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章 有个当娘的样子

书名:温家有娘子 本书主角:陈宁雅 作者:竹篱清茶 本章字数:1026 字

“成,之前县令夫人给的包袱里面有一包银子,我没看多少,你拿上去找大夫,路上小心一些。”陈宁雅担心地说道,这会儿天冷又下着雨,山路不好走,大晚上的出门并不安全,也不知道镇上的大夫愿不愿意出诊。

陈宁雅一边担心一边把两个孩子抱到张氏的房间。

温家一穷二白,仅有四间茅草屋,一间做大堂,吃饭招待客人都在里头,一间是灶屋,另外两间是卧房,一间张氏在世的时候住的,另一间是温有山两口子的房间,以前温元良和温元宏跟张氏住一间,其他三个孩子跟温有山两口子住。

这会儿两个孩子都发烧了,陈宁雅压根不敢带他们回房间,就怕两个小的也被传染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长到陈宁雅都快坐不住了,虽然一遍一遍的用温热的开水给两个孩子擦身子,可是他们的额头还是烫得吓人,烧得都开始说胡话了。

陈宁雅凑近一听,见孩子们都迷糊了还想着吃肉,顿觉哭笑不得,既心疼又和难受,心焦地一直往院子外瞧看。

在陈宁雅探头十几次后,温有山总算是用驴车把大夫拉回来了。

陈宁雅赶忙出去,焦急地说道:“大夫,您赶紧看看孩子,一直高烧不退,都说胡话了。”

“温娘子别急,我这就给病人看看。”大夫背着药箱进屋,目光扫到一旁的温水,赞许地点点头,“你给他们擦身子了?”

陈宁雅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擦了,两个都擦了,只是似乎没什么效果。”

她的眉头皱得都快打结了,明明记得之前大夫就是这么做的,为什么她如法炮制却没有效果。

大夫不紧不慢地给两个孩子把脉,再翻看他们的眼皮和嘴巴,仔细检查了一遍,声音有些沉重,“这是出痘了,再加上风寒,病情来势汹汹,这才高烧不退,好在只是水痘,还要不了人命,不过这病会传染,两个孩子也不知道是谁传染给谁,家中若是还有其他孩子记得别让他们靠近这屋子,还有照顾孩子的大人最好也别接触其他孩子,免得传染了他们。”

陈宁雅一听又是水痘又是风寒,脸色瞬间煞白,水痘是什么她很清楚,这病确实要不了人命,但也不是什么小病,尤其是温家这种条件,一个弄不好小病就变成了大病,再加上还有风寒,这已经可以要两个孩子半条小命了。

想到这里,陈宁雅扑通一声给大夫跪下,声泪俱下,“大夫,求您救救他们。”

“温娘子别着急,还没到那么严重的地步,好在你们及时去找我,并没有耽误孩子们的病情,我这就给他们开药,只是我这边还缺几味药,你先给孩子熬了灌下去,把烧降下来,晚点再让温小子跟我去取药。”大夫说着开始开药方。

温有山在边上喘着粗气,压根没想到孩子们的情况这么严重,屋子里只剩下呼吸声,两口子沉默无言。

陈宁雅怔怔地看着两个孩子,突然抬头看向温有山,沉吟道:“一会儿你送大夫回去,抓了药赶紧回来,我会烧好热水,进门后你先洗个澡,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再进屋照顾两个孩子,这几天我就住娘这边了,若是无事你也别进这个屋,免得影响了其他孩子。”

“还是我照顾他们,你回屋去。”温有山摇头道。

陈宁雅却是坚持,“听我的,我在家横竖也没什么事,你还要出门,不能一直关在这个屋子里,还有,把老大找回来,还能搭把手。”

温元良虽然才八岁,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心智比较成熟,这个时候可以顶半个大人用了。

温有山想到温元良,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不过是当着陈宁雅的面没有发作罢了。

等大夫开了药方把退热的草药交给陈宁雅,陈宁雅马上出去熬药。

温家以前是没有药罐这种东西的,是张氏病了之后才买的,这会儿正好用上。

在陈宁雅熬药的时候,温有山把驴车拉出来准备送大夫回去,临出门的时候还朝屋子里大声说道:“二丫头,待在房间里陪弟弟别出来,一会儿爹回来就进去找你们,有事就喊你娘,你娘在你奶屋子里照顾你哥哥姐姐,知道不?”

“知道!”屋子里传出软软糯糯的回应声,也不知道小丫头是真懂还是似懂非懂,温有山甩着鞭子,载着大夫快速离去。

熬药的时候陈宁雅怕两个小的害怕,还在院子里烧起了火堆,天上正飘着毛毛雨,倒是不用担心烧着其他东西。

等温有山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丑时了,陈宁雅刚给两个孩子灌完药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

温有山推门而入,陈宁雅赶忙说道:“把药放下,你别进来,灶屋里烧着热水,先好好洗洗,换一身衣裳再进屋。”

温有山迟疑着点点头,顺着陈宁雅的意思转身出去。

不多时,屋外传来水声,两个孩子也开始发汗了,陈宁雅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一松,顿时一阵阵疲惫感袭来,本是闭着眼睛假寐,谁知道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再次睁眼的时候屋子里的蜡烛已经烧得快没了,窗子外漆黑一片,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

陈宁雅上前摸摸两个孩子的脑袋,发现他们的额头已经不像之前那般烫了,只是烧并没有完全退下来,身上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水痘,明明之前还没有,这才多长时间,竟然发了这么多,再加上风寒之症未愈,只怕是还会再高烧起来,想到这里,她心下又是一紧,倒是两个孩子被她这么一碰都醒了。

温元贞疑惑地看着眼前的陈宁雅,试探性地喊道:“娘?”

走神的陈宁雅回过神来,松了口气,笑道:“醒了?可是觉得哪里不舒服?”

温元贞老实地点点头,“痒,身上脸上痒。”

说着温元贞就要去抓,温元宏的速度比她更快,已经上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