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五百万&眼妆&面试?(7·22更新)

书名: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本书主角:陶萄 作者:君幸食 本章字数:3446 字

徐意:【我是认真的】

陶萄:【我也是认真的】

陶萄并不甘示弱,徐意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总觉得她很好说话似的。

徐意:【我的手摸不出什么来】

陶萄:【那就算了】

徐意:【你不要把我当徐填来糊弄,我不吃你这一套】

陶萄笑了:【哪一套?】

徐意:【陶小姐,我只对你的脸感兴趣,我说得够明白了吗?】

徐意以为陶萄会因为这句话而生气,但是陶萄并没有,她回道:【徐医生,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和你一样,我也只对我的脸感兴趣】

陶萄:【所以为了避免我的脸受到任何不必要的伤害,你要检查我的脸只能用手,知道了吗?】

发完这条消息之后,陶萄险些笑出声来,徐意简直了,看起来挺高智商一知识分子,怎么就这么自信呢?越知道自己厉害的人,大概在这种方面就越不知道什么叫谦虚,好像全世界都得围着他们转一样,到了自己的工作上,却又一副谦卑又冷静的大佬模样,还真是双标。

果然,陶萄这条消息发过去之后,过了好一会儿,徐意那边才发来了一个简单的“?”,陶萄理都懒得理了。

但是不知道徐意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又过了一会儿,陶萄耳边忽然传来了0745的提示:“叮,徐意任务完成度,百分之六十。”

比之前她从他办公室离开的时候,又上涨了五点。

徐意口味真独特,陶萄想。

很快,陶萄便被病房门口的动静吸引了,陶萄抬头看去,徐意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病房门口,透过小玻璃窗口朝她看来,他屈起一根手指敲了敲玻璃,示意陶萄出来,见陶萄没反应,他又低下了头,很快,陶萄的微信震动了一下。

徐意:【出来】

徐意:【我和你谈谈】

陶萄看了看病床上的余蔚红,迟疑了一下,然后轻手轻脚走了出去,起身的时候,没忘记带上墨镜和口罩。

不得不说,徐意长了一张得天独厚的脸,也许徐家的基因很好,徐填和徐意两兄弟的长相都是上乘,只不过徐填是深邃俊朗的长相,而且走的是日系带着点文艺的风格,毕竟是搞摄影的,没点气质也说不过去。

而徐意则是妥妥的冷都男的长相,身材高大修长,鼻梁挺拔,眉眼干净好看,皮肤白皙,鼻梁上还架着一副擦的很干净的眼镜,薄唇看上去十分不近人情,陶萄和他并肩走向办公室的途中,不少的女护士和来整形的女孩都有意无意地将目光放在徐意身上,然后又在捂得严严实实的陶萄身上打转,看到陶萄一身雪白的皮肤和极好的身材,有人不禁露出了羡慕的目光。徐意对这些四面八方投来的打量目光视若无睹。

关上了办公室的门,陶萄走到椅子旁边站定,眼睛盯着徐意的脸,似好奇似探究的问:“徐医生品尝没少收到医生和病人的礼物吧。”

徐意闻言看向她,没回答她的话,只道:“坐。”

陶萄不坐,将口罩拉到下巴的位置,回道:“坐就不用了,徐医生有什么就快点说吧。”

徐意走到陶萄边上,低头看她,一双眼睛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好像一切情况都会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样。

唔,又来了,又是这种没怎么受过挫折的眼神。

陶萄觉得自己的神经颤了一下,她轻轻捏了捏自己的手指。

这时徐意伸出一只手要摘她的墨镜,陶萄眼睛手快在半空中拦截住了徐意的手腕。

“徐医生,你做什么呢?”

徐意被陶萄扣住了手,也没挣开,就这么由陶萄握着。

他绕有深意地盯着陶萄:“你不是说只能用手摸么?”

“你带着眼镜,我怎么摸?”

