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领证(3)(我的一生一世...)

书名:不许暗恋我 本书主角:邬乔,程令时 作者:蒋牧童 本章字数:3144 字

第九十二章

因为买房子的事情,耽误了程令时明天就结婚的计划。

但是在邬乔的房子彻底解决之后,程令时就开始盘算着结婚,建筑界其实挺讲究吉日,建筑开工的时间,最后竣工的时间,都是要选好特别的日子。

自然结婚也不可能真的乱选。

“你觉得哪天去领证比较好?”邬乔正躺在沙发上看ipad。程令时直接挤了过来,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将人揽在自己怀里,低头问道。

他手里拿着的也是ipad,就是那台她发现他就是T的ipad。

邬乔定睛一看,屏幕上郝然是万年历。

“你居然连万年历都开始看了?”

“连建个房子都要看日历,结婚这种大事,岂能随便糊弄。”程令时淡然道。

邬乔脸颊微偏,仔细打量着他:“之前是谁明天就去领证?”

之前他态度随性到,仿佛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结婚之旅,结果现在又变成了他抱着万年历精挑细选。

男人善变起来,也是拍马都追不上的。

邬乔本来还在看资料,却被程令时直接捏住下巴,指了指一个日期问道:“这天怎么样,宜嫁娶。”

瞧着他认真挑选的样子,邬乔是真的笑了起来。

这次她放下平板电脑,转头认真看着他说:“你不觉得你跟万年历很不配吗?”

“怎么不配了?”

“我觉得程令时应该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随性而又肆意,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更无视陈规旧俗,而正是因为他这样骨子里极其狂肆不羁的性格,才让他的设计那样奇妙而又天马行空。

“那就明天去领证。”程令时放下平板电脑,直接道。

邬乔:“……”

所谓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就是她自己了吧。

好在程令时也是真的在逗她,因为两人的结婚戒指还在买。周末的时候,两人去看戒指,光华璀璨的珠宝店,两边是透明度最好的玻璃制成的柜台。

他们一进去之后,站在门口的店员,就将大门关上。

这是拒绝接下来想要进入的客人。

而站在店内的店员上前,直接将他们带到了二楼。到了之后,两人坐在沙发上,店员问道:“请问邬小姐,对戒指方面有什么样的要求?”

“简洁大方,”邬乔想了下,认真说道。

她之前的订婚钻戒,其实整个戒指设计也不算复杂,只是那枚鸽子蛋太过惹眼。

这也符合她喜欢的建筑方式,邬乔的设计从来都是简单、淳朴,甚至是回归大自然的,就如同她建造的榫卯建筑一样。

店员在明白了他们的需要之后,去取戒指。

邬乔趁周围没人,这才低声说:“他们这是在为我们封店?”

“嗯,你想要什么,尽管跟他们说。”

“你是这里的VIP?”邬乔好奇的问道。

因为她确实没接触过这样的顶奢珠宝,所以对于这种一家店专门给他们关店的事情,还是有些吃惊。

“那是因为我之前在这里订了一颗成色还算不错的钻石,”程令时见她好奇,实话实话。

邬乔立即想起自己的求婚钻戒,原来是在这里买的。

这下她倒是有点儿理解了。

只是两人选了半天,居然谁都没看中合适的,邬乔也有觉得不错的,但仅仅只是不错而已,还没到能让她下定决心购买的程度。

最后,程令时干脆拉着她起身,“既然这里挑不中,就换一家。”

结果两人像是被中了魔咒一样,居然一下午,完全没有入眼的。

“我觉得我们两个是职业病在作祟,”邬乔上车后,很认真的说道。

虽然他们是建筑师,但是对设计的敏感还是高于普通人,哪怕是跟他们的设计完全不相关的珠宝设计,好像也能看出个差别。

因此一整个下午逛下来,愣是没看到喜欢的。

“别想了,实在不行,就找人设计好了,”程令时将安全带系上,转头说:“想吃什么?哥哥带你去。”

邬乔故意撅着唇,撒娇道:“想吃好吃的。”

