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三章 姜药,炼药

书名:长夜国 本书主角:姜药 作者:武猎 本章字数:1239 字

姜药顿首行礼:“得到几位好心朋友的接济,这才稍有宽裕,不敢再拖欠房钱。”

少年取出十块灵玉,恭恭敬敬的递上:“先交五天的房费,谢店主大人宽容。”

又从储物袋取出一壶灵酒献上,“这是大熏酒坊的三果灵酿,聊表区区在下的心意。”

“哈哈。”女店主大笑,露出雪白的贝齿,很随意的接过灵酒,“姜药,你倒是很懂事,不错,有前途。”

这一壶三果灵酿,怎么也要好几十块,他说送就送,为人也算大方了。

“洒家越来越喜欢你了,你很对洒家胃口。”美女店主扔回十块灵玉,“你的房费,洒家就不收了。这落拓居,你想住多久都可以。”

姜药也不矫情,大大方方的接过灵玉,“那不才就却之不恭了。谢店主大人!”

“你不用谢,洒家这么做,只因洒家高兴。”女店主旁若无人的抠着脚丫子,慢条斯理的说道。

她虽然看着邋里邋遢,全无一丝女子该有的教养,可最多是让人觉得怪异,却让人讨厌不起来。

难道真的是,颜值即正义?

毕竟要说她的长相…眉如春山远,眸若秋水横。也真是天生丽质的绝色美人。虽无淑女气质,却有一种天生的洒脱之风,神采飞扬,毫不矫揉造作。

姜药不敢和她多说,就背着虞嫃上楼回房。

女店主清亮的眸子看着姜药的背影,若有所思,似乎想起了什么。

随即,她又摇摇头。

然后,打开姜药送的酒,开始自饮自酌,不亦乐乎。

仍然是…有酒独饮!

……

“兰若草四两一钱两分、鬼脸麻三两四钱一分、腐心花六两八钱五分、酒香笋五两四钱四分…”姜药用新购的药秤,依次秤量着七种灵草,勘准分量,准备炼制治疗噬魄毒的七清正魄丹。

七清正魄丹,是三级药丹。等级并不高。但是,能炼制的药师却并不多。

为何?

首先,配方是保密的,而且精准到分。大多数药师,并不知道详细的配方。而哪怕一分的误差,炼出来的就不是合格的七清正魄丹。

第二,是炼药时,放入灵草的顺序、火候、时间点,都是大有讲究。

哪种灵草先放入药鼎,哪种第二放,哪种第三放…什么时刻放入,火候怎么变化……

任何步骤错一步,就废了。

更要命的是,这方法还不是完全固定,还要根据实际情况推演药液的变化,而不断微调。

最后,在成丹这一步,还需要一个药诀手印。而这药诀手印,每一次也并不完全相同,而是根据情况,有所微调。

根据姜药对《药师佛经》的掌握,以及药灵体对药道的领悟,能炼成七清正魄丹很容易。可是整个青凰城,能炼制此丹的药师,必定寥寥无几。

因为,姜药今日已经在城中看到招募药师去君府的布告。很可能就是招募会炼制此丹的药师。

看来,君府的药师炼制不出此丹。而韩苍也没有把希望全部放在姜药这里。

姜药用药秤称量完各种灵药材,就用特制的药刀切成段,再用药杵捣碎,放入专门的药皿中,备用。

最后,才取出一个两尺高的药鼎。

这一整套炼药器具,共花了三百二十块,勉强算是中等的一套药器。

就是一把药刀一把药匙,也是特有的真材炼制,能固葆药材的药性不流失。而药皿的奇特之处,是一旦向药鼎倒入灵药,一丝一毫的药汁都不会残留在器皿中。

然后,又是一块炼药炭。

炼药需要两种火,一是药炭火,二是药师自己的真火。真火用来炼制,药炭火用来焙制。

姜药打出真火决,点燃药鼎下的药炭,等到药鼎冒起白烟,立刻倒入一药皿鬼脸麻。

与此同时,他的药灵就感知着药气的变化,迅速推演药道的妙意,计算放出下一种药材的时间,以及火力的大小。

很快,姜药闪电般抓起盛放兰若草的药皿,倒入兰若草。

之后,不断感悟药气的变化,推演药道,不断在某一特定时刻,恰到好处的放入一味药材,或者妙到毫巅的调整真火的大小。

这一切操作,都是在此过程中推演药道计算出来的。可谓差之毫厘,就谬之千里。

而姜药虽然是第一次炼药,却像个老手。这些动作,如同沉淀在他骨子里的肌肉记忆一般。

虞嫃顶着两个犄角一样的小髻,戴着新买的头花,穿着新买的真衣小褂,兴致勃勃的看着姜药专心致志的炼药,目中异彩连连。

她第一次感觉,药师炼药竟然也能这么精彩。

而姜药给她的感觉,竟然和虞阀大药师的气势不相上下。

她不知道,姜药炼药如此熟稔,炼丹技术不知道行不行。

没错,炼丹和炼药,不同!

治疗疾病和疗伤解毒所用的,叫药丹。而用来辅助修炼,提升修为的,叫丹药。

药丹和丹药,其实是两种东西。炼制药丹的是精通药道的药师,炼制丹药的是精通丹道的丹师。

两者地位,药师更高一些。因为丹师只会炼丹,不会治病。而药师除了会炼制药丹,也会治病。

真界有很多厉害的真毒,武修在修炼中也能患上很多怪病,就连走火入魔,也分为数十种症状,治疗之法各不相同。武修所受的伤,也五花八门。

所以,药师的地位绝不会低。

可是药师其实也很悲哀。

因为绝大多数药师,武道修为都不高,缺乏自保之力。往往只能为权贵服务,不免沦为附庸,很难自由自在。

修为高绝、足以自保的药师不是没有,却只有极少数。

姜药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已经没有其他出路了。只能靠着药师的身份,先活下来再说。

此时,药鼎中已经先后放齐了七味灵草,药气蒸腾之中,药液呈现七彩之色,并不混同。

姜药计算好时间,忽然就打出一个药诀:混一诀!

药诀一打出,七种药液立刻融合起来,慢慢变成青色,鼎气也变成青郁郁的一片,连药气的味道都变了。

姜药神色顿时凝重起来,最重要的几步到了!

十九八七…

去芜诀!

又一个药诀恰到好处的打出,半鼎药液顿时急遽减缩,大量黑气冒出,很是呛鼻。杂质被驱除殆尽,药夜开始透明起来。

真火徒然加到最大。姜药的真元神识源源不断转化为真火,烧的药鼎訇訇作响。

姜药的药灵体迅速感应到药气的变化,飞快的计算下一个步骤。

十九八七…

凝丹诀!

去!

气势凛然的少年药师,再次福至心灵般打出一个玄妙的药诀。

手诀之印盖下,只剩下堪堪覆盖鼎底的药液,忽然分离为五份,成为五团粘液。

姜药手一挥,药鼎的盖子飞起来,严丝合缝的盖在药鼎上。鼎中的情景再也看不到了。

药鼎的温度,急遽升高起来,鼎中呼啸不已,满室都是氤氲的青色药气。

少年药师的气势变得更加凝重,饱满轩敞的额头已经见汗,他闭上眼睛,倏然睁开,又手一划,再次打出药诀:成丹诀!

轰!

药鼎中传来一股奇异的轰鸣,犹如天涯之雷,隐隐传来。

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