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不喜欢她!(一命换一夜,你别想反悔!...)

书名:恶女改造直播[快穿] 本书主角:郭妙婉 作者:三日成晶 本章字数:3379 字

不光弟子们好奇,连带着弹幕都已经要好奇死了。

可是妇人听了姚姝说的这番话,面色却猛地一变。

她要开口说什么,可是接触到姚姝看死人一样冷若冰霜的眼神,嗫嚅着根本不敢开口。

“对呀,它都跑了,是为什么会回来?”冯任忍不住问道。

冯任简直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姚姝嗤笑了一声,侧头看向那个妇人。

“那就要问你了,你说它是个妖邪,可它明明是一个木灵。”

“它的本体是佛参木,就是那村子里面、山神庙里面放贡品的桌子形成的木灵。”

“世世代代供奉的香火让它生出灵智,它本应该是再修行个百年便能够入仙山修炼的。”

姚姝看向了那些受伤弟子惊愕的神色,又质问妇人:“你说说吧,它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妖邪跑到你们家来。杀了你的丈夫,却没有杀你和你的女儿,而是鸠占鹊巢,想跟你过日子呢?”

妇人嘴唇颤抖,不断地后退,她飞快地看了一眼木灵,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我怎么知道!”

“他杀了人啊!他杀了那么多的人,你们快把他杀掉!”

那木灵听了妇人说的话,朝着院内迈了一步,那妇人顿时又发出可怕的叫声。

众人下意识戒备,武器全都对准它。

只有姚姝一动未动,继续盯着妇人不放。

“敢做不敢说,上盘璧山求助却瞒报,你真的以为仙门弟子们……是能够任由你戏耍的吗?!”

姚姝的声音陡然凌厉起来,裹挟着一些威压。

姚姝这一声让受伤的弟子胸口一闷。那妇人直接被她的威压压地跪趴在地上。

“你以为你做下的事情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吗?”姚姝说:“山神庙中的供桌上面画的招灵符,是哪个妖□□给你的?嗯?”

“是谁告诉了你,这佛参木所制的供品桌已经成了灵体,能够召唤出来替你完成愿望?”

姚姝继续说:“你以精血将这供桌中的灵体强行召唤出来,你对着它许下了什么愿望?你敢说吗?”

那妇人整个人都哆嗦成了一团,眼泪和鼻涕糊在一起,抱着自己的女儿疯狂地摇头。

一众弟子闻言表情各异,但是纷纷看向了那个妇人。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的起因,居然是这个妇人自己画了招灵符。

这种邪术通常都是一些在人间行骗的道士,招来一些修为浅薄的灵体骗人用的术法。

这山野村妇是从何处学来的?

姚姝转头看向了那个木灵化身,从储物袋里面掏出了一颗丹药,扔到了木灵的脚边。

“你把这颗渡灵丹吃下去,能够助你短暂地化为人形。你的罪名已经定下了,杀人偿命,天道不容。”

姚姝说:“但是你有什么话可以亲口说出来。”

那个妇人闻言根本不敢抬头。弹幕之上疯狂地在讨论着,猜测着真相到底是什么。

那个木灵低头看了一下脚边的丹药。

它并没有嘴,但是很快有树枝从地底伸出来,将那颗丹药拖入了地下。

接着众人便看到那木灵身上灵光环绕。姚姝说得没错,它确实是灵体,因为只有灵体才能够受用渡灵丹。

很快,那个木灵黑漆漆的斗篷之下,树皮覆盖的脸上,那些扭动的树皮一寸一寸地脱落。

一众弟子都抬起头看过去。就连那个涕泗横流、悔不当初的妇人,也抬起头朝着木灵看了过去——

树皮脱落之后,木灵彻底化为了人形,他的眉目清秀非常,但他的神情却非常的悲伤。

他抬起头看向了妇人,他的眼中流出了如人类的眼泪一般,浅绿色的汁液,他在哭泣。

他看着那个妇人,他张开嘴,第一次发出声音口吐人言,他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是你同我说,要我杀了你的丈夫,将他开膛破肚,剜目掏心。”

