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7 章(第二个《笼屋》直播间...)

书名:打击惊悚直播[无限] 本书主角:温攸宁 作者:王辰予弈 本章字数:2036 字

温攸宁往那个苍白女子嘴里塞了一个苹果之后还不算完。

年轻人、宋领娣和赵民三人眼睁睁得看着他伸手抓住了苍白女子的胳膊肘,将也分不清究竟是人还是怪物的家伙从帘子后面拖了出来。

苍白女子想要尖叫,却被苹果堵得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苍白女子直接狠狠地摔在了地板上。

刚刚一直盘桓在耳畔的那句催魂一样的重复呓语“晚上了,该睡觉了”的声音带来的影响,也已经不知不觉间消失。

刚刚仿佛变得突然诡异的群租房,猛然间又恢复了正常一般。

宋领娣甚至愕然的发现,苍白女子原本变得诡异扭曲的脸庞,似乎再次恢复了正常。

那个一直在甩脸子的中年妇女见状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呼,立刻从自家那个狭窄的隔断空间里出来。

她一边伸手去拉瘫坐在地上的苍白女子,一边狠狠得横了温攸宁一眼,斥责道:“诶你干什么呢干什么呢?你这个年轻人怎么回事?是不是个男人,就在这里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的,旁边这么多人也不管管!吵什么吵啊,还耽误孩子写作业!”

干瘦的中年男人站在原地没动,但是看得出有些坐立不安。

倒是那个十三四岁的小孩,手里转着笔,正转过身来,睁着一双兴奋的眼睛,看向刚刚发生冲突的温攸宁等人。

赵民心道,您那孩子真不像是会被耽误写作业的样子。

此时,苍白女子刚刚被温攸宁扯到的手臂上,已经明显得浮现出了大片可怖的淤青。

她低垂着脸,有些凌乱的黑色长发几乎遮挡住了大半张脸,根本看不出具体是什么表情,只是从微微颤抖的肩膀和隐隐的啜泣声中,猜测她应该是在绝望的哭。

温攸宁一直在盯着这个苍白女子,明明刚刚还是形态诡异的怪物,这会儿,却又成为了无辜被欺负的弱势模样。

变化的原因,是刚刚自己把人拖出来摔在地上的攻击吗?

宋领娣和赵民也立刻走到了温攸宁身边。

至于那个在室内依旧带着鸭舌帽和墨镜的年轻人,则是干出了和对面的中年妇女差不多的事情。

他一边伸手往后拽温攸宁的胳膊,一边好言好语的劝说道:“行了行了,兄弟,你也别生气的了,虽然她刚刚像是故意找茬,但是可能真就是不小心碰上了,别生气别生气,大家各退一步,别较这个真了!”

年轻人出言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之后,温攸宁更是借机飞快的扫了一眼刚刚那个苍白女子背后的床铺。

——那个才几个月的婴儿还在熟睡,但是从他现在的角度看不到脸。

只是,刚刚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里面的小婴儿居然完全都没有被吵醒的迹象,完全不哭不闹的吗?

现在总不好凑上前去观察,温攸宁心里却总是挂着这件事。

旁边刚刚过来打圆场的年轻人正抬起头冲着对面的中年妇女爽朗一笑,“这位大姐,你也劝劝安慰一下这个姑娘,她刚刚那举动,也确实容易让人误会,大家邻里邻居的,以和为贵,都别生气。”

中年妇女见状,有些惊疑不定的打量了温攸宁一眼,再看看一直低着头不吭声的苍白女子,一时间也有些拿不准,刚刚到底是谁挑起的事。

不过旁人劝架,哪可能还先分辨个是非曲直?

