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五章(射艺课)

书名:凤兄 本书主角:灵瑾 寻瑜 作者:辰冰 本章字数:2278 字

灵瑾再一次来到大学堂,是去递交课程申请的。

灵瑾暂时决定只修两门课,就是她先前与女君和大祭司说的“初级射艺”和“初级术法”。

这两门课都是大热。射艺是翼族的武艺之首,而数百年来三族纷争不休,各族都尚武,翼族弓箭手极受推崇,地位颇高,连带着幼鸟们也以会射箭为荣,无论天赋如何、能不能用灵弓,生在翼国,总要会射两箭。至于术法,但凡在修炼上稍有野心的人,都避不开这一门,几乎是基础课。因为太过重要,初级术法不会设限,即使在入学校考里没有考这一门,依然可以选修,只是大学堂会将弟子分批排课,考核成绩好的弟子可以优先选择喜欢的先生,而基础差的人,则会统一分在授课速度比较慢的先生那里。

灵瑾提前看过了兄长的课业记录,自然选了和寻瑜一样的先生。

灵瑾选完课,就回到凤凰宫里。

按照课业安排,她在大学堂的第一堂课,会是射艺。

上课前一日,灵瑾提前将护具都检查了一遍,将她惯用的木弓擦得干干净净的,手套也叠得整整齐齐。

然而真到了上课这一日,她竟还是忐忑不安。

灵瑾到的时候,大学堂的弓射场上,已经稀稀落落站了七八个人。明明是同龄人,但与灵瑾相比,他们全部都长得人高马大,身材长而挺拔,一派大型翼族的气势。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灵瑾觉得自己一来,他们就全看向自己,目光写满探究。

灵瑾一顿,但还算镇定。她素日住在凤凰宫,外人接触得少,再看这些大型翼族同窗的眼神,便有些不知该如何他们相处。灵瑾索性避开,背着自己的弓箭走到僻静的边缘,独自整理弓弦。

不久,陆续又有六七个人过来,一起聚在弓射场上。直到这时,灵瑾才看到个别比较娇小的面孔,只是他们虽然也都背着弓,但明显不如大型翼族有底气。小型翼族们都小心翼翼地聚在一起,谦卑地尽量不发出大的动静。

忽然,小型翼族中,有一人注意到了游离于众的灵瑾。他眼前一亮,朝灵瑾走来。

灵瑾觉察到有人的动静,抬起头来,与对方四目相对,男孩明显猝不及防。

灵瑾一眼认出对方——他就是射艺校考时,和自己同一组射箭的向阳。

“公主。”虽是向阳主动走向灵瑾的,但见灵瑾真的看自己了,他显然紧张起来,话语也变得磕绊。“那个,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想过来跟你说几句话……那个,公主,之前谢谢你。”

灵瑾不解:“你为什么谢我?我不记得我做过需要你道谢的事。”

“不是公主有意做的事。”因为跟灵瑾说上几句话,向阳已经满脸通红,既是窘迫又是小心。他的手心似乎开始出汗了,不停地在衣摆上磨蹭,人也有些词不达意。他说:“公主那天在考场上射的那五箭,实在太厉害了,我从来没有见过有小型鸟能射到这个地步……”

向阳胡乱说了一堆话,才意识到自己从未抓到重点,脸不由更红了。

终于,他大声道:“总之,我觉得公主真了不起!我必须要向公主道谢,是因为公主让我见识到了小型鸟的可能性。我自己没有这样的能力,但公主那天……却让大家都看到了,小型鸟虽然用不了灵弓,但并非完全没有射箭的天赋。能见到公主这样的射艺,让我内心也很受鼓舞,仿佛自己也可以做得更好似的。总之,我……想谢谢公主!”

说着,向阳竟低下头,向灵瑾深深鞠了一躬。

灵瑾有些意外,抬手想去托起向阳。

谁知,在场的几名小型翼族,看到向阳鼓起勇气说了这些话,竟逐渐围过来,也对灵瑾说话——“公主,其实……我也有一样的想法。”“那日考试时,我也看到公主射箭了,公主好厉害。”“公主虽不是凤凰,对我来说,却有一种比凤凰还要鼓舞人心的力量。”

他们三言两语,竟隐隐有种要将灵瑾聚在中心的状态。

灵瑾对他们这么多人过来感激自己,虽然诧异,但并不畏缩,只是微微有些羞涩。

灵瑾说:“你们不必如此。这里是大学堂,我们都是同窗,你们不必一口一个公主了,就和普通一样,叫我灵瑾吧。”