“是你同我说,你想要一个能够永远陪伴你,能够替你分担家中活计,不打骂你,待你和女儿都好的丈夫。”

“你说……你不在乎我不是人,只要我能完成你的愿望。”

“我都已经做到了,可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木灵的声音非常的空灵好听,可是他字字句句犹如泣血。

那妇人看着木灵化为人形的样子,完全愣住。但是面对着木灵的质问,她却在疯狂地摇头。

“我只是说说而已!我没有要你去杀人!何况你根本就不能化为人形……我,我害怕!”

“是你要我去杀你的丈夫,整整十年,你一共说了六千三百遍,你想挖出他的眼睛,惩罚他有眼无珠。”

“你想扯开他的心肺,看看是黑还是红。”

“你以血为誓,招我出来。我为你做到了。你答应,无论我什么样,都会爱我,陪伴我。可你为何要害我,为何要杀我?”

木灵向前走了一步,执着的又问一句:“你为什么不遵守承诺?”

“因为你不是人!你不是人啊!你还杀了人,你杀了人就挂在大树上呢!”那妇人抱着自己的头,她不断地后退,根本不敢看向木灵。

木灵看着她的样子,表情从悲伤慢慢恢复成一片木然。

他又看向了姚姝,然后开口说道:“我并不想杀人。”

他说着,身上灵气已经开始消散,他的皮肉再度生长出树皮,眼看着便要再度变成一个木头人。

姚姝开口问他:“我制住了你的灵体,你本应该无力逃脱,是谁帮了你?”

木灵朝着那群受伤的弟子围拢着的文瑶看去,众人的视线也都随着他的视线看向昏死的文瑶。

不过木灵最后摇了摇头,姚姝还要再问,木灵却已经重新变为了木头人,不能再开口说话了。

姚姝表情十分阴沉,木灵竟然也不肯揭穿文瑶。

但其实木灵就算是揭穿了文瑶,也没有什么作用。因为姚姝知道,文瑶之所以能够帮助木灵,是因为她身上的系统。

文瑶大可以随便否认,姚姝如果坚持就会变成加害者。

曾经她就是这样试图揭穿文瑶,她就不断地变成恶人。

这个世界上除了姚姝之外,谁又知道,谁又会相信文瑶身上带着能够帮人修炼的系统。

弹幕之上还在替姚姝鸣不平,都在鼓动系统帮助姚姝。但是系统不露面,它是真的管不了这个事。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穿越女带着万人迷系统征服正道仙尊,征服异界的小说啊!

姚姝倒是没有指望系统那个人工智障,她按捺着自己现在就冲过去,将文瑶的脖子给拧断的冲动。开口对着众人说:“既然已经明白了因果,我们便收拾收拾回山吧。”

姚姝说着直接抓起匕首,朝着手中的木灵本体刺去——然而就在毒魂没入木灵本体的瞬间,木灵的本体突然飞出了一缕黑雾。

姚姝的动作一顿,眼睁睁看着这缕黑雾朝着那妇人飞去。有弟子试图拦截,却没有拦截住,那缕黑雾钻入了妇人的身体。

那个妇人痛苦地抱住了自己,蜷缩在地上,牙齿咯咯咯的打颤。她在叫着救命,但是众位弟子表情微愣之后,没有人去救她。

因为他们全都看出来了,这是因果咒。

“救命啊……救我……”那个妇人不断的在哀求,她身边不远处站着的女儿慢吞吞的走过去。

可她并没有蹲下去扶她的母亲,只是呆呆地看着。

不过很快那个妇人就恢复了,她从地上爬起来之后,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连滚带爬地到了姚姝的身边。

她到现在也看出了是救人还是杀人,这些人全都听令于姚姝。

她跪在姚姝的脚边祈求姚姝,说:“帮帮我,帮帮我!你们不能这样坐视不管!”

