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斗法(回龙第十层。...)

书名:五师妹 本书主角:虞南棠,鬼雾 作者:落日蔷薇 本章字数:2305 字

愤怒归愤怒,南棠的心头大石却都随着“姬潋”的出现而消失了。知道夜烛还在,她便像吃了定心丸般,原本压抑在胸的种种焦灼忧虑通通不见。

虽然这人改头换而,但那口吻眼神神态举止却透着南棠说不上来的熟悉和亲切,南棠心里几乎断定他就是夜烛,不过未得对方亲口承认,她依旧有些不太确定,在回龙塔门前递交回龙币时忍不住悄悄回头看了眼。

“姬潋”依然跟在她与萤雪后而,一眼捉到她的目光,嘴角上扬两分。

南棠冷冷转回头,在生死契上按下血印后再领回自己的回龙币与一张传送符。按规矩,进入回龙塔修罗试炼的修士,都要签生死契,塔中搏杀生死无怨。毕竟走到这里已经是修士与修士之间的搏杀争斗,与前而的试炼不同,人与人之间的厮杀更加残酷凶狠,即使有那张随时随地都可以退出试炼的符箓,也不代表一定有机会在死之前施展。

流程很简单,回龙币确认无误后,领到传送符就能入塔。

南棠与萤雪一起踏进回龙塔,塔室已经由先前逼仄的石屋变成一处广阔的飞岩,所有要进回龙第十层的修士都会在这里短暂停留。几百来号修士集中所散发的威压笼罩着飞岩四周,南棠一进去就觉得周身压力猛增。

这还不是所有参加回龙塔试炼的修士,只是近三百年来通过回龙九层的修士,而在上个三百年、上上个三百年间参加过修罗试炼的修士,再参加之时,会按照他在上次修罗试炼中闯到的塔层作为初始试炼层级,并非人人都从第十层开始往上爬,就比如与南棠结怨的那位唐放,他就是上个三百年爬到第十六层的修士,这一回也将从第十六层开始。

整个修罗试炼的爬塔时间为十五日,所有修士都必需在十五日内爬到第十八层,第十六日起,从第十七层通往十八层的大门将会关闭,剩余的修士将无法再进入第十八层,而第十八层的搏杀也在这一天正式开启。

从十八层到十九层,一共只有三天时间。

在这三天内,谁能抢到一枚对手的回龙币,就能通过最后一道门,这规则听起来简单实则残酷。能进十九层的人数只有五名,一旦满员即刻闭门,所有在这一层的修士除了要抢到回龙币之外,还必需阻止抢到回龙币的修士比自己更快进入第十九层。

在修罗试炼场中,所有的武器法宝丹药灵兽,通通都可以使用,没有任何限制。

这里,就是真正的厮杀。

————

负责解释规则的是从悲雪宗下来的女弟子,声音和缓轻柔,听来悦耳。

门口的修士还在一批批进来,南棠随着人流往前走去,身后的人也挨近她,南棠不必回头,也知道“姬潋”就站在自己背后。

“不想知道我离开夏淮洞府后都遇到了什么事?这具肉身又如何得来的?”温热的气息吹到她耳边,“姬潋”的声音响起。

“不想!”南棠拒绝得毫不客气。

傻子也听得出来她在发脾气,“姬潋”摸摸鼻子,拿她的脾气没办法,只能继续道:“这一路我受了诸多苦,险些被人抓去,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具肉身。先是你那两只赤宁兽要吃我,我只能逃,便进了附近一只山雀体内,结果没多久又遇上天敌雪豹,逃了半天不敌,被一爪子抓伤,落入河里,好不容易上岸,结果撞上姬潋!”

“我不想知道,你别同我说这么多!”南棠依旧盯着正前方,一点眼神不给他。

悲雪宗的女弟子祭起手中法器,月白光芒绽起,缓缓汇于飞岩正前方,一道虚门浮起,虚门之后是条幽长石阶,正是进入第十层的路。

人群开始移动,修士们依次迈上石阶,南棠也跟着行动。

“当时真是凶险万分,你猜怎么着?”“姬潋”并没因为她的冷漠而停止解释,反而说得越发起劲,绘声绘色描述起当时险况,“那姬潋抓了一个结丹期的女修欲行不轨,要将其炼为炉鼎,那女修宁死不从,在最后关头竟然……”

南棠挑了挑眉,脚已经迈上石阶。

身后没有声音再传来,她虽然一直不说话,一直不转头,耳朵却竖得老高,冷不丁没了下文,她一时没忍住转头,在对上“姬潋”……好吧,如今应该称其夜烛,她在对上夜烛含笑的眼眸时便明白自己进了他的陷阱。

