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九章 怎么选择

书名:温家有娘子 本书主角:陈宁雅 作者:竹篱清茶 本章字数:1059 字

沈边轻咳一声,眼中闪过一丝歉疚,底气不足地说道:“温娘子,海田这事确实是本官思虑不周,现在按照你的要求我跟师爷研究了一下,我们仔细看过浮山村的地理状况,发现从浮山村去最近的海边有三条路,第一就是走寻常的官道,约莫得走上一天,第二个选择是水路,邕江流经浮山村,弄一艘渔船,从邕江到海边大概要走两个时辰,这也是最省时间的,不过你们那附近似乎没有渔民,也不知道这水路走不走的通;第三就是翻山了,本官看过浮山村周边的情况,浮山村三面环山,只有一条出村的路能走,从浮山村的后山翻过四座山就能看到海岸,但那边是山崖,山崖下才是海滩,只怕也得走上大半天才行,再加上那边杳无人烟,只怕更加危险。”

陈宁雅凝眉沉思,上辈子她逃命的时候回到庆安县,在这边东躲西藏也生活过一阵子,知道沈边说的这三条路分别通向不同的海滩,若是走官道应该是到最近的一个渔村,若是走邕江去的就是入海口,那边是渔船扎堆的地方,而且邕江水流湍急,温有山不是渔民,每次下水都有风险,不是最佳选择,至于第三个选项......

陈宁雅微微叹息了一声,抬头朝沈边露出一抹浅笑,贝齿轻起,“就选择第三吧,民妇的夫君时常进山,对山里的情况还算是熟悉,只要大人派几个人跟他走一遭就行,往后他能自己过去,顺便大人也能丈量一下海田的大小和位置。”

沈边压根没料到陈宁雅会选这个,三个选择里面就最后一个大家都没底,万一那边不适合开海田呢?万一那边悬崖峭壁连下都下不去呢?,还有,要是山里有猛兽怎么办?思来想去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好一会儿才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这么办吧,等会儿本官派几个人跟你们回去,看情况再定吧。”

“多谢大人。”陈宁雅赶忙说道,似乎怕沈边反悔,当下就提出辞行。

两口子出了衙门,陈宁雅重重舒了一口气,脚步都轻快了许多,拉着温有山往人多的市集上走。

等走远了温有山才小声问道:“娘子,为什么你要选那个,后山我常去,但也没走到那么远的地方,山里蛇虫鼠蚁不少,还有野猪之类的猛兽,到时候你怎么过去?”

说起山里的情况温有山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

陈宁雅不甚在意地笑了笑,“怕什么,这不是有你在吗?而且沈大人也说了,先去探探情况,不行的话估计会让我们选别的,再不济咱们把海田卖给衙门,换成银子也行。”

“对对对,换成银子,换成银子好。”温有山赶忙说道,偷偷瞧了陈宁雅一眼,发现她没吭声,就知道她不同意,心下一叹。

陈宁雅无奈,只好解释道:“师爷之前跟你说了,邓家那块海田不止十两银子,也不知道什么原本邓家那些人没把海田卖了换成银子,既然邓家没开这个口,而是赔了整个海田,我自然不会去提这个事情,别的不说,若是换成银子多出来的那部分怎么处理?让我还给邓家我心有不甘,可要是全都收下县太爷肯定认为我是个贪财之人,对我的印象定会变差,横竖对我们都没有好处,还不如以退为进,换一块地,就算用不上也没关系,总归是一份不会跑的产业,不是吗?”

温有山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拼命的点头,赞叹道:“还是娘子聪慧,要不是你的我都想不到这么多。”

“行了,别贫嘴,赶紧去把东西卖了,我们还要赶回去,估计一会儿县太爷派的人就在县城门口等我们了。”陈宁雅催促道。

夫妻两先去药铺卖了蛇胆,又寻到庆安县最大的酒楼把其他野味卖了,约莫换了五百文,大头还是蛇胆,那东西值钱。

怀里有钱,温有山越发安心了,连海田那个糟心事都觉得不算什么大事。

两人去了一趟粮铺,一问粮价,温有山觉得刚刚焐热的钱似乎要保不住了,一斤白面要四十文,连最次的糙面一斤都要二十五文,他们家平日食用的糙米一斤二十二文,若是在秋收的时候,这个价钱都能买两斤了。

直到走出县城温有山还有些闷闷不乐的,见到等候他们的马车才把那些愁思抛到脑后,同几位衙差打起招呼。

几个衙差知道沈边关注温有山两口子,也不敢拿平日里那套做派应对他们,一来二去温有山同他们也熟稔了起来。

陈宁雅这才知道带头的衙差叫冯兴海,在衙门干了七八年了,算是元老级人物,同时也是捕头,功夫不错,与他较好的另一个捕快叫王二,是冯兴海拉进衙门的,是他的小弟,另外两个衙差都是沈边上任的时候带过来的,一个叫何勇,一个叫刘明。陈宁雅看他们气势不凡,心想这两人应该是护卫或者打手之类的,功夫应该在冯兴海之上,只是他们很是低调,低调到几乎没什么存在感。

这个时候陈宁雅就要佩服温有山了,别看他没什么见识,但感官敏锐,只交谈两句就知道何勇刘明不简单,对他们说话也较为客气,反倒是跟冯兴海攀谈的时候要随意很多,还没走到裕昌镇两人就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哎!冯捕头,你说这粮食咋贵得越来越离谱了呢?”温有山惆怅道。

“可不是!你们还算好的,至少自家有种粮食,哪像我们住在县城吃的都得用钱买,这粮价一涨,好些人都只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冯兴海连连叹息道。

说起这个话题,众人的心情沉重了不少。

陈宁雅抬头望天,轻叹道:“估计是哪里又遭天灾了吧。”

何勇和刘明对视了一眼,尔后又若无其事地继续赶车。

倒是冯兴海惊诧地看向陈宁雅,“温娘子厉害,还真被你说对了,今年开春江南就一直下雨,还是那种瓢泼大雨,一下就是好几天,好些田都被淹了,这春耕都没法开始,粮价可不就得张嘛!也不知道那雨啥时候能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