本来以为选个结婚对戒,应该很容易,谁知两人之后忙碌了起来,居然抽不出时间去看戒指。这么一拖,直接拖到了秋天。

热烈的夏日就这么从掌缝间悄然流逝,林荫道两边的树冠渐渐发黄,每天早上,路上都会多出一堆落叶。

在早上行人们之前出现,环卫工人已经奋力扫清了障碍。

邬乔早上是自己开车出来的,这阵子程令时时常不在公司,所以两人坐一辆车不方便。

果然,程令时在公司开完早会后,不到十一点,就带着人离开。

一直到晚上都没回来,邬乔正好跟郝思嘉约好吃饭,跟他发了微信后,直接开车过去。地方是郝思嘉约的,外滩的一家西餐厅,要提前预约的那种。

“你发财了?”一坐下,邬乔看了一眼周围。

她对这种店还是有些了解,不看菜单,都知道是人均最起码一千的那种,对于工薪族来说,可不便宜。

郝思嘉:“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进了新的项目组,结果我们真的中标了。”

要不是这个餐厅格外安静,没有人喧哗,她差点儿想要直接蹦起来。

“恭喜,恭喜,这个必要吃一顿。”邬乔作为设计师,很能理解她的心情,不管哪一次中标,那种欣喜和兴奋,都不会消失。

这大概也是作为设计师的快乐。

两人还点了红酒,她们的位置就靠窗边,外面正对着东方明珠,高大而五光十色的明珠塔,与旁边的黄浦江交相辉映,这是上海最璀璨的地方。

“以前我总羡慕,有自己的项目,年纪轻轻就能独当一面,可是我知道你也是付出了所有的努力,所以我也想试着努力。”

郝思嘉的天分并不差,作为T大的学生,她早已经走在了很多人的前面。

“为了更好的未来,干杯。”郝思嘉端起面前的红酒杯,邬乔笑着与她碰杯。

理想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永远闪闪发光。

中途邬乔起身去了个洗手间,在服务员的指示下,她顺利穿过走廊,前往位于最里面的洗手间。谁知她经过一个包厢门口,正好撞见服务员送餐进去。

包厢门被推开,邬乔一瞥头,正好看见了包厢里面的人。

在看见熟悉的身影时,邬乔也愣住了。

直到她看见坐在程令时对面的女人,她正将一样东西递过去,程令时接过,低头看了一眼,很快冲着她温和笑了起来。

他其实对人的态度很明确,喜欢的,讨厌的,光是从神态就能看出。

有时候哪怕他努力压制,但依旧还是很明显。

但此时他冲着女人微微一笑,又低头说了什么,哪怕邬乔没听清楚,依旧感觉出包厢里的气氛是相谈甚欢。

邬乔又看了一眼对面的女子,年纪应该跟程令时相仿,但是看着有点儿面熟。

可是邬乔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对方。

不过她也没上前打扰,而是去了洗手间之后,用自己手机发了一条微信。

邬乔:【你今晚在哪儿吃饭?】

那边回复的倒是很快,程令时:【随便吃点,你呢?需要我去接你吗?】

随便吃点??

这个餐厅算是随便?

邬乔意识到程令时好像有点儿不太告诉她,自己在哪儿,这种有点儿隐瞒的态度,让她有点儿意外。毕竟之前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但是她也没觉得程令时会做什么越轨的事情。

就是觉得他神神秘秘的,好在邬乔对他实在太信任,既然他不愿意说,自己也就不问了。

等晚上到家,程令时一如往常。

邬乔就干脆将这件事抛在脑后没再过问。

只是在这之后,程令时好像因为忙碌,彻底忘记了去选结婚戒指的事情。

他不提,邬乔好像也不怎么好主动提及。

不过眼看着又是他的生日要到了,知道他母亲是在他生日那天自杀身亡,所以邬乔也就明白为什么他不喜欢过生日。所以蛋糕这些,她没打算准备,但还是想给他准备一份生日礼物。

她约了杨枝陪她一起,两人是在商场门口碰面。

杨枝看见她时,低声说:“我还头一次来这种店呢,多看一眼,都生怕人家出来轰我。”

“谁还不是,”邬乔小声说。

杨枝:“你这个有鸽子蛋的女人闭嘴。”

“你的钻戒戴了吗?”杨枝问道。

邬乔将手举了起来,她平时里一直被束之高阁的求婚钻戒,此刻俨然出现在她的手指间,璀璨的钻石,在商场明亮的光线,更加熠熠生辉。

原来是杨枝坚持要让她把钻戒戴上,这种动辄一块手表就卖几百万的店,里面的店员很难不以貌取人。或许面上表现的可能不会那么明显,但是心底大概也不会很认真的对待她们。

邬乔也是不想一个人来买东西,特地请杨枝陪自己。

她到现在连名牌包都没自己买过,之前程令时倒是送了她两个,但是她很少背到公司去。

两人进了店里,店员倒是很热情的服务她们。

当问及她们需要买什么时候,邬乔说出了一支手表的型号,对方一怔,低声说:“小姐,这块表别说上海了,就是整个中国也只有几支而已。”