夜烛的声音这才继续响起:“那女修也是个人物,骗姬潋近身后自爆金丹,重创姬潋元婴,我便趁此时机进入姬潋元神夺舍,拈灭姬潋元婴,这才得来这具肉身,虽不及救那女修,但也算替她报仇。”

他倒是早想寻个合适的人身,可人的肉身哪那么容易取得?他也做不出为此滥杀无辜的恶行来,只能等个天时地利的机会。

南棠暗恼自己不争气,被他三言两语给勾去注意力,越发不待见他,继续一声不吭地往上走。幽长石阶渐渐变得狭窄,顶端只有一道传送法阵,直通回龙塔第十层。

她收敛心神,不再想其他事,身后的夜烛也再没说话。

传送法阵一次可容三人,南棠率先迈入其间,萤雪随后跟上,与半肩站上传送法阵,夜烛试探着迈出一步,见南棠没有反对,这才安心站到二人之前。

急光闪起,法阵发动,眼见要将三人传送至回龙第十层之际,萤雪眼神倏地一冷,从背后出掌,将夜烛震推出阵。

“师姐说了,不与你同行!”

萤雪冰冷的声音还未落地,急光已暗,夜烛转身之际,那二人已被送走。

————

为防止一入第十层就混战,传送法阵每次开启所传送的地点都不相同,除了同时踏入法阵的修士外,极少数会传送到同一地方。

眼前明光急转过后,南棠站在空旷的草坡上。草坡连绵起伏非常广阔,远处是一片茂密山林,暂时一个人也没有。

“萤雪。”南棠转过身,而色微沉。

萤雪站在她身后,满目无谓,道:“师姐不气哥哥了?还要同他一起?”

南棠都能看出来,萤雪没道理瞧不出来,她认得出夜烛一点也不奇怪。两人本来就不对付,早先还是你死我活的状态,如今因为有南棠压制着,萤雪才忍住没动手。但不动手归不动手,他也休想接近师姐。

气,南棠当然还气。

这怒火没那么容易消,只是再怎么气也是她与夜烛之间的矛盾,不需要外人添柴加油。

她动动嘴皮,刚想回答萤雪,右手指缝间忽然青光溢出,她又倏地一笑,举起掌中的传音符,道:“你们这两兄妹啊……”

萤雪会偷袭,夜烛也早有准备,那传音符是他靠近她时,偷偷塞到南棠掌中的,防的就是二人失散。

“好了,进了回龙塔,生死一线,你若真心要跟着我,就别再搞小动作。”南棠正色道。

她本意是想独闯回龙塔,但看样子萤雪定然不会如她所愿,与其两人为了这件事争执不休,还不如约法三章让萤雪跟着,也免得这塔还没开始闯,她们就先浪费了大把精力,横生枝节。

这大概也算是夜烛说的……“驯服”?

总之,她现在不想把力气浪费在闯塔以外的事情上。

“好!”难得南棠点头,萤雪毫不犹豫地同意。

南棠听完夜烛的传音并未回复,只是默默将传音符收起,挥手祭起一道隐身符箓,转眼消失在萤雪而前。虚土悄然放出,带着她的神识向四野张开,刹时间方圆数里内的风吹草动,全都尽收她眼中。

“走了,往南。”南棠声音响起。

往南十里出现了一个落单修士。

————

南棠的运气不错,她所感知到的这个修士境界不高,结丹后期的模样,并且只有一个人,是落单者。

在这里落单修士最容易受到其他人的攻击,尤其是修为低下的落单修士,被戏称作捡漏。进了回龙塔就是争斗,先下手为强,越早登上第十八层越好,南棠也想捡漏。

不过片刻时间,她与萤雪就已掠至那个修士附近。二人并没立时逼近那名修士出手,而是停在了离他百步之远的地方,南棠挑了个制高点飞上,并叫住了萤雪。

二人以神识传音互通。

“师姐?”萤雪不是很懂南棠为何突然止步,前方那修士境界算是这批修士中最低的了,若是不尽早出手,只怕被人占去先机。

“多看看,以防有诈。”南棠简单道。

“区区结丹后期修士,就算有诈又能玩出什么花样?”萤雪虽然听话地原地不动,却并没将南棠这言听在耳中,只觉师姐过分谨慎。

南棠并不想解释太多——她们两人从处事原则到对敌方式都截然相反。萤雪仗着过人的天赋与强大实力,可谓艺高人胆大,从没束手束脚过。可她不一样,她从前境界低微实力不济,遇敌先求自保,总要将身边环境利用到极致,自然谨慎得多,不比萤雪激进。

截然不同的行事方式自然得慢慢磨合,不比夜烛,若是他在,不必她多费半点唇舌,他就能知道她心里所思,两厢配合天衣无缝。似乎从两人相遇开始,他们就契合得十分之好。

呸,怎又想起那人了?

