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响(我从未忘记过你,程太太。...)

书名:不许暗恋我 本书主角:邬乔,程令时 作者:蒋牧童 本章字数:2899 字

第九十三章

同事突然变成老板娘,是什么感觉。

时恒建筑所的员工,这会儿看着朋友圈,一个个面面相觑,甚至已经有人开始仔细思考,认真反查,之前在工作中的时候,到底有没有给邬乔脸色。

不过想了半天,大家都不由庆幸。

因为邬乔在公司低调,性格又温和,可以说人缘还是不错的。

况且她长得还漂亮,又不是那种绿茶型的漂亮,整个人清清淡淡,不争不抢,虽然之前也有人不满程工对她偏心太过,觉得给了她很多机会。

可是现在看看,这是人家亲老婆,给点机会算什么呀。

就算程令时现在把整个时恒送给邬乔,这都是正大光明的了。

这一上午,大家几乎就没停止过八卦。当然程令时这组成了重点关照的对象,因为在一个公司久了,肯定不可能只跟自己的组里的人接触。

有时候一起做项目,肯定有熟悉的。

基本上每个人的手机都收到一堆来打探消息的微信。

上午容恒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因为他平时特别的平易近人,所以居然还有人打趣的问道:“容总,今天会放假吗?”

“放什么假?”容恒一愣。

旁边的人立即说:“程工结婚啊。”

“老板结婚,你们放假,”容恒冷哼了声,薄怒道:“想得美。”

见他有些恼火的离开,有人说:“容总今天怎么有点儿不太开心啊?”

“正常、正常,好基友结婚了,自己还孤家寡人一个,你说能不难受吗?”

正好从自己办公室里出来的杨枝,听到他们的讨论,忍不住掀起眼皮:“不用工作吗?老板结婚,你们放假,做什么梦呢。”

被她这么一说,大家赶紧闭嘴,乖乖工作。

直到下午的时候,邬乔出现在公司。

然后几分钟后,程令时也出现在公司。

两人寻常的像是早上去了一趟菜市场一样,逛完了就回来了。

“乔妹,你怎么回来了?”顾青瓷原本正在画图,没太注意,直到邬乔走到她旁边的工位旁,坐了下来,她才发现。

邬乔一愣:“不是说这个方案的截稿日是周三?我们得赶紧了,要不然回头还要给程工他们看,肯定要修改,时间上未必来得及。”

“……”

顾青瓷怔怔的看着她,她知道自己应该说点话,可是邬乔太坦然了,弄得她好像要是多追问一句,就显得自己很不正常似得。

一分钟后,邬乔已经进入了专注画图的阶段。

而程令时则在公司内部的通讯软件上,让杨枝组的人全员到一号会议室开会。

大家一边收拾本子,拿着电脑,往一号会议室去,一边忍不住朝邬乔的工位上看过去,虽然离的远,但是却能看见她也正在画图。

“我好像突然明白,为什么程工会和邬乔结婚了?”一个男员工忍不住低声说道。

他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悠悠的声音:“那你说说,为什么?”

杨枝的脑袋探过来,吓得男员工一跳。

“杨总,我就胡说的,”男员工被吓了一跳。

杨枝睨了他一眼,下巴微抬:“还不赶紧去会议室,别以为程工今天娶老婆,就能对你们手下留情,要是设计图有问题,待会狗血淋头的就是你们。”

果然杨枝一语成谶,当他们组里的设计师依次上台展示自己的设计方案时,程令时一路停下来,都没怎么说话。

终于当最后一个设计师演讲完,之前大家都还会习惯性的鼓掌。

单看到程令时那张逐渐阴沉的脸,已经准备举起手的人,默默的放下自己的手。然后程令时低头看了一眼,突然将手里的笔,在桌面上轻敲了下。

“就这?”他问。

众人:“……”

原来骂人并不需要长篇大论,原来短短两个字,就可以把所有人都批评的体无完肤。

程令时的攻击范围实在太广,他这话是不满意组里所有人的方案,弄得杨枝这个组长都脸上无光。

从会议室里出来,公司里迅速流传开了。

虽然程工结婚,但是杀伤力依旧不减,甚至比之前还有恐怖。

原先还觉得邬乔这是成功高嫁,后来想想跟程工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岂不是时时刻刻就要扛着他那张毒舌。

