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去来逾远(进京面圣)

书名:天宇开霁 本书主角:华瑶 作者:素光同 本章字数:2679 字

天色破晓,旭日初上,华瑶一觉睡醒,神清气爽。她高高兴兴地去往浴房沐浴更衣。

她浸在雾气蒸腾的浴桶之中,双手掬起一捧温水,低头细观自己的倒影,只窥见一片朦胧意态。何时才能登上皇位呢?她每天都要深思千百遍。

父皇绝不可能传位于她。

她要登基,只能造反。

倘若华瑶在凉州起兵,那谢云潇作为镇国将军之子,统率兵将的本领远胜过她。

先前,谢云潇曾对华瑶说过,他有谋反之意,但他并不在乎权位。华瑶相信他所言属实,奈何人心易变,她不得不处处设防。

现如今,羌羯之乱平定,月门关、雁台关相继大捷,三虎寨气势大衰,镇国将军比皇族更得民心。更何况镇国将军满门忠烈,他的名声一贯是“忠纯敦良,德厚清正”,他府上甚至没有年轻美貌的婢女,朝廷的言官根本挑不出他的错处。

包括华瑶在内的所有皇族都很忌惮凉州的兵力,不过华瑶从未想过要杀害忠臣良将。她始终认为晋明杀了戚归禾是一招烂棋,足见晋明没有容人之量,也没有御人之术。

然而晋明不仅知晓雍城的战况,也能调遣朝廷的细作,由此可见父皇对晋明的宠信,远非华瑶所能及。

华瑶打算向父皇一表忠心,减少父皇对凉州的戒惕,增加父皇对晋明的疑虑,顺便请求太后赐婚,尽快把谢云潇娶进家门,以免夜长梦多、节外生枝。

想到此处,华瑶轻轻叹息。

她应该用什么来讨取父皇的垂怜?

唯有钱与权。

*

数日之后,暑气渐浓,晌午的烈阳炎炎灼灼,华瑶在水榭亭阁大摆筵席,款待雍城的富商与豪强。

亭阁之外有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河,河畔架着两座水车。河流自西向东而去,水车不停地翻转,送出一阵阵冷风。薄纱帐幔挡住了薄雾,筛出一股股凉气,足以消解酷暑。

宾客们尚未出声,华瑶开口道:“我经常收到诸位的拜帖,却不能一一接待,实乃莫大憾事。今日在此设宴,酬答诸位的一番雅意。你们不必拘于礼节,吃喝随意,就当是一场家常宴。”

在座宾客纷纷谢恩。他们都是雍城的富商,家财万贯,见多识广,也为华瑶备上了厚礼。

那些厚礼包括珠宝首饰、绫罗绸缎、奇花异兽之类的赏物,华瑶却连看都没看一眼。

她轻轻地敲了敲桌子,金玉遐立即起身离座,亲手给每一位宾客发了一本账簿。

众位富商打开账簿,心下大骇。

账簿记录了他们去年缴纳的商税,但他们的各项收入和支出都被仔细查验了一遍。税务司为他们每个人做了一本条理清晰的新账,相互比较他们的款项,归纳成类,总结成型。所有账簿的明细都被精简成数字,结成一行一列的举要与数表,又引入了总量之比、同类之比、同型之比等等诸多篇目[1],估计出了每一位富商去年漏税的总额。

举座皆惊,寂无人声。

金玉遐的唇边浮起淡淡的笑。

自从金玉遐来了雍城,他没睡过一天好觉,每天鸡鸣而起,月落而息,起早摸黑地算账查账。他少时爱读《三国演义》,憧憬“桃园三结义”,更崇敬诸葛亮的高风亮节。但是,直到他踏入雍城,他才明白何为世道艰险,何为“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金玉遐饮下一口烈酒。

那一厢的白其姝见状,忽然开口道:“殿下息怒!”

沧州白家,乃是沧州第一富商。

但凡沧州、凉州做生意的人家,没有谁不晓得白其姝的大名。

今日的筵席上,白其姝和她的叔父一同出席。她的叔父还没发话,白其姝就离开筵席,垂首跪在地上:“白家漏税一万枚银币,小人惶恐难安,只求殿下息怒,从轻发落!”

