张老头在一旁默默的念叨了这么一句,他的身旁同样站着一名鬓角花白的老者,二人都在注视着眼前这盘已经要结束的棋局。

视线缓缓从棋盘上移开,投向了那个年轻的少女。

张老头的眼中透露出了欣赏以及……遇到对手时才会出现的认可眼神。

退休数十年的他,自从接触到象棋后便深深的沉迷进了其中,或许也与他经常下象棋动脑有关,这些年来身体方面一直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小病虽然生过但是都没用太时间便治愈。

这也使得他如今一把年纪但身子骨十分硬朗。

而身旁的站着的同龄人则是他在【老年人象棋俱乐部】结识的一等一高手,与对方的对决虽然有输有赢,但整体战绩上还是输的偏多一些。

昨天与庄清韵下了象棋之后,他回去便把自己居住的小区内出现了一位天才象棋少女的消息公布到了【老年人象棋俱乐部】的聊天群内。

期初众人不信,唯有与自己关系最为密切的王老头信以为真,并大老远跑过来观看。

而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博弈,这名叫做庄清韵的少女已经将周围数十名老头斩于棋下,她所赢的棋局都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获胜。

而且此女下手狠毒,不知变通。

往往面对与自己棋技相差甚远的老头,也没有给对方留有一丝情面,在极短的时间内便会结束对局。

然后……

伸着手问对方要五块钱。

与这样的象棋高手下棋五元一盘倒也不算贵,只是观摩了足足两个钟头的时间张老头与王老头二人都无法估计庄清韵的真正实力。

就如同注视着深不见底的深渊那般,望不到尽头。

凝重的神情出现在王老头的脸上,他沉着起看着眼前这盘即将结束的棋局,低沉的嗓音从他口中传出。

“此女……深不可测。”

“足足两个钟头,我始终看不透她的真正实力。”

“宛如戏耍孩童一般,这一局……老李败了。”

“嗯,败的很彻底。”

“……”

刘温书听到了耳边两位老头的对话,抽空将目光从庄清韵的身上移开,望向了对话的二人。

面相上到算不上多么熟悉,只是以前经过阴凉地的时候偶尔见过两人下棋。

他以前倒是从来没发现……这老大爷们一把年纪了说起话来还那么中二?

下个象棋而已,怎么还深不可测起来了?

想到这,刘温书又看了看棋盘。

庄清韵有这么厉害吗?

他怎么看都觉得是对面这个下棋的老头太菜了。

自己上应该也能赢他。

随着庄清韵落下棋子,将军二字也从她的口中传出。

嘴巴里含着从周童童那里得到的糖果,不久前接到刘温书电话的她还没来得及将手机揣回兜内。

这一盘的对局结束,获得胜利的庄清韵熟练的朝对方坐着的位置伸出手来,将放置在身旁的五元钞票取了回来,头也不回的交给了身后的小跟班周童童。

而身上背着两个小包包的周童童则嬉笑着伸出小手接了过来,同样熟练的拉开其中一个鼓鼓的小包,将钞票塞了进去。

短短几个小时,两人便收获很多。

以前身上只揣着几个硬币的周童童哪见过这么多的钱,还是每张高达数字五的纸票,身怀巨款的她在收好刚刚庄清韵交给她的纸票之后,便双手抱怀将装有小钱钱的那个包护了起来。

同时有些激动的朝着庄清韵小声嘀咕一句。

“姐姐加油~”

“哼。”

听到周童童的加油声,庄清韵的嘴角浮现出了笑意,但还是轻哼一声保持着自己的高冷形象。

抬手摆弄着结束的棋盘,全然不顾对方坐着的失魂落魄的李老头。

冷冷的开口喊道。

“下一位。”

“你还打算玩多久?”

话音刚落,一直观看了一整局的刘温书这才开口说话。

而听到熟悉声音的庄清韵微微愣神片刻,随即这才转过头看向身旁的刘温书。

“……”

摆着棋盘的动作停顿下来,视线只在刘温书的脸上短暂的停留,随即便缓缓的向着一旁移去。

“你……你来了。”

她还记得昨天刘温书说过让她少玩的话,好像是这么挣钱不太好,容易给自己招惹来麻烦之类的解释。

早上周童童问她今天要不要去下棋的时候,她也一本正经的拒绝对方,说着今天不下棋的回应。

没想到下了楼没逛一会就又凑到棋盘前下了起来。

庄清韵有些心虚。

都怪这些老头给的太多了,她才没能坚持下来。

偷偷摸摸的瞧了一眼,在看到刘温书那面无表情的模样后,庄清韵这才在沉思后起身。

刚刚打算离开,便有人出声喊住了她。

“等一下,和我下一局再走吧。”

出声的是一直站在张老头身旁,老年人象棋俱乐部的创始人,王老头。

从周围包裹着的人群走出,抬手轻拍了两下输棋还没反应过来的李老头,等对方起身离开之后这才自己坐了上去。

抬手做出请的姿势。

“……”

庄清韵没有回应,而是在回头看了一眼对方后便打算离开,可还没等她移开视线,便看到眼前的老头从皮夹中掏出了一张红红的票子。

放在了棋盘一旁。

庄清韵有些愣神,她到现在还不太明白这个世界的货币数值,至今见过最大的便是数字10的纸票。

是从一个比较年轻的老头手里连赢两盘赢回来的。

而这个人掏出的纸票是……1后面两个0。

沉思着,庄清韵回头凑到了周童童的身前,屈伸朝着对方问道。

“这个是不是很值钱?”

“嗯嗯!”

周童童见过一百块的纸票,但是却从未真正的拥有过。

掰着手指算了一下之后,这才迷迷糊糊的给出了解答。

“能换好多张五块的票票!”

这样的回应声传入庄清韵的耳中,她那颗想要搞钱的心使得她又坐回了位置上。

而刘温书同样有些愣神,忘记阻止的他还是第一次见老头们下棋能达到一百的数额。

王老头面带慈祥的笑意,看着眼前重新归位的庄清韵。

望着对方虽然衣不着体,但气质极佳的面容。

像有些好奇那般的开口询问。

“你下棋多久时间了?”

“记不太清了,大概也就一百来年。”

将棋盘摆好之后,庄清韵轻描淡写的说出了不得了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