这下倒是有不少人又转而同情邬乔。

这件事,也不知怎么最后传来传去,传到了当事人邬乔的耳朵里。

她实在没想到大家,居然还会对她报以同情。可见程令时高要求的标准,给时恒的诸位同事造成了什么样的心理压力。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时恒不是有程令时严格把控设计。

想来时恒压根不会成为业界顶级建筑事务所。

晚上两人是在家里吃饭,邬乔下厨,她做饭手艺很不错,特别是糖醋排骨烧的,简直是一绝。

“想知道我做糖醋排骨的秘诀吗?”邬乔得意道。

程令时依在厨房门口,两条长腿随意支着,双手环在胸前,嘴角噙着笑意:“这么机密的事情,也能告诉我吗?”

“……”知道这男人是故意的,邬乔还是耐着性子说:“这世界能光明正大分我一半东西的人,现在只有你了。”

偶尔她也会有种恍惚感,并没有觉得自己结婚了。

好像一切还都如常。

只是偶尔在清晨醒来时,看着近在咫尺男人的脸,这才忍不住疑问,她这就结婚了?

跟眼前这个男人,她的初恋,结婚了。

邬乔知道自己如今还谈不上一生这么久远的事情,可是她从小到大,只喜欢过这么一个人,并且将继续,一直这么爱下去。

如果说年少时的喜欢,是懵懂的好感。

那么当她决定嫁给这个人时,便是她爱他。

程令时颔首,问道:“所以你的秘诀是什么?”

“我每次做糖醋排骨的时候,一定会放我们邬家陈醋,这样糖醋排骨的口感才会更入味,”邬乔举起她身侧的一个大醋壶。

那是他们离开清塘镇时,大伯给他们打了一壶带上的。

程令时轻笑了声问道:“就这?”

听到这话,邬乔立即瞪大双眼,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两个字给我们公司多少设计师带来了心理阴影。”

“什么阴影?”程令时问道。

邬乔自然不会说公司的传言,只是说道:“因为你太优秀了,要求又那么高,很多同事其实都承担了很大的压力。”

“你呢?在时恒也会有压力吗?”程令时说。

邬乔认真想了下这件事,摇了摇头:“偶尔也会有,做不出设计的时候,截稿日在即的时候,好像都会很焦虑。”

其实这是职场人,都会存在的问题。

只要活着,总是会面临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问题,然后想尽办法,解决问题。

两人吃完晚饭,并未立即分开,而是坐在沙发上休息。

邬乔起身去泡了两杯解腻的柚子茶,端过来后,放在茶几上,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腰身,说道:“我好像长胖了。”

“没有。”程令时斩钉截铁。

邬乔明显不信,说道:“怎么可能。”

程令时:“我每天都在摸,怎么会不知道,还是你是在怀疑一个设计师对尺寸的敏感度?”

邬乔:“……”她哪儿敢。

两人窝在沙发上,正准备挑选一部电影,突然邬乔想起一件事。

她说:“你知不知道,我刚来公司的时候,有人跟我说,在时恒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什么规定?”程令时撇头看着她。

邬乔说:“只要你还想留在时恒,就不可喜欢某位程姓合伙人。”

时恒正副合伙人加在一块,一共有七位,而姓程的,自然只有一位。程令时听到这话,微微挑眉,居然是对这个传言,有点儿不置可否的样子。

面对早已经住在一起的男人,邬乔忍不住忍不住问道:“我现在这样算是违反公司规定吗?”

