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101(末日审判。【尔等怎样对万...)

书名:别往河神的河里扔垃圾! 本书主角:河清澜 作者:打僵尸 本章字数:1730 字

十月二十日。

起于华州洛城的大雨已经以一发不可收拾的状态席卷了全球。

这场毫无地域和时间差别的全球大雨不可避免地给人类和万物生灵都带来了重创,动物们没有多余的想法,只寻求着生存的本能向高处逃去。

人类却因为能够思考而产生了比动物们更加强烈的悲观恐惧的情绪。

唯一能够让人类稍稍感到安慰的是,当这场大雨覆盖全球的时候,美洲和非洲的森林毒气、欧洲的火山爆发和海啸、澳洲的龙卷风和山火全都被这暴虐的大雨给压了下来。

比起那些更加强烈的、能够顷刻间带来死亡的灾害,这席卷了全球的雨水,似乎还被衬得仁慈了一些——至少,大雨之中所有生命都有挣扎的机会,不会在瞬间被夺去生命、完全绝望。

人们以为他们要面对的只是这接连不停的暴雨,以为这是世界对他们的考验。为此大家在艰难之中互相鼓励和打气,为活着而奋斗。

然而,很快他们就明白这不是一次考验,而是一场让所有人都感到畏惧和恐怖的、来自自然的复仇。

在灾难降临的第二十一天,无数的人类被打破了固有的认知和观念、陷入了难以言说的恐惧和悔恨之中——

在全球人类聚集在各自的避难所努力抢救粮食、制造防雨的器具、坐着小船去拯救自己的同胞和所有在水里漂浮着的生命的时候,原本就被厚重的雨云覆盖的天空中忽然划过一道巨大的、黑色的闪电!

这一道闪电的力量震撼了世界。

它的声音甚至不可阻挡地传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当这让人瑟瑟发抖深感不安的惊雷过后,全球人类都听到了一个声音。

那竟然是一个人的语言。

可这明明应该在雷雨中极弱的人声却仿佛响在每一个人的耳边,而且仿佛带着神奇的力量,哪怕不懂语言听到的人也能够明白那话语的意思。

【水无源!你已经躲了二十一天!何必再挣扎,出来和我一起毁灭这该死的世界吧哈哈哈哈!】

【或者你就永远做一个缩头乌龟,看着我成为这方世界里唯一的神魔!!】

原本还在努力求生的人类听到这话都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在这所有人都挣扎的时候,为什么会有“人”能够把自己的声音扩散到全球?!

而听听那话里他说的是什么?要毁灭世界?成为唯一的神魔?

比起全球其他国度的人听到这话只为这话里的神魔和毁灭的意思而震惊,华州各个避难所的华州人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水无源”这三个字上。

所有人面面相觑,以为他们幻听了。

“我没听错吧?刚刚那个好像就在我耳边说出来的声音在喊水大佬?”

“你没听错我也听见了。而且我还听见了神魔和毁灭世界这些内容,你不是在做梦,咱们也没穿越。”

“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那家伙在喊水大佬啊?!而且什么毁灭世界和神魔,别他妈告诉我这该死的死了那么多人的灾难是那个人类造成的啊!”

“他是脑子被驴踢了吗?!?好好的人不当为什么要去当神魔,还他妈想不开要毁灭世界!!”

这个脾气暴躁的青年说到这里连续骂了好几次国骂,他感到无比的愤怒,为这场灾难、为他们失去的家园。

然后,这个今年忽然就感受到了一股莫名庞大的、仿佛压得他喘不过气的力量降临了。他的表情在瞬间变得惊恐无比,他明明知道危险将近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因为恐惧而动弹不得。

“东子?东子你怎么回事?你、!!”

这避难所中忽然凭空出现一道黑色的闪电,直直对着这名名为东子的人脑袋上劈下。

所有在他周围的人都露出了惊骇欲绝的表情,他们都知道这一下如果劈实了,东子必死无疑!

不过在千钧一发之际、有一道带着灰黄色光芒的土遁挡住了这道黑色闪电。

而后所有人又听到了那个“人”疯狂又不悦的声音:【厚土!你为何阻我?!你不是无时无刻都想灭绝这些蝼蚁般的人类吗?!我现在动手杀人,你又不愿了?】

厚土此时出现在龙枭身边,他的表情淡淡。

【我自然不是阻止你杀人,只是我希望这些人在死的时候,能够明白他们因何而死。否则,在死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正确无辜、死了还憎恨这天地不公,那我才会觉得不舒服。】

【毕竟,华州不是有句话叫“死也要死个明白”吗。】

这时候,所有的华州人、全球其他各个区域的人类都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了天空,他们的眼中有惊恐有震撼,但更多的却是强烈的渴望知道灾难因由的光芒。

对,死也要死个明白!

