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14(“我的骨灰可是好东西。”...)

书名:都醒醒女主才是真大佬 本书主角:风奇奇 陆也 作者:糖丸丸 本章字数:3721 字

014:

秦柯揣着他的收藏品,到达1022房间的第一句话就是:“一手积分一手交糖。”

好像生怕陆也赖账似的。

同时也没忘了朝站在桌上已经“穿”好衣服的小白骨打了声招呼。

瞅那歪歪扭扭缝在一起的衣服,一看就是出自陆也之手,丑出了新天地。

一想到陆也手拿针线做衣服的画面……

秦柯打了个寒颤。

那画面太可怕了。

风奇奇举起爪爪回应,并斜睨一眼陆也――秦小帅哥一来就表明态度不给积分不给糖,她就想知道陆也在不把她卖掉的前提下,怎么把她的糖从秦柯那里白嫖过来。

“你不是很想知道死亡峡谷的内情吗。”陆也无视了秦柯伸出来的手,语气平淡。

秦柯“呵”了一声:“不只是我想知道,研究院、乃至于整个基地都想知道好吗。”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派去侦察死亡峡谷的人,要么一去不回,要么什么也没查探到,堪堪在边缘处转悠几秒就迷失方向了。

陆也抬眸,轻飘飘地扔出一句:“我可以告诉你。”

秦柯:“!”

他瞪着陆也,脑海里思绪电转,以他对陆也的了解,从他口中说出的话,绝不会有假。他说他知道,那他绝对知道。

问题是――他上哪知道的?

秦柯咔咔转动脖子,将视线投向坐在桌子上,玩着自己骨头的小白骨。

一个疯狂的想法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

“想知道具体情况,用糖来换。”陆也拿起桌上的水杯想喝一口,冷不丁看到里面躺着颗小骨头,默默把杯子放下了。

秦柯轻抽口气,开始来回走,显然在纠结是要有关死亡峡谷的消息,还是要之前约定好的一万积分。

他实在对死亡峡谷太好奇了。

曾经秦柯多次驾驶飞行机甲想探探危险神秘的死亡峡谷,均以失败告终。

他停了下来:“成交。”

陆也看他。

秦柯肉痛地掏出那罐棒棒糖,放到风奇奇面前。

这下风奇奇不再玩自己了,迫不及待地抱着打开罐子,上次她吃了支棒棒糖,可是直接变成人了的。

也许是能量不足,所以才又变回白骨精。

现在有十二支,吃完说不定她就能一直保持人类形态了。

知道她的迫切与渴望,陆也已经十分自觉替小白骨剥开糖纸。

风奇奇给了他一个“孺子可教也”的情情。

――白骨精的手开盖倒是能行,但是剥糖纸这种细致活,太为难我奇奇小仙女了!

秦柯见那一人一骨拿到棒棒糖直接开吃,压根不理会自己,陆也更是不提有关死亡峡谷的事,要不是考虑到陆也不是许下承诺会反悔的人,他现在就想冲过去把糖抢回来。

不过……

脑海里掠过风奇奇那晚展现出来的风姿。

好吧,相比较可爱的小白骨,漂亮女孩显然更赏心悦目。

于是秦柯按捺住心中的急切,看着陆也跟个小媳妇儿似的伺候小白骨。

风奇奇咬住一支苹果味的棒棒糖,带着苹果味道的甜味在她的味觉上绽开,随后淡淡青芒闪烁,糖果没了――瞬间被她吸收。

一秒,两秒,三秒……

什么反应都没有。

白骨还是那具白骨。

风奇奇没慌,淡定地接受了陆也第二支棒棒糖投喂,同样是青芒掠过,一秒吸收。

然而一直到吸收完最后一支棒棒糖,风奇奇期待的自己变成人的画面仍然没有出现。

……???