他们正在说话时,却听弓射场中央响起一个淡漠的男声——“集合。”

小型翼族们不敢继续聊天了,纷纷过去集合。灵瑾也拿起弓,一道走向中间。

负责灵瑾这一届的射艺先生,正是那日在考场上见过的考官。

他不苟言笑,一身着白,白色的耳羽斜飞如刃。他背着一把雪白的巨大灵弓,谁也不知他是何时出现在弓射场上的,但一回首,他仿佛已经悄无声息地立在那里,一言不发,却有凌然正气。

“我名叫鹤青,日后是你们的射艺先生。”他简明扼要地说着,眼神沉静,语气清冷却颇有些严厉。“接下来我叫到名字的,到前面来。灵瑾。”

“是!”灵瑾猝不及防就被叫了名,连忙出列。

只听鹤青先生立刻又往后叫道:“云沐。”

“是。”一个白衣男孩走出队伍,站到灵瑾旁边。

这个名字,灵瑾有印象。灵瑾侧目看去,只见那男孩背着把眼熟的灵弓,腰间是云中飞鹤的玉币。他生得飞眉英目,清俊挺拔,且耳羽洁白,颇有些出尘之态。他的目光早已注视灵瑾,见灵瑾朝他望来,先是一怔,然后便对她微笑。

鹤青先生并未在意他们两人的神态,还在往后报名字,最后总共报了十人。

灵瑾听到她和“云沐”这两个名字,就大致猜出来了,他们这十人应当是在入学校考中,甲等的前十名。

果不其然,鹤青接着说道:“射艺不同于其他科目,是翼族在此乱世中的立身之本。你们现在虽是雏鸟,但未来可期,或许早晚有一日会成为翼国的中流砥柱,因此翼国对雏鸟的射艺教育一向重视,特别是有资质的雏鸟。“你们这十人,便是本年校考新生的前十名。虽然以往年的今年,起初出色的学生,未必能一直出色到最后,但目前也可作为参考。“我会对你们十人进行个别教导,但这并不意味着名单以后就不会变动。今后根据所有弟子的表现,接受个别指导的学生人数或许会有增减。“我即使是对初级射艺的弟子也会非常严格,连这都不能忍受的人将来根本不可能上战场,不如趁早退出。“能留下的人,必须勤勉努力,尽早使用灵弓,都尽量以进入高级射艺为目标。“都听明白了没有?”

弟子们一片肃静,鹤青的表情过于严肃,大家都有些不敢答。

鹤青先生的眉头拧了起来,重复一遍:“听到没有?”

此时前排的弟子才回过神来,一道回答道:“是!”

灵瑾站在第一个,她往自己旁边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除了她以外,前十名的所有人个子都很高,似乎都是大型翼族。身材娇小的她站在最前,仿佛不小心混进天鹅里的鹌鹑。

强烈的孤独感涌上心头。灵瑾不禁将自己的背挺了挺,想尽量看起来高一些,不要落下风。

鹤青给其他弟子先布置了任务,然后唤来两个助教模样的仙官代管他们,又回头对他们前十名的人道:“你们跟我来。”

鹤青将弓射场一块很宽阔的地方都单独留给了他们这些精英弟子。

他说:“我对你们的要求和其他弟子不同,而且会更加苛刻。达不到要求的人,就滚出这里,回到普通弟子那里去。宁愿今年一个好苗子也没有,我也不会在不值得我亲自教导的弟子身上浪费时间。”

听到这番话,鹤青前面这群九岁的小翼族都紧张起来,灵瑾亦是心头一沉。

鹤青问:“第一个问题,你们中能用灵弓的人,举起手来。”

这时,灵瑾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人一动。

是云沐。

整整十个人,只有一个人能用灵弓。

灵瑾虽是第一名,可是双手却像灌了铅一般沉。举起手来的,是她身边的第二名。

鹤青并未表现出什么,只是略一颔首。

他抬起云袖,往前一指,道:“那给你们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射破浮在那面墙前面的灵球。一年时间,射程十丈。如果一年还射不破,不要说留在这里,我看你们初级射艺也不必学了。”

鹤青所指的,是弓射场一面的木墙,那木墙,浮着数十个灵球。它们像蒲公英一般漂浮在空中,摇摇摆摆的,半透明,看起来很轻薄。

排在第三名的是个锦衣男孩,他一见这些灵球就笑了,道:“不就是射动靶吗?这有何难!不用一年,我现在就能射!”