杜兰泽感慨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白小姐果真聪慧。”

白其姝的面容埋进了衣袖,无人能看清她此时的神色。

她蹙紧一双柳眉,心头暗骂一声“杜兰泽自命清高”,嘴上却是恭恭敬敬道:“殿下明鉴,去年三月,小人的叔父在雍城缴税。叔父原是老老实实的良民,怎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欺瞒朝廷,欺瞒圣上,犯下那等逃税漏税的大罪?白家差缺的这一万两税银,定是我家的刁仆作祟……至于其他情状,小人一概不知。恳请殿下大发慈悲,准许小人补齐税银,自证清白。”

白其姝话音落后,她叔父的面色灰败。

众多富商还没想出对策,白其姝竟然带头认罪,再听她话中之意,凡是不愿补税的人,便是欺瞒朝廷、欺瞒圣上的重犯。

《大梁律》规定,首次漏税的商户一旦被查,只需补齐税银。官府姑且记罪,暂不收押,此为高祖皇帝立下的仁政,也是众多富商的保命符——只要官府没有查到他们的假账,他们就敢一直贪污放肆。

而今,华瑶把账簿摆在了桌上,白其姝又把话都挑明了,在座的富商无路可走,纷纷装聋作哑。

白其姝的叔父立刻离席,朝着华瑶行了个大礼,跪奏道:“殿下在上,小人指天立誓!小人在外行商这些年,遵纪守法,秉公缴税,未曾偷逃一文铜钱。”

华瑶心道,是啊,他没偷逃一文钱,他漏税整整十万两。

叔父身子惊颤,老泪纵横:“殿下,新账簿从何而来,小人看不明白,怎的就能凭空污蔑白家上下几千余口人?还求您替小人代禀户部,小人情愿以死明志,以雪沉冤!”

他这一句话,还有言外之意——白家在官场上有熟识,那位熟识正在户部任职。而华瑶朝中无人,区区一介母族寒微的公主,最好不要惹祸上身,免得无缘无故招来冤情。

其余的富商们个个离席,接连跪在白家叔父的背后。

亭阁之内,薄纱飘荡,凉风一阵冷过一阵,碧树浓荫从窗外伸进来,恰好洒在白其姝的身上。

白其姝斜睨一眼叔父,俯首而笑:“叔父,那账簿是雍城税务司所做,一笔一目写得清清楚楚,您经商多年,怎会看不懂?”

金玉遐附和道:“这账簿最终要呈给内阁,呈给圣上,请旨定夺,又与户部何干?”

杜兰泽轻笑一声,道:“公主殿下素来宽以待人,只要诸位坦诚相告,殿下定会细加体察。”

谢云潇一言不发。他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

富商们顺着谢云潇的目光往外望去,只见亭阁的四周站着一群佩刀负剑的士兵。

先礼后兵,历来是王公贵族的御下之道。

华瑶观望众人的神色,分外和善地说:“谁对账簿有疑问,立即拿出你家的总账,我们分门别类一项一项地彻查。你们究竟有没有做假账,用得着我一个一个地审问吗?”

“怎敢!”白其姝飞快地接话,“殿下息怒!小人这就传信白家,定在三日之内补齐税银!”

叔父愤恨地念出她的大名:“白其姝!你不是白家之主……”

华瑶打断了他的话:“你们此时补交税银,仍是安分守己的良民。倘若你们把此事闹到京城,交由大理寺审判,轻则掉一层皮,重则猝死狱中。我也可以奏请户部,清查你们往年的每一批税银。”

“殿下!”某一位年轻的商人发问道,“您为何要步步紧逼?您保家卫国的功劳,咱们都记在心里头!凉州旁的地方,也没您这般做官的……”

华瑶站起身来。

她走向那位商人:“不是我步步紧逼,而是你们漏税太久、差缺太多。你们还侵占了城外的民田,让农户沦为佃户,让良民沦为贱民。我念在你们经商不易,也没细究。你们倒是没考虑我的不易,反过来还打算将我一军?”