而整个上海也就是只有他们家店里有。

“我就是知道你们店里还有,所以才会过来的,”邬乔直接说道。

最后店员还是将手表拿了出来,店员戴着白色手套,捧着一只盒子,里面是黑色丝绒,正中间放着一块手表。

邬乔仔细看了看,在看见上面的标志,想起之前在程令时手上看见的手表。

最后她下定决心说道:“就要这支。”

奢侈品店的店员,都生得一双利眼,哪怕他们店里是卖的手表,但是对于其他品类的奢侈品也是如数家珍。

毕竟奢侈品的客户就是那一波,衣裳包包鞋子,是入门级别的。

可如果连入门级别的都买不起,又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昂贵的手表。

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店员也不希望把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只是随便来逛逛的人身上。

邬乔也不是那种浑身名牌傍身的人,虽然漂亮,但看起来并不是那种挥金如土的富家女。

可是当她说出这句话时,店员一惊。

原本还想再次提醒她价格,但是眼睛突然瞥见她手上的戒指,其实这鸽子蛋很显眼,但是店员有点儿心不在焉,这会儿才发现,登时眼前一亮。

“好,我这就帮你包起来。”

等到刷卡的时候,店员明显比刚才热情了许多,甚至还主动赠送了好多礼品。

邬乔拿出自己的卡,刷完之后,短信很快的进了手机。

连一旁的杨枝都忍不住咋舌道:“你对程工可真够大方的。”

这支手表足以将邬乔所有的存款都耗尽。

“他对我才是真正的大方呢,”邬乔认真说道。

杨枝说:“那不一样,程工比你有钱多了,他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对你好,你呢,是用尽全部对他好。”

“不是的,我觉得如果有一天,需要他耗尽所有对我,我想他也会像我这样毫不犹豫的。”

喜欢的心情,是无法衡量的。

不会因为谁花的钱多,就喜欢的多一点,谁花的钱少,就喜欢少一点。

她肯定是没程令时有钱的,但是她依旧想要用尽自己所有的一切,对他好。

“这甜美的爱情,”杨枝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邬乔无奈道:“你们这都是什么臭毛病?”

程令时也喜欢这么捏她的脸颊。

杨枝理直气壮道:“你没捏过自己的脸吗?这么充满胶原蛋白的脸颊,真的好软绵绵,捏起来好舒服。”

两人说笑间,店员将包好的手表拿了过来。

邬乔拎上离开,出门的时候,杨枝故意往两边看了看说道:“我还是头一次跟价值几百万的东西,一起走在路上,心情有些忐忑。”

“杨工,您可是每天都在忙碌着价值几个亿项目的人,”邬乔实在被她逗笑了。

杨枝摆摆手:“我那是忙着别人的几个亿项目。我自己就是混个温饱。”

邬乔知道以杨枝的能力和资本,在时恒的年薪不可能会低,所以也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她回家之后,立即将盒子藏在了自己的衣柜里面。

打算等到程令时生日的前一天再送给他。

她知道程令时大概不会想在自己生日的这一天,有任何的庆祝,所以准备在前一天将礼物给他。

转眼就是又过去了一个冬天,连邬乔都觉得过的太快。

似乎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流逝的那样快。

终于到了程令时生日的前一天晚上,两人吃完晚饭之后,程令时回了书房,邬乔悄悄去房间里,把手表盒子抱了出来。

她敲了敲书房的门,问道:“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程令时在房间里发出低低的声音。

邬乔故意把双手放在背后,但是手表盒子有点儿大,所以她的姿势有点儿奇怪,一眼就被程令时看了出来:“背后藏了什么?”

“是我给你买的礼物。”邬乔如实说道。

很快她走到桌子旁边,直接将手盒子放在桌子上。

原本程令时还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但是在看清楚盒子,以及盒子上面百达翡丽的标志时,眼神猛地一缩,“你给我买的?”