徐意的声音有些深沉,陶萄眯了眯眼睛:“你同意了?”

“哪你给多少钱?”

徐意:“你觉得多少合适。”

陶萄:“五百万,我来五次。”

徐意嗤笑出声:“你的脸是金子做的么?”

陶萄放开了他的手腕,然后摘下墨镜,一双漆黑透亮的眼睛就这么盯着徐意:“是呀。”

“就算现在不是,以后也会是。”

徐意:“凭你在网上做的那些视频么?”

陶萄摇了摇头:“不,就凭我这脸本身。”

徐意:“你真自大,你知道你的脸还会就变美么?”

陶萄:“我知道。”

徐意:“凭什么?”

陶萄:“直觉。”

徐意摇了摇头。

“你没两个月来一次我这里,如果五次每一次你都能像你说的那样,自然变好看,那我可以考虑一下你说的价格。”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如果五次结束,你一直都在变化,最后一次结束的时候,你要让我拍一张x光的照片。”

徐意很聪明,他想要检查陶萄面部表情的变化,但是又不想给陶萄“便宜”占,徐意不缺这钱,不过他也不傻,对方在不贪图他人的情况下,只能用钱来收买她,但是五百万给陶萄,徐意或许觉得不值得。所以他说,每一次来陶萄的脸都得有变化,如果有一次是没有变化的,那么所谓的五百万就不复存在。

“或者你答应,每次过来,都让我拍一张x光照片。”

陶萄:“我选a。”

徐意以为陶萄会拒绝,但是没想到陶萄直接就同意了。

每次都拍x光的片子陶萄自然是不可能答应的,但是最后一次拍却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只能证明她没整容而已。

所以她当然选a。

“不过你不能拍照。也不能录影。”

徐意黑色的眼珠子盯着她的脸,声音冷静:“可以。”

“那现在你要检查我的脸吗?”

陶萄平静地问。

徐意:“要。”

徐意在摸陶萄骨头的过程中,是带着手套的。

陶萄没感觉到什么暧昧感,她只觉得,徐意把她当作了一坨生肉。

“可以了。”

徐意的手收了回去,陶萄便重新睁开了眼睛,她带上了口罩,朝徐意深深地望了一眼,便出了办公室的门。

这次出去,徐意的好感度没再上涨,陶萄确定了一件事:徐意说的是真话,他现在对她脸的兴趣确实比她本人要多得多。

不过这也挺好的。

*

陶萄本来是想回去洗个澡,然后回来继续陪余蔚红呆在医院的,但是她临时接到周虹的电话,说是明天zrkl那边要让她过去面谈,而且陶予也给她发了好几条消息,都是问她在哪,什么时候回去,陶萄没办法,她虽然不想离开医院让余蔚红一个人呆在这,但是也不能就这么放弃zrkl的机会,zrkl的巨额推广费对于现在的她而言特别重要。

至于徐意那五百万,徐意给不给陶萄都无所谓。

陶萄要的不是徐意的钱,她要的是和徐意接触的机会,徐意任务剩下的天数不多了,陶萄得抓紧机会才行。

想到徐填任务刷满之后的态度两极反转,陶萄忽然有些好奇,徐意被彻底攻略后会是一副怎样的嘴脸。

她刚重生的时候,似乎特别想让异性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所以才会连续产生徐意和徐填两个野心,现在陶萄对于男人的兴趣降低了一些。