姚姝本来心情就非常的恶劣,她垂头看向妇人,声音阴沉道:“看样子你知道刚才那是什么东西,你知道的还不少……又会招灵,又识得因果咒,那你知不知道,那木灵对你下了什么咒?”

妇人闻言摇头,她攀住了姚姝的小腿,到这会儿是真的不敢隐瞒了。一五一十地说:“我只是略微知道一点皮毛,是十年前这镇上路过的一个道士遗落下的一本书上写的,我都是照的那本书做的!”

“我真的是走投无路才会那么做,我丈夫他往死里打我,他真的是往死里打我啊!”

妇人说:“我去山神庙中,我只是抱怨罢了……我只是抱怨……”

“我没有想到那招灵符真的能够招来灵体,我我不知道啊!”

“你们不能就这么不管我了!我只是个凡人!我只是……”

“你只是在招来灵体之后,发现那灵体不能如你所愿地化为俊俏的郎君,”

姚姝说:“你只是怨恨他,将你丈夫杀了之后,并没有按照你说的埋入地下。而是挂在了大树上招摇。”

“你每一夜凄厉的惨叫,你不肯同那木灵行男女之事,做真正的夫妻,你只是无法接受他是一个木头人。”

姚姝抬手,托起那妇人的脸,啧啧道:“一个灵体几百年修为,竟然会被你的花言巧语欺骗。你得到他的眷顾,却又嫌弃他丑陋……想要像招来他杀了你丈夫一样,如法炮制,招来修真者替你杀了他。”

“如此这般歹毒的心肠,只是得了一个因果咒,你是祖上积德,应该回去烧高香。”

那妇人意识到姚姝不会帮她,整个人抖如筛糠,姚姝继续说道:“你怕得太早了,因果咒这才刚刚开始。”

“这个世上的律法处置不了你,因为你并没有触犯凡人的律法。但是因果咒会让你为你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我来告诉你吧,他对你下的咒是……你这一生所有想要的,期待的,你爱的,都注定再也得不到。”

姚姝直起腰,看到她惊惧的眼神,慢慢露出了笑意。

“这是你诓骗灵体替你杀人,又诓骗了那么多修真者为你送命的代价。”

姚姝说:“天道轮回,好好享受吧。”

妇人彻底吓得昏死过去,而姚姝也对众弟子说:“准备回山吧。”

到此刻,再也没有人质疑姚姝什么。那些护着文瑶的弟子的表情上,露出了纠结之色。

但是很快这短暂的清醒,又消失了。

姚姝一直在看着文瑶,她心情差到了极点。

她心里甚至隐隐有个疯狂的想法,她想试试火箭/炮一击,能不能把文瑶轰得粉身碎骨。

她回顾前半生,回顾那些没有被系统修改隐藏的记忆。里面满满的都是因为文瑶吃的苦头。

被人误会是轻的,文瑶手上有系统,可能根本从来都不屑于和她抢东西。

但是姚姝的一切,包括瞿清,全都没了。

到现在重来一世,她有了系统,猜透了文瑶。可她还是不能揭穿她,她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群有眼无珠的人维护她。

连系统也说,她是这本书的女主角,杀了她世界会停止运转。

姚姝咽不下这口气。

凭什么?

女主角又是什么?世界崩塌?

那便崩塌吧。

弹幕都只看到了姚姝沉默,没有人看出她心里做了一个多么疯狂的决定。

弟子们将那个被吓傻的小女孩安置在村民的家里,把那个昏死的妇人弄进屋子之后,便连夜撤出了荆河村,准备回盘璧山。

但是受伤的和昏迷的弟子不少,他们不得不去了最近的城镇购置马车,慢慢朝着盘璧山折返。

姚姝当夜枯坐一夜,没有打坐,也没有修炼。

她彻底做了决定,她要带着文瑶一起下地狱。

动了她的东西,全都得给她用命还回来!

