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章 家底

书名:温家有娘子 本书主角:陈宁雅 作者:竹篱清茶 本章字数:1048 字

“咦,要不是我来过几次,还真不信他两大病初愈。”孙来福啧啧称奇,他也不是没见过病人,以前村子里的人病好了哪个不是跟脱层皮似的,不说到皮包骨的程度,但绝对不会像这俩小的这样长肉,而且还面色红润气色好,身量似乎还长高了不少。

孙来福越来越稀奇,忍不住一直盯着孩子们瞅。

温有山知道陈宁雅不喜欢跟外人接触,深怕孙来福待久了陈宁雅不高兴,赶忙问道:“你就说你有啥事?今天不用下地?”

孙来福回过神来,赶忙把背篓交给温有山,“还不是我娘,听说你家两个娃生病了,正好家里的母鸡下蛋,就让我拿几个过来,顺便摘点野菜给你。”

温有山看了一眼,把野菜拿出来,鸡蛋原封不动交给孙来福,“你家的日子也紧吧,往日婶子都舍不得吃鸡蛋,今天却送这么多过来,我可没办法安安心心的收下,你赶紧拿回去,给家里吃或者拿出去卖都行,对了,我昨儿个弄了两只野兔,还有半只没做,你拿回去,给老人孩子炖个汤也行。”

野味在村子里不算什么稀罕物,毕竟浮山村就在山沟里,只要是村子里长大的孩子,就没有不会打猎的,也算是村民的副业,只是大家能力参差不齐,厉害的猎手连野猪之类的大东西都打过,有的人却是连抓个野鸡都费劲。

温家在半山腰上,田地不够,单纯靠地里的出息一家得饿死,虽然温有山会点木匠活计,一年到头靠接点小活可以攒一些,不过收入不稳定,时多时少,温家一半的收入还是靠他上山打猎下水摸鱼,这部分收入占温家的一半,孙家在山脚下,田地比温家多,一年到头光是地里的活就忙不完了,孙来福进山的时间极其有限,自然这打猎的本事也比不上他。

看到那半只野兔,孙来福赶忙摇头拒绝,“可别,我是来送蛋的,要是让我娘知道这蛋没送出去还拿了你家半只野兔,她得削死我!你赶紧把鸡蛋拿回去给孩子们补补。”

“一看他们就知道这段时间没少补,你赶紧的,别跟我磨叽。”温有山不由分说地把东西放进孙来福的背篓里,推他下山。

孙来福把温有山当大哥,向来听他的话,闻言只好憨笑着离开,临走前还同陈宁雅大声招呼道:“那个嫂子......对不住,我先走了。”

刚刚走出灶屋的陈宁雅一脸问号,看到院子里一把野菜才问道:“送野菜来了?”

“没有,送鸡蛋,我没要,就拿了一把野菜,大家过日也不容易,又正好是这个时候,没好意思要。”温有山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忐忑,生怕陈宁雅不高兴,他可是知道的,村子里的女人最是看中这些蝇头小利,之前他给人送一窝野鸭蛋,人家不要,那家女人在他走后直接把她男人骂得狗血淋头,他都快到家了还能听到村子里的喝骂声,从那之后他就明白送东西也是有讲究的,不能随着自己的心意来。

陈宁雅微微颔首,不置可否,“那就把野菜收拾一下,中午......弄点野菜粥吧。”

温家以前都是一日两餐,不管是孩子还是大人,都是混个水饱,陈宁雅落难之前都是一日三餐,现在她想慢慢改变温家的吃饭习惯,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吃不饱,要不孩子怎么长身体,大人如何干活?

“诶!我这就去。”温有山惊喜于陈宁雅的反应,做事也越发积极了。

到了晚上,陈宁雅习惯性地要进张氏的房间,刚刚走到房门口,就看到抱着被子的温元良,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她。

“怎么了?”陈宁雅有些愣怔。

“娘,弟弟妹妹好了,我可以回来睡了。”温元良仰着头回道,对于这个娘他现在已经不抵触了,只是还没法亲近,就是说话也透露着些许生疏。

不过这样陈宁雅就已经知足了,想到这孩子以前一直住这屋,遂点点头,侧身让他进去,“那娘回房间去睡了。”

院子里的温有山一直竖着耳朵听,嘴巴都咧到耳根了,虽然他们还在守孝做不了什么,可抱着温香软玉总比独守空房强。

陈宁雅回房的结果就是不到戌时三刻温有山就回房了,好在她以前也不怎么留意这些事情,倒是没追问。

温有山见两个孩子已经睡了,陈宁雅还没有要睡觉的意思,疑惑地问道:“娘子,还不睡吗?”

陈宁雅点点头,打开家里唯二上锁的柜子,从里头拿出县令给的包袱,小声说道:“之前太忙了,也没细细瞧看里头的东西,今晚难得有空闲,我需好好理理。”

说着陈宁雅把包袱打开,发现里头竟然有两身八成新的衣裳,她记得这身衣裳是她在医馆养伤的时候穿的,没想到沈边这般细心,还把她用过的东西交给她,除了衣裳,还有两块棉布,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足够她给家里人每人做一套里衣了,除此之外就是那包银子和两吊钱。

温有山看陈宁雅把银子倒出来,赶忙说道:“之前去镇上请大夫我从里面拿了二两,孩子们看病花了八百文,买米粮那些又花了五百文,还剩七百文,那些钱我另外放在柜子里了。”

陈宁雅点数了一下,抬头说道:“那沈大人给的就是十两银子两吊钱,对吗?”

温有山忙不迭地点头。

“这点银子也做不了什么啊!”陈宁雅皱着眉头嘟喃道。

温有山二话不说起身,在柜子里翻了好一会儿,拿着一个破布包出来,“这里是我所有家当了,有五两碎银和三吊钱,都交给你。”

陈宁雅有些震惊地与温有山对视。

温有山不好意思地说道:“以前咱们家的银子都是娘收着,我自己就攒了一点点,娘临终前把钱都给我了,就是......有些少。”

陈宁雅呐呐地点头,是真的少,一个家七口人,所有的积蓄合起来竟然不足十两,两个孩子生病看大夫就花了快一两银子,难怪说穷人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