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七章 婪墨

书名:我白锦一身正气 本书主角:白锦 作者:凉凉彩色纸 本章字数:1218 字

“欢迎欢迎,欢迎星络仙门诸位仙长远道而来,小店真的是蓬荜生辉啊!”

鉴宝阁的门卫,远远看到腰间上佩戴星络仙门令牌的一行人,立刻转身跑到愁云惨淡的鉴宝阁内堂通知司理。

让负责管账目的司理出来,目前掌柜的化作元婴不知道逃遁到哪去了,鉴宝阁里只有司理能出来,迎接贵客了。

星络仙门和鉴宝阁有生意来往,平日药材和灵植种子,都在他们这买,鉴宝阁也会向星络仙门采购入门级丹药。

如果岁命星炼制的丹药,那可是拍卖级别的好宝贝,鉴宝阁恨不得抱住岁命星大长腿,求着她有空就开一炉,炼制一些高级丹药出来。

岁命的丹、晨曦的阵、荧惑的符都是出产稳定很不错的小宝贝。

启明星和镇瑞星倒没什么副职,无情仙擅长....嗯,推演因果杀人全家吧?

星络仙门武力值担当:无情仙。

“嗯.....带我们到卖场看看吧!”严执事微微颔首打过招呼,就让出来迎接自己一行人的中年人走前面带路。

“诸位仙长们不急......”

司理叹了一口气,道:“诸位可能有所不知......早晨时候,我们鉴宝阁的门前发生了一件惊动全国的大事。”

“大厌公主被人偷窥更衣,一路追杀淫贼至此,结果,淫贼没抓到,反而招来一名合欢宗的强者......”

“一掌拍的掌柜元婴破体,掳走大厌公主不知行踪......禁卫军把鉴宝阁里里外外搜查了一个遍,现在卖场里,还在整理货架。”

“仙长们,请到茶室稍等片刻,我命人加派人手,尽量整理好全部货架来。”

“........秀。”

严执事沉默良久,吐出一个字。

合欢宗行事凭心意,合心之意,欢心之向百无禁忌.......但在别人国家,还是在都城里绑走一名封号国名的公主。

这样都没有被禁卫军,和监天司强者镇压,就算不喜魔门的严执事,都不得不心服口服的说一声厉害。

“...........”

金鳞上身后仰,眼睛瞪大,满脸惊讶的表情,就像老人坐地铁看手机般。

他的异常并没有引起别人注意,因为别人表情比他还夸张。

就连白锦脸色也变了,他现在可真的是被两个满脸八卦的魔女,‘嫐’着。

“不提那些扫兴的事,仙长们请,茶室已经备好香茗.......”

司理满脸无奈的摇摇头,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完全不在预料之中,也没有想到一件普普通通的擒淫贼事情,引得合欢宗也会掺和进来。

不单只一巴掌拍爆掌柜的,还在鉴宝阁里打劫了傀垒殿卖家。

当然,被打劫一事他不会说的,那么有损鉴宝阁名声的事,谁会乱外扬。

“你们喝着茶先,我到外面逛逛....”

白锦向严执事打了一声招呼,就准备到外面市集逛一圈,买一点零食来转化成能吞服入腹的浑浊红灵果。

好的法宝能提炼,损坏的法宝也可以提炼,甚至只要有灵气,哪怕碎片白锦都能榨出灵液汁水来.....

坏东西可比好东西便宜,白锦也到了考虑柴米油盐的年纪了。

在星络仙门里不比合欢宗,没有那么大一只老魔头放纵自己。

虽然岁命星很有钱,但白锦怕死。

………………

“你们两不去博戏楼,一直跟着我来做什么?”

脱离星络仙门的车队,白锦就和不良车队的人重新搭上线,没好气说道。

“当然是关心你啊!在星络仙门没有姐姐照顾,我怕你晚上睡觉着凉,遭到那些冷血怪欺辱.....”

师妃妍满脸愁容:“毕竟.....你的身份那么尴尬,一旦暴露就十死无生。不如我们赶紧找一地方洞房,我也好有正当理由吞并你放家里的财产。”

“过分了啊!我人都还活生生的!”

白锦满脸黑线,伸出手,掐着不靠谱的脸颊开始扯:“给我有点师姐样,不要成天想着吃喝玩乐白嫖师弟!”

“怕什么.....小白那么有钱,家里绝对能养一只咸咸的鱼鱼。”师妃妍蹲下身子方便白锦扯她脸颊,想靠着卖萌,骗点灵石去博戏楼里回一个本。

白锦很有钱,相当之有钱,他的能力只要有钱就能快速变强。

所以宗主对于白锦,裤头带一般都是很松的,想要吞吃法宝、丹药、灵石直接到合欢宗申请就行。

合欢宗非常古老,灵石矿脉都不知道占据几何,只要任职的宗主,不是贪财守财性格的话,门徒们压根不缺钱。

不过,对于师妃妍来说是例外,合欢宗也养不起这送钱的坑货。

“她好像在吃醋....吃那红衣的。”梦绮笑吟吟的说道。

合欢宗里谁人不知道,师妃妍和白锦是直系师姐师弟关系,但师妃妍却从来不让白锦叫她师姐......

要么直呼其名,要么叫婪墨道号。

婪字代表她的极其贪财物,墨字蕴含两重含义,其一贪婪,其二为染黑。

那么贪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看着养到白白嫩嫩的小白飞走。

这坏婆娘,打算双重白嫖师弟!由始至终都打算养肥养的壮实,再白嫖!

“哪有那么坏,姐姐关心弟弟,不是很正常的吗?何况,小白那么勇我可不敢乱来.....”师妃妍彻底抹除存在感,对着老天发誓自己纯良,露出古怪笑容。

“不要提我的黑历史.......”

白锦一手拍在脸上,习惯性抹去自己的存在,将从傀垒殿身上,夺到的存在套在自己体表上,装成另外一个人。

“我去买零食了,你没钱花,就去打劫那些赚快钱的花魁,或者.....直接将博戏楼盘下来自己玩个痛快,去去去......”

话落,白锦就直接离开,开始从见到的第一个地摊开始捡破烂。

并不想和师妃妍重温旧梦,那个女人道号不应该叫婪墨,应该叫不靠谱!

“这个这个这个......还有地毯,你留着自己裹身子,其他全部包起来.....”白锦微抬左手,释放出魂灵头部,如蛇一样舌头探出来晃动一圈。

面前所有破烂灵气值,都被探的一清二楚。

“你对小白做了什么?”梦绮看着急忙离开的白锦,颇感惊奇的问道。

“做的事太多了.....哪里还记得,谁知道小白说的哪一次呢!”

师妃妍耸肩,高举起右手从头顶开始往下一抹,身型消失在所有面前,实力弱的甚至连她都记不得。

“不过,白锦说的很对,既然.....博戏楼把我赢的那么惨,我们应该好好报复回来才行......走,干一票大的,再把博戏楼一把火烧掉,我们直接再盖一个。”

“......为什么不把你乐器拿出来,那样想要多少钱就有多少了。”

师妃妍善乐器演奏,其奏乐就如钧天广乐让人永生难忘。

天籁之音或者亡国之音,都在她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