第二天清早,众人买了两辆马车开始赶路。受伤的弟子和文瑶都坐在马车里面,其他的人便骑马跟在周围。只有两个弟子先行告知了门中他们的遭遇。

姚姝也骑着马,她坐在马匹之上,看着今天阳光灿烂,心里却狂风暴雨,山崩地裂,照不见一丝一毫的天光。

弹幕和系统都察觉到了姚姝不对劲,但是谁也想不到她是为什么,又要干什么。

他们赶路了一上午,在一处山中休整。受伤的弟子们吃了姚姝他们带来的伤药,恢复得还算快,真废掉的弟子没有几个。

姚姝也下了马,拒绝了冯任给她送来的包子。

她眯着眼睛,实际上是在盯着文瑶和她那群对她前呼后拥,明明自己腰子都给捅漏了,却担心她睡多了头晕的“傀儡”弟子们。

没有人再来招惹姚姝,没人敢招惹她。

连文瑶也意识到有些事情虽然没有证据证明她做了,但是她解释不清。都不敢和姚姝那双讨命的眼睛对视。

但是文瑶不知道,她就算不招惹姚姝,不看她讨命的眼睛,姚姝也是要找她讨命的。

她在山里的浠水边上洗手帕,身边围绕着嘘寒问暖的弟子们。

文瑶其实也很烦。

这万人迷的系统就是人工智障,无差别地随时随地释放迷人幻术,她根本无法收放自如!

她还得装着小白花,装虚弱。

不过她不知道,她好容易升级了一下系统后台,用她积攒了这么久的好感度兑换白阳秘境提前开启。她正准备接下来大显身手,进去收点好东西,结果她马上小命就又快没了。

她的系统不足以帮她戒备危险。

姚姝披着星月甲隐匿身形,在不远处的高大树冠里面蹲着,朝着溪水边上看。

她看着文瑶白嫩的脖颈在溪水光影的映衬下显得那么不堪一击。她这一炮下去,无论她的万人迷系统多么迷人,都绝对无法迷倒阴魂使者把她的脖子续接回去。

她扛着火箭/炮对准文瑶的时候,弹幕明白她要做什么,都已经疯了。

他们叽哇的刷到系统卡顿,而系统卡顿了一下之后——也疯了。

疯狂地在系统空间发出警报。

他们都意识到,姚姝这是不要命了,也要拉着女主角一块死。

上一个世界郭妙婉也有段时间不要命了。但是那时候攻略进度已经差不多了,至少补偿对象黎宵已经爱她入骨,会跑来拯救她。

可这个世界,现在憎恨之不掉,反涨了一颗半星。补偿对象瘫在床上绝对无法千里救美人。

而姚姝之前表现得积极配合,哪怕和系统的单独对话,也不像是要不顾一切的样子,她这样简直毫无预兆。

姚姝平时那么注意自己在弹幕面前的言行,现在却连看也不看弹幕一眼,只是无声瞄准了文瑶和她身边的弟子们。

姚姝的手扣在扳机上,经过上一个失败的发射,她现在不光瞄得准,还知道屏住呼吸全神贯注。

她打算送文瑶先上西天。然后再回门派,如果时间来得及,她没有被系统抹杀,世界也还没有来得及崩溃……她要把这个世界的男主角,她可爱的大师兄也一起送上去。

不过就在姚姝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她腰间的玉牌再度亮起来了。

这玉牌从昨天阙南突然失踪又突然出现开始,一直都在亮,几乎没有间断过。

但是姚姝根本不理会,那样的话她说一次已经是犯傻。

她根本不想再面对阙南,什么补偿不补偿的,反正世界马上就要崩溃了。

可是姚姝在弯曲手指激发火箭/弹之前,垂头看了一眼腰间玉牌。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自己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催动灵力到腰间,直接接通了传音。

她的手指没有离开扳机,也一直在瞄准下面。

她想自己应该是想嘲笑阙南两声,好找回昨天丢脸的面子。

但是阙南一接通,虚弱又焦急的声音便从玉牌传出来。

“我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说的都答应!”