见年轻人嘴上说得信誓旦旦的,仿佛真的是那个苍白女子做了什么事情,惹火了温攸宁,中年妇女一时间原本在嘴边的斥责的话,也都咽了下去,和稀泥道:“大热天的,火气都大,都别生气了。”

旋即,刚刚被打断之后,就没有再吭声的温攸宁,直接被年轻人给“拽”回了自己这边。

年轻人还笑着说道:“我去做饭。”

温攸宁微微睁大眼睛:“……”

看起来却瞬间更没精神了。

宋领娣直接开始收拾他们刚刚买回来的那些东西,赵民也在一旁帮忙。

年轻人很快接过宋领娣递过来的锅,拆开了今天买的挂面的包装。

温攸宁沉默了片刻,还是和另外两人示意了一下,然后直接跟了过去。

群租房里面基本算是没有正经厨房了,就一个只有两米见方的阳台布局,装了个排风扇,就当做厨房凑合着用了。

温攸宁四个人过去,年轻人忙着在电磁炉上烧水煮面条。

“厨房”里的声音显得极为面积和嘈杂,在这种背景音下,站得稍微远一点,就很难听到说话交流的声音。

温攸宁看向宋领娣,飞快的问道:“小宋刚刚有没有看到那个铺位里面婴儿的情况?”

宋领娣微微一怔,连忙摇了摇头,“我就看到了那个女的,面容突然变得十分诡异,但是后来,她摔在了地板上之后,脸上的异变就又消失——”

说到这里,宋领娣微微一怔。

不,等等!

她其实根本没看到正面看到那个苍白女子的脸!

想到这里,宋领娣瞬间有种毛骨悚然之感,“我、我刚刚——她的头发挡住了脸,我根本没看到她的表情,却隐约觉得,她已经恢复正常了。”

顿了顿,宋领娣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是幻觉,还是错觉吗?”

温攸宁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也没有看到她后来的模样,但是,苹果的大小摆在那里呢……”

刚刚温攸宁手里拿过去的那只苹果,是直接冲着怪物去的。

而正常人类的口部大小,并不足以直接把那个大苹果卡进去。

赵民也悚然一惊,“你觉得,那个女的,现在还是怪物的状态?”

温攸宁一字一顿的轻声说道:“她没有把苹果掉在地上,不是吗?”

正在琢磨一包500克的挂面,对于四个人的食量来说,适不适合一次性全放锅里的年轻人,也回头说道:“之前那个怪物催人睡觉的时候,那位中年妇女一家三口,好像完全没反应。”

温攸宁:“之前和人吵起来的那个外卖小哥,也没开门出来。”

赵民恍然,震惊道:“也就是说,当时那个女的变成怪物的时候,就只影响到了我们?”

说着,他瞥了一眼自己的精神值,果然,直接下降了4点。

赵民顿时担忧道:“遇见怪物就会降低精神值这个,真的不好搞。白天的时候好歹还有个心理准备,晚上睡觉的时候,不知不觉被怪物近身,精神值掉了,自己都不知道……”

那种情况,简直想想都可怕。

这一次,反而是宋领娣惊讶道:“等等,我的精神值刚刚没有降低。”

温攸宁慢慢道:“我降低了1点,应该是因为在这里又待了半小时的缘故。”

年轻人跟着点头,“我也是。”

赵民惊奇道:“你们俩都没被那个怪物吓到?”

温攸宁摇了摇头,“这次怪物的攻击力,应该主要就集中在那个诡异的重复音里了,身体本身却很弱。”

太好打的人形怪物根本没有任何威慑力。

宋领娣摇头道:“可是、我是连处在群租房里那正常的按照时间减少的那1点精神力,也没有少。”

在场的三个人同时愣住。

温攸宁直接看向了宋领娣手里的衣服。

——从刚刚到现在,因为不知道那几个“某种未知的碎屑”要怎么处理,再加上这东西会诱变怪物,所以宋领娣一直将其拿在手里,不曾离身。

赵民皱了下眉,惊愕道:“携带这东西的效果,居然是能不降低精神值!?”