“你不喜欢?”邬乔见他这模样,有些愣住,还着急道:“要不你先打开看看。”

她买之前,可是做过专门的研究,程令时衣帽间里有个抽屉专门放手表的,里面就属这个牌子的最多,而且她买的还是比较适合他这个年纪的人。

程令时没说喜不喜欢,而是轻轻的打开盒子,然后他看着里面的手表,盯着看了许久:“你把版权费都用了?”

全部都给他买手表了。

他几乎都能想到,这一刻,他好像又回到了清塘镇的那个晚上,纤细瘦弱的小姑娘,一个人默默提着水桶,在黑夜里穿梭。

在她的世界,用她的方式对他最好。

“你不是说过,我们可以彼此分享一切,你送给我的,我也想用自己赚到的钱,给你送东西。”邬乔轻声说道。

程令时伸手将自己腕上的手表摘下,往旁边桌子上一扔。

然后动作轻柔的拿起盒子里的手表,直接戴了起来。

“好看吗?”程令时特地举起来,给邬乔看了看。

邬乔开心的点头:“好看好看,真的很好看。”

等送完礼物后,邬乔说道:“那你先忙,我出去了。”

“等一下,我正好也有个东西要给你,”程令时将她的手腕拉住,然后拉开抽屉,拿出一个盒子。

只是这个盒子小小的,看起来更像是戒指盒子。

程令时单手将盒子打开,果然一对对戒,安静摆在盒子的正中间。

几乎是一瞬间,邬乔就脱口而出:“是你设计的?”

实在是这对戒指,有着明显而强烈的程令时风格,特别是那只女戒,造型居然是一个有点儿变形的莫比乌斯环。在环的两端,正好镶嵌着一颗小钻石。

“莫比乌斯环,象征着永恒的,无限的。”

这也正与人们所期待的爱情那样。

程令时说着这话时,安静站了起来,拉起她的手指,将那只女士戒指戴在她的手指,低声说:“这也是我设计这个戒指的理念,我希望它代表着我对你永恒不变的爱情。”

邬乔低头看着戒指,明明挑选戒指时,那么多珠宝大师设计的作品,她都没选中。

偏偏对于他所设计的戒指,邬乔却一眼就喜欢到不得了。

“谢谢,我很喜欢这个戒指。”邬乔摸了摸戒指,低声说道。

程令时伸手揉了下她的长发:“喜欢就好,我第一次设计戒指,毫无头绪,还不得不请教我之前在美国认识的一位朋友。”

“女性朋友?”邬乔突然说道。

因为她在这一刻,好像突然想起来,那个包厢里面女人是谁了。

她之所以觉得熟悉,是因为对方经常上新闻,但是当时她一时又没联系起来。

原来那天跟程令时一起吃饭的,就是那位现在在国内很出名的珠宝设计师,据说很多明星结婚,都请她专门定制婚戒。

看来他之所以跟对方吃饭,就是为了请教设计戒指的事情。

偏偏又不想让她发现,所以那天才会模棱两口的回答她。

程令时挑眉:“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程令时,”邬乔突然将他抱住,轻声说:“后天去结婚吧,登记结婚。”

明天是属于他妈妈的忌日,她不希望自己打扰到他安静缅怀自己的母亲,所以就把时间定在后天。

希望他的痛苦能够结束,彻底迎来新生。

“好。”程令时低声说道。

后天正好是周一,两人都没去上班,而是打扮一新,直接开车去了民政局。

进去之后,拿号,取票,等着叫号。

现在民政大厅很多事情都在一起办,但是这一块明显都是一对一对,应该都是来结婚的人。

终于等到广播里,叫到他们的号码,两人迅速起身。

之前结婚还要九块钱的工本费,结果现在连这个都省了,好在小红本子到手,彼此看着依偎在一起的照片。

那种仪式感终于浮现上了心头。

周一的早上,哪怕快十点多了,整个时恒的办公室,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大家都还没被疯狂的周末,回过神。

直到不知是谁,从角落发出了一道清楚而响亮的国骂:“我艹。”

接近着,整个办公室像是一锅烧开的水。

因为就在刚才,程令时那个简单的如同时恒建筑事务所半官方公众号的朋友圈,发出了第一条关于他个人的朋友圈。

是一张照片,照片里面两个摆在一起的红本子,还是被翻开的。

里面穿着同款情侣装的人,端坐在一起,肩膀挨着肩膀,有那么点儿亲密,但是又有点儿严肃。

而跟着照片一起发出的配文,只有短短的六个字。

“我的一生一世。”

而红本子上双方的名字,清晰的印在上面。

程令时。

邬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