陶萄和余蔚红解释了一下,余蔚红让她赶紧回去,不用管她,确认好护士会负责好余蔚红的各个方面之后,陶萄才放心地离开了医院。

对于zrkl,陶萄还真没想到那边会直接让她竞标通过。

陶萄:【周姐,那边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忽然就过了?】

周虹:【陈总认识他们总裁,不过依我看,是因为你这次带火了旗袍,所以他们才让你去的】

周虹:【旗袍的热搜之前,陈总可都是在打马虎眼。】

周虹:【不过你放心,她们既然说定了你,那肯定是没什么意外的,你明天正常表现就好】

陶萄心里虽然有些狐疑,但是还是道:【嗯,好】

*

陶萄进屋是陶予给她开的门,钥匙刚插进去还没转呢,门便从里面开了。

陶萄带了一路的口罩,有点憋闷,进门之后便把口罩和墨镜全部摘下来了,抬头一看,发现陶予正皱着眉头盯着她的脸。

她在医院被徐意摸了脸上的骨头,脸上的妆容有电话,腮红晕开了,口红也晕开了点,出了办公室便带了口罩,陶萄根本就没整理。

“你去哪了?”

“陪朋友去医院。”

陶萄实话实说。

“你脸怎么回事?你自己到镜子面前看看。”

“姐,别告诉我你出去见男生了。”

陶予的声音有点生气,陶萄走到全身镜面前,才发现自己脸上的情况,她思索了片刻,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便把徐意认为她整容的事情说了。

不过她没提五百万,也没提徐意的年纪。

陶萄的语气没任何心虚的痕迹,由不得陶予不信。

不过看陶予这么紧张,陶萄眯了眯眼睛,道:“陶予,就算我出去见男生也是很正常的,我已经成年了,我会保护好自己。”陶予“哦”了一声,往陶萄脸上看了一眼,没说什么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陶萄摇了摇头,也回房间了。

*

第二天一早,和陶予打了招呼,陶萄便化妆出了门。

她不知道zrkl那边的人会不会让她把口罩摘下来,陶萄现在并不想做露脸的事儿。

但是八百万的合作费,如果只需要她露个穿搭的话,看上去也不太可能。

同样是口罩和墨镜的搭配,周虹早早开着车在小区门口等着她。

上了车,陶萄把口罩摘了,看到陶萄眼睛上的妆容,周虹被闪了一下,真亮。

陶萄随口问:“周姐,到时候不要露脸吧?”

周虹盯着她的眼皮看:“不知道暂时,你现在能接受露脸么?”

陶萄想了想镜子里自己的那张脸,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都行吧。”

“这脸也不可能捂着一辈子。”

“不过现在我不太想……再过个半年就没问题。”

“我更那边的负责人谈过这个问题,那边没有准确回答,只说过去再说。”

陶萄点点头,被上午的太阳刺得眯了眯眼睛,于是又重新把墨镜带上了,周虹盯着她今天的一身装扮干咳了两上,才缓缓开动了车子。

zrkl的总部就在z市,从陶萄这边开车过去大概是四十分钟,他们约好的时间是上午十点,现在赶过去再吃个早餐补个妆,时间便差不多了。

车子一路平缓行驶,到了zrkl所在的写字楼,陶萄睁开眼睛往那处打量了一会儿。

这栋楼所在的位置是z市的市中心,陶萄和周虹进去之后,径直去了四楼,进去之后,周虹和陶萄被领到了一处大厅坐着。

陶萄和周虹面前各自摆了一杯水,等待了一会儿,陶萄看到领他们进来的那个招待又带了两个人进来,一个是中年女人,另一位也是带着口罩和鸭舌帽的女生,她们的配置和陶萄这边差不多,陶萄眼皮一跳,便意识到事态有所变化,陶萄和周虹对视了一眼,陶萄便开始动声色地打量起进来的那位女生来。

很高、很白、很瘦,身材像模特一样,穿着撞色的橙色和蓝色拼接条纹裙,如此跳脱的颜色穿在她身上不显得轻浮,倒是看起来很高级很有质感,脚上是一双高帮的马丁靴,很酷也很冷,衬得小腿又细又直。

