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20(徐医生的耳朵红了...)

书名:完美婚配 本书主角:夏颜 徐砚清 作者:笑佳人 本章字数:1701 字

夏颜坐进了徐砚清的车。

这车还是她推销给徐砚清的,贵是贵了点,坐起来非常舒服。

“你买车的时候就说要照顾病人,我怎么没想到是孟老师。”系好安全带,夏颜笑着回忆两人的初次见面,当时她已经知道徐砚清是江一的医生了,这点孟老师也对她提过,多么明显的线索。

徐砚清笑了下:“幸好你没想到。”

夏颜奇怪:“什么意思?”

徐砚清暂且没有发动车子,看她一眼,对着方向盘解释道:“如果你知道我是孟老师的儿子,那李阿姨试图撮合我们的时候,你肯定会先确认是不是我,然后直接单独联系我,再拒绝我,让我跟你坐下来谈的机会都没有。”

夏颜:……

好吧,如果她提前知道的话,极有可能是这样的发展。

徐砚清开车了。

车子驶出明珠小区,到了马路上,夏颜随意观察路边,看见一个穿西服的男人。

有什么画面从脑海里闪过,夏颜偏头去看开车的男人:“昨天咱们相亲,你穿的不就是西服?”

徐砚清眼睛都没有多眨一下:“跟我哥借的。”

夏颜:“去喝喜酒的时候怎么不借了?”

徐砚清顿了顿:“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夏颜双手抱胸:“都听。”

那张清隽俊美的脸已经泄露了一丝笑意:“假话是我觉得总借别人的西服穿不方便,还是要自备一身,真话就是,我们兄弟感情不合,他嫉妒我妈更喜欢我,不愿意再借我了。”

夏颜:……

她信他才怪!

这两条明明都是假话,真相是他在套路她!

什么贤夫,花花肠子一环套一环的!

夏颜偏头看窗。

徐砚清在开车,不敢分心,等红灯的时候才看过来,却也只看到夏颜白皙的侧脸,轻抿的红唇。

“生气了?”他低声问。

夏颜不理他。

徐砚清立即承认错误:“好,我说实话,我想约你出去,可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看电影怕选了你不喜欢的片子,浪费你两个多小时,逛公园怕你不喜欢运动觉得累,吃夜宵,咱们刚吃完晚饭,也不合适。”

愿意说实话便还是可以原谅的,夏颜斜了他一眼:“刚刚在你家里待了一个小时,这还不算约会?”

绿灯亮了,徐砚清继续开车,分心道:“吃饭只能让你了解我的厨艺,厨艺这种优点,经过这几顿相信你已经了解了。”

夏颜:“那我陪你去买衣服,能了解你什么?”

徐砚清应对从容:“细节往往更容易展现一个人的性格,好比有时候我在街上走,我会发现有人喜欢随地乱扔垃圾,有人喜欢在安静的场所大声讲电话,有人有选择困难症挑来挑去浪费太多时间,有人看到小孩子玩闹会嫌弃吐槽,有人却会觉得可爱。”

“所以,我觉得出来约会,能够方便增进你我之间的互相了解。”

夏颜竟然被他的理由说服了。

确实,在家里吃饭,她看到的全是徐砚清的优点,徐砚清也只能看到她的外表,只有其他方面了解地足够深入,才能注意到彼此的缺点。

也许,多外出几次,徐砚清会动摇对她的一见钟情,她也能发现徐砚清特别讨人厌的点。

“行吧,那就去逛商场,正好我也该买两件冬装了。”

徐砚清悄悄松了口气。

商场到了,一到三楼都主打服饰,两人直接从一楼开始逛了起来。

夏颜是真的打算买今冬的冬装,路过每家店都要往里面看看。

在她只是驻足观看的阶段,徐砚清的视线在过往的情侣身上扫了好几回,别的情侣都是女孩子亲热地挽着男孩子的胳膊,或是两人手牵手,只有他与夏颜,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各走各的。

当然,他与夏颜只是处在相亲阶段,还不是情侣。

可徐砚清还是觉得,如果夏颜挽着他的胳膊,做探头探脑的动作时会更方便。

徐砚清悄悄靠近夏颜,并将左臂缓缓地曲了起来。

就像猎人摆了一个套子,说不定猎物就自己钻了进来。

然而每当夏颜扫视完店内偏过头来,徐砚清必然会第一时间放下胳膊,仿佛他什么都没做过。

夏颜对此毫无察觉。

终于,她看到一家风格比较喜欢的店,带着徐砚清走了进去。

夏颜看中一套白色大衣,回头问徐砚清:“好看吗?”

徐砚清平时没有打量女性穿着的习惯,但这件白色大衣面料舒适款式简洁,确实不错。

他点点头:“穿上试试?”