这位商人哑口无言。

华瑶拿起他的账簿,随手翻弄几页:“本宫给你们七日宽限。七日之内,你们补全差额,否则,就算……”

她走到白家叔父的近旁,笑了一下,才说:“你攀上了户部的官员?那又如何?你不晓得京官的作态。他们收了你的钱,不一定会为你办事,还有可能……”

她弯下腰,如实相告:“亲手送你进诏狱,懂吗?”

白家叔父也失声了。

华瑶已然站直。

她道:“我先走一步,诸位请自便。”

她径直向前走,谢云潇、金玉遐、杜兰泽都跟在她的背后,而白其姝依旧留在室内。

旁人都不知道白其姝与华瑶的关系,只听见白其姝不断地劝他们明哲保身。

白其姝言辞恳切,又懂得商户的担忧,句句都讲到了他们的心坎里。

白其姝还说:“今年初春那阵子,羌羯二十万大军攻城,差一点就要城破了,多危急啊!要不是殿下负隅顽抗,诸位的全部身家都归属羯人了。公主只查了咱们一年的账,交钱就是了,咱们底子也不薄。破财消灾、花钱买平安的事,咱们做得还少吗?再说了,几万两银子,仰攀皇族,怎么算都划得来。你们花钱去买个七品官,几万两都打不住呢。”

她的叔父却道:“白其姝,你和公主背地里……”

白其姝怒目而视:“叔父,你怎能血口喷人?我和公主清清白白!我好歹是白家的大小姐,决计做不出来卖身求荣的恶事!如若不是我方才为你讲话,你以下犯上,公主当场杀了你,谁能拦得住呢?”

旁人听了白其姝的话,也来劝诫白家叔父。

叔父一言不发,只是锁着眉头,瞪着两眼,把拳头捏得更紧。

白其姝知道,她的叔父不会咽下这口气。

叔父在朝堂上确实有人脉。他的亲生女儿是户部侍郎的妾室。官商勾结一气,权财两相宜……不过,正如华瑶所说,那又如何?攀上了户部官员,他兴许会是有福没命享。

*

七日之内,绝大多数富商都补交了税银。

华瑶把各类款项整理成册,上报朝廷。她还从雍城的税务司挑拣了四名青年,打算把他们举荐到户部。

华瑶忙完公事,就听闻一桩奇事——白其姝的叔父发起神经,带人冲进了雍城公馆,顶撞了二皇子高阳晋明。晋明以“不敬皇族”为由,当场下令将他斩杀,可怜那白家叔父身首异处,死无全尸。白家又花了一千枚银元,才把叔父的尸体买了回去。

“真死了吗?”华瑶喃喃自语。

金玉遐如实奏报:“千真万确。殿下,您在雍城的耳目众多,不少人亲眼瞧见了白家老头的尸体。他死得蹊跷。”

杜兰泽正在一旁与金玉遐下棋。她捻起一枚黑子,缓缓落棋,轻声说:“以我拙见,白小姐邪心勃勃。祸难生于邪心,邪心诱于可欲。”

杜兰泽形貌柔弱,但她的棋风凌厉刚硬,把金玉遐杀得片甲不留、毫无喘息之机。

金玉遐右手攥着棋子,左手拉着绸缎衣袖,举棋不定,犹豫不决。不知为何,他近来总想略胜师姐一筹,但他找不到翻盘的途径。正当他细想之际,肩膀上越过来一只手——那是华瑶的手,她帮他走了一步,还说:“实在抱歉,我忍不住了。我太想和兰泽过招了。”

杜兰泽笑问:“你要同我对弈吗?”

