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23(不想接捧花的伴娘...)

书名:完美婚配 本书主角:夏颜 徐砚清 作者:笑佳人 本章字数:1672 字

早上六点,夏颜就从小区出发了,开车前往新娘子林文雁的家。

虽然她与林文雁不熟,可既然答应要给林文雁当伴娘充数,夏颜就要履行好一个伴娘的职责。

六点四十,夏颜比约好的时间提前十五分钟抵达林家。

据说一共有五位伴娘。

这五位伴娘,其中三位是林文雁的大学舍友,一位是林文雁高中最好的朋友,还有一位是林文雁的同事。失约的是一位大学舍友,对方的爷爷突然脑梗,做孙女的必须回家瞧瞧,所以林文雁才临时找了夏颜当替补。

夏颜的车刚停下来,一个西装男人快步走了出来,透过降下的车窗问夏颜:“你是文雁的朋友吧?”

夏颜笑:“对,我叫夏颜,来给文雁当伴娘。”

西装男人笑着自我介绍:“我是文雁的哥哥林君行,她还在化妆,你车子就停那边吧。”

夏颜被他的名字惊艳了一下。

不得不说,林家父母也很会给孩子起名字了,林文雁优雅美丽,像个古典才女,林君行也人如其名,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西装笔挺,温润如玉,仿佛古代的翩翩君子。

夏颜按照他的指导停好车。

林君行跟着车走了几步,等夏颜下来,一条樱粉色的长裙垂到脚踝,上面披了一件米色风衣,晨风吹拂她披散的长发,露出一张白皙素净的脸,林君行已经准备好的客气话突然就在喉咙里卡了一下。

“会不会很冷?”在夏颜看过来时,林君行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夏颜笑笑:“还好,我这不是提前准备好了。”

林君行就发现,这是一个很爱笑的女孩子,笑起来漂亮动人。

“吃过早饭了吗?”

夏颜惊讶:“文雁该不会没给伴娘准备早饭吧?”林文雁发来的行程表里明明有写提供早餐。

林君行马上解释:“有的有的,怎么可能饿着伴娘?”

夏颜就笑着跟他走进去了。

林文雁的父母、比夏颜还先到的两个伴娘都出来迎接夏颜,夏颜擅长交际,三言两语就与两个伴娘融入到了一起,从此伴娘们一起行动,林君行去招待林家的客人们了。

夏颜去看了看林文雁化妆,这边还要等很久,她与陆续到齐的四位伴娘先去吃早饭。

林文雁的高中闺蜜余晓露也是夏颜的同学,两人聊得最多。

“那天文雁跟我说她请了你,我还不敢相信,夏颜,你这些年好像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漂亮。”余晓露坐在夏颜身边,一边吃一边盯着夏颜的脸,不时往夏颜胸口瞥两眼。

樱粉色的伴娘长裙,衬得夏颜的肌肤欺霜赛雪。

这种词,余晓露只在言情小说里看见过,没想到夏颜、林文雁都拥有传说中的好肌肤。

“晓露你好像个色狼。”另一位伴娘笑着揭穿了余晓露。

余晓露哈哈一笑:“女人看美女是欣赏,色狼只能用在男人身上。”

“不过夏颜,你发现没,文雁哥哥一直在关注你呢,每次他从这边经过,都会看过来。”

夏颜真没发现。

“来来来,他又要过来了,大家都注意一下。”

四个女人嘿嘿偷笑,夏颜若无其事地吃着早饭。

林君行端了一盘五盒酸奶过来,请伴娘们吃。

临走的时候,他果然往夏颜那边看了一眼。

伴娘们一起哄,夏颜假装不知道都不行了,只能任由四个女人开玩笑,说要撮合她与林君行。

吃完早饭,婚庆公司的化妆师给伴娘们化了简妆,夏颜是最后一个,等她来到新娘的房间,余晓露四个正在给林文雁讲林君行频频偷看夏颜的事。

林文雁笑着朝夏颜看来:“夏颜,你觉得我大哥怎么样,要不要抛弃你相亲的那位徐医生,给我大哥一次机会?”

余晓露起哄道:“夏颜你要好好考虑呀,文雁哥哥可厉害了,在银行做高管,年薪百万!”

林文雁澄清道:“也没有那么夸张,我哥资历浅,目前只能拿一半。”

一半就是年薪五十万,林君行看起来还没有三十岁,这种职业与薪酬,已经非常不错了。

林文雁又朝夏颜眨了下眼睛:“我们家只有一套小三居的学区房,不过我哥有套市区大平层哦!”

“啊啊啊,我都羡慕夏颜了,可惜我没有夏颜那么漂亮,不配拥有高富帅!”

