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02 章(真的在一起啦。...)

书名:和战神结婚后 本书主角:颜摇,菲尔尼利亚 作者:雾矢翊 本章字数:2063 字

欧菲娜教授已经等在医疗室,给颜摇例行检查。

检查完,她交给颜遥十支药剂,让她一天喝两支,早晚一支,并叮嘱她好好休息,“你这几天会比较疲惫,困了就尽量休息。”

颜摇礼貌地朝她道了一声谢谢。

确认今天也没什么事,他们离开医疗室。

哈瓦斯远远地跟在两人身后,若有所思地盯着他们,不知道在想什么。

菲尔尼利亚谨记欧菲娜教授的叮嘱,要带颜摇回房休息。

颜摇现在并不困,而且这大半年来她已经习惯了繁忙的校园生活,让她躺着休息,总觉得浪费时间,下意识就想看会儿书,补习缺乏的知识。

“别看了。”菲尔尼利亚按住她的手,“我带你去星舰逛逛吧。”

逛星舰好过让她看书劳神。

摔下地底悬崖时,她的脑袋受到剧烈的撞击,纵使现在已经好了,仍是有些后遗症,不能思考太久。

星舰的等级分为四个等级,分别是地星级、行星级、恒星级和宇宙级,从低到高。

卡普洛星舰便是一艘宇宙级的星舰,和第五军团的星舰的规模一样。

当初颜摇在第五军团的星舰住了近一个月,不过因她不是第五军团的人员,所以她也不好去逛人家的星舰,都是安安份份地待在房间里学习。她对宇宙级别的星舰也是极感兴趣的,他一提,她就兴致勃勃地答应。

宇宙级别的星舰面积确实很庞大,花上好几天都不一定能逛完。

颜摇刚逛了一个小时,就被菲尔尼利亚拉回房间休息。

“欧菲娜让你这几天好好休息。”菲尔尼利亚将她抱到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你困了就睡吧,我会陪着你,等会儿吃午饭,我再叫你。”

颜摇想说自己不困,张嘴时就打了个哈欠。

她揉了揉眼睛,见他盯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在他的盯梢下,她只好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中,靠在他怀里睡着了。

哈瓦斯过来找菲尔尼利亚,进门就看到他坐在沙发上,打开光脑处理一些文件,怀里抱着一个人,那人靠在他怀里睡得极沉。这一幕让他默了下,然后默默地过去,小声地和他汇报黑暗星系那边的情况。

菲尔尼利亚听完,说道:“持续追踪,查清楚这次的事,有多少黑暗星系的星球主掺和,到时候告诉我一声。”

告诉你一声,好让你跑去灭了人家的星球吗?

哈瓦斯心里十分担忧,他丝毫不怀疑长官有灭星的能力,但随随便便灭了人家的星球,会受到宇宙联盟谴责的,而且那些星球也是无辜的。

可对上他看似平静、实则压抑着疯狂的恐怖眼神,他不敢多说什么,省得没将人劝住,反而让他心中的毁灭欲越发无法克制。

哈瓦斯的目光落到他怀里沉睡的纯人类身上。

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可只要有些警觉性的人,都会清醒。可从此至终,颜摇都没有清醒的迹象,睡得极沉,可见她的身体有多疲惫,外界的动静无法轻易惊醒她。

她正用睡眠来修复身体。

哈瓦斯看他连工作时都要将人抱在怀里,确认她的存在,就知道这次的事对他的刺激有多可怕。

他现在这种平静的样子,不过是因为颜摇在这里,维持给她看的。

等颜摇回了NJ55星,届时就是他爆发的时候。

一时间,哈瓦斯都希望颜摇不要离开,和他捆绑在一起,等他心中积攒的所有的激烈情绪都抚平再走。

但这是不可能的。

哈瓦斯在心里叹了口气,看他宁愿如此克制自己,努力地维持一副平静的模样,就知道他的决定。

他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她,希望给她最美好的印象。

**

颜摇在卡普洛星舰休养了三天。

她的精神渐渐转好,胃口也开始变好,不再像刚从治疗舱出来时,疲惫困乏得随时会陷入深沉的睡眠之中。

经过三天的观察,颜摇终于确定菲尔尼利亚现在的状态很不对。

虽然他看起来很正常,对她也很温柔,像是护着易碎品一样地护着她,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她以为自己还没好。

