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3章:「桧原村」

书名:我在东瀛捡废料 本书主角:柳离 作者:千回转 本章字数:1201 字

“有功能性,有伤害制造能力。”

“不比巫女小姐姐的「破魔箭」差啊!”

出门就捡到一件如此道具,柳离逐渐收拾喜悦后,目光开始凝重。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所有命运的馈赠,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鬼发切」妖物被剧情杀。

其此前显然是被一张歌符纸、一支风息发簪囚禁。

无法想象未遭削弱的妖物,巅峰时期有多强,甚至‘鬼发’都可能只是某个奇伟古妖的其中一件解离部位。

就连拥有或制造「风息发簪」的存在,都只能谨慎选择封印,而非永绝后患灭杀。

而与此同时。

柳离也通过这一战,大致摸准了他本体在现实中的战力评级。

远不如身旁的伊吹晴人。

别人是个正儿八经的A级年轻天才,还手持「姬鹤」妖刀,麾下有几百号人听命。

更直白的说,若非有掌机模式,他于现实去讨伐「鬼发切」就等同于找死。

「极道黑拳·破式」并非无敌无解的。

初次遇到污染之力,巨额辐射量,首领妖物的惊悸和退缩是源于规避危险的天性。

但只要战斗持续下去,高阶妖物回过神,下次再汹汹反扑杀回。

柳离自知必死,躲不过落命。

“但如今我获得第2个进化点,又解锁「枪术审判」后,俱乐部所有B级能力者组建讨伐队去对付鬼发,都未必有我一个人单刷轻松呀!”

他也没妄自菲薄,如实评测自己的战力。

然后。

剩下来的,就是两件紫色品质的素材。

……

「被污浊的咒文歌符纸」

「鬼发辫」

……

柳离都丢了一记解析功能上去,但完全解析素材的特性和推荐用途,需要花一个月时间。

“问题来了,紫色素材厉害是厉害,得需要什么生命原体,又要投资多少废水资源,才能合成另一只高阶的畸变小可爱?”

柳离发出氪命的叹息声。

他有点心慌。

长生种并非永生,何况随着他解锁「枪术审判」后,氪命力度又加强,如今只有三字开头的千年级寿命有点不够用了!

危!

急!

“得找个机会,再去一趟东电核电站废水罐储存区,再偷它几个罐子的废水核污水!”

说回「枪术审判」这个能力。

需要枪械,需要子弹。

柳离顺势向担当司机开路的俱乐部老大伊吹晴人提出请求。

伊吹晴人咦道:

“古贺先生,你已经踏入了神秘界、里世界,再用原出身的惯用思维和杀招手段,不转变思路是活不过下一个妖怪或怪异事件的。”

他耐心劝阻。

“枪械,子弹,对于低阶能力者,至多到D级,防身和杀伤效果还是很显著的。”

“但是D级往上,ABC,就挑我们俱乐部来说,有多位C级身体强化方向的能力者,能硬抗小口径子弹不死,除非是特殊穿甲弹,大爆弹。”

柳离则回答道:“抱歉,我的‘子弹’和‘射术’可能和他们并不相同。”

伊吹晴人:?

脑门冒出了黑色的感叹问号。

您还有枪术和射击的觉醒天赋不成。

说实话,以伊吹晴人对这位极道传奇先生的了解,射击和枪术确实是他最有可能觉醒能力的方向之一。

其二。

就是得到了杉山龙辉亲传的地下黑拳。

但两种能力,方向大相径庭。

近战,远攻射击。

岂可兼得?

加上‘古贺润’从事件后现身,身上就一直没携带枪械。

包括伊吹晴人在内的,所有关注这位极道传奇先生的里世界圈子,都一致认为他极可能容纳了那件「鬼面」。

而非任何一种自我觉醒途径的能力!

“我真的需要一把枪,手枪,步枪,狙击枪。”

“是把枪就行!”

“我有一把大枪,可斩妖除魔——”

柳离仿佛在副驾驶位,碎碎念,自说自话。

伊吹晴人脑门上的问号持续增多,稍微怔了几秒钟,才缓缓地说道:

“枪术……可斩妖除魔?”

摇头,不信。

可伊吹晴人仍决定在车队内后勤资源找一把枪给‘古贺润’。

这个人情,他需要!

说成单方面讨好,给予善意‘古贺润’也没问题。

……

「桧原村」。

俱乐部车队抵达这里时,天色熹微,远处天际有一抹晨曦绽放开来。

这是一个被森林拥抱的村镇,地方虽不大,但公共设施齐备,巴士车站,笔直的一条街干道和邮局。

路旁也曾经有在经营的木工制品店,挂在店门外的招牌「森の木工房」爬上了厚厚的青苔。

从吉普车下来,柳离甚至能看见好多只受惊而逃小动物的身影。

“无人鬼村?”他沉吟。

“桧原村曾经也是奥多摩地区必至的景区景点,但两年前就完全荒废了,所有居民被强制撤离和安置!”

伊吹晴人跟着推开车门下来说道。

呃!

柳离并不算多惊讶。

对奥多摩地区的知识,绝大多数来源是无聊当笑话看的东瀛新闻。

比如,由于少子老龄化这个社会因素,本就人口稀缺的奥多摩山区,地广人稀进一步加剧,年轻人纷纷到东京都内圈生活和工作,剩下孤寡老人。

曾经就有一条新闻柳离看见过。

东京奥多摩地区免费送房!

准确的说。

就是一种吸引年轻人口的政策手段。

因为空房早已经是东瀛小地方小城市的严重社会问题。

当然,放在如今背景和世界线下的东瀛。

妖怪云起!

诡异入侵!

这种偏僻的山旮旯,胆子再肥也不敢申请居住啊,哪怕房子是免费的。

“把神社打扫一下!”

伊吹晴人招呼车队成员们在一片森林驻扎,而不是在村镇内。

森林的深处,有褪色的朱红色鸟居,非常高,整齐且成排列的延伸至森林后方的半高处。

那处小山坡上,有一座同样被废弃的神社。

被吩咐打扫的几名队员,也没表露出任何抗拒。

该除草的除草,该扫落叶的扫叶子。

柳离和伊吹晴人以及几名俱乐部重要人员一起,随后在神社正门,扶起被风雨吹歪倒却没残破的木质供奉箱,每个人都默契投了些硬币进去。

投币,参拜。

伊吹晴人表现得一丝不苟,充满了虔诚,合掌时重重一击,道:

“请赐福我们此行有所收获!”

柳离松开手,四下乱瞟。

这个投币到供奉箱参拜的流程,和寺庙没什么区别嘛。

在「天守寺」一样有这样的纳币箱子。

可不管如今不知供奉什么神明的桧原村神社,还是「天守寺」。

都是香客、参拜者稀少。

神社是被废弃的原因,那「天守寺」又是什么原因?柳离有点走神了。

正在他眼睛没焦点巡游的时候。

森林的深处,神社更后面,有一道灵秀的动物身影慌张张跑远。

“呱——”

随后,那个方向传来了刺耳的乌鸦叫声。

“是红眼鸦的叫声!”伊吹晴人无比警惕,手搭在妖刀「姬鹤」的刀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