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04(丢进垃圾桶的裙子...)

书名:完美婚配 本书主角:夏颜 徐砚清 作者:笑佳人 本章字数:1743 字

夏颜的心情很不错。

今天她签了两单!

下午签的那单是她已经经营半个月的客户,一位姓刘的白领。刘先生预算紧张,既想通过精心挑选购买一辆性价比最强的车,又不肯放弃品牌要求,一直在A、B两个品牌里犹豫,夏颜好几次看见刘先生走进对面A品牌的4S店。

经过她锲而不舍且热情的营销推广,今天刘先生终于做出决定,选了她推荐的车。

刘先生这单属于比较标准的一单,需要一个销售付出长足的耐心、精湛的推销技巧,夏颜中午遇见的徐医生才是偶尔送给她们销售的美味甜点,性格温和好沟通,资金充足不压价,推荐的保险贷款、精品保养等全部接受!

想到徐医生这单带来的提成收益,夏颜便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扬。

夕会上,夏颜的主管陈英点名表扬了她。

夏颜大大方方地做了今日的工作总结,其他销售们看她的眼神各不相同。

店里一共十六位销售,在这十六个销售当中,二十五岁的夏颜不是资历最老的,却是这几个月销售成绩最好的,连店总经理都特别表扬过她的进步。

据说店总要调到帝都去了,本店各级员工会面临一次升迁变动,如果销售部的江经理能够升上去,新的销售部经理便将从陈英、张春和这两位销售主管里挑选,紧跟着,夏颜等销售将共同竞争一个销售主管的位置。

今年所有老资历的销售都打满了鸡血,而异军突起的夏颜则成了一匹黑马。

菜鸟销售们喜欢夏颜的平易近人、提携指点,老销售们表面客气,心里怎么想夏颜就不知道了。

夕会结束,夏颜收拾好办公桌,见冯茜还在做一个表格,夏颜便想去二楼的展厅看看。

夏颜没有坐电梯,从旋转楼梯这边走上去的。

销售们要么下班了,要么都在一楼办公室做今天的收尾工作,二楼展厅显得空旷而安静。

夏颜来这边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只是开会坐久了,活动活动筋骨。

有客户发微信反馈车辆情况,夏颜走到二楼中间的露天小阳台,坐在沙发上回复消息。

发完消息,夏颜刚要起来,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略显尖锐的声音:“你有完没完,我说过三年内不会备孕,你之前都答应好的,为什么突然催个没完?”

夏颜心中一紧,这是她的顶头上司陈英主管。

陈英平时在店里的形象温和又干练,便是训人也是平静的叙述,夏颜还是第一次听她用这种语气说话。

备孕,是陈英的老公在催生吗?

夏颜不想偷听上司的家事私密,可这个小阳台只有一个出口,她现在出去的话一定会对上陈英,陈英若介意被她听见,以后两人还怎么相处?

心念飞转,夏颜从包里取出蓝牙耳机,打开音乐,真的开始听起歌来,一边听,身体还跟着旋律轻轻地摇摆,由此证明她很难听到外界的声音,而事实确实也是如此。

陈英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展厅中间走,路过小阳台时,她脚步一顿,看见了侧对她坐着的夏颜。

陈英的目光,落到了夏颜的脸上。

夏颜很漂亮,属于连女人见了都心动的那种美女,陈英第一次见到夏颜时,还以为夏颜绝对在这行干不长,极有可能被哪个大老板或高管看上,从此成为富贵笼子里的一只金丝雀。

可夏颜竟然是个事业心极强的女人,从磕磕绊绊到蝉联月度冠军,夏颜只用了两年的时间。

曾经,陈英也像夏颜那么年轻,能够忘我地投入工作。

可在她跨过三十岁之后,家庭的琐事突然一件接一件压了过来,消耗着她的精力与耐心。

“陈姐?”

夏颜仿佛才注意到陈英的到来,迅速摘下耳机,笑着站起来打招呼。

最后一抹夕阳落到她的身上,年轻的女孩目光真挚,朝气蓬勃的笑容充满了感染力。

陈英也笑了,挂掉电话,问夏颜:“怎么还没下班?”

夏颜解释道:“跟冯茜约好一起去吃饭,等她呢。”

陈英点点头,似乎别有深意地道:“别只顾着带新人,与老销售也要打好关系。”

说完,陈英往前走了,一身黑色西服套装,脚踩高跟鞋,背影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风情。

夏颜目送主管走远,心头浮起一丝困惑。

陈英那话是什么意思,觉得她与老销售关系疏远不利于销售部门的团结,还是……

算了,还没有影子的事,想那么多做什么?

但陈英的话也有道理,等这个月她再拿到销售冠军,就请整个销售部的同事一起吃顿饭吧。

.

晚上七点多,夏颜与冯茜来了市中心一家人气餐厅。

今晚冯茜请客,庆祝那天她成功开了第一单。

排队等号的时候,冯茜低声与夏颜八卦:“颜姐,今天中午你带的那个客户,长得真帅,都可以去当明星了。”

夏颜知道她说的是谁,笑了笑:“是挺帅的。”

冯茜怂恿她:“你打开微信,让我再看几眼呗。”

夏颜:“也没帅到让你如此花痴的地步吧?”