她瞪着脚边摆放的整整齐齐没了糖的十二支棒棒,感觉到了这个世界对她的深深恶意。

胸口哇凉哇凉的。

陆也微微蹙眉。

风奇奇那晚在飞翼3号上变身成人是他和秦柯亲眼所见,且确实是她吃完棒棒糖后立刻发生的。

他低头看手中剥下来的糖纸,每一张上面都有“奇奇”二字、并搭配一个可爱的Q版小女孩。

“也许……”

他斟酌着开口,话音刚启,桌上的小白骨终于有反应了――

青芒包裹住她的小身体,十多秒后青芒消失,身着白裙的女孩代替了原本的小白骨,她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如蝶翼般轻颤,旋即缓缓睁开,露出那双动人心魄的墨蓝色双瞳。

陆也有一瞬间的失神。

“奇奇。”

他的声音让女孩瞳孔中的空洞迅速被灵动代替。

风奇奇抬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就在刚才的一瞬间,有大量信息如洪流般涌进她的脑海,她下意识去抓取拦截,可它们却消失得很快。

导致除了太阳穴胀得让她难受外,她完全想不起来那些信息是什么。

直觉告诉她,那应该是她以前的记忆。

但奇奇小仙女是不会再让自己去硬想那些想不起来的记忆、导致自己难受哒,她赶紧摇摇脑袋,欣喜地在原地转了一圈,理所当然地无视掉房间里的两个男人,兴匆匆跑向浴室――

浴室里有镜子!

奇奇小仙女要去欣赏自己的绝色美貌!

“糖也给了,小骨头也变成人了,你该付款了!”秦柯提醒某个在小骨头面前人设完全崩塌的冷酷男人。

陆也收回目光,轻描淡写地朝秦柯扔下一颗炸.弹:“死亡峡谷拥有活性;部分异种智商已经进化到能与人类交流,再生速度比地面异种更快;谷底与地面存在空间交错,气温如同文明时代的春季。”

如今的末日时代,早没了所谓的春季,只有酷暑和森寒。

秦柯瞳孔剧烈收缩。

能与人类交流的异种,说明其智商已经进化到堪比人类的程度,对人类来说,这是何等可怕的情况。

整个死亡峡谷是活的?

难怪基地一直找不到入口。

顿了顿,陆也补充一句:“如果没有大量异种和核源素,死亡峡谷比地面更适合人类居住。”

他没有说发现疑似粉红女郎的存在,毕竟除了最开始的两朵,没再见过那种柔弱无害的小花。

“确定吗?”

“确定。”

秦柯忍不住皱眉,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不告诉城主?”

这么重要的信息,陆也应该通知整个基地高层,但他却只单独告诉自己,只为了省一万积分换棒棒糖?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陆也捡起落在地上的糖纸,将它们抚平,用杯子压住。

我是猜了,但特么我没想到是真的啊!

秦柯一阵牙疼,往浴室的方向瞄了眼,脸色变幻。

“所以,她真的是你从死亡峡谷里捡……不,带出来的?”

陆也不置可否。

秦柯古怪地看着陆也,过了会儿,他压低声音,问出一个陡然冒出来的问题:“那么,她到底是人类,还是变成人类的进化异种?”

那罐文明时代的棒棒糖乃她亲手所做,所以百年都没有变质。百年后,她靠着这些棒棒糖恢复人形……当时秦柯认为小白骨生前不是普通人,现在大胆设想:如果文明时代的风奇奇本身就是由异种变成的人类呢?

据记载,末日毫无预兆地降临,异种也是忽然出现,站在食物链顶端,人类成为它们的食物。

“重要吗?”陆也似乎明白他心中所想,抬眸与他对视,“她只是一具普通的小白骨而已。”

秦柯:……别以为我没看出你的警告!

好吧,他承认陆也说得很有道理。

几十厘米高的小白骨能做什么?

就算变成人,也是柔柔弱弱半点武力值都没有。

“等等……”秦柯差点漏了最重要的问题,“你怎么进入死亡峡谷的,又怎么出来的?”

浴室传来动静,风奇奇被自己的美貌震惊到了,陆也眼中泛起笑意,说:“这是另外的交易,三千积分。”

秦柯:???

我特么是不是耳朵出问题了。

陆也居然用卖消息的方式来获取积分!

你的人设呢!