正是如此,才显得他不正常。

他正在克制着什么,并不愿意让她知道,努力地维持着一副平静的假象,只是偶尔不经意间,还是让她察觉到几丝不对劲,有点毛骨悚然。

她浑身的毛都要炸了,就像敏感的小动物遇到可怕的变态。

可能是颜摇的精神变好,身体也恢复活力,菲尔尼利亚终于不再时时刻刻守着她,连工作中都要抱着她,确认她的存在。

哈瓦斯趁机给他找了些事,将他支离颜摇身边。

他亲自过去找颜摇。

“颜摇小姐,你的身体怎么样?”哈瓦斯关心地问。

颜摇朝他笑了笑,“已经好多啦,我现在的精神很好,明天应该可以回NJ55星。”

哈瓦斯先是道了一声恭喜,然后道:“颜摇小姐,长官最近的情绪不太对,相信你也能感觉到吧?”

颜摇点头,神色有些凝重。

哈瓦斯见她点头,心里松了口气,看来她也是将长官放在心上的,否则不会察觉到长官的异常。

于是他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你这次差点就没命,长官受到的刺激很大,他可能……被刺激得有点变态,你多多包涵啊。”

颜摇眨了眨眼睛,好像没反应过来。

“他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不过他愿意在你面前克制,伪装一切平常,可见他很在意你,不想吓到你。麻烦你多开导他,不要让他……嗯,随心所欲地做一些不好的事。”

颜摇不太懂,“是什么不好的事?”

哈瓦斯苦恼地叹了一声,“长官最近让我们盯紧黑暗星系,看看有多少像亚罗那样的星球主掺和这次的走私事件,他打算对黑暗星系出手。”

颜摇道:“这不是好事吗?”

黑暗星系是一个三不管地带,那里的智慧种族犯下累累罪行,只是因为黑暗星系的位置比较特殊,没什么资源和利益,五大帝国都不会花那心思去剿灭它,因为付出的代价太大,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实在不值得兴师动众。

久而久之,黑暗星系便形成了它独有的特色,形成一个不受束缚的庞大势力。

五大帝国虽然不搭理它,但黑暗星系确实也给很多种族造成极大的威胁。

如果菲尔尼利亚决定出手对付它,确实也是一件好事。

哈瓦斯忧心忡忡地道:“这次的事确实是黑暗星系不对,长官对它出手也是正常的,黑暗星系也是活该。怕就怕长官雷霆之怒,万一他灭星怎么办?”

颜摇:“啊?”

“那些星球主占据的星球是无辜的,星球上也有一些智慧种族是无辜的,如果长官跑到人家的星球上肆意破坏一通……”

这真不是哈瓦斯杞人忧天,卡普洛的原形破坏力实在太强了,某人只需要变成原形,飞到人家星球肆虐几下,再丢出一颗能量弹,一颗行星就能崩裂成宇宙尘埃。

哈瓦斯跟随他那么久,从来没有见他这么生气过,生气得都将自己憋成变态。

看到他那种变态的眼神,就知道他这次要动真格的。

颜摇听得一愣一愣的,不太相信菲尔尼利亚会干这种事,虽然她也觉得他这几天不太对劲,让她总觉得毛骨悚然,但也不至于如此吧?