程令时转了下刚戴在无名指的婚戒:“当然不算。”

随后男人补了句,口吻极理所当然。

“因为我也喜欢你。”

*

本以为程令时和邬乔结婚之后,公司里必然能看见他们相伴相依的画面,但是过了大半个月,大家发现他们居然还跟从前一样。

在公司里,邬乔跟着大家一块喊他程工。

项目讨论会上,小组里的人被骂,邬乔也不可避免的被跟着一块挨骂,程令时骂人倒不是狗血淋头式的,他那种轻描淡写式的,反而让人越发觉得可怕。

至于中午的时候,邬乔大多还是跟顾青瓷一块吃饭。

弄得顾青瓷都感动到恨不得抱着她,觉得她都结婚了,还对自己不离不弃,实在够感人的。

反而邬乔瞧着她这么感动,安慰道:“你别这么说,我只是觉得如果两个二十四小时都黏在一起的话,也会腻的慌。倒不如给别人一点空间。”

顾青瓷一愣,突然说:“我怎么觉得我突然成了你和老大的保鲜剂了?”

“你要是这么想,也可以。”

于是邬乔在楼下给她的‘保鲜剂’小姐,买了她最爱的厚乳拿铁,安慰了一下她。

后来时间长,时恒的人也是熟悉了邬乔和程令时这种相处方式,而且他们这种相处方式,也确实是最让人舒服的。

毕竟要是程令时也变成那种腻腻歪歪的人,只怕整个公司的人,都要大跌眼镜。

至于邬乔,自然是不置可否的是,整个公司从前台到设计部的资深设计师,全都对她客客气气。

她知道这种变化是不可逆,倒也没太纠结。

做好自己就行,她不会像隋宁那种一样,因为有了背景,就肆无忌惮的打压别人。

邬乔也曾经很严肃的和程令时聊过这个问题,让他不要在工作上偏袒自己,她之前最瞧不起的就是隋宁。

她也希望,也不会想要变成下一个隋宁。

不管是谁的努力,都应该被正视。

哪怕是公司内部竞争同一个项目,她也要从实力开始。

好在邬乔因为银湖乡的项目,有了些名气,居然逐渐有项目主动找上门,而且是点名要邬乔当主创设计师。

周末的时候,两人在家,邬乔就在书房里忙着工作。

程令时将家里的另外一个房间,改成了她的书房,这样两人可以保持的独立的空间,不打扰彼此的工作。

但是邬乔正在画图时,程令时端了一杯蜂蜜柚子茶进来:“画图的时候,不要坐太久,还有现在天气有点儿干,多喝点儿水。”

“好,我都知道,谢谢老公关心,”邬乔顺手接过杯子,问道:“待会想吃什么?”

她这一声老公,叫的程令时有些心神恍惚。

邬乔是性格使然,天生不太懂得撒娇,但是偶尔也会给他一点惊喜。

程令时想了下,说道:“要不晚上去看电影?”

“电影?”邬乔想了想,他们好像是没太在外面看过电影,立即点头同意。

程令时出去之后,因为他下午没什么事,就坐在客厅里看书,谁知旁边沙发垫子下面正好放着邬乔的平板电脑。

这会儿被他一靠,平板掉在了地毯上。

他伸手捡起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某乎来了通知,提醒邬乔她之前关注的问题,有了新的回答。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程令时打开了邬乔的平板电脑。

他一直都知道她的密码。

是他的生日。

等他点进去发现,这居然是一个极其热门的帖子。

这个问题是:多年后再遇初恋,你觉得最可怕的是他(她)变成什么样子?

或许是因为这种关于初恋的问题,总是能引起无数人的共鸣,特别是下面那些经典的热评,时不时都会被人点赞和回复。

所以这个帖子时常会被翻出来。

有种常看常新的感觉。

大概是因为邬乔关注过这个问题,所以程令时居然靠在沙发上看了这个问题。

或许就是因为他这个下午难得的闲暇,难得的闲来无事,让他将这个帖子一直翻到了后面,然后无意中看到一条没有点赞,也没有回复的评论。

程令时在看到这条评论时,仔细的看了又看,直到看着这条评论发表的时间。

他心头那种密密麻麻犹如针扎的心疼,再次袭来。

*

邬乔晚上跟程令时出去看电影,因为他们家就在市中心,附近就有一家电影院。两人直接步行过去,程令时抓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大衣的兜里。

