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五章 一起上!

书名:我的体内百鬼夜行 本书主角:顾渊 作者:隐语者 本章字数:1633 字

冰冷的感觉蔓延开,试图僵硬车中两人的身躯。

不过两人都是觉醒者,顾渊坐起,不受影响。

那位队员,则是略显僵硬地握拳,砸向中控屏,他意识到了危险,肯定要做出反应。

就在拳头即将落到中控屏上的时候,枯井中的黑色头发霎时间溢满出来,满出屏幕,纠缠向拳头。

拳头停下,被黑发包裹纠缠。

贞子的黑发如活物,如毒蛇缠绕而上,短短两秒钟就缠上了此人的脑袋。

朝着他的嘴巴、口鼻中钻去!

“上次杀我用的是手。”顾渊在观察,贞子的身躯,任何一部分似乎都可以成为武器。

用手掐死是为了带来更大的恐惧,和其“出身”可谓相得益彰。

相较之下,天狗这种鬼怪可能更暴戾,更强大。

贞子这种则是更为恐怖,诡异。

对普通人而言,没有区别,同样都十分致命。

对觉醒者来说,多少是可以反抗的。

那个队员就在反抗,他另一只手抓向涌向自己口鼻的头发,要将其扯出来。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

沉重的越野车摇晃起来,好似被什么重物撞到侧边,从车子变成了大海中的一叶扁舟。

“轰!”

又是一声巨响。

越野车晃得更加厉害。

“轰!”

第三声巨响,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被彻底掀翻。

越野车翻滚着。

贞子不受什么影响,但驾驶座的上队员却不可能如贞子一般。

他身子失去控制,在车内撞击着。

头发涌入口鼻中,“绽放”!

不是什么具有美感的残酷画面,而是无数黑色的尖刺从脑袋中钻出。

鲜血、碎骨、肉块飞溅。

长发化作的尖刺崩裂头颅后又变得柔软,像水中摇曳的海草。

“有鬼怪来袭,动手!”

天邪高声说道。

在他播放午夜凶铃的时候,沉默的奈良佛就动了起来,他走向顾渊所在的车子。

车子和车子之间,是有一定距离的。

午夜凶铃的覆盖范围从来都不大,还说比较狭窄。

除了顾渊三人外,其余人虽然听到了铃声,被吵醒,但自己的手机都无比安静。

奈良佛的脚步不急不缓,走到车子旁边,恰到好处。

三拳连出,沉重的越野车被掀翻,翻滚着,也造成了十八队队员的死亡。

那防弹的车门凹陷下去,已经损坏,其力量之大,可见一斑。

接着,便是天邪的高喊。

高喊声中,神之手架起火箭筒,一声轰鸣,越野车顿时被火光和烟雾吞没。

让周围的十八队队员目瞪口呆。

火箭筒,没有强化系觉醒者强化,对鬼怪肯定无效。

这火箭筒不是为了杀鬼怪,是为了杀人!

而且,不惜连同伴一起死都要杀人!

为什么?凭什么?

这是很多人心中共同的疑问,他们那次没有和天邪同行,自然不知天邪所受之辱。

也不明白顾渊的强大。

原本以为只是教训或者怎么样,没想到最后却成这种局面。

惊骇归惊骇,却不妨碍这些队员动手。

神之手的火箭筒提醒了他们,对付的是人,不是鬼怪,热兵器,有用!

枪声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响起。

越野车本身是防弹的,但车窗一直开着没有关,先有奈良佛的三拳砸坏车门,再有火箭筒攻击。

此时的车子已经成为了千疮百孔,漏风漏雨的房子。

就算大部分子弹被车身挡下,只要有一部分能够射进车子内部就已经足够。

枪声足足响了两分钟才停止。

接下来,又是神之手的一发火箭筒。

火光和浓烟弥漫,让人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只能看到车子的部分轮廓。

“死了吗?”有一个队员小声问道。

这种强大的攻势,不是随便什么觉醒者可以抗下的。

如果没有车子当做护盾,就算是奈良佛也未必能抗下来。

有人将车顶的探照灯打开,将这片区域照亮。

但火焰和浓烟依然遮掩着他们的视线。

“看看。”

奈良佛开口,走向那团火光和浓烟之地。

就在他刚刚踏步的时候,一阵狂风吹来,吹熄火焰,吹散浓烟。

顾渊站在侧翻的车子,身上有一些烟熏火燎的痕迹,但没有死,更没有伤!

身后,一尊巨大的半身透明幻体。

除了该有的身躯、双手、脑袋外,还有一对张开的翅膀!

正是这队翅膀煽动,将火和烟驱逐。

而顾渊的脸上,多了复杂如繁花的红色图案,那是永不凋零的红玫瑰使用的标志。

拥有天狗一半左右的身体素质,足以让他在刚才的攻击中活下来了。

更何况,顾渊还打开了树魅的牢笼,以庞大的根系形成盾牌。

仅仅让他只是衣衫稍损。

但最引人注目的,不是顾渊长出翅膀的特殊“幻体”,也不是他脸上那繁花之纹。

而是他手中的东西!