温攸宁却摇了摇头,“哪有这么简单。虽然能够免疫群租房本身恶劣环境带来的精神值缓慢下降,但是同时,这东西却会让周围的‘正常人’渐渐变得疯狂。”

甚至于,这东西会不会还有什么其它的作用和影响,目前也完全无从知晓……

宋领娣苦笑道:“不让自己变成怪物,但是,身边的一切却都会异变成怪物吗……我都不知道哪个更可怕了。”

温攸宁:“给我一个,让我看看。”

宋领娣立刻解开了用西装外套打结成的临时简易包裹。

因为反复的揉搓和打结,原本笔挺的袖子,已经变得皱皱巴巴了。

身上每一处都特别细致和讲究的温攸宁,看了一眼自己变成腌咸菜的外套,丝毫不为所动,从里面随便拿了个煤渣果冻球,用手指轻轻的捏了捏,和果冻一样Q弹的质地,而且重量非常轻飘飘。

他把这东西当成史莱姆捏了一会儿,转身看到正在不停发出声响的电磁炉,突然灵机一动,突发奇想道:“这东西除了手感和重量之外,其实长得更像是煤球吧?”

赵民愕然道:“你想烧了它?”

温攸宁摇了摇头,“暂时先不急,等后面再说。我就是突然想到,这东西是幻觉怪物被打散之后掉落的,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把它当成具现化的幻觉?”

而根据精神值的解释,精神值过低的最显著特征,就是会出现幻觉。

宋领娣有一点想不明白,“按理说,我接触的幻觉越多,精神值应该会掉的越快吧?为什么,我的精神值,反而没有继续降低了?”

温攸宁目前也想不出明确的答案,只是凭借着自己的理解,给出了一个猜测道:“如果一个人完全陷入幻觉,身边没有任何真实的话,那他的状态,应该是精神值为0。但是,精神值为0的情况下,人其实并不会死。甚至于,如果有能够恢复精神值的方法,或许,精神值为0的人,也有救回来的可能。”

赵民:“对,我也记得,只有生命值清零,人才会死亡。”

温攸宁:“也就是说,这个直播场景里能够出现的幻觉,很可能是有频率的。这个东西在身边时,作为具现化的幻觉,人受到的其它幻觉的影响,反而降低了。”

想了想,温攸宁又补充了一句道:“当然,也是因为,这个煤渣果冻球看起来实在是不怎么吓人,它要是长成别的诡异古怪的模样,可能就不是现在的效果了。”

在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声中,年轻人那大半锅的面条,也终于做好了。

年轻人:“走着,我们先去吃饭!床位等会儿再找,说不定等下还会有人回来,到时候,剩下的就是我们的了。”

温攸宁有些蔫的看了一眼面条,然后说道:“我们还有一条线索来着。”

三个队友一愣:“什么线索?”

温攸宁:“场景刷新之前,我们四个人,在四个不同的房间里,并且,谁的床位也不在客厅。”

几个人顿时恍然。

宋领娣:“厨房改成的房间里,的确只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女孩子的床位。”

温攸宁:“我和那个外卖小哥一间。”

年轻人和赵民,也顿时有了明确的屋子位置。

年轻人:“那我们应该差不多,等下看。走,先吃饭去,看看能恢复多少状态。”

·

现实世界十四层的会议室里,已经在开始帮忙汇总整理其它每一个直播间数据的胖哥却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个直播间里,房子的布局,是不是和宁宁他们的场景一模一样!?”

查茶、王主任等人的视线立刻望了过去。

王主任:“什么直播间?”

胖哥直接把自己面前的笔记本电脑转了个方向,将屏幕对准王主任等人,纳闷道:“这个直播间,里面的是另外的一个人,他的直播间场景,也叫作‘笼屋’。”

查茶扫了一眼,“城中村的房子布局一模一样,但是具体的摆设不同,这应该和宁哥他们在一栋楼上——”

查茶眼睛也尖,她的目光突然盯在了风格晦暗阴沉的画面中的一块。

“这个群租房里,木板隔断的花纹,和宁哥他们那屋的几乎一模一样。”

顿了顿,查茶脱口而出道:“这个直播间很可能是是宁哥他们楼上那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