似乎察觉到陶萄的打量,那女生也朝陶萄看了一样,随即和另外一名中年女人径直在大厅的另外一边沙发上坐了下来。

水同样端到了那两人的面前。

周虹的眉头皱了起来,陶萄倒是绕有深意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在来之前,陶萄做了一些关于zrkl这个牌子的功课,陶萄了解到这个牌子创立之初的意图就是走中性风的,目的是模糊现代社会男性女性之间的界限,作为上班族或者事业的打拼者,只要有才华实力和野心,就无需强调性别的存在,后来中性风为了迎合衣形的好看,逐渐从中性风转化为了性冷淡风――可以用衣服的线条来展示女性柔美的曲线,但是这种展示是脱离低级趣味的,即:不让人联想到与x或者sq等低俗的观念,而只是纯粹的展示而已。

陶萄觉得这个心来的女生――她的潜在(大概率已确定)竞争者的穿衣风格也好、身材也好,都十分符合zrkl的风格。

这么想着,陶萄在心里思索了一下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让她和这个女生进行“pk”?

陶萄只觉得有些荒谬,不过也确实,这种五百万,哦,八百万的机会,没有竞争才奇怪。

另一边周虹显然也和陶萄的想法一致,与她们的暗中打量不同,另外的两人从进来坐在沙发上,表情就一直很轻松,或者说是自信――他们好像笃定这次的机会会是他们的一样。

直到第三对进来,他们脸上才出现了一丝错愕的表情。

怎么还有。

后来的女生只带了一副墨镜,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丝绸质地的衬衫,下方是绿色的皮质裙子。

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时尚,她嘴上涂着裸色的唇膏,唇部看起来饱满而漂亮,那人的视线划过陶萄,又划过另外一边撞色裙子的女生,不知为何在陶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和她身旁经纪人一样的女子找了个地方坐下。

看来这次zrkl进面试的人还挺多。

不过来了三位之后,便没有新的人进来了,第三位女生来了之后,秘书一样的接待人员很快进了一间办公室,没过多久,两个人便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一男一女,看起来的是二十岁接近三十岁的年纪,很年轻,但是那男人脸上的表情很平和,女人脸上的表情则有些不满,出来的时候,那女人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陶萄,眉头死死的走了起来。

陶萄还带着墨镜,表情没有变化。

那女人身上的打扮是典型的zrkl风,穿着一套香槟色的西装,头发干脆利落地梳在耳后,看起来非常“女强人”,也很冷淡。

而男人的打扮就比较随意了,不过毕竟是搞时尚行业的,他身上的配色和小细节都能让人看出来是设计过的。

最先打招呼的是那男人,他没说自己的身份,只道:“你们好,我姓庄,是你们这次的面试官之一,这位姓田,”他指了指他身旁的女子,“等会儿她也会参与这次的面试。”

那女子被介绍后,只是微微的向几人点了点头,态度不太热切。

“好了,你们跟我们过来吧。”

秘书朝他们微笑:“几位女士请跟我到这边来。”

他们都没有说话的机会。

跟着秘书和田、庄两人,大家从沙发上起身,然后进了一个宽敞的办公室。

“经纪人请到这边来。”

此话一出,周虹有些担忧地看了陶萄一眼。

陶萄握了握周虹的手:“没事,周姐,你去吧。”

三个年轻的女孩被领到了办公室,办公桌面前摆着三张椅子,秘书从外面关上了门,庄姓男人便朝他们道:“你们坐。”

椅子间隔的距离大概有一米,另外两名女生比陶萄的动作更快些,她们一人坐在了左边的座椅上,一人坐在了右边的座椅上,给陶萄只留了中间的位置。

陶萄没有犹豫,也坐了下去。

其实这种空旷安静的布局很容易让人感受到紧张,三张椅子并排,办公桌那边的两张椅子比她们的椅子高很多,几人都坐下来,“面试官”俯视着她们,便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竞争感和被挑选感。陶萄上辈子大学基本上从来不参加比赛和活动,所以基本上没有面对过这种阵仗。她感觉有些不适,但是陶萄没有表现出来。

“你们是我们zrkl最终选出来的三位符合品牌形象的竞标者,在最终选谁的时候,我和田总……小姐产生了分歧,所以决定把你们都叫过来面谈一下。”