金玉遐往旁边挪动了些许,空出软榻上的一块位置:“殿下,请您和我一同对战师姐。”

华瑶欣然答应金玉遐的邀约。她坐到他的身旁,他立即闻到一阵玫瑰般的清香。因为华瑶坐在他的右侧,他就把右手背到身后,改用左手抓放棋子,专心致志地与杜兰泽一决死战。

可惜,金玉遐败局已定。即便华瑶为他助阵,他也没撑过十个回合,终是被杜兰泽绞杀干净了。他道:“师姐的棋艺举世无双。”

“莫要说笑,”杜兰泽道,“徐阁老的棋艺在我之上。”

徐阁老,乃是三公主高阳方谨的祖父,也是当今的内阁首辅。

金玉遐状若平常道:“师姐见过徐阁老么?我从前没听你提过。”

杜兰泽神色淡然:“嗯,我幼时见过他。”

华瑶暗忖,杜兰泽当真料事如神。她去年割肉剃疤,今年养好了伤痕。等她去了京城,难免会遇见熟人。她必须消除贱籍的烙印,才能在京城站稳脚跟。

华瑶十分怜惜她的决绝。

她一边收拾棋篓,一边为华瑶献计道:“白其姝的叔父死了,叔父留在雍城的家产,应当充公。”

华瑶点头,赞许道:“兰泽所言极是,正合我意。”

白家在雍城有不少商铺和田产,全被华瑶派人查抄得干干净净。

华瑶熟练地做了一笔假账,偷偷地吞了白家的资产。她从中挪用一笔钱,当作雍城兵将的抚恤金,以朝廷的名义发放下去。

华瑶还特意询问了白其姝,问她想要哪些商铺,华瑶可以直接划给她,怎料她竟然说:“白家的东西,本也不是我的,谁抢到了算谁的。您抢到了,就是您的。”

华瑶又问:“你叔父去世了……”

“是呀,”白其姝笑意盎然,“他死了。”

华瑶没再细问。她已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

天气越发炎热,转眼已到了七月,皇帝的圣旨终于传到了雍城,宣召晋明、华瑶、谢云潇等人进京面圣。

华瑶接到圣旨的第二日便出发了。汤沃雪也从延丘专程赶来,与华瑶同行。华瑶瞧见汤沃雪瘦了不少,言谈举止却与往常一样,仿佛没有太大变化,她的同僚还叫她“小麻花”。

骄阳当空,炽烈如火,雍城之战仿佛还在昨天,再算算日子,却已经过去了小半年。

华瑶闭眼细思,便能记起戚归禾、左良沛、断头的小侍卫、断手断脚的女将军……还有被她一剑斩首的羯族少年。

那时的战场尸骨遍地,生灵涂炭,此时又是繁花似锦,绿草如茵。死者不可以复生,亡国不可以复存,但愿活着的人在地上安心度日,死去的魂在地下安宁长眠。

华瑶心中这样想着,手也放下了马车的车帘。

她往后一躺,直接枕在了谢云潇的腿上。

她和谢云潇共乘一车,车内没有外人。因此她十分放肆,全然不顾半点礼法。

谢云潇道:“殿下。”

谢云潇武功臻于化境,他的肌体冬暖夏凉。冬天如暖玉,夏天如冷玉,真让华瑶爱不释手。她抓着他的指端□□,听见他的声音,才道:“干什么?”

“晋明的车队在你之后,”谢云潇提醒她,“你理当多加小心,切勿……”

华瑶打断他的话:“切勿沉迷美色吗?晋明风流成性,此刻必然在车上宠幸他的侍妾,他比我玩得花多了。”

谢云潇的指尖摸到了她的下巴:“除了你之外,高阳家的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华瑶很有自知之明:“你胡说,明明我也不是好东西。”

谢云潇道:“你待人很好,恩威并施,治下有方。”

华瑶随口道:“嗯,不错,你再多夸几句,我喜欢听。”

谢云潇却不再言语。

车队行驶在宽阔大路上,前方还有拱卫司的高手开道,拉车的骏马飞驰如风,车厢依然平平稳稳。华瑶的兴致更浓。她仔细地打量谢云潇,见他今日穿着一件单薄的月白色夏衣,衣带系得很紧,她就把他的衣带绕在指尖打转,转了几个来回,又跨坐在他的腿上,按住他的肩膀,亲亲热热地同他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