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掌(难道说老大趁夜黑风高想亲...)

书名:望春山 本书主角:顾玉汝 作者:假面的盛宴 本章字数:1689 字

05

就跟他爹一样,薄春山慢慢长大点也成了个小地痞,还是个小泼皮。薄家的名声在西井巷并不好,家家户户都不愿意沾上他们,可大家又爱谈论薄家的是非,且邻里之间少不了闹些矛盾,薄春山的娘邱氏再泼辣,到底是个女人家,争吵起来难免会吃亏受委屈。

那时薄春山好像还不到十岁,被人称作薄家那小泼皮。有次邱氏与人吵起来了,那家妇人不敌,当家男人便上了,男人和女人吵起来就荤素不忌了,说了不少荤话,邱氏只能含泪回家。

第二天薄春山就找上了门。他什么也没做,就坐在那家门前细数这家是非,从婆媳间矛盾,说到妯娌间的龃龉,一大家子人虽分了家却住在一个屋檐下,也不知他从哪儿知道的这些事,连那家老二在外有个相好的都被他捅了出来,闹得那家子鸡飞狗跳。

一个孩童,你还能去揍他一顿?再说了人家也不是凭空浑说,都是有那事才说的,又闹过几次类似的事后,坐实了薄春山小泼皮的名声不说,附近住户反正再也没人敢去招惹薄家人了。后来听说薄春山才十来岁时就跟一帮小混子小地痞混在一处。

今儿听说他打了这个,明儿听说他去管小摊贩讹银两,反正就没一件好事能跟他沾上。他还打过不少说薄家坏话的街坊,再后来又听说他在某某妓院给人当打手,好像还帮赌坊收债,行走身上都是带着刀的,动不动就要卸人手脚。

这些都是顾玉汝听来的。由此可见,对顾家这种清白人家来说,薄家人那就是剧毒,能有多远就要离多远。

顾玉汝依稀记得,前世薄春山‘调戏’她,又被她骂了之后,就再没出现在她面前了。她记得自己当时可是松口气,再加上后来她爹出了事,她又和齐永宁成了亲,就更不可能知道薄春山的事了,只偶尔回娘家时才能听一句半句关于他的闲言碎语,说他又干了什么坏事,说他犯事吃官司进了大牢。

当时她还想,街坊们果然没说错,上梁不正下梁歪,薄春山果然随了他爹,不过进了大牢总比丢了性命强,希望他以后能长教训能学好。等他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就是那次倭寇袭城。也是那次,她才知道原来薄春山一直喜欢自己。

*

薄春山转回永胜赌坊。黑夜如墨,这条聚集了城里大半酒楼、赌坊、青楼的街格外喧嚣,离很远就能感受到这里躁动。薄春山是从赌坊后门进的,没惊动任何人。

临着赌坊后院一处厢房中,此时薄春山光着膀子,只穿了条裤子坐在那儿。晕黄的灯光下,他结实的膀子上仿佛抹了层蜜,虎娃正忙着帮他拆胸前的白布,随着虎娃的动作,他鼓起的肌肉时不时会跳动下,显示他并不如表面上那般平静。

“老大你这是做甚去了?又跟人打架了?”虎娃一边说,一边将被血染透的白布取下扔开。揭了布,薄春山胸口的伤也露了出来。是刀伤,正好在侧胸上。只看伤口位置,若是再深上些许,指不定会送命,不过既然薄春山能坐在这儿,就说明没有大碍。

“老大,你这两天是咋了?那天明明不用你上,你自己倒冲了上去,后来挨了一刀,豹哥让你好好养伤,你也不养,这又是出去做甚了,把伤口弄成这样?”别看虎娃嘴里絮絮叨叨,处理这种伤却是熟手,一边说一边将金疮药往薄春山的胸口不要钱似的洒,等血停止往外渗,他拿出新的白布帮他包扎上。

刀六给他打下手,期间一句话没说。不过刀六知道薄春山去做什么了,因为老大临走之前,是他跟他说了顾家姑娘的事。至于为何去找人姑娘,却动了伤口,这刀六就不知道了。难道说老大趁夜黑风高想亲人姑娘,被人给捶了?

可想到顾玉汝那张娴静秀雅的脸和纤细的小身板,再看看老大,刀六不禁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想法。薄春山没理虎娃,低头看了看胸口上的白布,见包扎得还算结实,他拿起放在一旁的衫子往身上套。

穿衣裳的过程中,他突然道:“最近成子手下收了几个小孩?”虎娃没防备他会突然说这个,愣了下。“你去挑两个机灵的,让他们以后什么也不干就跟着顾玉汝。”

“老大?”“只要出门就跟着,给我看紧了,有事就往我这报。”“老大,你这是咋了?”虎娃还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刀六目光一闪,但没说话。“我说你听着就行,哪来这么多废话!”薄春山不耐地皱眉道。虎娃当即不敢再问了。因为他清楚老大的脾气,能说的自然会说,不能想说的问也没用。

