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章 温家着火

书名:温家有娘子 本书主角:陈宁雅 作者:竹篱清茶 本章字数:1039 字

大家都知道江南是主要的粮食产地,江南那边无法春耕,只怕这一年的粮价会持续上涨。

想到这里,温有山越发着急了,只是对着冯兴海等人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接下来的一路大家没再怎么说话,眼看着裕昌镇就要到了,温有山开始给赶车的何勇刘明指路,通往浮山村的山道并不好走,即使是马车也晃悠得厉害,不过明显节省了不少时间,等他们进村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但天边还泛着微光,至少能看清村路。

夫妻两本来是打算先去孙家接孩子的,没想到刚刚下马车就看到温元良从孙家院子里冲出来,朝他们扑过来,“爹,娘,我们家着火了!”

“什么?”温有山震惊得瞪大眼睛,急匆匆地就要回去。

好在孙来福出现得及时,当即把人拉住,“有山哥,先听我说,别着急,虽然着火了,好在扑救及时,只烧了放置柴火的棚子,其他屋子还好好的。”

温有山闻言先是松了一口气,又急道:“好端端的怎么会着火?”

现在还没入夏,天也不热,再加上一家子早早出门,家里也没留人,按理说不可能着火的。

他这一问,孙来福的脸色沉了不少怒不可遏地骂道:“还不是黄猛那个瘪三,昨天嫂子把周氏揍了,元良也给了黄大壮几个闷棍,那一家子怎么可能吃下这个闷亏,这不,今天听说你们家没人黄猛就摸到你们家纵火,估计是怕走大门被村民瞧见,就想从后面翻走,谁知道掉坑里了,似乎还受了伤。我们听到呼救声过去,这才发现你家着火了,而黄猛就摔在你家边上的沟坑里。”

温家在半山腰山,本来地就不平,是温有山的父亲和爷爷花了几年时间才整出一块适合建房子的平地,围起来的篱笆院墙一侧是院子,一侧就是陡峭的山沟,虽然不深,却无法行走,掉进去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黄猛!”温有山握紧拳头,从紧咬的牙缝里蹦出两个字,他的声音把周围的村民引出来。

冯兴海见他气得快要失去理智了,当即上前重重拍了温有山的肩膀,沉声道:“兄弟,别冲动,既然我们过来又碰上,自然会替你们做主,现在就带我们去那黄猛家一趟,这等凶狠之人不可放过。”

冯兴海的话如同一瓢冷水浇到温有山的头上,令他瞬间清醒,当下温有山啥也没说,朝冯兴海郑重一拜,在前头给他们领路。

孙家跑出来的人看得云里雾里,小李氏茫然地问道:“嫂子,那几位是?”

陈宁雅垂眸,低声笑道:“衙差!”

她的计划里本是没有这一环的,现在看来似乎比她预想的还要精彩,至少这次能狠狠给他们一个教训。

“嘶!”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打死他们都想不到温有山会认识衙差,还把人带回村,难不成他早知道黄猛会报复?

看大家疑神疑鬼的样子,陈宁雅才解释道:“你们不用瞎猜,几位衙差大哥是请有山带他们进山办事,正好赶上了而已,只能说亏心事做多了连老天都看不过去,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陈宁雅说得虚虚实实,却不妨碍大家脑补,这年头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认识衙差,温有山认识衙差可见他的能耐,黄猛却作死把人给得罪了,以后只怕是没办法在浮山村立足了。

想到这里,看热闹的村民连连点头,心想可不是报应嘛!不然几年都不出现的衙差怎么好死不死地就在今天进村了,那黄猛得罪谁不好竟然得罪在衙门有关系的温有山这回只怕是栽了。

明白里头关键的众人揣着激动兴奋的心情往黄家赶,生怕慢一步就看不到好戏了,也有人悄悄退出去,往另一个方向跑了。

再说黄家这边,黄猛被人抬回去就半死不活,直到天快黑了才醒过来,一直躺在床上呻吟,一边呻吟还一边破口大骂,想到白天的事情就恼火。

农忙刚过,村里大部分人都闲下来了,今儿一早他本来是吃了饭打算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偷个三瓜两枣或者贪些便宜,转悠的时候撞见自家两个儿子,从他们口中得知温家没人,黄大壮的本意是让黄猛揍温元良一顿给他出出气,可黄猛想的要更深一些,昨天吃的哑巴亏他可没忘,现在温家没人不正好?

他把黄大壮忽悠回去就一个人上山了,不过温家在半山腰上,半点遮挡都没有,他要是这么堂而皇之过去,难保不会被人看见,等他好不容易遮遮掩掩进了温家院子,这才发现温家每个屋子都落了锁还是两个锁,黄猛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要是平常他压根不会把这锁放在眼里,拿石头砸几下就行了,可现在农忙过了,村子里上山的人不少,万一砸两下把人引来了怎么办?

不过担心归担心,他还是经受不住钱财的诱惑,可惜他刚刚砸开一个锁就听见院子外面传来大喝声,吓得他转身就跑,只是这么走了叫他如何甘心,所以他才在临走前放了一把火,本来是想烧了灶屋,可惜里头连个柴火堆都没有,时间又那么紧迫,他只好点了草棚,然后从草棚后面的篱笆翻出去,本以为这样就没人能发现他,却没想到那篱笆下有个大坑,里面还插着几根尖利的竹子,一下子就把他扎穿了。

周氏顶着一张猪头端着药碗进屋,没好气地数落道:“让你去找温家麻烦你倒好,竟然伤成这样回来,好处没捞到,咱们还贴了几百文看病钱,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呜呜......连个破落户你都搞不定,你怎么那么没用......”

“够了!闭上你的臭嘴!”黄猛朝周氏龇牙咧嘴,那凶狠的样子把周氏吓得打了个哆嗦,还在喋喋不休的周氏立马闭嘴了,黄猛这才用力吐了口痰,骂道:“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受伤?连个麻杆似的女人都打不过,你还好意思说我?快!把我的药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