“从最左边的女士开始,你们一一做个自我介绍吧,两分钟的时间。”

庄先生的眼神明显较多停留在陶萄身上,而那田小姐的目光在两边的两个女生身上游离。

明显,她们的分歧就是陶萄和另外两个女生之间风格的分歧。

最左边的女生是那名最先进来的女生,陶萄朝她看去,但见她取下了口罩和鸭舌帽,将两样物品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一只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陶萄看清了她的脸,只觉得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她的脸和她的身材很匹配,一张带着几分厌世味道的面孔,像模特,画着欧美风的眉毛,十分有气质。

“两位老师好,我叫周晨曦,在微博上id是‘女王曦’,我现有微博粉丝九百八十万,不久前和xxx、xxxx等国外大牌均有合作,上一条推广微博的浏览数是两千万,我擅长化妆和穿搭,和粉丝之间有着良性互动……”

周晨曦的声音底气十足,陶萄和另外一名女生都在侧头看她。

那女生不知道是认识周晨曦还是怎么,脸上并没有太多惊讶的表情,倒是陶萄有些诧异地跳起了眉。

难怪她觉得她的面孔有些熟悉,估计是在微博上刷到过,微博粉丝九百万,作为网红,这种粉丝数量已经很多了。

“我非常喜欢zrkl的衣服,如果你们有看过我的视频,会发现我的私服里面有很多都是zrkl的单品……”

周晨曦说话的功夫,陶萄看了一眼两位面试官,田小姐脸上已经挂上了笑容,似乎对于周晨曦的自我介绍很满意,而庄先生脸上的表情则是淡淡的,看不出赞扬或者不喜。在陶萄听来,周晨曦后面的大半的话都是关于对zrkl的喜爱的,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彩虹屁。

“我的自我介绍结束了。”

周晨曦说完,朝两位面试官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田小姐回她以微笑,而庄先生却只是点了点桌子,和颜悦色道:“中间这位,你自我介绍一下吧。”

他话音落下,陶萄便取下了墨镜。

口罩她当然不会摘,她在视频里都没取下来过,又怎么会当着两位同行的面取下来。

然而陶萄不摘口罩的行为似乎引来了田小姐的不满:“你不摘口罩么?”

陶萄朝她看去,正对着阳光洒进来的办公桌后边的窗户,陶萄眼睛上波光粼粼的眼影闪了田小姐一下。

“抱歉,不方便呢,在视频里也没摘过。”

陶萄新的眼妆是学的七言的新出视频里的画法,低饱和度的浅蓝和黄色的撞色,眼头和眼廓的位置,她都用了水闪色,眼头是轻轻的一点,而眼廓则是用刷子的背部勾勒了一条线出来,正好位置在眼影的最边缘,看起来像是假双眼皮的位置,很drama,也很特别。

这种画法很漂亮,而且意外地适合陶萄的眼形,她那露出来的眼睛,像是一只成了精的狐狸,媚极。

“可这是……”

“醒了,人家这是特色,让人家介绍完。”

其实从进来开始,另外两人就在猜陶萄的身份。

可是陶萄除了身材好得过分之外,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好身材让她们齐齐想到一个人,但是想到zrkl的特色,她们便直接把那人否定了。

然而听到庄先生说口罩是特色,又听到陶萄说在粉丝面前也没露过脸时,她们忽然就有点不确定了,心头咯噔一下,不会真的是她吧?

陶萄没让她们失望,她朝庄先生点了点头,便开口介绍自己。

“你们好,我在网上的id叫‘摘葡萄啊’,某音和微博通用,某音现在粉丝900w,微博粉丝300w。”

陶萄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很容易便让人卸下防备,感觉不到威胁。

然而她的下一句却是:“出道做了大概六个视频……抱歉,记不太清楚了,上过五次某音热搜榜,三次在前三。”

“一次双第一。”

“我觉得我不会退步。”

她的话让在场的人都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