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14(夜色)

书名:完美婚配 本书主角:夏颜 徐砚清 作者:笑佳人 本章字数:1688 字

夜宵店还是很多的,徐砚清负责开车,夏颜坐在窗边观察,经过一片商业中心,夏颜看到一家烧烤店,就指挥徐砚清将车开过去。

晚风有点凉了,夏颜穿好外套才下了车。

一身黑色套装,完美隐藏了她在酒吧释放的性感与狂野,此时的夏颜,又成了徐砚清熟悉的那个4s店销售员,只是因为喝了酒,她双颊酡红,眼里的水色也更明显,就像,就像一颗乖乖将自己洗干净的桃,水珠犹挂,等着被人吃干抹净。

徐砚清的视线从她的侧脸移开,鄙夷自己竟然冒出这种念头。

不过,他趁机讨要夜宵,不也是因为想在这个荷尔蒙躁动的夜晚,多与她相处片刻?

最后徐砚清不得不承认,他也是个肤浅的男人,会被她的美色吸引。

“我看旁边还有一家奶茶店,你要喝奶茶吗?”

在烧烤店坐下,点完东西,夏颜忽然问道。

徐砚清:“你请我夜宵,我请你喝奶茶,想喝什么?”

夏颜就没客气,与店家打声招呼,她跟着徐砚清一起去了。

奶茶店快打烊了,他们俩可能是最后一波客人,夏颜本来想喝一杯冰的,瞥眼邻居医生,她改选了一杯热饮。

奶茶做好了,徐砚清付款,两人回了烧烤店。

“你平时也吃烧烤吗?”夏颜坐徐砚清对面,笑着问,“感觉你这么注重养生的消化科医生,可能不会吃这些垃圾食品。”

徐砚清晃晃手里的奶茶:“奶茶与烧烤一样,都不建议长期食用,不过偶尔吃几顿很容易提升生活幸福感,毕竟,我还年轻健康,不需要严格戒断某方面的饮食。”

夏颜:“你好像在说教。”

徐砚清笑着看她:“会让人讨厌吗?”

夏颜摇摇头,至少她没有讨厌,她有点音控,对声音好听的人有很大的包容性,如果声音难听,那么对方说一个字她也会抵触。

烧烤端上来了,两人边聊边吃,大家都是服务型的工作,夏颜吐槽一些龟毛的客户,徐砚清吐槽一些难以沟通的病人,竟然还挺有共同语言。

说得多,吃得还是重口味,夏颜将一杯奶茶喝完了,还是觉得渴。

她去服务员过来,要点饮料。

徐砚清抢着道:“两瓶常温矿泉水。”

夏颜咬唇,湿漉漉的双眼不满地看着他。

徐砚清接收到了,补充道:“再来一罐常温啤酒。”

夏颜就笑了,拿起一串烤肉啃了起来。

夏颜喜欢喝啤酒,前阵子因为胃病,很久没喝了,晚上在酒吧喝得也不是啤酒,现在就着烧烤,没一会儿她就把一罐子啤酒喝得一滴都倒不出来了。

夏颜回头,看向店里放饮料的地方。

徐砚清没有再给她放纵的机会:“还吃吗?不吃结账了。”

夏颜刚想说话,冲动上来,拿手挡住嘴,打了个酒嗝。

桌面上的烧烤基本都吃得差不多了,徐砚清让夏颜解决剩下的,他要去再拿瓶水。

夏颜没多想,后来才发现徐砚清抢着把帐结了。

“说好我请你的……”

“一顿夜宵而已,你要是过意不去,以后再请回来。”徐砚清一手插着口袋,拒绝夏颜转红包的提议。

夏颜的红包发过去了,他不接收,她就没办法。

来到停车场,夏颜习惯地走向驾驶座。

徐砚清轻轻拉住她的手腕。

夏颜茫然地回头,晚风吹气她耳边的碎发,那双眼睛湿漉漉地望过来,徐砚清心中一荡,升起一股冲动,想将她拉到怀里,低头吻她。

冲动归冲动,徐砚清及时松开她的手腕,指了指副驾驶的位置。

夏颜反应过来,咧嘴一笑,绕去了另一侧。

喝酒、热舞、饱餐,再来一罐啤酒,一晚上下来,夏颜的身体与精神都在叫嚣着罢工,车开没多久,她就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徐砚清升起被她按下的右侧车窗,免得她着凉。

她的呼吸带出淡淡的酒气,在封闭的车内空间挡开,等红灯的时候,徐砚清偏头,就看见她歪搭的头,睫毛长长的,脸红红的,饱满的双唇微微张开。

徐砚清收回视线,俊秀的眉毛渐渐皱了起来。

因为觉得他是熟人,值得信赖,她才如此放松戒备,还是换成真正的职业代驾,她也会这么睡过去?

他的车暂且给父母开了,徐砚清将夏颜的车停在了他租赁的车位。

解开安全带,徐砚清坐在椅子上,拿出手机。

夏颜睡得很香,突然被手机铃声惊醒。

她猛地醒过来,目光迷离地扫过驾驶座的男人,大脑还没有开始工作,本能地去包里摸手机。对于刚刚在黑暗里睁开眼睛的人来说,屏幕的亮光过于刺眼,夏颜都没看清来电显示,先把手机举到了耳朵边:“你好?”