两人朝电影院走过去,看的是一部外国好莱坞大片,枪战很刺激,看得人肾上腺素飙升。

直到电影结束,邬乔去了趟洗手间,拿出手机,这才发现好多人给她发了信息。

郝思嘉、顾青瓷、杨枝……

于是她点开最上面疯狂发了十几条的郝思嘉。

郝思嘉:【你家程工是什么神仙男人。】

郝思嘉:【姐妹,我就问你,搞到初恋的感觉爽不爽。】

邬乔原本还笑她怎么这么激动,她跟程令时的事情,她又不是第一天知道,直到邬乔看见郝思嘉发来的截图。

居然是一个微博博主发的。

【这是什么神仙初恋成真的故事,程令时和他太太的故事,我可以再磕一万年。】

而这个博主是配了一张图的。

上面的截图,有个明显带着蓝V的某乎帐号,这是程令时在某乎的官方帐号。

因为现在社交媒体很流行,哪怕是设计师也不可能高高在上。

所以各大平台,都会邀请他们开设官方号,特别是某乎这种号称专业回答问题的社交网站,更是邀请了各个行业的顶级大牛入驻。

所以程令时这个蓝V不可能是冒充的。

而他回答的问题,也更是表明,他并未被盗号,而是真的本人在回复。

原来在几个小时前,他在某乎那个带着蓝V的帐号,回复了这个热帖里,某条连一个点赞和回复都没有的沉底回答。

这条回答是:我从十五岁就喜欢的人,在我们重逢时,他不记得我了。

而程令时回复是:我从未忘记过你,程太太。

邬乔看着这张截图,就是他回答自己那条评论的截图。

就连邬乔本人,都差点儿忘记,她曾经在网络上默默写下过这样的心情,或许是因为无处宣泄,所以才会在网上写下吧。

当时她在学校的展览厅,与他重逢,明明自己一眼就认出了他。

可是程令时却好像不再记得她。

也是在后来,邬乔才知道,他只是在逗弄自家而已。

程令时在网上的关注度,本来就大,更别提他还亲自用这种加了V的帐号回复,好像他并不在意别人看见,甚至有种宣告天下的感觉。

宣告着,她不再是单方面、卑微的喜欢着他。

她的喜欢,得到了回应。

很快,郝思嘉又发来微信:【姐妹,恭喜你,再次喜提热搜。你跟程工两人,应该是上热搜最多的两个建筑师了吧。】

邬乔点开热搜,这才发现,居然是有人爆料,程令时的太太就是她这件事。

这一下,把两人的名字都顶到了热搜前排。

本来他们结婚就没瞒着别人,程令时朋友圈就有发,他的朋友圈不仅有公司的,更有各种合作者,所以这事儿不算是个秘密。

但是这件事,在这个关于初恋的问答后,再次被引爆。

甚至连邬乔当初领取世界青年建筑师大奖的获奖视频,都再次被放了上来,她在视频里就说过,她从年少时,就认识程令时。

之前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之间是水到渠成的爱情。

从来没有人知道,那个在岁月里苦苦坚持着的少女,曾经是带着怎样的心情。

而这句话在某乎上,她回答的话,让一个处于暗恋中女生卑微的姿态,跃然纸上。可是她却又是幸运的,因为不会再有第二个程令时,会这样回答她。

很多人都经历过暗恋,可是暗恋始终都是青涩的、微苦的,失败者都,成功者少。

当看见曾经卑微的暗恋,被这样热烈的回应着,哪怕不是亲历者,也依旧会觉得激动,想要为他们欢呼。

而作为当事人的邬乔,此刻只想再赶回他的身边。

程令时已经站在门口等他,来来往往很多人,他穿着浅色大衣站在那里,整个人挺拔俊秀,引起不少人回头。

邬乔直勾勾冲过去,抱住他的腰,程令时被她撞的往后轻退了一步,却不恼火,低笑着问道:“怎么了?”

“程令时,我是不是很少跟你说这句话。”

程令时眼睑微垂,那双眼眸安静而温柔,声音微软:“什么?”

“程令时,我爱你。”隆冬之下,邬乔的眼睛亮的发光。

并非所有的暗恋,都是无疾而终,偶尔也有幸运者,会听到回响。

邬乔没想到,她就是那个幸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