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树,树蛇?(他欲渡众生苦厄,却被众生...)

书名:守活寡使我快乐 本书主角:温蓉蓉 南荣慎 作者:三日成晶 本章字数:3370 字

温蓉蓉问完众人的选择,众人闻言都下意识的朝着地裂之中看去,他们身处的这块唯一尚且完好的地方,也开始出现了裂痕。

“不行!如此大阵,越阵眼而逃,我们说不定会在没有落入下一个小阵之前,就被阵法之力搅碎!”

公山B听了温蓉蓉的提议,简直觉得荒谬至极,他最是了解这五行诛邪阵,但越是了解,越是知道强横到如此地步的阵法,根本不是他们几个人能够肆意跨越的。

“那你说,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我们这不是不跳也马上就要死了么。”

温蓉蓉边和公山B争论着,边朝着底下看去,海和火可以最先排除了,水火无情,落进去都不需要他们弄清楚下一个阵中是用什么守阵,他们搞不好就被溺死烧死了。

而黄沙在温蓉蓉看来,也是能够排除的,一望无际荒芜至极,没有任何的建筑和能够供人躲避的地方,暴露在这样的地方,也实在太过危险。

目前来说最好的选择是林子,哪怕其中的生物不可估量,好歹也应该跟妖魔兽沾边,再者说适合树木生长的地方,环境总不至于太恶劣。

但是还未等他们全部都表态到底跳进哪里,端坐在人正中,一直在念诵超度佛经的燕容肖,身上爆出了道道令人无法直视的金光。

众人连忙闭上了眼睛,耳边山毁地摧的轰隆,掺杂进了数不清的纷乱人声。

“绝地门千海囚自愿守阵!”

“万莲虚浮山红罗自愿守阵!”

“南苑仙山尤子楚自愿守阵!”

“快跑,快跑!”

“我们不能退,不能退!”

“救命,救命我不想死在这里――”

“大阵闭合了,阵眼是死门,我们出不去了,我们……”

“跳下去,不要再犹豫!”

众人捂住耳朵,却根本挡不住这催命一般的混乱声音,直钻得脑袋嗡嗡作响。

温蓉蓉悄悄睁开眼去看,便见到数不清的淡金色人形魂体,朝着燕容肖身上散发出的金光而去,他们像一只只悍不畏死的飞蛾,朝着燕容肖身上的赤金色“火光”扑去。

靠近了之后瞬间就被烧灼融化,成为了这金光的养料。

“天呐,是功德……”

这一次开口的是迎春,她被这金光刺得双目通红,但是她贪恋无比地想要伸手去触碰。

在场所有的修士,几乎全部都只在古籍之中看到过,功德累积到一定程度,连神魂都会是金色。

但是生机之脉断裂之后,天下混乱不堪,各大宗门陨落,大能集体失踪,天下如今也就只剩下四国,以烛龙谷为界,与魔族划出了势不两立的天堑。

再没有飞升,没有大能,没有功德金光加身之人。

“你不要命了!”齐满月一把抓住了迎春要摸上去的手。

燕容肖身侧禅杖在金光之中陡然自立,没有灵力驱动一直处于闭合状态的莲花杖顶,莲花片片盛开。

莲心舍利将燕容肖身上越发壮大的金光,源源不断地吸入其中,又骤然绽放出了铺天盖地的金光,如伞盖一样在半空中舒展,无限蔓延,直直将这一方城镇,尽数覆盖。

南荣元奚停下了安魂曲,众人全部沐浴在这金光之中,并且他们惊讶的发现,金叠阵的崩乱已经停止,正飞速的恢复着。

“金叠阵在恢复了,在恢复了!”

公山B本来开心地从地上站起来,但是当他发现池子里面的灵脉水,也逆流向天空,化为血色的光融入了这金光之中,在半空中若隐若现出血色的符文,他的笑容便陡然消失了。

一股难言的恐惧,从他的内心弥漫,他仰头努力地辨认着这些游走在金色之中的赤色符文。

片刻之后大喊道,“阵眼没了,这是个死阵!我们会被困死在这里!”