鹤青闻言,连眉头都未抬。他看向第三名,轻描淡写道:“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就射射看。”

“好!”第三名急切地拿下了自己的木弓。

大约是因为之前只有云沐一个人举手能用灵弓,抢尽了风头,这第三名有些急于证明自己,便迫切想要展示一番。

只见他利落地退了十丈远,将箭上弦。

毕竟是校考第三,他的姿势并无不妥,那日在考试时的表现也是出色的。

看得出他其实没有十足把握,但为了在鹤青先生面前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他已经决定破釜沉舟。第三名拉开弓,瞄准半天,终于将弦一松,让箭飞出去。

只见箭飞似的窜出,速度正好与一个灵球移动的轨迹重合,眼看就要射中——

这时,箭刺在灵球上,可灵球一闪,箭应声碎裂,化成粉末。灵球却纹丝未动,依旧晃晃悠悠地飘着。

第三名的脸当即绿了。

在场的其他弟子也是一片哗然。

鹤青面无表情地道:“云沐,你去射。”

“是。”在场众人之中,只有云沐波澜不惊。

他也走到起射点上,放下灵弓。云沐生得实在漂亮,他仿佛生来就是要射箭的,身姿高而挺拔,手臂修长,手指灵巧,整个人透着清灵。

只见他用灵气拧成灵箭,利落地放出一箭。

他射得远比第三名轻松,而明亮的灵箭如光一般射出,射在灵球上。只听“啪”的一声,灵球化成无数光片,碎了。

“这种灵球灵气强大,是无法用普通的箭射破的。”鹤青平静地解释。“还觉得简单吗?”

鸦雀无声。

此时,弟子们才明白鹤青这个要求下真正的意思——一年时间,他们人人都要拿灵弓。

鹤青严声道:“明白了的话,现在就开始各自练习。我会来看你们射箭的姿势,一个一个矫正。”

灵瑾明白自己现在应该去射箭了,可是她的脚却像僵了,竟挪不动,抬起来半寸都困难。

剩余人中,还有一个人没动。

那人正是这一群人中的第十名。他的眼神一直时不时瞥着第一的灵瑾,似从开始就对灵瑾站在此处有异议。此时,这人仿佛是看穿了灵瑾内心的顾虑一般,忽然主动开了口:“鹤青先生,你选的这十个人,没问题吗?”

鹤青冷目瞥他:“什么问题?”

那人说:“先生说我们这十个人,一年必须要用灵弓,必须要射破那些灵球。但先生明知,就眼下这十个人里,至少有一个绝无可能完成这个要求。”

说着,他就看了一眼灵瑾。

灵瑾顿时觉得如芒在背。她就像滥竽充数的吹竽人,此时一下被人点破。

然后,灵瑾感觉到,鹤青也看了她一眼。

灵瑾的掌心冒汗了。

鹤青重新看向那人,目光冰冰冷冷,似乎无动于衷。鹤青直白地道:“你大可不必说得如此遮遮掩掩,我自然知道第一名的灵瑾是小型鸟。”

“先生既然知道,又何必将她一起带过来!”第十名见状,索性破罐破摔。“我弟弟射艺水平与我相差不远,虽然成绩上没标名次,但也是甲等,多半就是第十一名。她虽然是公主,但的确是小型鸟,将来……”

鹤青毫不留情地打断他:“你射得比灵瑾好吗?”

“我……”

鹤青背过身去。

他冷声道:“我说了,我宁愿一个人也不教,也不会将精力放到不值得我尽心之人身上。即使没有灵瑾,你弟弟也不可能过来。更何况,我自己有眼睛会看,有头脑会判断。她有没有资质,我自有分说,用不着你来教育我如何挑选!”鹤青一甩袖。“你若是有异议,便连你也不用留在这里了。”

“……”第十名不敢再多说,缩了脑袋,老老实实地射箭去了。

鹤青赶走这些小孩后,只剩灵瑾一人还留在原地。

她望着鹤青先生,有些愣愣的。等回过神,她不禁抿了下嘴唇,然后,灵瑾躬下/身,安静地对先生行了一礼,便要拿着木弓去射箭。

这时,鹤先生侧目,看向她。

他说:“灵瑾,等下课,你随我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