然而喜欢打探消息的秦柯实在太想知道其中缘由,只犹豫两秒,既肉痛又爽快的划了三千积分到陆也卡上。

积分到账,陆出嘴角扬起微不可察的弧度,言简意赅地回答了秦柯。

核心意思是:掉到谷底,幸运地被小白骨所救,然后被小白骨带到地面,至于怎么到的地面,不清楚。

听完的秦柯恍然大悟。

难怪陆也小媳妇似的伺候风奇奇,合着人家是他救命恩骨呢。

两人之间的谈话进入尾声,账清了,积分也送到了,陆也赶人了。

被赶走的秦柯黑着脸坐进他的专属座驾,没有急着启动离开。

陆也告诉他死亡峡谷的情况,是要通过他的口将这个消息上报给基地――死亡峡谷内的情况是秦柯发现的,而非陆也。

他白捡一大功劳。

反正秦柯时常去野外,他进入了死亡峡谷并非没有可能。

秦柯以前和陆也算不上有多深的交情,甚至可以称得上死对头。

学生时代陆也处处压他一头,他永远是万年老二。后来陆也成了裁决司司长,而他在军队里摸爬打滚大半天,才得了个上校的职位,和陆也一比,瞬间秒成渣渣。

谁都知道,陆也是城主的一把刀,城主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然而从他卸任裁决司长一职可以看出,这把刀似乎有了其他想法。

仅仅是为了保护小白骨的存在?

秦柯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他更好奇陆也怎么掉进死亡峡谷的。

陆也外出任务时,驾驶的机甲和飞翼号不同,那是研究院花大代价专门为他的基因等级和精神域值制作的、能最大程度让他达到人机合一状态的大杀器。

名字叫“流浪者”。

不过上次陆也外出任务,“流浪者”在检修,他便驾驶的“飞翼5号”。

以陆也的实力,即便驾驶的是“飞翼5号”,也不至于掉进死亡峡谷,除非当时他发生了意外,这才导致坠落。

回基地后,他不但没有说出实情,反而以损坏机甲为由卸任裁决司长,远离内城,来到7区。

“有人想要他的命。”

秦柯转瞬想到答案,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这个答案不难猜,想要陆也命的多了去了,他身在裁决司掌管律法,得罪的人还少吗。

凶手范围太广了。

难怪他要去7区。

陆也不担心自己,但他必须考虑救命恩骨的安危,当了这么多年的刀,如今有了想要保护的东西,行事自然与以前有所不同。

不知道想要杀他的凶手是谁,所以那晚联系自己去塔里塔沙漠救援,还向他展示了风奇奇的存在,现在更是把所有情况都告诉了他。

想到这里的秦柯满心意外。

“他居然相信我?把我当自己人?”他搓了搓下巴,被赶出来的不爽立刻消了大半。

……然而,裁决司前司长只不过想要白嫖你的积分,好让穷得只剩十个积分的自己,明天能够给某只小家伙买牛奶而已。

陆也来到浴室。

――小家伙臭美的时间实在太长了些。

明亮的镜面倒映出女孩雪□□致的小脸,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墨蓝色的双眸如同未经雕琢的奇异宝石,灯光恰似碎星落了进去,似乎连浓长的睫毛都在闪闪发亮。

走进来的男人身材修长挺拔,面部轮廓深邃,五官却十分清俊,乍看没什么攻击性,甚至称得上温和,可再一细看,就会浑身发紧,产生莫名的惧意和不安。

――来自他漆黑到极致的眼睛,淡漠到好像什么都没有,又好像笼罩在黑暗里见不到底的深渊。

但此时,他那双眼睛望着镜子里的女孩,淡漠散开,好似拨开浓雾露出和煦的光芒,变得温柔起来。

“还没欣赏够自己的美貌吗?”他浅笑道。

话一出口,陆也便意识到了不对。

小家伙的状态不对。

她应该是雀跃兴奋的。

这时,女孩开口了,声音清清冷冷,有着少女特有的清泠悦耳,却独独少了分活泼。

“我想起我在糖里面加的是什么了。”她说。

陆也下意识问:“是什么?”

女孩转过头,一字一句:“我的骨灰。”

陆也:“……”

“我的骨灰可是好东西。”她盯着他,强调。

这下,陆也确认她的状态不对了。

他微微蹙眉,试探地喊:“奇奇?”

女孩微抬下巴,“嗯”了一声,不过看那动作,仿佛回应他是多么纡尊降贵的事。

清楚自己是谁,陆也想了想:“你知道我是谁吗?”

风奇奇瞅了他一眼:“陆也,你脑子坏掉了吗。”

陆也很确定自己脑子没坏,他眉心拧得更紧了:“刚刚发生的事,还记得吗?”

“我又没有健忘症。”风奇奇很不耐烦地拍了下洗漱台,面前的男人看起来笨得很,要不是长得好看,她都想揍他了,“我刚刚找了一圈都没找到面膜,我要敷面膜,脸都干了!”

陆也按了下太阳穴。

她分明什么都记得,可性格却与之前迥异。

难道这是一次性吃完十多支棒棒糖,变回人后的后遗症?