“我们得走,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否则等到血灵脉汇成的符文彻底弥漫这片天空,这里就会变成真正的死城。”

“地裂正在闭合,”南荣慎开口,“现在只剩这一条路了,我们要跳吗!”

“跳!”温蓉蓉说,“红罗仙子那么美,她不会骗我们!”

温蓉蓉说着就要身先士卒,结果被眼睛瞪得险些从眼眶离家出走的南荣慎给一胳膊圈住,“你干什么!”

他忍不住吼了温蓉蓉,实在是被温蓉蓉的举动吓疯了。

温蓉蓉缩了下脖子,被吼得像个小鹌鹑,但是很快她脖子又支棱起来,“我跳啊!再不跳地裂都闭上了!”

“那也不能乱跳,”公山B也是没想到温蓉蓉这么莽,“你眼看着那是朝着熔岩里面跳呢!”

他说着飞快且饱含同情地看了一眼南荣慎,然后说,“我们得朝着树林里面跳,金木水火土,按序排列,金后面是木,从裂阵之中越阵,已经是找死,还越级跳到火阵,你焉有命活?!”

“大家听我说,”

公山B趴在地上,朝着四外的地裂之下看,很快在众人的身边,找到了一处合适的地裂。

他说,“我们分批跳,这里最好!这里是密林,但是地裂不够宽,我们不能全部一起跳下去,最近的人先开始!下去的瞬间,有什么保命的手段都不要吝啬!”

“跳!”

公山B的指挥下,齐满月和迎春还有蛇女先跳了下去,他们下去之后后面的人不用指挥,也跟着下饺子一样下去了。

但是随着燕容肖身上的金光越来越盛,数不清的守阵者的神魂融入其中覆盖这一片天地,所有的一切都在恢复着,像是某种倒放的碟片,坍塌的墙壁重新还原,崩坏的建筑寸寸恢复。

大阵之间因为崩坏带来的地裂,闭合得也越来越快。

南荣慎是必须和温蓉蓉还有白虎一起跳的,他们之后,就只剩下嵇若和公山B,他们两个负责把一直发光的燕容肖也给拖下去。

但是嵇若和公山B,不光拖不动燕容肖,还因为触碰他,疼痛得犹如火灼。

“怎么回事,他的身体……”

嵇若不顾疼痛,用黑袍裹着燕容肖的手臂要捞他,却捞了一个空。

而公山B怔然片刻,拉着嵇若便朝着马上便要闭合的地裂而去,“来不及了,我们带不走他了,他融合了太多大能守阵者的神魂和功德,已然成为了维系这金叠阵的活人阵眼……”

公山B拉着嵇若,在地裂闭合的前一刻,纵身跃向了一片密林。

而在金叠阵彻底恢复的瞬间,地裂轰然闭合,燕容肖身后金光之中,无数双人手臂的虚影伸出,似乎是要逃离这一片灼人的金光,却最终只能无力地挥舞定格。

而燕容肖这时候周身的金光,自金莲缘生杖开始缓缓收敛回他的身体,待到所有金光敛回,天幕之上闪过赤金符文,如游龙一般的显现,燕容肖猛地睁开眼,那双眸中却已经没有了人族黑色,而是一片庄严又妖异的赤金。

他欲渡众生苦厄,却被众生拉入苦海。

满地失去了神魂支撑的金甲,徒留他一人的死城,燕容肖撑着金莲缘生杖缓缓起身,手中禅杖朝着地上狠狠一砸!

地面竟然生出了裂痕,他垂眸,如同慈悲的活佛,看向了自他这一片苦海,去往另一片炼狱的同伴们。

嘴唇抿出了悲鸣的弧度,垂落眉目之下,映入那边赤金色眼眸的,是像果子一样结在树上的人。

燕容肖轻叹一声,提起禅杖,慢慢地走进了屋舍之中。

而已然先后跌落了密林的众人,劫后余生地聚集在了一起,他们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狼狈和伤处,但却全都不严重。