“相信我,他绝对能干得出来!”哈瓦斯肯定地说。

平时的菲尔尼利亚当然不会干这种事,还是挺有原则的,明明有强大的实力,却不会利用它肆意地破坏规则,甚至遵守规则。

但这次他不是太生气了嘛,他老婆差点死掉,只要想想这事,他就能气得毁天灭地。

在哈瓦斯满脸期盼中,颜摇道:“我知道了,我会先和他聊聊的。”

其实她也不想菲尔尼利亚生气,憋在心里憋得难受,毕竟这次的事,对她而言是一种锻炼,她会差点死了,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足,怨不得人。

哈瓦斯脸上露出笑容,“那就拜托你了。”

相处这么久,哈瓦斯已经摸清楚颜摇的性格,她是一个极有原则和底线的纯人类,不会为任何事动摇自己的信念。大概是她曾经生活的星球比较和平,经历的教育是积极向上的,纵使她现在变得很强大,也不会倚仗自己的强大去欺凌弱小。

*

晚上,菲尔尼利亚刚进门,一个身影扑了过来。

他下意识抱住她。

“菲尔。”她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踮起脚,热情地吻了过来。

菲尔尼利亚微微一怔,然后愉悦地加深这个她难得主动的吻。

接下来的事,一切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地发生。

室内的空气被转换器转换了好几次,所有的动静都被收敛于隔音效果极好的室内,没有透露分毫。

天微微亮时,颜摇趴在床上,明明困到极点,却又难受得睡不着。

她的身体很累,浑身都不舒服,被男人抱到怀里时,脾气极大地挥开他,嘴里嘟嚷着:“滚开,我讨厌你!”

这种难得孩子气的话,教人心里升起无限的怜惜。

她一向是稳重的,也是乖巧听话的,第一次朝他发脾气,并不会让他难以接受,只觉得天底下没有比她更好看的生灵,更美丽的存在。

菲尔尼利亚将她搂到怀里,醇厚的声音格外迷人,“摇摇,你哪里不舒服?”

“浑身都不舒服……不准你再碰我,我不要了!”她委屈地说,眼角红通通的,显然曾经哭过,而且哭得很凄惨。

连她先前掉在悬崖下快要死掉时,都没哭成这样。

他没有说话,默默地抱着她,为她舒缓身体上的难受。

半晌没听到他的声音,她又不高兴,睁开眼睛看他,眼皮有些肿,委屈地说:“你不哄哄我?”

刚才还叫他滚,不要他哄,现在又让他哄……

连这种反复无常的小性子,在他眼里都透着可爱,此时他哪里还记得什么黑暗星系,什么报复,什么破坏。

他将人揉到怀里,“摇摇不生气,以后我不会让你这么痛了。”

“不可能!”她断然说,“你那么大,还有鳞……怎么可能不痛?”

菲尔尼利亚:“……这不是我能控制的。”

“那……以后咱们不做了。”她咬住唇,找了一个最笨拙的办法。

菲尔尼利亚神色一滞,这种事怎么可能不做?

颜摇也知道自己无理取闹,再发脾气,也不可能不做……她气得咬了他的肩膀一口,可惜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牙印,不过半个小时就能消失的那种。这让她第一次感觉到,超SSS级基因的种族体质有多强大,那种坚硬度和自愈能力,简直就不是人。

不对,他本来就不是人,是宇宙中的智慧种族。

菲尔尼利亚不在意肩膀上的牙印,他就像一只尝过世间美味的凶兽,食髓知味,纵使没有得到餍、足,却能细细地品味,让他的心情非常好。

这种拥有的满足感,压过所有的一切。

“摇摇,你累了,先睡吧。”菲尔尼利亚温柔地吻着她疲惫苍白的脸,满脸心疼。

原本休养几天,她的脸蛋终于养得红润而健康,精神饱满,却在昨晚破功,什么都没了。

身体不舒服,她的心情不好,哼哼唧唧地说:“菲尔,我难受……”

“我知道,是我不好。”吃到美味的男人承认得非常干脆,“你先睡,我等会儿去将治疗舱扛过来。”

颜摇勉强地清醒几分,叮嘱道:“一定不能让人发现!”

先前他说要带让她去医疗室,用治疗舱舒缓身体的不适,但颜摇怕被旁人知道他们昨晚做了什么,说什么也不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