由天真可爱的奇奇小仙女进化成了高冷暴躁的奇奇小公主?

“面膜是什么?”眼见小公举又要暴躁了,陆也取下毛巾,打湿,哄着说,“先用这个敷?”

风奇奇看看他,又看看毛巾,表情茫然,似乎认为记忆中的面膜不是这个,但好像又能凑合着用,于是她接过毛巾,严严实实盖在自己的脸上。

声音闷闷地透出来:“我要沐浴,把水放好,多加点花瓣。”

陆也还想再确认一下:“奇奇,还记得死亡峡谷的大灰吗?”

他说的是当初遇到的那具巨大兽骨。

“哼。”风奇奇取下毛巾“面膜”,鬓边的头发被打湿,贴在脸上,愈发衬出她白雪般的皮肤,她睁大墨蓝双眸,伸出一根纤细的指尖戳向他的胸口,“你是在提醒我,你抢了我的肋骨吗!”

“你把我的肋骨还回来!”她说着说着就动起手来扒他的衣服,一只手从上面扒,一只手从下面钻,那架势恨不得直接把他的上衣给扒了。

陆也头疼地躲闪着,想抓开他的手,又担心力量太大伤到她――她看起来太柔弱了。

可她不依不饶,以至于他竟被她逼得步步后退,直接抵在浴室门上。

“奇奇!”实在没办法,陆也重重喊了声。

这下可坏了。

“你凶我?”女孩倒真的停下动作,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愤怒的眼圈都红了,“你偷了我的肋骨,还凶我!”

眼泪啪嗒啪嗒掉了下来。

她直接蹲下,呜呜地哭了出来。

面对无数大场面都没慌过的他几乎是僵硬地随之蹲下:“奇奇,肋骨已经长在我体内,你要杀了我把它取出来吗?”

前两天陆也已经去拍了片检查胸口,却什么也没照出来。

胸口多出的那根肋骨仿佛不存在似的。

他小心翼翼把三盒牛奶摆在小家伙面前,说肋骨取不出来了,小家伙晶晶亮地盯着牛奶,满不乎地说:“算了,送你了。”

还以为肋骨这事儿已经过关了呢。

风奇奇泪眼朦胧地抬头:“我要看!”

陆也沉默几秒,然后,脱下已经被风奇奇扒拉得皱成一团的上衣。

他移开目光,任由女孩白生生的爪爪戳向肋骨。

既柔软,又冰凉。

男人全身肌肉紧绷。

下一秒,他脑子一嗡,思绪刹那空白。

在肋骨位置标记完的女孩抬起小脑袋,呲了呲白生生的小牙齿,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她大声宣布:“陆也,这个位置以后是我的了!”

她刚刚确认了,肋骨是拿不回来了。

于是,认真想了想的风奇奇又补充一句:“看在你是我肋骨的寄存者的份上,我会罩着你的。”

男人低头看着鲜红显眼的小巧牙印,半晌没有说话。

心想,左右各四颗,还挺对称。

“你没事脸红什么。”风奇奇显然打心里把陆也当成自己人,指使起来愈发得心应手,“我说要了沐浴,还不放水去。”

陆也平静地穿好衣服,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异样,除了耳廓还残留淡淡绯意,他指着淋浴器,道:“没有浴缸,没有花瓣。”

残忍的事实让女孩愣了愣。

“哦。”她有些委屈地说,“那……将就吧。”

总比没有好。

然后,她朝陆也张开手。

陆也:“?”

女孩皱起好看的眉,觉得他一点都不机灵,还要自己来教他。

“笨,脱衣服呀。”

陆也:“……………………”

他的太阳穴跳了又跳,转身疾步走出浴室,拿了自己的一件衬衣,返回浴室,放在架子上,指着淋浴器:“往左是热水,旁边有计时器,洗澡的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超过后会停水。”

快速说完,他退出浴室,将门严实带上。

直到女孩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男人才轻轻舒了口气,倒了半杯水,一口气喝下。

不一会儿,浴室传来水声。

嘴角扬了扬,拉开椅子坐下,凝眉看桌上写着“奇奇”二字的糖果纸。

她记起了在棒棒糖里添的东西……或许她的变化是因为有部分记忆恢复了?

几分钟后,浴室门打开,风奇奇抱怨的声音响起:“什么嘛,我都没有好好洗,水就没了!”