“燕宗主没能跳下来,他已经变成了金叠阵的一部分,不能跟着我们继续走了。”公山B拉着身上皱巴巴的衣服,他人淡如竹的公子模样,到现在彻底面目全非。

他在跳下来的途中,他仅存的一个门中弟子,也被阵法之间的强横挤压给碾碎了骨骼。

公山B看着自己手上的一点血迹,指尖发颤,他方才来之前,挖不动土,只好找了个树洞,将那个弟子放进去了。

他没法带他回去了,像他门中其他弟子一样。

站在他不远处的齐满月,和他掉下来的距离比较近,看到了他将自己的弟子“埋葬”的全程,也能够理解他此刻的难受。

她走上前,拍了拍公山B的肩膀,说,“至少你的弟子还有全尸。”

她说着这样开解公山B的话,自己的面上却露出瞬间的扭曲,在金叠阵之中,齐满月刀宗的两个弟子,都是为了保护她被金甲守阵者给跺得不成人样。

气氛沉郁下来,他们损失了弟子,温蓉蓉和南荣元奚,又何尝不是折损了妖奴?

温蓉蓉想起了自己的黑羽鹤,南荣元奚也忍不住想起了鹰女,那个总是拘谨且克制,但是又在某些时候格外赤诚的部下。

而迎春和嵇若,自然也不是身边没有人死去,只不过相较于其他人来说,他们的接受能力比较强。

迎春带领的莲梦宫,其实宗门很大的,修到半路了去嫁人的,或者突然消失的,这样的弟子每年都不少。

她身为宫主,见得也多,世事无常,聚散终有时,她尽了全力,剩下的都是她们的命数。

而嵇若却是因为是鬼修,死亡对他来说并不是终结,他已经把他带来的部下给用拘魂小鼎抓起来了,待出了这鬼地方,便放出他们,是心甘情愿地被他炼化继续跟在他的身边,还是要转世投胎,都随他们。

不过嵇若对于转世投胎这件事抱怀疑态度,因为这么多年,随着生机之脉的断裂,莫说妖魔兽,走在路上都很少见鬼了。

除非眼睁睁看着死的,否则他们身为鬼修,想要抓一只鬼都很难,这也是鬼修凋零的原因,嵇若一直都隐隐猜测,轮回之处,似乎出了问题。

不过这都不是现在最重要的,现在最主要是他们这些人从金叠阵出来了,并且落进了看上去还算安全的另一个五行诛邪阵的木阵。

嵇若开口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把大家从悲伤里面拉出来,“这里不会压制我们的灵力,甚至灵力非常的充足,像是泡在灵脉之中一样。”

南荣慎一直圈着温蓉蓉坐在白虎之上,想要安慰温蓉蓉却不知道怎么说,听嵇若这么一说,第一个回应,“是的,我被压制的灵力回来了。”

他说着,朝着温蓉蓉倾身,“蓉蓉,在这里你的灵器就管用了,不用怕。”

温蓉蓉从乾坤袋里面摸出了一个用于放信号没有杀伤力和声音的窜天猴,拿在手中放了之后,发现确实管用了。

不像在金叠阵之中,灵器扔出去要么有用但伤不到守城者,要么就干脆像个湿了水的鞭炮,扔在地上就听个落地的响儿。

“这一阵是木阵,你能看出这阵中的守阵之物是什么吗?”温蓉蓉看向公山B,问道。

公山B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本来他的灵根便是木灵根,按理说在这样木系阵法之中,他应该格外舒适一些的,但是他却很难受。

浑身热得厉害,连运转灵力也不能调节。

听了温蓉蓉这么问,他更想流汗,他说,“五行诛邪阵,其中每一小阵有什么,都只能是当初布下阵法的人才知道,如此强大的五行诛邪阵,我也只能在身入阵中,受到攻击之后才能猜测一二啊……啊!”

公山B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后脖子,他觉得脖子上疼了一下,捂着脖子回头一看,就见一截儿藤蔓,带着尖尖的,带刺的尾端,正试图再找地方朝着公山B的身上扎。

公山B回手运气灵光拍去,那截藤蔓吓跑了,它缩回去的时候,整片环绕着大树而生的藤蔓,全部OO@@地抖动叶子,看上去像是人类手指疼了,在抖动手臂一样。

“这什么东西?”

