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章 温家媳妇“跑了”

书名:温家有娘子 本书主角:陈宁雅 作者:竹篱清茶 本章字数:1050 字

初春,冰雪消融,万物复苏,本应是一切美好的开始,却被一群气势汹汹的汉子坏了气氛。

“我早就说了有山家那婆娘不是个安分的,你们偏不信邪,结果你看,婶子尸骨未寒那女人就跑了,扔下几个可怜的孩子真是造孽啊!”为首拿着锄头的汉子愤怒地大骂,唾沫星子满天飞,腾出的左手用力地比划着,看得出他气得够呛。

“好了,来福哥,有山哥家里已经这样了,你就少说两句吧,咱们现在往哪儿走啊?”站在孙来福身边的黄二狗茫然地看着村口几条岔路。

孙来福一愣,停下来扭头同几个汉子问道:“邓家村在哪儿来着?”

其他人皆摇头。

黄二狗憋着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感情都没人知道邓家在哪里就雄赳赳气昂昂地要替温有山出头。

孙来福似乎也意识到这是个严重的问题,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讪笑道:“不然我们回去问问?”

一群人那叫一个憋屈,扛着锄头拖着粑闷声往回走,路上碰到几个老娘们追问也没好意思回答。

绕过整个村子来到后山的半山腰上,孙来福喘息了两下打算敲门,结果破篱笆门应声倒下,一群汉子傻眼了。

屋子里跑出一个半大小子,浑身脏兮兮的,好像挖煤刚回来,看到来人明显松了一口气,赶紧跑过去,“孙大叔,你们怎么来了,我爹不在家。”

孙来福本来有些不好意思,听说温有山不在家,怒从心起,“元良,你爹是不是又去找你娘了?”

温元良默默地点头。

孙来福忍不住数落起温有山,“我就说你爹一根筋,你娘都跑了他还找什么找?天大地大,上哪儿找去,还不如好好挣钱养活你们。”

温元良抿着嘴不说话,眼里闪过一丝厉色,却不是针对喋喋不休的孙来福。

正当孙来福说得唾沫横飞的时候,黄二狗插话道:“正事,别忘了正事,元良,你知道你外祖家在哪儿不?”

温元良老实地摇头,他要是知道就不会在家傻愣愣地等着。

众人闻言,心下一沉,连温元良都不知道,那邓氏岂不是一开始就存了逃跑的心思?

被众人怒骂的邓氏此时正躺在镇上仁心堂医馆里。

一华服美妇挨着一中年美男子,柔柔地问道:“沈郎,那妇人是不是快醒了?”

“夫人不必担心,大夫说了,估计就这一两个时辰了,若是你等不及了,不如我让下人先送你回去?”沈边小心翼翼地环着女子的肩膀,分外珍惜。

妇人微微摇头,白皙的脸上浮现两块红晕,“我想等她醒了好好感谢她,若不是因为她我都不知道自己有了沈身孕,沈郎,这孩子是老天爷看我们行善积德才赐给我们的,我定要为他好好积福。”

沈边露出一抹无奈又宠溺的浅笑,吩咐下人照顾好女子,出去寻大夫。

对着大夫,沈边身上多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那妇人怎么样了?”

大夫战战兢兢地回道:“脉象已经恢复正常,身上的伤也开始结痂了,按理说应该醒了。”

话音刚落,厢房就有了动静,大夫赶忙进去瞧看,激动地大声说道:“醒了,可算是醒了!”

耳边咆哮的喊声令陈宁雅难受地皱起眉头,等她慢慢适应光线睁开双眼,竟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身边站着的人看上去似曾相识,可究竟是在哪儿见过她已经记不得了,想到这里陈宁雅露出一抹苦涩的淡笑,她已经多久没见过人了?竟然看谁都觉得似曾相识。

没等陈宁雅回过神来,沈边进门了,看到床上的妇人睁开了眼,脸上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呵呵笑道:“醒了就好,说明人没事了,这位娘子可觉得有哪里不舒服?”

陈宁雅在看到沈边的时候瞳孔猛地放大,呼吸突然变得急促,沈边这张脸就是化成灰她都记得,可是他不该这么年轻才是。

没等陈宁雅想明白,沈边便说道:“我们在山道的沟里发现你,当时你浑身是血,身边也没有其他人,只好把你送到镇上的医馆,现在你醒了,我们也好通知你家人过来,还有,你身上的伤明显是被人袭击造成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沈边眼中满是探究,一副打算刨根问到底的架势,他是新上任的县令,在他管辖的地方出现这种恶劣的事情,他不能不管。

陈宁雅此时已经有些明白自己的处境,只是还没办法完全接受,苍白着一张脸,虚弱地说道:“我有些头疼,能不能让我好好想想?”

沈边见陈宁雅头上里三层外三层缠着纱布,也不好逼得太紧,遂微微颔首,同大夫交代了两句就出去了。

屋子里安静下来,陈宁雅终于可以好好理清思绪,没想到自己死了还能重生回去,还不是做梦,是不是她上辈子的所作所为连老天都看不过去,要让她再重来一回?既然苍天给了她这个机会,她定不会再重蹈覆辙。

陈宁雅紧紧握着拳头,慢慢闭上双眼。

大夫端药进来的时候,陈宁雅终于开口了,“大夫,麻烦您将我的救命恩人请进来,我有话说。”

沈边过来的时候身边还跟着他的夫人罗氏。

两人一进门,陈宁雅便挣扎着要下地。

罗氏赶忙说道:“你别动,大夫说你伤得极重,若不是正好让我们碰到了,只怕是......”

“多谢老爷夫人相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妇人愿意做牛做马报答你们的大恩大德。”陈宁雅靠着床沿激动地说道。

罗氏抿嘴轻笑,“我们不过是顺手,用不着你做牛做马,不过你若是想要报答的话不妨说说你身上这伤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家在哪儿?我们也好派人通知你家人过来。”

前世罗氏也是说了同样的话,当时陈宁雅一心想要离开温家,不仅把自己的遭遇和盘托出,还添油加醋把温有山也拉下水,以至于她那几个孩子没了娘又马上没了爹,死的死,病的病,活下来的却走上了歧路,这一切都是因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