夏颜任由女人们打趣她,反正都是随口说说,当不得真。

八点钟,新郎官曹强率领伴郎团来接亲了。

主伴娘是余晓露,她带着伴娘们阻拦新郎进门,夏颜就是个凑数的,排在后面增加气氛就行。

五位伴郎全是一水的瘦高个,统一的令人怀疑曹强请了专业伴郎团。

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新娘身上,伴娘们都称职地做了绿叶。

女方家里的流程走完了,接下来要去男方家。

林君行也要去的,他邀请伴娘们坐他的车。

夏颜是唯一开车过来的伴娘,正好让余晓露他们坐林君行的车,她自己开车,松了口气。

到了男方家里,又是一阵忙碌,十点钟,众人再上车前往举办婚礼的酒店。

夏颜还是自己开车,紧跟林君行的黑色路虎。

那路虎崭新崭新的,夏颜十分惋惜,她大概拉不到林君行这个银行高管客户了。新郎曹强家里那么有钱,宾客里或许有想买车或换车的潜在客户,等会儿到了酒店,夏颜准备多多留意,她的手包里装了一沓名片呢。

到了酒店,伴郎伴娘们还要跟在新郎、新娘身后迎宾。

宾客们如约而至。

夏颜才陪一位客人说了会儿话,目送对方进去了,夏颜刚要转身,突然听到曹强开心的声音:“老徐怎么才来,我还以为你要鸽我。”

“刚刚找停车场入口耽误了时间,恭喜老同学新婚。”

这声音?

夏颜难以置信地看过去。

徐砚清穿着她为他挑选的那身西装,正微笑着将红包递给曹强,曹强高兴地揽着他的肩膀,给林文雁介绍:“这是我高中同桌徐砚清,超级学霸,总是年级前几名,现在在做医生,年初我胃病就是找他治的。”

林文雁笑容满面:“那徐医生可要多管着曹强点,他饮食习惯不好,三天两头胃疼。”

徐砚清笑:“只要他出挂号费,我随叫随答。”

伴娘团哈哈笑了起来。

徐砚清终于将目光投向伴娘团,并在第一时间锁定了夏颜,看过她穿套装,看过她穿休闲服,这样的礼服长裙还是第一次,粉粉嫩嫩的颜色,明亮耀眼的灯光,让她雪白的肌肤都浮上了一抹樱粉。

视线在她胸口停留几秒,徐砚清迅速收回。

在伴娘们炽热的注视下,徐砚清神色温和地走向了婚礼宴会厅。

他走了,新的宾客还没来,林文雁立即替伴娘们向曹强打听徐砚清的情况:“徐医生还是单身吗?有没有机会给晓露她们介绍介绍?”

曹强还是很了解徐砚清的,笑道:“有点难,学霸眼里只有学习,我还记得上高中的时候,常常有女孩子给他写情书,他看都不看,放进书包,离开学校,再找个垃圾桶扔掉。他这人还特别细心,怕情书被人捡走女孩子没面子,他每次扔情书前都会先撕掉,撕成一条条的,堪比专业碎纸机,我都服了。”

余晓露:“天啊,这样的徐医生好温柔,我想嫁!”

林文雁朝曹强使眼色:“等婚礼结束,你想办法让晓露她们加下徐医生的微信,读书的时候他一心只想学习,也许现在徐医生想谈恋爱了呢。”

曹强无奈:“好吧,他脾气好,就算不喜欢你们,加微信应该还是可以的。”

余晓露兴奋地直跺脚。

客人都到了,新娘还要去换礼服,伴娘们也都跟着去帮忙。

余晓露四个伴娘的话题一直在围绕着徐砚清。

“徐医生好帅,看起来跟文雁哥哥好像是一个类型的,不过文雁哥哥明显是外热内冷,只对感兴趣的人真温柔。”余晓露一边分析,一边朝夏颜眨了下眼睛,“徐医生就不一样了,刚刚他对咱们几个伴娘一视同仁,这说明他看女人不止看脸,咱们都有机会啊!”

“你跟芳芳有机会,我们两个都是外省的,婚礼结束就要坐高铁回去了,加了微信也没用。”

余晓露:“芳芳,你不许跟我抢!”

芳芳:“我不跟你抢,咱们分别加微信,各凭本事。”

僧多肉少,她们讨论地激烈,夏颜都没机会开口。

想到今天估计也是她与这些伴娘最后一次见面,夏颜就没有多嘴解释她与徐砚清的关系。

终于,婚礼开始了。

余晓露帮忙拿婚戒,夏颜与芳芳等人坐到了席面上,隔壁是伴郎桌,后面两桌分别坐着新郎新娘的年轻朋友,其中男桌那边,就有徐砚清。

大家都在观看入场的婚纱新娘,夏颜趁机偷偷往徐砚清那边瞥了一眼。

徐砚清似乎一直在等她,夏颜的视线刚投过来,他已经张开大网接着了。

夏颜瞪了他一眼。

徐砚清笑了笑。

夏颜就知道,他是个套路王狐狸,昨晚问她酒店地址的时候肯定就猜到两人参加的是同一场婚礼了。

新郎新娘们在众人的注视下交换戒指,又走了几套流程后,主持人请伴郎伴娘们上去,新娘子要扔捧花了。

夏颜跟着伴娘们上了台,故意走在最边上,她面带微笑,并不会给人不合群的印象。

林文雁往后扔出捧花。

余晓露等人兴奋地去抢,只有夏颜,对那束捧花唯恐避之不及。

小小的表情,凡是关注她的人,都能发现。

徐砚清想到了她的家庭关系,想到了相亲那天她说的话。

看来他的努力,还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