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Chapter 070(二选一。)

书名:反派王后拿起替身剧本 本书主角:宋萩荻 作者:郁礼 本章字数:1177 字

Chapter070

即使优兰达以前不是白雪的女仆,菲尼克斯对白雪依旧充满芥蒂。

他被人下/毒昏迷的那段时间,皇宫内受人拜访最多的,就是白雪了。

从结果论来说,他死了也是白雪能顺利得到王位。

能得到好处的,是白雪。

所以即使白雪没有动手,那也是白雪身边的野心家们,干了这些事。

四舍五入,白雪也并不无辜。

其实自从白雪开始叛逆后,父女两即使修复了关系,可彼此间仍然存在芥蒂。

就好比菲尼克斯,他看白雪,越看越不顺眼。

白雪长得,有些部分还是很像卡特琳娜的,只是不像卡特琳娜的部分,好像与他也并不相似。

比方说白雪的发色。

他是深棕色的头发,卡特琳娜是浅金色的头发,而白雪,是黑发。

一个深棕色头发的人,和浅金色头发的人结合,他们的孩子,可能是黑发吗?

从学术上,菲尼克斯并不能肯定。

因为从他有限的学识上看,他记得好像还有隐性基因这玩意。比如祖上曾有蓝眼睛的血统,即使夫妻二人都是黑眼睛,但仍有很小可能生出蓝眼睛的孩子。

头发上会不会有这种可能,菲尼克斯不知道。

但从心里上,他一直觉得奇怪。

白雪的性格,既不像他,也不像卡特琳娜。

于此类似的“都不像”,还有很多。

再加之卡特琳娜的蓝颜知己那么多,菲尼克斯合理怀疑,白雪可能并非他的亲生女儿。

可就算她不是,她也是婚生子,也接受过神父的祝福了。

白雪继承人的身份,那是不可动摇的。

不过这不妨碍菲尼克斯开始对白雪起疑,看白雪不爽。

他今天去,本身就是去找茬的。

倒是一开始白雪的心态,挺平和的。

之前那么多人来拜访她,白雪也知道自己太惹人注意了。

所以菲尼克斯禁足白雪的时候,白雪也很坦然的接受了。

毕竟她从一开始加入王后的阵营时,表示过她唯一能提供的筹码,就是继承人身份。继承人身份这个时候受到国王的迁怒,不要太理所应当。

可正是因为白雪公主对禁足一事,接受得太自然,菲尼克斯反而在心里升起更多的怀疑。

白雪表现得,就好似知道自己有罪一样。菲尼克斯如此想到。

本来禁足白雪,派人来调查后,菲尼克斯就要离开的。

但他脚步一顿,不但没有走,反而坐了下来,要女仆给他换了一壶红茶。

……要长待的架势了。

白雪心中咯噔一下。

皇宫里的消息,传播速度虽然快,但远没有事态发展得快。

宋萩荻接到白雪公主被禁足的消息时,就马不停蹄地往公主那边赶了。

或许是皇宫的地界太大,又或许一个住东边一个住西边隔得太远,等宋萩荻赶到的时候,白雪公主已经和菲尼克斯国王吵崩了。

还没见到人,宋萩荻就听到白雪大声喊道:“我不是,我没有!我发向上帝起誓,毒不是我下的,我也没有教唆任何人下/毒!”

比起白雪的激动,菲尼克斯的声音就平静太多了。

因为距离还比较远,宋萩荻只听到菲尼克斯说话了,但未听清他在说什么。

白雪依旧以激动高亢的语调回道:“真的不是我!您是我的父亲,为什么您相信了这么多其他人,就是不相信我呢?!”

宋萩荻面上云淡风清,其实脚下已经加紧了步伐,向白雪公主的所在地赶去。

她的脚步快得都像毛子国的特产漂浮舞步了,要是加对翅膀,或许就原地起飞了。

正是因为如此,宋萩荻这才得以听清菲尼克斯的话。

菲尼克斯说道:“好,既然你说不是你,那我让人拿出两只苹果。一只无毒,一只正是我吃下的毒苹果,我在里面追加了另一种毒/药,我倒要看看你是真无辜还是假无辜,你是真分不清,还是假分不清!”

说着,菲尼克斯就让人把两只苹果放了上去。

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两只苹果,从外表上看,看不出任何分别。

宋萩荻都惊了。

有句古话叫虎毒不食子。

菲尼克斯这分辨方式,看似很高效很公正,其实完全不顾公主的死活。

第一种情况,白雪公主是真凶,分得清毒苹果和无毒苹果。

她为了自证清白,也不会敢贸然去拿无毒苹果。

第二种情况,白雪公主不是真凶,分不清有毒、无毒的苹果。

她只能随便选一只吃下。吃下无毒苹果,她会被继续怀疑;吃下有毒苹果,证明了清白,可那个时候人也没了。

不论如何,这都是要以公主的生命,证明自己的清白啊!

哪有这种父亲?!

白雪公主是个非常聪慧的小女孩。

宋萩荻意识到的事,她也很快想到了。

虽然她确实和下毒一事扯不开关系,可她也万万没想到,她的父亲会这么做。

白雪看着菲尼克斯,不禁说道:“你是我爸爸啊……”

她没有用更书面、更符合公主用词的“父亲”,而是叫了很久没叫过的、年幼时的称呼。

菲尼克斯的心,阮了一秒。

很快他想到了“白雪可能不是他亲生女儿”的推测。

菲尼克斯板起脸,不做声。

白雪深呼吸一口气:“我看两个都差不多,我不知道哪个有毒。但我选择相信自己的父亲……”

宋萩荻已经走到了门口。

她猜到了白雪的选择。

“不要!住手!”

果然,白雪拿起两个苹果,各咬了一口。

白雪倒在地上。

“不要啊殿下!!!”被控制的玛利亚尖叫着,嚎啕大哭起来。

倒是国王身边的侍从上前一步,冷静地探了探公主的鼻息。

侍从起身,摇摇头。

玛利亚哭得更大声了。

就在此时,宋萩荻三步并做两步跑上前,那侍从拦了她一下,“王后殿下,公主她已经……”

却被宋萩荻一把推开。

“已经什么?我看她还能再抢救一下。”

宋萩荻看着面色青紫的白雪,强行把她立起来,从背后环住白雪,手放在白雪的腹部,双手握拳,拳心向内向上挤压。注(1)

不到五下,只听“咳咳”两声,两口苹果吐到了地上。

公主再次睁开了双眼,她双眼迷蒙地看了看宋萩荻,然后哇一声,哭倒在她怀里。

宋萩荻轻拍了白雪公主的背两下,很快松开公主,站起身来。

啪——!

一声脆响。

宋萩荻把菲尼克斯的脸扇得别了过去!

紧接着又是一声啪!

她反手又是一巴掌。

看着这神似卡特琳娜的脸,菲尼克斯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