冯茜看外星人似的看着她:“这还不值得花痴?这可是纯天然的帅哥,没化妆不带滤镜都堪比大明星了,有些明星素颜可能还比不过他呢!”

夏颜无法理解冯茜对男人颜值的痴迷,在她看来,徐医生最大的优点是好沟通、下单快。客户嘛,只要愿意痛痛快快的下单买车就够了,颜值不重要。

干等也是无聊,夏颜就把手机拿了出来,打开徐医生的微信。

冯茜接过手机,发现夏颜给帅哥客户备注的是“姓名+车型+购车日期”……

“你可真够专业的。”冯茜一边吐槽,一边打开了徐砚清的朋友圈。

可惜的是,徐砚清的朋友圈只有几条医学资料的转发。

“他是医生?”

“嗯。”

“徐砚清?这名字可真好听。”

“还行吧,姓氏普通,名字加分了。”

夏颜漫不经心地点评,与白日在徐砚清面前吹彩虹屁的态度截然不同。

徐砚清的头像是盆绿植,朋友圈也没有相片,冯茜失望地将手机还给了夏颜。

“对了颜姐,我今天听到有人说你坏话。”冯茜使着眼色道。

夏颜感兴趣地挑挑眉:“谁?”

冯茜四处看看,确定没有公司的熟人,这才靠近夏颜,小声嘀咕道:“李达跟张春和,两人一开始在谈单子,后来李达羡慕你业绩好,张春和就开始阴阳怪气,暗示你能签那么多单子全是靠脸、靠身材。”

夏颜发出一声轻哼。

张春和是与陈英同级的销售主管,两年前夏颜刚进店,张春和仗着他坐着主管的职位,还想潜规则她,被夏颜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后来张春和又死皮赖脸地讨好过她几次,直到确定她不会给他机会,张春和就开始明着暗着给她下绊子,坏过她几次单。

随着夏颜被店总肯定,又有陈英维护,张春和总算不敢再在公事上压她。

还有那李达,上个月业绩仅此于她,平时总不服气,突然跑去张春和面前羡慕她,恐怕就是为了与张春和一起说她的闲话。

“随他们说,咱们就当不知道。”这种事,夏颜听听就过去了,从不放在心上。

吃完饭,冯茜又拉着夏颜去逛商场买衣服。

这家商场几乎都是轻奢品牌,冯茜主要是过过眼瘾,要么买不起,要么舍不得买。

夏颜倒是不差钱,可她大多数时间都在店里,穿工作套装就够了,花销更多在租金、化妆品上。

冯茜终于看见一条心仪且价格合适的裙子,去试衣间换穿了。

夏颜坐在店内沙发上等,低头刷手机,直到不远处传来一段对话。

“这家店的风格还不错。”

“不行,牌子都没怎么听说过,一看就是便宜货。”

夏颜脸色微变,抬起头,看到范小姐挽着秦盛的胳膊,两人并排站在店外,秦盛还在打量店内的衣服,似乎真的认可这些衣服款式,而范小姐已经不耐烦地拉着他往前走了。

夏颜看不见秦盛的人了,却还能听到他宠溺的声音:“好好好,你说去哪家就去哪家,别这么拉我。”

随着距离的拉远,夏颜终于听不到秦盛说话了。

她看着秦盛离开的方向,鬼使神差的,突然记起小时候的一件事。

她六岁那年,父母离婚。

离婚是因为父亲与人聊.骚,母亲对父亲失望,父亲想挽留母亲,最后和平离婚。

父亲一直都是工作狂,离婚后的母亲,也开始追求她的事业,夫妻俩都没有多少时间陪她。

父亲毕竟是连锁餐厅的老板了,时间安排比母亲更自由一些,偶尔会接她去外面吃饭、买衣服。

小学生时期的夏颜,既讨厌父亲的花心风流,又渴望父亲的陪伴。

有一次,父亲带她去商场买裙子,夏颜一直没有选到特别喜欢的,父亲的耐心就不太好了,哄她随便挑一件。夏颜小心翼翼揣测父亲的心情,只好拿了一件去试穿,等她走出试衣间期待父亲会夸一夸她,父亲却在打着电话,一边打一边瞥了她几眼,然后虚假地夸赞两句,就替她买了那件,开车送她回家,扬长而去。

还带着标签的新裙子,被夏颜丢进了垃圾桶。

她根本不喜欢那条裙子,更不喜欢那样的父亲。

可现在,父亲竟然千依百顺地陪着他的小女友。

夏颜并不嫉妒范小姐,因为她很清楚,用不了多久,父亲就会与范小姐分手,寻找新的刺.激。

夏颜只是,心里某个地方,不太舒服。

拿出手机,夏颜挑了一张与冯茜的聚餐合照上传,文案——周末消遣。

徐家。

徐砚清刚打扫完一遍卫生,还给母亲养的花浇了水,坐到沙发上休息,他拿起手机。

以前徐砚清对刷朋友圈没有兴趣,自从加了夏颜的好友,他马上有了新习惯。

这一刷,就刷到了夏颜的动态。

徐砚清放大照片,只看夏颜。

她的眼睛泉水般清亮,笑起来像弯弯的月牙。

真是个爱笑的女孩。

下周二他去提车,就又能见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