一个长发披散着,完全遮住脸庞,遮住大半身躯的白衣女人。

她被顾渊掐住脖子,抓在手中。

顾渊双手都随意地垂着,包括那只抓着女人的手。

所以那女人下半身都在摊在车上,和她的头发一样,软绵绵的,好像完全没有骨头一般。

仔细看过去,就会发现她的双手扭曲,头发却像是活物一般在一点点动着。

这种蠕动同上了岸的鱼一样,无力且绝望。

“鬼怪!”

“什么鬼怪?!”

看到那个女子的时候,十八队的队员大部分都被吸引了注意。

他们可以确定,那是人形的鬼怪。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鬼怪,又是怎么冒出来的,怎么总觉得,是他们这边的手笔?

作为队员,这些人未必清楚午夜凶铃一事,就算知道,一时半会也想不到。

贞子作为鬼怪的形象其实并不具有什么明显特征。

以前恐怖片,十个女鬼九个都是这种长发飘飘,非红既白的经典造型。

倒是裂口女非常擅长换装,每次造型都不一样——除了口罩。

贞子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暂时无法反抗顾渊,蠕动的头发是她最后的一点挣扎。

奈良佛停步看向顾渊:“无常,你有点实力。”

“呵。”顾渊轻笑一声,把手中的贞子丢了过去。

奈良佛踏步,一拳轰出!

拳头落在贞子身上,这知名的鬼怪顿时断裂成两截,残躯飞向不同的方向。

血水在半空中飘洒,又化为无形。

奈良佛继续向前,顾渊也从车上跳下。

“一起上!”

天邪的命令响起。

奈良佛停步,皱眉有些不悦,但也没有说出“我一个人”之类的话。

他分得清楚清楚,这次是为了杀无常,夺红玫瑰!

不是来战斗逞英雄的,奈良佛本身也从未有什么当英雄的想法。

一起上,用的自然是热兵器。

神之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架起了火箭筒,但没有立刻用。

随着前进的奈良佛退后,枪声响起。

一群人已经换好了弹夹,朝着顾渊开枪。

手指轻轻动了动,天狗在前,庞大身躯把顾渊完全挡住。

子弹落在天狗身上,形变落地,毫无任何作用。

天狗是鬼怪,而鬼怪,只伤于心能或者同类!

别人不知道,以为天狗是顾渊的幻体。

幻体不是鬼怪,其它攻击,是可以产生效果的。

天狗完全视子弹于无物,只是看着奈良佛,在它心目中,这个是需要撕碎的猎物一号。

奈良佛被看不见的目光盯住,只觉得无常的幻体诡异,不似寻常,仿若活物。

另外,其脸上的图案代表他用了红玫瑰。

他把红玫瑰赠给了谁?

奈良佛显然是了解过红玫瑰的人,心里很疑惑。

难道死去的队员中,刚好有无常的人?还是生死相交的关系?

疑问,被火光和浓烟打断。

奈良佛退到安全距离后,神之手就果断用了火箭筒。

这一下打实了,幻体也要破防。

然而情况是天狗一拳轰出,直接轰碎了袭来的RPG,并且煽动翅膀,将火焰和浓烟驱散。

顾渊,毫发无伤。

其“幻体”,同样毫发无伤。

奈良佛双眼眯起,一拳接下RPG,他其实也能办到,但绝对做不到如此轻松。

他会后退,会受伤。

“很强,非常强,比我还强!”奈良佛做心里判断,口中冷声道,“枪械无用,一起上!”

主动冲向顾渊。

“上!”

子弹既然无用,天邪上半身变化,同样冲向顾渊,另外有几个队员同时显化体系能力跟上。

剩下的十八队成员都是普通人,手持步枪、手枪,在外掠阵。

只有神之手和镰鼬两人没动。

镰鼬,从头到尾都没出过手,神之手三发RPG,倒是刚才的最强输出。

“你不上?”神之手看向镰鼬问道。

“你呢?”镰鼬反问,此时此刻的她面无表情,倒是没有那种被宠坏的大小姐感觉。

“我的能力是用来救人的。”神之手说道。

他的能力很特殊,用来伤人也不是不行,但总的来说,不长于战斗。

说话间,奈良佛已经对上天狗。

天狗自然不需要什么战术、技巧、试探,有的只是暴力!极强暴力!

它毫无花哨地一拳,轰向奈良佛的脑袋。

奈良佛没有闪避,伸手去接。

两米多的身高,奈良佛已经很是高大,但比起天狗,还是要太小了。

可就是这“小身子”,硬生生接下了天狗的拳头。

一个拳,一个掌,一个斜向下,一个斜向上!

奈良佛的手掌挡下了天狗的一拳。

嗯,一拳!

天狗另一只手的第二拳,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