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24(如果男人在你眼里只是消遣...)

书名:完美婚配 本书主角:夏颜 徐砚清 作者:笑佳人 本章字数:1859 字

婚礼结束,婚宴正式开始。

夏颜当了半天伴娘,不比在店里售车轻松,早已饿得肚子发扁,入席后与余晓露等人聊了两句就开始认真吃东西了。

后面还有甜点、水果自助,那时适合她去结交潜在客户、发放名片,现在吃饱肚子最要紧。

新郎新娘们开始挨着桌子给宾客敬酒,从长辈们那边开始。

宾客太多,等新郎新娘绕了一圈终于来到夏颜她们这桌附近时,夏颜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按照顺序,先轮到徐砚清他们那桌。

伴娘团齐齐转身看着,夏颜也随了大流,面带微笑围观。

新郎曹强肩负使命,在替伴娘们要徐砚清的微信之前,曹强谨慎地先打听了一下:“老徐有女朋友了吗,什么时候请我喝你的喜酒?”

他一问,余晓露等人看徐砚清的眼神就更热切了。

徐砚清笑笑:“有是有了,不过还没敢求婚。”

此言一出,余晓露第一个转了过来,一脸肥肉被人抢走的悲痛欲绝。

夏颜感觉徐砚清似乎要朝这边看来,也跟着转了过去。

名草有主,伴娘们都对徐砚清失去了兴趣。

倒是徐砚清那桌,有其他单身男士要求曹强替他们介绍伴娘们。

“可惜了,徐医生已经脱单了。”

来这边敬酒时,林文雁悄声对几个伴娘道。

余晓露:“徐医生是谁?我们认识吗?”

大家就笑了起来。

该吃甜点了,夏颜跟着伴娘们离开了餐桌。

来拿自助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有的早就认识,有的排队取甜点时顺便聊了起来。

徐砚清只是与同桌的胖男客聊了会儿肠胃如何影响啤酒肚的问题,一抬头,就见甜点自助那边,夏颜身边多了两位西装笔挺的男客,夏颜正带着她曾经令他怦然心动的招牌笑容,分别给两位男客发了一张名片。

两位男客拿了名片也没有走,继续跟踪夏颜缓缓移动,目光有意无意扫过夏颜的胸口。

徐砚清站了起来。

伴娘服都是统一的,夏颜长得最漂亮身材也最好,但这不是那些人光明正大揩油的理由。

然而没等徐砚清走过去,夏颜已经端着盘子与一位伴娘汇合,自然无比地甩开了那两位男士。

徐砚清临时停在水果台前。

夏颜就像不认识他一样,与同伴回到了原来的餐桌。

.

婚宴渐渐接近了尾声。

夏颜一共发出去二十多张名片,其中一位气质干练的女客正打算换车,约了明天下午去4s店找夏颜,还有几位男客表达了去看车的兴趣,但是否会去还不一定。

宾客们开始离开。

林君行朝几位伴娘走了过来。

余晓露疯狂起哄。

夏颜便在林君行走得足够近的时候,用他能听到的声音道:“别闹了,我有男朋友。”

余晓露:“什么男朋友,文雁都说了,你跟对方只是在相亲,而且你对那人不是很满意,说差了点感觉!”

余晓露是伴娘团里最活泼的,嗓门也大,她这一咋呼,夏颜下意识地往斜后方那桌看去。

徐砚清还坐在那里,与同席的男客说着什么,他似乎并没有听到余晓露的话。

可夏颜还是被余晓露弄烦了。

她收敛笑容,就那么看着余晓露。

骨子里,夏颜有些冷情的,她平时爱笑,完全是销售这份工作养成的习惯,即便面对再讨人厌的客户,夏颜也能保持得体的露齿微笑。但如果她想表达厌烦,需要的也只是一个眼神。

刚刚还咋咋呼呼的余晓露,对上这样的夏颜,突然就笑不出来了,尴尬地沉默下来。

林君行温润的声音及时响起:“在聊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夏颜恢复笑脸,只是没有说话。

余晓露讪讪的。

林君行只当不知道,笑道:“终于忙完了,我送你们回酒店。”

余晓露四女纷纷站到了他身边。

夏颜微笑:“你们先走吧,我开车了。”

林君行点头:“嗯,以后有机会再见。”

他绅士地带着四个伴娘离开了。

夏颜等他们走远了,注意到徐砚清还跟人聊着,她拿上包包往外走去。

离开宴会厅,徐砚清发了一条微信过来:我没开车,可以蹭你的车吗?

夏颜:不可以。

徐砚清:那我打车,你接不接单?

夏颜笑了,回他一句:去正门等着。

她搭电梯去了地下停车场,路上遇见几波婚礼上的客人,包括林君行。

站在路边,夏颜朝降下车窗的林君行挥挥手,继续朝自己的停车位走去。

“林哥,你是不是喜欢夏颜?”

