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006章(你是大狗吗...)

书名:听说我喜欢你 本书主角:楚悦,陆远川 作者:雪默 本章字数:1601 字

L的朋友圈:

微信聊天框截图。聊天框名称:楚楚聊天内容:楚楚:以前你说过要保护我。楚楚:记得吗?

——————

楚悦之前养过一只狗,是隔壁桂花奶奶家的大狗生的崽,那狗妈妈应该是有点混种,体型特别大,狗崽子遗传妈妈的好基因,也长得特别大,楚悦爷爷给狗搭窝的时候,都要搭得大一些。

狗狗是在楚悦8岁的时候领回家的,直到楚悦12岁,牠陪了楚悦四年,楚悦是家里唯一的小孩,没人陪她玩,她就跟狗狗玩,她将狗狗当成玩伴,当成好朋友,有时候还会跟奶奶说,等以后我读大学,也带着狗狗去,奶奶说学校不给养狗。

可是狗狗终究没能等到她读大学,在楚悦5年级上半学期的时候,某天早上楚悦出门准备去上学,发现狗狗不见了。

之后任他们怎么找,都找不到。

有人说,应该是被偷了,偷去杀了卖狗肉。楚悦听完哇地哭了,哭得很伤心,后面一段时间,只要一想起大狗,她都要哭上一场,爷爷奶奶为了哄她,说要再找只狗来养,楚悦不愿意,就算再养一只,也不是原来那只大狗了。

楚悦是个长情的人,不管是物件、狗,还有人,只要被她装进心里的,都会记很久。

虽然家里没再养狗,狗窝却被保留下来,楚悦不让爷爷拆掉,她爱狗及屋。

这会,在森然的闪电以及噼啪的响雷中,原本应该空无一物的狗屋里,却隐约蹲着个人。这视觉效果,简直比恐怖片要恐怖十倍。

楚悦吓坏了,尖叫声脱口而出。

又是一道闪电落下,瞬间将黑夜照成白昼,铁笼里的人,睁着一双狼一样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楚悦。

楚悦头皮都快炸开了,将手里的书往地上一扔,拔腿就往厨房跑。大雨滂沱,地面湿滑,她脚下一滑,瞬间摔了个狗啃泥。

奶奶从厨房小跑出来,看见门前摔在地上的孙女,吓一跳,还以为她被雷打到,炒勺一扔就跑了过来,“悦悦,悦悦你怎么了。”奶奶以为孙女被雷打到了。

幸好楚悦还能动,哆嗦着伸手指了指狗屋,“那……那里有人。”奶奶:……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的电,爷爷拿着个手电筒,从楼上下来,他也听到楚悦的叫唤声了,边出来边问,“怎么了?怎么了?”

然后,手电筒便往狗窝照去,赫然发现,里面蹲着个男娃。一个浑身脏兮兮,湿哒哒的男孩子。

对方静默无声地蹲在狗屋中央,被手电筒的光一照,他就将脸更低地埋进两膝之间,但一双眼睛仍戒备地盯着他们。

他的脸很脏,像从泥地里滚过,看不清长相,一双眼睛却很明亮,隐隐透着光芒,眼白被雨水浸得发红,远远看去,像野兽般的红光,楚悦突然想到那些未被驯化,生人勿近的小兽,它们遇到危险,也会是这种眼神吧。

就算隔着一段距离,楚悦看着这样的男孩,还是会觉得害怕,随即躲到奶奶身后去。

后来,爷爷将男孩从狗窝里拽出来,带进屋。

家里停电,爷爷从柜子里翻出几根蜡烛点上,然后将蜡烛固定在桌面,昏暗的客厅很快亮堂起来,烛火在空气跳跃着,散发着暖融融的光。

奶奶拿着手电筒回厨房继续做饭,爷爷去楼上找干衣服,客厅就剩下楚悦和浑身湿漉漉的男孩。

楚悦的魂魄已经归了位,这会坐在桌前,单手撑着下巴,直直看着垂头丧气的陌生男孩,想了想,问:“你是谁?你是大黄变的吗?”

男孩出现得太突然,楚悦怀疑他是大狗变的,虽然这个想法有点滑稽,但她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男孩身上还在滴水,滴滴答答的很狼狈,衣服被雨水浸透后紧紧地贴在身上,让他看起来干扁瘦弱,年纪应该比她小吧,个头小小的,又瘦又矮。

男孩并没有回答楚悦的话,从进屋后,他始终低着头,只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

爷爷很快找来一套旧衣服,是楚悦去年的校服,楚悦开始长身体,去年的校服已经小了不能穿。

爷爷将衣服递给男孩,男孩没有接,爷爷又哄了两句,对方就跟个木头似的,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

爷爷实在怕他着凉,便亲自动手去脱他的衣服,男孩挣扎了几下,力气敌不过爷爷,两件梅菜干似的上衣,很快被爷爷脱下来了。

借着烛光,楚悦看到男孩瘦骨嶙峋的身上,有着累累的伤。青青紫紫的,像被殴打过的伤。

爷爷也看到了,倒抽口冷气,“老天,怎么被打成这样,小孩,这些是谁打的?”