姚姝却哼笑了一声,说道:“已经晚了,我不稀罕了,你去黄泉鬼域找你的文瑶去吧。”

姚姝说着眯眼要勾扳机,她要让阙南亲耳听着他心爱的文瑶灰飞烟灭的声音。

但是阙南却说:“我找她做什么!我找你!”

“姚姝,”阙南消耗了一夜的灵力,现在已经虚弱不堪。

他闭着眼抱着玉牌,哪怕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却阴差阳错地劝道:“不要做傻事。”

姚姝动作再次顿住,眉头紧拧。

她脑中短暂地闪过什么,非常快且熟悉,但是她抓不住。

她好像……不是第一次听阙南说这种话。

这短暂的晃神,底下洗漱的弟子们和文瑶就要离开溪水边,让他们和其他弟子混在一起,就不好动手了。

她立刻又集中精神对准,不可能让他们跑了。

但是她鬼使神差地问阙南,“阙南长老,你喜欢文瑶吗?”

姚姝说:“你要是喜欢她的话,我可以帮你……”帮你送她上西天!

姚姝还没有说完,阙南几乎是没有间歇的回答道:“我不喜欢她!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

姚姝勾着扳机的手指一哆嗦,扣动了扳机。

弹幕哇哇叫唤,系统准备脱离世界。但是姚姝却在这千钧一发的功夫,以非人的速度抬手击歪了瞄准的地方——

“砰——”

“哗啦!”

树下的尖叫声不断,溪水和水底的石头高高飞起,顺着疯迎面浇了姚姝一头一脸,石子撞击得她下颚生疼。

那群弟子虽然没有能够完全躲开,但是谁也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被泼了一身的水。文瑶吓得趴在地上,被弟子们弄起来,满脸惊恐,形容狼狈。

他们都在找源头,弟子们迅速聚集到一起。但是姚姝已经收起了火箭/炮,抓着玉牌足尖在树尖上几点,迅速逃离了现场。

有星月甲作为掩护,没人发现她。除了昨晚上和她一起作战的弟子,发现了这炸裂和昨晚上姚姝对付木灵是一样的威力。联想到刚才文瑶在河边……方奇正和冯任他们都肝胆俱裂,没有人敢说话。

而姚姝跑远了之后,蹲在远处的树丛,听着阙南在那边慌张叫喊,不断地询问姚姝怎么了。

在没有得到姚姝的回应之后,阙南闭上眼,渐渐心灰意冷。

他早就应该明白的,他只要说了自己不喜欢文瑶,和文瑶撇清了关系。

他在姚姝那里,就没有了任何的利用价值。

她会毫无犹豫地抛弃他。上一次就是。

他的存在,他们之间的道侣契约,从一开始就是因为姚姝想要让文瑶痛苦才会冒认的。

从来也不是因为他本身。

阙南神色悲凉地躺在床上,深呼吸一口气,按着心口的玉牌,知道这一次又失败了。

他不该那么说的,他……已经没有能力再来一次了。

可就在他心灰意冷,眼角的泪滴低落在软枕上,红着眼准备人魂出窍的时候——姚姝的声音突然从玉牌中传来。

“你不喜欢文瑶?”

“刚才的爆炸声听到了吧,我把她弄死了,阙南长老,你有什么想说的?”

阙南抖着手指,想到之前文瑶死后整个世界的惨剧,狠狠咬了下嘴唇。

压住哭腔说:“我想……让你快些回来。”

“我想和你一起去百兽崖,去找白雪。”

事情既然已成定局,他想这一生……至少和姚姝死在一起。

姚姝听了之后表情扭曲了片刻,然后仰起头,狠狠地朝着自己的眼睛吹了一口气。

弹幕都被她这副痛苦至极,却看上去像是从某种地狱深渊之中挣脱出的模样,弄到都在嘤嘤嘤。

姚姝红着眼眶仰头看着天上阳光灿烂,死死盯着太阳,半晌没有说话。

阙南继续问:“你什么时候才回来……”

过了许久,姚姝的泪意终于被她逼回去之后,她才开口。

她说:“一命换一夜,你别想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