他们要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灾难出现?到底是谁制造了这场灾难?!是所有的人类都在为某个人的野心买单、还是有什么巨大的阴谋和更高等的生命入侵了。

这样的话哪怕是之后死了,他们也能够记得仇人是谁。只要人类的薪火传承不断,这仇恨就会存在,终有一天他们要把仇人斩落!

然而,接下来他们听到的话却让所有人沉默了。

没有人能够想到、也很难有人接受他们的仇人不是什么高等的外星生命、不是科学狂魔科技发展的野心人物、甚至不是人类能够想到的任何一个可怕的存在。

他们的仇人就在他们身边,仇恨就在这个世界。

【吾为大地之神。数万年之前诞生于此方世界,掌大地之力。】

这是一道庄严又低沉的男声,入耳便带着力量与沉重。

【吾即大地,大地为吾。哪怕沧海桑田变换,大地不变。】

【然,有族名为“人”。起于数千年前。】

【“人”之一族善思、善行、善……争斗破坏。】

【人族崛起,万族避退。其势大成,近百年为最。】

【于人族而言,此乃荣耀。】

【但!于万物生灵与这方世界!尔等人族便是贪婪的虫蚁!最大的灾难!!】

那厉喝之声如惊雷响彻天地,惊得无数心性脆弱者当场啼哭甚至晕厥。可大地之怒还未消失:

【人类为开垦良田,伐木千万顷,使森林为荒漠!人类为居住金钱挖地开山毁灭无数山峦!!人类为生存享受改河道、杀生灵、造垃圾,为一己之私破坏污浊一方世界!!】

【其罪,罄竹难书,不可恕!!】

在厚土带着浓重的怒意和杀意说出人类的罪责之时,几乎所有的人类都被压得直不起腰。

那不光是神魔得可怕力量压着他们,还有仿佛他们居住的这一整个世界的万物都在压着他们。

让他们无法挺直脊背。

没人能够想到他们的仇人竟然会是这一整个世界。是被他们污染破坏的大地、山川、河流与万物。

可此时知道了这一点之后,无数人在感到震惊的同时,更多的却是不可置信甚至于不甘不服。

怎么就罄竹难书、罪不可恕了?!

他们只是为了生活而已!

他们要吃饭、要穿衣、要行走,要过体面舒适的日子、要活得有滋有味,他们本就生活在这方世界当中,所有资源都在这里,他们不用这些还能用什么?

而且,又不是他们故意灭绝生命、污染世界的。

这是发展所带来的必然,他们也有做出保护自然的事情啊。如果在他们的发展中不能存活下来,那只能是那些生命不够坚强而已。

许多人的心中都是这样的想法,他们觉得自己无辜。

然而厚土好像早已知晓这群人会有如此想法,自私与推诿也同样是人类天生就有的罪。

于是,厚土只是伸手捏碎了一颗生命魔珠。

那强大的力量让他的伤势好了许多,他一抬手,每一个人类都陷入了他力量制造的世界。

在这方世界当中,人类不再是人类,而是这数千年来被人类有意或无意灭杀的种族、破坏的自然。

他们变成了一颗颗被劈砍了无数次的森、一座座被挖空了心腹的山、一只只被子弹穿头而过的虎豹、一条条吃了无数垃圾塑料而搁浅死亡的鱼、一头头被挖掉了牙齿的象……

在这方世界当中,所有的人类都在体会着那无法逃避的、时时都在被侵占、被逼迫的惊恐、痛苦和……仇恨。

哪怕是最为自私、最会推诿的人,在这仿佛轮回死亡的世界之中,也会痛恨他们引以为傲的身份。

当苦难没有降临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总有人以为不过尔尔。

身临其中,才会明白,那是怎样的惊痛。

当所有人面色苍白、大汗淋漓地回神现实的时候,这方世界从未有像如今这样的沉默安静。

安静的只剩下天地间的风雨声。

还有,大地神灵冷漠的判决。

【尔等怎样对万物,万物便怎样回报于尔。】

【天地循环而已。】

【至此,尔等人类,便可以毁灭了。】

无数人类惊恐地抬起头。他们感受到了即将到来的、完全无法反抗的灭顶之灾。

有人痛哭流涕后悔哭求,有人沉默不语放弃挣扎。就连还活着的生灵都若有所感,抱团瑟瑟,抬头望天。

万物都听到了天空中那个黑色的神魔猖狂地笑声,那贯穿天地的大雨在这神魔猖狂的笑声中,竟然逐渐变成了黑色!

同时大地震动、山火爆发!狂风平地而起!

海浪滔天千万米,恍如最可怕的高墙!

每一个灾难,都代表着死亡和毁灭!

而在这时,天地之间忽然传出一声冷笑。

【本尊还在,轮得到你这人魔猖狂!】

这声音嚣张霸道,带着通天彻地的力量。

当祂与祂到来之时,大雨停滞、大地恢复平稳,狂风顷刻消散,海浪也归于无形。

只是瞬间,所有的灾难都被压制了下来。

【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