“你好,明珠小区到了,可以下车了。”

夏颜怔了怔,忽然看向驾驶座。

徐砚清放下手机,朝她笑了笑,再指指外面。

外面是地下车库,夏颜彻底清醒,哭笑不得地挂了电话。

打开车门,夏颜背对徐砚清,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泪都出来了。

徐砚清锁了车,走过来还钥匙。

夏颜接了,与他并肩走向电梯。

“你很信任我?”徐砚清突然问。

夏颜看过去:“……什么意思?”

徐砚清:“你在车上睡着了,其实有点危险。”

夏颜明白他的意思了,忍住再打一个哈欠的冲动,夏颜想了想,笑着道:“我好像确实相信你不会做那种违法的事。”

徐砚清好奇了:“为什么?”

夏颜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钟:“因为你长得像个好人。”

徐砚清:……

这算什么理由?有的杀人犯看起来还老实憨厚呢,她怎么能因为一个人的脸轻易做出判断?

夏颜当然不是完全看脸了,一个人言行举止都能说明一些问题,总之徐砚清给她的感觉就是值得信任,不过,这些东西解释起来太麻烦了,夏颜就没有继续深谈。

进了电梯,夏颜按下16楼,想到徐砚清,马上又按了15楼。

结果电梯到了十五楼,徐砚清没动。

夏颜:“你……”

徐砚清正色道:“太晚了,我送你上楼。”

夏颜觉得有点怪怪的,一直没有提起的警惕心终于冒了一丝上来。

十六楼转眼就到,徐砚清跟着夏颜走出电梯,却只停在电梯厅,目送夏颜。

夏颜瞬间又放松了下来,进门前,笑着朝他挥挥手。

她关上门,徐砚清也进了电梯。

一条消息发到了夏颜的手机上:不是所有坏人都长了一张坏人的脸,以后与男人独处时注意安全。

夏颜准备洗澡前,看到了徐砚清的消息。

夏颜下意识地编辑文字:包括你吗?

可是还没有发出去,忽然觉得这么回复有点暧昧,夏颜就给删掉了,简单回了一个:谢谢,记住啦!

.

夏颜的舅舅要去国外交流,舅妈休了年假跟着去,夫妻俩出发前给夏颜打电话,希望夏颜这周末回去陪表妹夏冉住一晚,周一早上再把夏冉送回学校。

夏冉平时都住校,只有每周末的下午可以回家放松一下。

夏颜当然答应了,如果不是周末店里太忙,她都想周日中午就去学校接表妹。

到了周日,夏颜给表妹打电话,约好晚上她请表妹吃大餐。

夏冉对此表示热烈的期待。

高三生的每一天都处于备考的状态,夏颜不敢请表妹吃太刺激的东西,晚上带表妹去吃了一家评价很高的本地菜餐厅。

“我记得,秦扬跟你读一个学校?”饭间,夏颜主动问道。

秦扬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与夏冉同岁,在夏颜还渴望父爱的年龄阶段,秦盛有时会特意带上秦扬来见她,试图培养姐弟俩的感情。当时还是中二年纪的夏颜,对秦扬充满了排斥,而秦扬从小就沉默寡言,对她讲礼貌,却不热情。

但秦扬长得非常漂亮,又懂事,夏颜从来没有真正地讨厌过他。

夏颜读高中后,基本就没怎么见过秦盛、秦扬了,也没有试图去了解,还是后来升了高中的表妹提起,她与秦扬竟然读同所高中,夏颜才开始有途径接收秦扬的相关信息。

夏冉口中的秦扬,是个校园偶像剧中男主角般存在的高冷学霸,而有钱渣爸、病故母亲的身世,又为秦扬增添了几分惹人怜惜的美强惨气质。

提到秦扬,夏冉就像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譬如秦扬又得了什么奖,譬如都有哪些女生喜欢秦扬。

当然,夏冉敢这么说,也是知道夏颜并不反感秦扬,毕竟,当年夏瑾与秦盛离婚,与秦扬的母亲毫无关系,叮秦盛这颗有缝臭蛋的苍蝇是另一个女人,秦盛离婚两年后才遇见了秦扬的妈妈,追爱结婚,再劈腿……

“姐,你怎么突然打听秦扬了?”说够了,夏冉疑惑地问。

夏颜故意开玩笑:“你成绩这么差,我想利用我与他之前的亲情,托他给你补补课。”

夏冉嘟嘴:“谁成绩差了?我只要明年高考发挥稳定,考个二本没问题!”

夏颜:“嗯,心态够好,看来不用担心你会因为考前焦虑斑秃了。”

夏冉气得嗷嗷叫。

第二天清晨五点半,夏颜就载着高三生出发了。

这个时间段马路畅通,抵达学校时才六点出头。

夏颜将车停在路边,正要解开安全带,夏冉突然拍拍她的手,指着校门口道:“快看快看,孟老师跟她的霸总儿子!”

夏颜抬头,果然看见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推着一辆轮椅在往里走,孟老师坐在轮椅上,脸被升降杆挡住了,穿黑色西装的男人高大挺拔,侧脸俊美到无可挑剔,除了气质太冷。

夏冉双手捧心:“是不是比电视剧里的明星还帅?”

夏颜扯扯嘴角,撵她下去:“好好复习,争取考个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