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章 教你们识字可好

书名:温家有娘子 本书主角:陈宁雅 作者:竹篱清茶 本章字数:1025 字

温家在半山腰上,提水要到山脚下,温元良不过半大小子,一次连一桶水都提不满,想要把水缸装满水得来来回回跑十几趟,这不是折腾人嘛!孙来福下意识地认为邓氏不干活才把事情都压在孩子身上,伸着脖子往屋子里张望,却是啥也没见着。

温元良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用脚踢开篱笆门,喘息道:“孙大叔去堂屋坐会儿,我爹下地去了,也可能上山了,总之他一般要到天快黑了才回来,我娘......弟弟妹妹生病了,我娘在照顾他们,不能出门。”

“谁生病了?生了什么病这么厉害,你娘连门都出不去?”孙来福的声音拔高了许多,隐隐有些怒意,更加认定邓氏是找借口使唤温元良,要是真有孩子生病温有山怎么可能都没去他家打声招呼的?

温元良担心孙来福吵醒睡觉的弟弟妹妹,拉了拉他的衣服,手指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孙大叔,你小声一点,弟弟妹妹们都在屋子里,别吵醒他们了,我娘是真的出不了门,大妹妹和二弟出水痘了,还染了风寒,大夫说这病会传染,不许我们接近他们,现在我娘在奶奶住的那屋照顾他们,已经好几天没出来了,得等到弟弟妹妹好了我娘才能出屋。”

“啥?这么严重?真的假的?你爹怎么没说?”孙来福急得拍桌而起,想到温元良说的是水痘又不敢冒然进屋瞧看,急得不知道咋办才好。

温元良肯定地点点头,“是我爹去连夜去镇上请大夫过来看的,不会有错的,娘说刚刚发病的那两天比较凶险,等痘全出来了就好多了,这几天他们已经不发烧了,爹也可以放心出去干活,就是我不能出去玩,要在家里帮忙。”

以前若是这样把他留在家里他铁定不怎么甘愿,这次却没有半点抵触的感觉,他自己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孙来福欣慰地摸了摸温元良的脑袋,听到孩子们没事又放心地坐下,小声嘀咕道:“没想到你娘竟然会亲自照顾两个孩子,还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别说孙来福稀奇,就是温元良自己都惊讶,现在还在适应中,不过这种感觉并不赖,要是他娘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孙来福眼看今天是等不到温有山了,再加上温家一切正常也没出什么乱子,他也不好继续在这里耽误时间,离开的时候同温元良叮嘱道:“有事就去家里找我,要是我不在就跟你孙奶奶说,再不济还有你婶子,缺了啥也可以去家里拿。”

孙来福跟温有山那可是穿着同一条开裆裤长大的,感情比亲兄弟还好,两家不会见外。

温元良听话地点头,拎着水桶跟孙来福一起下山。

待在张氏卧房的陈宁雅自然听到孙来福的声音,无奈地笑了笑,深知孙来福对她有意见,不,应该说村子里但凡对温有山好的人都对她有意见,只是孙来福表现得比较明显而已,不过这也能理解,好像是温有山小的时候救过孙来福,从那以后孙来福把温有山当成亲兄弟看待,自己兄弟的媳妇不像话他自然会替兄弟出头,倒也不是说他有什么坏心思。

算了,想那么多没用,以后她会好好过日子,让温家也有个家的样子,日久见人心,她的改变总会有人看见的。

正当陈宁雅走神的时候,温元贞突然拉了拉她的手,把她惊醒。

“怎么了?可是要如厕?”陈宁雅二话不说就要下床。

温元贞摇摇头,小声说道:“娘,孙大叔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他不知道娘跟以前不一样了。”

陈宁雅心下一惊,深觉这孩子的敏感,好笑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娘没在意,只是想到一些事情而已,好了,娘看你跟二小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就是身上的痘痂还未全部脱落不能出门,这样,从今天起娘教你们识字好不好?”

“识字?”温元贞震惊地坐了起来,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陈宁雅,“娘,您念过书吗?”

温元贞已经六岁了,作为温家长女,她以前经常跟奶奶张氏去镇上买卖东西,知道镇上有个秀才,极受人们敬重,有的人想请秀才老爷取个名字还得送上几斤肉,包上一些铜钱,还有人把孩子送去秀才老爷那边念书,以前她曾好奇问过奶奶。

奶奶说读书人就是老爷,只有念书识字以后才能当官,她问能不能让哥哥弟弟念书,奶奶却说那不是我们家能想的,只有家里有银子的人家才念得起书,打那之后她留意过一阵子,发现自家村子里根本没有读书人,别说读书了,识字的都没有,也就村长认得一两个字,问其他小姐妹,她们也说没听过,久而久之她也忘了这么一件事,没想到她娘竟然识字。

陈宁雅从善如流地点点头,慈爱地理了理温元贞的头发,“怎么?大丫头以前就想念书吗?”

温元贞崇拜地看着她娘,想点头又不好意思,红着脸激动地说道:“我想让哥哥弟弟去念书,镇上的秀才老爷可厉害了,可是奶奶说咱们家没那个本事,不能想。”

说到这里,温元贞几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陈宁雅扑哧一声笑了,“你这孩子没多大,竟然还会叹气!娘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天真得跟什么似的,既然你想学,往后娘就教,只是念书虽然用不了什么体力,却枯燥乏味,既然开始学了,就不能半途而废。”

温元贞迫切地直点头。

也就这个时候陈宁雅才觉得这丫头像个孩子。

说做就做,晚上温有山回来的时候,陈宁雅将他喊过来,隔着门吩咐道:“给我和孩子们做三个沙盘,再给我们准备三支竹签。”

温有山刚从山上回来,身上的东西还没放下,抹了一把汗,将东西交给温元良,随口问道:“干啥用呢?”

“孩子们想念书,我教他们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