齐满月嘟囔着,顺着藤蔓朝着上方看去,众人也一同朝着上方看去,就见高耸笔直的大树庞大的树冠之间,露出了一个脑袋。

那脑袋上面生着两个幽绿色的眼睛,朝着众人俯视而下的时候,说不出的邪恶。

看上去像是一条蛇……

齐满月直接喊道,“大家快跑是蛇!”

“这怎么会是蛇?”

温蓉蓉眼睁睁看着那盘踞在树上的硕/大蛇头下方,分明是丛生的绿色藤蔓,甚至还带着清晰可见脉络的叶片,之前扎公山B的,就是这么个东西。

“树,树蛇?”

迎春撒腿就跑,冲在队伍的最前方,众人反应过来,也开始跑。

蛇女直接化为原形,将南荣元奚托起来,让他骑在自己的身上,仗着身量又长又滑,她游弋水中的鱼儿一样,游弋在林中,快的不可思议。

迎春看准时机坐上了“顺风车”回手还拉了齐满月一把。

嵇若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本来想要跑的,奈何公山B突然白眼一翻,朝着他的方向直直的倾倒而来,脖子上被扎的那一下,这一会儿的功夫,就肿出来一个脑袋那么大,公山B已然没了意识。

幸好点翠紧随蛇女之后也化为了原形,但是她本体是环纹蟒,可比蛇女要大得多了,嵇若拖着公山B爬上去,抱不住点翠粗比百年大树的腰身,又滑了下来,差点让点翠给辗轧在蛇尾下面。

最后还是化为原形的红烟,以长甲抠住点翠的蟒身鳞甲,将他们两个给拉住了。

温蓉蓉和南荣慎,则是骑着白虎在林间轻灵跳跃,众人迅速跟着蛇女的方向,朝着远处逃窜。

不过这不知道什么品种的蛇类,实在是本体过于庞大,他们跑出了老远,还能看到他尾端化成的藤蔓,从土地之中拔地而起,试图阻拦众人,并且不断尝试用尾端的尖刺,对着众人下手。

南荣元奚坐在蛇女的头顶之上,弹出阵阵裹挟着杀机的音调,斩断了一部分藤蔓,很快又有很多拔地而起。

温蓉蓉一路上都在见缝插针地射箭,砰砰的炸裂声四起,南荣慎将双尖锁焰枪别在腰侧,手中抓着一把斩魔刀,于白虎之上舞得虎虎生风,刀身扫到之处一片残碎的断枝。

齐满月和迎春更是骑在蛇女身上为后面的众人开路,灵力恢复之后,众人虽然被紧迫地追杀着,但是谁也不是好惹的,全都打得酣畅淋漓,这可比金叠阵中被压制了灵力,导致只能咬牙生抗强太多了!

他们入阵的时间已经无法计算,但是也绝不算长,却已经在对战之中培养出难得的默契。

一时间树蛇穷追不舍,众人倒也没有谁被它再伤到。

一直到蛇女冲到了一处山崖边上,蛇尾缠住了崖边的大树,把她身上的人连带着她自己甩过了山谷,甩到了山崖那一边,点翠和温蓉蓉他们才到山崖边。

南荣慎看了一眼山崖,他能轻而易举地操纵白虎跃过去,但是他们没第一时间过去,因为点翠想要效仿蛇女把自己和她背上的人甩过去,却力道用得太大了,一下子把山崖上那棵树给拔掉了――

点翠的原形身形笨拙,境界越高越是奇大无比,没有能够完全受力的东西,很难把自己给甩起来。

就迟疑了这么一瞬,那树蛇已经迅速游弋到了众人身后,红烟本体现在已经是一只比老黄牛还大上两倍的红烟兽。

她一手提着嵇若,一手提着这一会脖子肿得和腰差不多粗的公山B,直接朝着白虎之上一甩,对温蓉蓉道,“小姐先走,我与点翠断后!”

温蓉蓉真的再也经不起失去妖奴,尤其是红烟和点翠。

林仙挖洞的能耐在这里也用不上,主要是她挖了,众人进去,他们就成了瓮中之鳖,还有比蛇更会钻洞的东西吗?

林仙也说,“小姐姑爷先走!”