男孩依旧是个闷葫芦。

没等到回答,爷爷又伸手去扯他的裤子,下半身也全是伤,青一块紫一块的,触目惊心。

楚悦不仅看到伤,还猝不及防看到女孩不该看的东西,她吓一跳,忙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顺带背过身去,恼羞成怒道:“爷爷,我要长针眼啦!”

爷爷这才想起来孙女还在旁边看着,忙又将男孩的裤子扯上来,将衣服塞进他手里,强行将人带去一楼的厕所,将他推进去说:“先洗个澡吧,洗完出来再说,会开热水器吗?只要扭一下这里就行。”

楚悦脸颊滚烫,明知道不该去想,但刚刚看到的画面,却在她脑子里挥之不去。

爷爷在厕所门外听了一会,没听到里面有动静,便推开门看一眼,男孩就站在花洒下发呆,爷爷叹了口气,推开门走进去。

等爷爷再将人带出来时,男孩终于变得干净清爽了,楚悦终于能看清对方的模样,不过烛光不是很亮,男孩子的五官看不太真切,只觉得那双眼睛始终很明亮,透着股野性,像在野外长大的小孩,没有家人,没有家。

但这只是楚悦当时的想法,男孩其实是有家的,还有名字,叫秦枭,爷爷说那是一种很厉害的鸟。

秦枭看起来很小,其实比她还大一岁,奶奶说,因为没营养,所以长不大。

——————

楚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完全平躺在沙发上,陈聪已经不在客厅,应该是回房间午睡去了。

四周很安静,楚悦维持着平躺的姿势,盯着天花板发呆,她刚刚好像做了个梦,小时候的梦,梦里有爷爷奶奶,还有秦枭。

楚悦无声地勾了勾嘴角,心情突然变得很好,因为只要有爷爷奶奶的梦,都是美梦。

梦里的秦枭,真的跟今天遇到的陆远川很像,区别只在于,一个是少年人,一个是成年人。

这世上,真有这么相像的人吗?

因为答应学姐要去给她当助理,楚悦便没再看招聘信息,之前两家联系她的律所,她也推了,准备好一份资料,好等星期一过去交上去。

今天是周五,她还有两天的休息时间,然后又要开始工作了。

比起闲在家,楚悦更想去工作,这样陈普珍就不会天天念叨她了,楚悦虽然没什么脾气,不容易生气,但被念叨多了,也会觉得烦,以前工作经常加班,在家的时间少,不用总面对陈普珍,所以没太大感觉,这段时间,楚悦是真的被念怕了,所以答应学姐的邀请,有一部分也是因为陈普珍。

陈普珍在超市工作,两班倒,下午的班要上到晚上10点,陈焕的工作经常换,楚悦也不知道她最近在哪上班,不过她一般都是很晚才回来,因为要去玩,去约会。

这两个女人不在家,楚悦就有短暂的安逸时间,陈聪沉迷游戏,除了游戏背景音乐,一般不吵人。

晚上做了两个人的饭,楚悦在外面喊了陈聪几遍,没听到他的回应,便没再理会,自己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吃,吃完收拾好碗筷,便提着垃圾下楼去。吹了一个下午空调,她想去散会步,透透气。

小区的几个垃圾桶固定放在大门右边的空地上,楚悦踩着拖鞋,穿过小花园,慢悠悠地走过去,晚风习习,吹在皮肤上,能感觉到一丝的凉爽。

扔好垃圾,楚悦见几个熟悉的阿婆凑在石桌旁喝茶聊天,她便走过去跟她们打招呼。

阿婆们好像在聊哪家的小伙子,说得很激动,楚悦站在一旁也听了一耳朵。

陈阿婆说:“开的是大奔,很贵的。”田阿婆说:“你也懂车?”陈阿婆切了一声,说:“奔驰宝马还是认识的。”田阿婆又说:“最近好像经常看到这个车开进来。”陈阿婆说:“也不知是哪家的,开那么好的车,应该能住得起别墅才对。”

忽然,田阿婆转身拍拍楚悦的手,说:“妹仔,你快看大门口,那个人是你妹妹吧?好像跟个男人在吵架。”

于是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朝小区大门口看去。

陈焕这会正对着个男人破口大骂,男人脸色很难看,伸手想去拉陈焕的手臂,却被她一把甩开了,然后她又激动地骂了一长串。

楚悦远远看着,忍不住皱眉,从她这个角度,看不清男人的模样,却能看到他手臂上的刺青,这让她想起昨天晚上陈焕给她看的新男友的照片。

不是才谈的吗?怎么就吵成这样子了。楚悦犹豫两秒,还是抬脚朝大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