“行吧,你们各干各的去,我回了。”薄春山晃晃悠悠走出门,还是从后门出去的,没惊动任何人。

*

顾玉汝胡思乱想了一夜,以至于第二天醒来头疼欲裂。幸亏昨儿赵氏跟她说了,让她早上不用来,下午再去顾大伯家,所以她也就没起,继续睡回笼觉。

“这孩子也不知怎么了。”孙氏有些担忧地对顾秀才道。“是不是昨天吓着了?”“我看也不像啊,问她她也说没发生什么事。”“那就让她睡吧,估计昨天累着了。”

用完早饭后,顾秀才就和儿子出门了,孙氏将家里收拾了下,拎着篮子去菜市买菜。等她买完菜回来,顾玉汝还是没起。她洗了手,去了西厢。

见女儿睡得沉,她进来都没醒,孙氏下意识伸手探了探女儿的额头,顿时被手下的温度惊住了。她忙去打了井水,用浸湿了帕子给女儿敷在额头上,又叫来小女儿看着大女儿,就急冲冲出去找大夫了。

请了大夫来,把脉开方熬药,又哄着女儿把药喝了,中午顾秀才和顾于成回来了,孙氏跟他们说了顾玉汝生病的事。“那下午让玉芳去给大嫂帮手。”顾秀才说。顾玉芳有点不情愿的样子:“爹!”

“你姐病了,你娘要照顾你大姐,你不去你打算让谁去?”顾玉芳当即不说话了。

……

顾玉汝是下午才醒的。醒来后,热还是没退,但比早上那会儿好多了,孙氏给她端来早就熬好的白粥,让她吃了一碗,吃了继续睡着捂汗。

本就是接近初夏,定波县又是沿海地带,天气本就热,早在初春时,人们就穿起了夏衫,这般捂着简直是难受至极。就这么昏昏沉沉过了两天,顾玉汝的热终于退了,也不反复了,但人却瘦了不少,小脸儿都尖了,人也恹恹的没精神。

孙氏心疼坏了,各种卖肉菜说要给女儿好好补补身子。与之相反,顾玉芳这几天的日子并不好过。

赵氏是个做活仔细的,自然看不惯别人做活儿毛手毛脚拖拖拉拉,又想着二侄女也不小了,索性就当教她了,指着顾玉芳干各种活,一旦干不好,赵氏可不会跟她客气,因此顾玉芳吃了不少挂落。

她又惯是个娇气的,平时家里的活儿都是孙氏做,再不济还有大姐,什么时候轮得到她,因此心里又是委屈又是气愤。又见娘如此紧张大姐,她本就是个气量狭小的,便忍不住说些阴阳怪气的话。

“娘,你总是心疼大姐,也不知道心疼心疼我,你瞧瞧我这手,要不今天我就不去大娘那儿了,一日不去也没什么。”话音还没落下,孙氏的眼睛已经斜了过来。

“快去,你大娘是为了你好,你惯是懒惰还刁钻,我这个当娘的教不了你,就让你大娘替我好好教教你,也免得以后你嫁出门子被婆家嫌弃。”

顾玉芳气得一跺脚,出门了。“玉汝、玉汝,整天都是玉汝,那你当初生我做甚?”顾玉芳边走边不忿喃喃道,说到气处,又使劲跺了一脚。“就是偏心眼,偏心眼……”

“玉芳,这是去做甚?”顾玉芳抬眼见是街坊孙大娘,忙收起脸上的怒色,堆起一脸笑,却因转换太快,脸色多少显得有些勉强。“大娘,我去我大伯家。”

“平时都是你大姐去,怎么今儿换成你去了?”孙大娘好奇问道。“我大姐这几日病了,我便去替我姐几天。”顾玉芳拧着帕子垂目小声说。孙大娘点点头:“你倒也是个孝顺的。行吧,你快去,大娘也回了。”

顾玉芳目送孙大娘离去,一直到只剩背影了,她才收起脸上的笑,正转身打算离开,却不想斜侧里多出来一个人,吓了她一跳。“你、你、你,你看我做什么?”顾玉芳一边往后退,一边抖着嗓子说,她倒想装得若无其事,可明显对方是冲着她来的,且她也认出对方是谁了。

是那个名声臭大街的混子薄春山!“薄春山,你想干什么?你不会是想……”顾玉芳脸色泛白,隐隐泛着恐惧的青色,估计是联想到了什么。

薄春山紧皱浓眉,这丫头片子在想什么?“你姐病了?”顾玉芳一愣,过了会儿才犹豫道:“你、你问我姐做什么?”

薄春山眼睛一横。他本就戾气重,在寻常妇人眼里就是一脸凶相,更不用说是顾玉芳这种小丫头片子,当即被吓得忙道:“我姐是病了,病了好几日了。”说着,声音里还带着一点哭腔。

薄春山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转身走了。一直到他走远了,顾玉芳才缓过来劲儿,心里又是惊又是怒,竟是没忍住眼泪,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儿,她才委屈中夹杂着惊惧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