温蓉蓉自然不肯走,掏出了两枚灵流弹,准备朝着树蛇扔去。

虽然树蛇的身体简直生生不息,但是这两枚灵流弹,总能够给它造成一定的伤害。

但是她还没等扔出去,就见点翠硕大的身形,遮天蔽日的人立而起,仗着环纹蟒那能裂到后脑勺的大嘴,对着追上来的树蛇吐出了鲜红的信子,嘶嘶威胁还喷了树蛇一身毒/液。

树蛇借住藤蔓立起来,也没有点翠立起来高,被点翠喷了一脸的毒/液,那双险恶的绿色双眼,蒙上了一层黏/腻的奶白。

场面一时间十分难以形容,点翠的毒液腐蚀性本身是很强的,但是温蓉蓉却没有看到树蛇被腐蚀了眼睛,尖叫着后退了场面。

它只是伸出了一条藤蔓,像人一样抹了一把它自己的蛇头,把那些挡住眼睛的毒液给抹掉,还把沾着毒/液的藤蔓伸进了它的蛇口之中。

在场所有人都诡异的顿住,连山崖对面,一直以琴音辅助这边的南荣元奚,都是微妙的一顿。

点翠见这树蛇没有发起攻击,顿时又把蛇信子伸长一些,嘶嘶抖动着威胁,还大张嘴,比划着要吞掉树蛇。

树蛇扬起脑袋,瞪着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居然后退了。

它一后退,点翠自然上前继续威胁,各种嘶嘶张嘴啪啪朝着悬崖边砸尾巴,然后成功把树蛇吓退了。

它簌簌消失在林中,众人狠狠松出了一口气,隔着山崖边上对望片刻,蛇女他们最终还是选择回到这边。

虽然那边看上去和这边一样,都是一望无际的林海,遮天蔽日的大树。

但是这便至少对付的什么东西,他们是知道的,谁知道到了那边,他们要面对什么。

众人都在山崖这边聚集,点翠和蛇女也化为了人形,温蓉蓉从白虎之上下来,跑到点翠身边就砸她脑壳。

“你胆子真肥啊!它那么多触手锋利得很,能把你扎成竹篮子!”

点翠知道温蓉蓉是担心,抱着她哄,“那我不是比他长得大吗!他都被我吓跑了,小姐别怕。”

红烟看着两个抱在一起的人,无奈整了整自己的头发,物肖其主,红烟看着温蓉蓉和点翠,都是一模一样的憨傻。

这崖边不是适合久留的地方,南荣元奚趁着众人不注意,将指尖弄破一点点,涂在了公山B受伤的地方。

显然树蛇的毒性也很强,公山B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眼见着是中毒不轻。

燕容肖若是在的话,他精通药理,就算身上带的药没了,说不定能在这林中找到解毒之物。

可惜燕容肖被困在了金叠阵,南荣元奚只会制毒,但是鲛人血解百毒,他虽然还未觉醒,却血液也至少有点用。

众人再度在林中穿梭,这一次他们走得格外谨慎,且绕过了先前跑的那条路,沿着密林边上找到了一处背靠山崖,跑起来选择的方向也比较多的地方休息。

他们席地而坐,分吃所剩不多的食物和水,天色慢慢黑下来,公山B脖子上消了不少,但是还昏迷着,南荣元奚又给他悄悄涂了两次血。

他是这些人里面唯一了解阵法的人,他不醒,众人最好不要在这木阵里面乱闯,谁知道会不会遇见更多更厉害的东西。

再者说他们也需要休息。

天色渐渐黑下来,众人轮番守夜,温蓉蓉枕在南荣慎的膝上,长发散落了他满膝,头发这些天没有好好梳理,都不怎么顺滑了。

南荣慎大手轻轻放在了她的头顶,闭着眼睛运转灵力打坐。

突然他听到了OO@@的声音,猛地一睁眼,周遭却什么都没有。

他警惕了好久,直到和点翠轮换休息,才闭着眼靠着白虎进入浅眠。

而细微的,OO@@的声音再度传来,点翠非常警觉地起身顺着声源查看。就见一条触手,上面穿着一只肥硕的大鱼,被穿透的鱼还活着,摆尾甩了点翠一脸水,送到了点翠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