男人合身的衬衣穿在女孩身上明显过长,只露出白皙细长的双腿,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身后,水珠滴落,打湿衬衣。

风奇奇抱怨的话还没说完,一条灰色的毯子从天而降,几乎将她整个人裹住。

“行吧,擦头发的任务交给你了。”她全然理解错男人的动作,左右看了看,选择更为舒适的床坐下,示意男人动手。

陆也被她颐指气使的样子逗笑,他开始适应小公主突变的节奏。

他没有动,只淡淡道:“奇奇,我不是你的仆人,你不能用这种态度对待我。”

眼见小公主就要发作,他继续道:“还想不想喝牛奶了?”

风奇奇下意识舔了舔红润的嘴唇,不情不愿地道:“不要你擦了。”

她自己动手擦起来。

陆也眼中笑意加深,相比之前,她只是稍微急躁了点,还是一如继往的好哄。

“奇奇,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风奇奇擦头发的动作顿住,她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一个约一厘米的距离:“大概想起这么多吧。”

她在浴室里欣赏自己美貌的时候,无声无息却又很自然的,那些消失的洪流又冒了点出来,她零星地找回了些过去空白的记忆。

不多。

那些记忆几乎连不成串。

每每想起,便让她十分烦躁。

陆也:“能和我说说吗?”

风奇奇爽快地点头:“我要找我的日记本,必须找到它,找到它,我应该就能恢复全部记忆。”

恢复的那些片段记忆催促着她要找到日记本。

陆也沉吟:“你记得日记本什么时候写的吗?”

风奇奇根据脑海里的记忆,快速回答:“2033年5月1号,这是我第一天写日记。”

据记载,2034年11月7号末日爆发,次年进入末历元年,如今是末历115年8月18号。

“奇奇,你的笔记本就算还存在,已经一百多年了,它……”

风奇奇打断他,斩钉截铁道:“那是我的日记本,它不会坏的。”

联想被添了骨灰一百多年都没变质的棒棒糖,陆也顿了顿:“……你在上面洒了骨灰?”

风奇奇没有这个记忆,不太确定,有点茫然:“应该……是吧?反正我就是觉得它还在,不会坏!我得找到它。”

陆也问出核心问题:“你知道它在哪吗?”

风奇奇眨了眨大眼睛。

这就是不记得了。

陆也扶额,什么线索都没有,只是一个百年前的日记本,要怎么找?

或许就在死亡峡谷。

“应该在海城。”风奇奇敲了敲脑袋,不太高兴地说,“……神迹,对,就是这个地方。”

脑海里的片段显示有人来带走她,她匆匆将自己的日记本塞到一个缝隙中,画面一转,她看到了“神迹”的标签。

没了。

文明时代的海城,是如今的2号古遗迹。它以前靠海,海中鱼类异变,后来海水枯涸,异种为了生存再次进化,能够在陆地生活,以至于2号古遗迹的异种数量更多更强悍。

同时,里面有许多人类需要的资源。

飞翼号机甲的核心能源,便来自于2号古遗迹,基地能够获得这些资源,付出不小的代价才得到。

所以程南锋才会挑话激陆也去2号古遗迹。

“神迹……”

陆也隐约有些印象,似乎在哪里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好暂时作罢。

“明天准备准备,我们去2号古遗迹。”陆也说。

就见她已经擦完头发,把毯子扔到一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他被烫似的迅速挪开目光,听到小公主惊讶的声音:“你要跟我一起去?”

下一句:“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是我逼你的。”

奇奇小公主别别扭扭的小模样让陆也好笑,他“嗯”了一声:“自愿的。”

风奇奇颇为满意地瞄了他一眼,越看越顺眼。

她打了个呵欠。

陆也看到了,柔声道:“困了就睡吧。”

风奇奇毫不客气地滚上床,嘴里嫌弃地嘟囔一句“好硬”。

陆也等着她自己盖被子,但她显然没有这个概念,滚了一较圈没动了。

秒睡高手。

他只好起身来到床边,顿了下,目不斜视地将上滑的衬衣往下拉了拉,然后扯开被子,将床上熟睡的女孩裹得严严实实,确认不露丝毫皮肤。

拿了干净衣服去往浴室,他脱下上衣。

牙印的位置已经不疼了。

想起有些异种会在人类身上留下印记,表示这是它看中的猎物,男人伸手抚了下鲜红印记,缓缓勾了勾唇。

“被标记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