黑色的路虎车里,坐在副驾的余晓露打趣地问道。

林君行笑笑,没有回答。

余晓露哼了声:“那你可做好心理准备,夏颜长得漂亮,人也挺傲的,听文雁说,她现在的相亲对象是医生,家里有套大三居学区房,条件够好了吧,就这夏颜还说没感觉,你去追她,成功的概率大概只比那位医生高一点点。”

余晓露与林文雁做了十多年的闺蜜,对林家的情况非常了解,林君行去年才升职得到了五十万的年薪,那套大平层也是贷款买的,背着房贷。算起来,林君行也算很厉害了,却还是比不上林文雁嫁给曹强,别墅豪车都有了,一步登天。

“感情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林君行打开音乐,屏蔽了余晓露的唠唠叨叨。

黑色路虎从停车场出来,绕着酒店开了半圈,进入主道。

酒店正门前,徐砚清目送那位能聊的男客上了车,他站在一棵景观树下,等人。

熟悉的车子从路口拐了过来,徐砚清笑了。

夏颜在他身边停车。

徐砚清熟练地拉开副驾驶车门,坐上去了,才发现夏颜虽然还穿着伴娘礼服,上面却披了一件外套,系着扣子,挡住了那片雪白的肌肤。

“昨晚你就猜到咱们要参加的是同一场婚礼了,是不是?”夏颜一边开车一边没好气地问,“这有什么好瞒的,难道在婚礼上见面还能带来什么惊喜?”

徐砚清主动承认错误:“我这人有时候是很无聊。”

夏颜:……

“你穿这条裙子挺好看的。”徐砚清看她一眼,对着前方道,“我们那桌的男客,都说你是伴娘里最漂亮的那个。”

夏颜:……

话题要不要变得这么快?

她只好附和:“彼此彼此,我们那桌的伴娘也都夸你帅,如果不是你撒谎说自己有女朋友,她们早找你要微信去了。”

徐砚清:“一共五个伴娘,都夸我帅?”

夏颜刚要点头,突然反应过来,她不就是五个伴娘之一?

于是她的头没有点下去,一本正经地道:“四个夸你,还有一个觉得你长得一般般。”

徐砚清同样认真地推测:“是不是正在跟我相亲,却对我不够满意,说是差了点感觉的那个?”

夏颜:……

原来他都听见了!

徐砚清继续发问:“新娘的哥哥似乎对你有兴趣?”

夏颜笑了下:“对我有兴趣的人多了,你有意见?”

徐砚清没意见,她这样的美女,又怎么可能无人问津。

车里沉默下来,徐砚清转向车外,仿佛路边清一色的高楼大厦非常值得欣赏。

夏颜打开音乐,挑了一首《卡门》送他。

这首歌的歌词,女人听了会深有同感,男人听了,恐怕会气得咬牙。

四分钟的歌,简单又朗朗上口的歌词,变成魔曲在徐砚清的脑海里盘旋又盘旋。

播放结束,系统自动播放其他曲目,都是夏颜平时收藏的,节奏欢快,主题要么与恋爱无关,要么就是劝女人别太在意男人。

徐砚清一直听一直听,听了一路。

终于,车子来到了熟悉的小区,进地下车库前,夏颜关了音乐。

此时已经三点钟了。

两人下了车,夏颜拿出手机,通过了几个陌生人的好友申请,都是酒席上认识的潜在客户。

这趟电梯只有他们两个。

夏颜看着显示屏上跳跃的数字,想了想,还是开口了:“我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不停地开发新客户,开发完了还要保持联系,我无法保证每个客户都对我没有兴趣,甚至遇到那种不正经的,只要不触犯底线,我也会忍,哪怕不喜欢对方也要陪对方聊天,不主动接近,但也尽量不得罪。你要是能接受,咱们继续相亲,你要是不能,那以后也不用见了。”

说完,电梯停在了十六楼。

夏颜径自走出去,头也没回一下。

徐砚清站在电梯里,沉默地抿着唇,电梯门自动合上,却因没有升降指令保持不动,不知过了多久,一楼有人要上来,电梯才带着徐砚清下降。

电梯停在一楼,徐砚清看眼外面的人,走了出去,等对方上去了,他再去按旁边的电梯。

.

夏颜回家先洗澡,洗完换上家居服,躺在床上休息。

心情不太好。

她不喜欢林文雁、余晓露等人自以为是的起哄,好像林君行有多优秀似的,好像林君行喜欢她,她就占了大便宜,好像她是那种没有原则的人,因为遇到了一个更优秀的选择,便马上抛弃正在相处的相亲对象。

她也不喜欢徐砚清提起林君行时的试探,仿佛她与他已经确定了什么关系,但凡他身边出现一个异性,她都有必要向他解释。

她也不太喜欢,刚刚的自己。

其实,徐砚清那么问,只是在酸林君行吧,毕竟他连他亲哥都要酸的,他只是试探着问了一句,她却借机将积攒了一肚子的不满全都发泄在了他身上,专门欺负老实人。

夏颜闭上眼睛,一手搭上额头。

果然还是一个人最好了,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都不用顾忌,不会被人伤害,也不会伤害别人。

坐起来,夏颜拿起手机,给徐砚清发消息。

她还在打字,两人的聊天框突然跳出一条新消息。

徐医生:我接受你的工作性质,你只需要陪聊,我给病人看诊,有时需要触碰女患者的腹部,不知道你能否接受?如果你接受,我们继续相亲,如果你不能,那我以后也不见你了。

夏颜:……

他是来搞笑的吗?

夏颜都没想好怎么回,又来了一条消息。

徐医生:还有那首歌。或许爱情在你眼里很普通,在我这边它很稀奇,因为我从青春期算起到现在,十几年了,每天擦肩而过的异性加起来成千上万,只有遇见你那天,它才发生在了我身上。

徐医生:还有,如果男人在你眼里只是消遣,那我愿意被你消遣。

徐医生:前提是你能接受我与女患者的身体接触。

徐医生:希望你在下午5点前给我答案,因为我要决定今晚做几个人的菜量。

徐医生:对了,昨晚你答应陪我看电影的,如果你毁约,请补偿我两张票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