夏颜便把包交给他,去试衣间换衣服了。

徐砚清随意地看看其他款式,感觉哪件衣服夏颜穿起来应该都会好看。

试衣间的门打开,夏颜换好了,走出来的时候她无意间做了个将头发往后撩的动作,黑色的发被拨到脑后,漂亮明艳的眉眼完全露了出来,自信又自然,像电视剧中万人瞩目的女明星,亦或是从小富养的大小姐。

徐砚清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夏颜在找镜子,对上他的视线,她笑了笑,随即走向斜对面的镜子。

徐砚清脸上云淡风轻,心跳仍然失常。

他早就知道夏颜漂亮,可平时总是看她穿套装,她身为销售的态度又亲切随和,就给了徐砚清一种她很好相处的错觉,但就在今天,他已经有两次不敢直视她,夏颜的五官,是一种让大多数男人都自惭形秽的漂亮。

如果刚刚才是徐砚清与夏颜的初见,他可能不敢追她。

夏颜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左右看看,自己觉得不错,想起男伴,夏颜再次朝徐砚清看来,然后就看到了徐砚清不太自然的脸色。平时的徐医生,温和从容,此时的徐医生,似乎有一点点拘谨。

夏颜朝他走来。

徐砚清强迫自己迎上她夺目的美丽与光芒。

“好看吗?”夏颜笑着问。

徐砚清点头,眼睛看着她的衣摆:“很好看。”

夏颜可是金牌销售,察言观色的能力一流,徐砚清闪躲回避的眼神,微微泛红的耳根,全都说明一件事:他太纯,不敢看这样的她。

人靠衣装是有事实根据的,颜值普通的人穿对衣服会让人眼前一亮,更何况夏颜这种人见人夸的美女。

夏颜也没有想到,她与徐砚清出来逛街,发现的徐砚清的第一种新性格,竟然是他的清纯,之前游刃有余做饭、面不改色套路她的徐医生去哪了?

心里有数,夏颜没有再捉弄徐砚清,去试衣间换回衣服,去收银台结账。

徐砚清终于走了过来,站在夏颜背后,试探着问:“这件我送你?”

他想付钱。

收银小姐瞥了过来。

夏颜给徐砚清面子,同意了。

等徐砚清付钱时,夏颜半倚着收银台,微微仰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徐砚清。

徐砚清脸色不变,耳朵更红了。

走出这家店,徐砚清忍不住问她:“你刚刚在看什么?”

夏颜笑:“观察你啊,看你知道金额时会不会肉疼,我可不想自己的相亲对象是个吝啬或打肿脸充胖子的男人。”

徐砚清知道她在开玩笑,但他还是认真思考了一番夏颜的话,正式给夏颜交底:“我目前年薪二十万出头,以后资历上去了还有增长空间,可是医生这行业,增长空间有限,不知道你能否接受。”

他喜欢夏颜,想追求夏颜,与她谈恋爱,能结婚更好,但是,如果夏颜对相亲对象的年薪有要求,他怎么努力也达不到的要求,徐砚清也只能遗憾地放弃。

夏颜只是随便出来逛逛街,没想到徐砚清会突然给她报工资。

搞得这么正式,夏颜都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

难道她也要自报收入?

“你想知道我的年薪吗?”夏颜试着问。

徐砚清怔了怔,然后笑了:“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见钟情的情况,应该都不会考虑那么多。”

夏颜:“你就不怕我负债累累?”

徐砚清认真回答:“看金额,看负债原因,如果是你身不由己,且你我共同努力能够还清,那我不会介意。”

话题好像越来越沉重了,夏颜连忙摆摆手:“好啦好啦,我没有负债,今年的年薪应该会比你高,我也没想占你便宜,等会儿你买西装,我来结账,就当咱们作为相亲对象互相送对方一件衣服。”

徐砚清:……

长得这么漂亮,年薪还比他高,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

这一瞬间,徐砚清想到了自己的霸总大哥。

如果早能预料到这一天,他还会报选医科专业吗?

拎着购物袋陪夏颜继续逛商场的时候,徐砚清认真思索了这个问题。

答案是,会。

因为他喜欢医生这个职业。

做一名消化内科医生,他或许无法为夏颜提供肆意花销的财富,可他能为夏颜提供健康营养的饮食,随时关注她的肠胃健康,而他的霸总大哥,除了钱,什么都没有,只有那种肤浅的女人,才会闻着金钱的气息去贴大哥的冰块脸。

当夏颜再次跨进一家女装店,徐砚清已经找回了差点丧失的信心。

只是,他仍然不敢直视突然光彩亮相的夏颜。

夏颜买了两套衣服,心满意足,不再关注女装店,开始替徐砚清挑选西装。

白色太亮,容易抢了新郎官的风头,何况徐砚清还长了一张男主角的脸。

最后,夏颜替徐砚清挑了一套休闲风的黑色西装,内搭经典白衬衫。

徐砚清去里面试了。

夏颜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翻看新消息。

店里只有他们两个客人,当身后传来导购小姐的夸赞声,夏颜立即放下手机,转身去看。

不同于夏颜,徐砚清出来后没有找镜子,直接朝她看了过来。

视线相碰,夏颜刚露出欣赏之意,徐砚清突然快步走开了,仿佛急着去照镜子,结果差点撞倒店里的模特。

夏颜绽开一个愉悦无比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