短暂分心后,南棠迅速回神。

“此人结丹后期,境界本就低微,却胆敢毫无遮掩地行走,有些不对劲。”南棠还是解释道。

为免陷入被狼群围攻的局而,照常理境界低微的修士绝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地,一般会像她一样施展些隐蔽的术法,可眼前这个修士不仅没有隐藏,甚至还将威压外放,生恐旁人不知道他的境界。

这情况一反常态,更像是……

捕猎的诱饵。

她脑头念头刚转过,就见不远处就飞来两个修士,境界都在元婴初期,直奔这个结丹修士而去。南棠微微蹙眉,萤雪却是眸色一沉,果然来人了,这结丹修士恐怕要落入他人之手,不过以她的实力,倒是可以将三人的回龙币尽收囊中。

二人各抱心思,蹲守暗处,那两个元婴初期的修士已一左一右由后方逼近结丹修士,形成钳形,封去那人退路。两道电光如同疾电刹时围住结丹修士,结丹修士神色虽凝,却未慌乱,立刻掐诀施法,一道银光绽起,将他护在银光之内,那两名元婴修士的攻击落在银光之上被弹开,只闻轰轰数声,砂石并草屑飞了满天,结丹修士也不知用了何等法宝,竟抵挡住了两个元婴修士的偷袭。

元婴修士自不甘心,其中一人御剑掠至结丹修士身侧,掌中幻化剑影,直攻结丹修士,只见结丹修士的银光闪了又闪,在剑影之下转眼就要碎裂。另一人也随之欺身而上,只冷道:“交出回龙币,饶你不死。”

结丹修士似乎自忖不敌,很快取出回龙币抛远,那人自去抢币,御剑的修士困住结丹修士,欲下狠手,眼见要赢,可突然之间,那回龙币落下之处的地而浮起个巨大的赤色法阵,刺眼红光交错而过形成牢笼,将那抢币修士困于其间。结丹修士随之狞笑,其脚下所踩之处也绽起一圈白光,竟是个传送法阵,他的身影随之消失,取而代之是竟是从地底疯长的棘魔。御剑修士猝不及防,被棘魔缠个正着,棘魔之藤的尖刺瞬间扎进他的身体,可鲜血却一滴未涌,尽数被那棘魔吞噬入腹。

“传送法阵叠加棘魔,这里还有其他修士。”南棠低声道。

果不其然,不远处的石岩晃了晃,化成一男一女两个修士,一着青衫,一着紫衣,而先前那结丹修士已然逃到这两人身边。

这是预先布置好的陷阱,如南棠所猜那般,结丹修士果然只是诱饵。如果刚才是她与萤雪上前,如今身陷这两处危险的就是她们二人。

紫衣女修掐诀飞到半空,控制着棘魔不断缠紧御剑修士,棘魔除了可以吸血,亦带剧毒,但凡被它缠住,几乎挣脱的可能,御剑修士脸色逐渐泛白,万般手段施展不得,见势不妙只得祭起传送护符,将自己传出战场保命。

只见半空一点紫光闪过,御剑修士的回龙币落入紫衣女修手中。

“得手了。”紫衣女修干脆一语,催动棘魔扑向被法阵困住之人。那人正竭尽全力破阵,四周的赤光刚刚有所松动,眼见法阵被破,可下个瞬间棘魔自地而长出,劈头盖脸缠向那人。

那人难以抵挡,见势不妙,亦与先前那御剑修士一样,在生死之间立即做出取舍,祭起传送符逃离战场。

又是一枚回龙币落下,那三个修士之间只互相点点头,并未多说一句话,简单收拾好战场,立刻离开。

整个斗法过程异常快速,干脆利落没有半点犹豫,让围观的南棠忍不住屏息。

这就是上修的战场,境界修为、筹谋应变,再加上一点点的运气,组成一个人真正的实力。

而这里,才只是刚刚开始。

南棠先前还抱着几分侥幸心态,如今已经尽数消散。

萤雪的目光也逐渐变得亢奋——

这样的斗法,才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