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24章 被惦记的穷书生

书名:花月颂 本书主角:谭小臻 赵素 作者:青铜穗 本章字数:1031 字

皇帝顺手接了,看了看之后才让裴湛递到这人的嘴边。

食物的香味诱使这人撑着身子坐起来,又或者是刚才樱桃汁的力量使他恢复了点力气,他双手接住这只蛋糕一股脑儿就往嘴里塞。

三块蛋糕吞下肚,又喝了小半壶樱桃汁,他匀了几口气,颤颤巍巍的爬起来改成跪姿,向大伙施礼:“小生杜濂,跪谢几位贵人赐食之恩。还请告知尊讳,容我日后相报!”

皇帝伸了伸手:“不必多礼。你是哪里人?”

杜濂由裴湛和张怀搀起来,站稳之后他回答:“小生是湖州府人。”

“湖州地处江南,是富庶之地,你是如何会背井离乡,昏倒在此处?”

“官人有所不知,小生家中原先仗着有些薄产,日子确实也曾过得下去。但三年前家中遭难,父母亲先后病故,小生收拾完双亲后事之后,不敢忘记父亲临终前的嘱咐,便启程进京来赶考。

“哪知道半道又轻信了奸人,我装着二百两银子的包袱被讹了去,我身处异地,也无人助我,便沦落至此。”

皇帝凝眉:“进京赶考的举子他们也敢讹?”

杜濂苦笑:“贪念一生,哪里还顾得了那许多?”

“是在哪里失的钱财?”

“在泰安境内。”

皇帝看了眼赵隅,再继续看了看杜濂身上:“此地离京还有一二十里路,你可有去处?”

杜濂摇头:“小生在京中举目无亲,只能去驿馆寻同乡,看是否有办法可想了。”

皇帝想了下,示意裴湛。裴湛立时取下荷包塞给杜濂:“这里有些碎银,你先拿着去驿馆。”

杜濂执意不收,裴湛便把荷包塞进了他怀里。

杜濂抿唇看着他们,随后弯腰捡起翻倒的书箱,从中翻找出两本拿布精心包好的书:“几位的大恩大德,小生实在无以为报,这里只有两本祖上传下来的古籍值些钱,还请公子收下,聊表小生一点感激之情。”

赵素看皇帝接了这书在手上,也凑眼看了看,只见是已经发了黄也起了毛边的两本书,看着不像是诗词歌赋的书,而像是关于整理钱币类的史记书册。这书生身上衣衫褴褛,面色菜黄,但这两本书却被他以细布包裹得严严实实。

皇帝把书递回去:“这书是你的家当,这点银子于我们却不算什么。你保管好,等你前途安稳了,若有缘再送我不迟。”

说完他翻身上马,率着众人拐上了驿道。

“公子!”

杜濂拿着书追了一段,许是体力微弱,最终还是落在赵素视野里,成为了一个小黑点。

遇见饿倒的书生这种事,好像不是特别重要,一路上他们都在谈论屯营。出了寅三营地界,一行人顺路又去卯四营,这次皇帝进了营,四处巡察了一番之后才回城。

赵素虽然对杜濂念念不忘,但她关注的角度大概也有点特殊,杜濂来自江南,一路奔波去过不少地方,前几天方青雪才找她说过陆太后要把花月会的范围,她挺想知道在远离京城的地方,到底花月会有没有造成预期中的影响。

进城到了庆云侯府附近,赵隅看了看已经西斜的太阳,跟皇帝道:“天已正午,皇上既是微服出巡,可要前往臣的家中略作歇息?”

按照正常惯例,从这儿回到乾清宫,再等午膳传来,想必都是一个时辰后的事了。皇帝私下也不是没到过庆云侯府,赵隅这才问了问。

皇帝竟没多思虑,点头道:“带路。”

一行人便都进了侯府,庆云侯不在,出来的是大伯父赵楠和四叔赵楹,在皇帝授意大家随意的情形下,主宾便皆轻车熟路地在赵楠带领下去了东边园子里的三荷斋就坐。

三荷斋是两层的小楼,一层只有一间,进园子的工夫这里圆桌已经摆上了,茶水也沏了上来。

“杜濂在明年科考之前肯定会去礼部衙门记名,你跟你伯父打声招呼,倘若查核杜濂情况属实,便把他户籍挂到京畿来。”坐下来端起杯子,皇帝这会儿倒提起杜濂来。

张怀似乎知道这话是对他说的,勾首领了旨。

户籍挂来京畿,杜濂就能在京畿继续熟受朝廷的福利。赵素倒不料皇帝还真惦记了一个穷书生。

不过想想皇帝皇二代的身份,也不难理解。哪个皇二代不想培养自己的势力?世家盘踞上流社会已久,肯为天家着想的还好,就如张煜一般,能够贴民为皇帝分忧解难,自当重用。那些不愿服从的,就像何纵他们这样,虽然某些方面不免要倚重他们,总不能全让他们作了主吧?

他们喝茶的当口,赵素被花想容拉走了。

拐了个弯,到了葡萄架下,云想衣和小兰小菊都在这儿,一看到她们进来,大伙立刻都站起来了:“今日全城的人都在议论姑娘您!方才我们回来的时候特意在街头找了个茶馆坐了坐,到处都是在说姑娘昨日被皇上抬举的事!姑娘,这下可再也不敢有人小瞧您了!”

赵素没料到会掀起这么大的风浪,也不知道是不是从来没当过风口上的猪,这么一听她就想到了“物极必反”一词。她说道:“我这劲头也下来了,也没觉得多么了不起了,以后还是悠着点吧,树大招风。”

丫鬟们点头:“奴婢们也不是那不知分寸的人呢,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姑娘才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不堪就行了。”

赵素点头。

抿一口茶,葡萄架后的宝瓶门外就进来个人,原来是大伯母邢氏屋里的丫鬟碧玉。碧玉未言先笑:“三姑娘在这儿呢,让奴婢好找。今儿出去玩可还尽兴?”

“尽兴呢,”赵素点头,“是不是伯母有事找我?”

碧玉简明说了来意:“早上陈女医来府里给姑娘们请平安脉,姑娘不在,我们太太说让姑娘明儿别出去,陈女医还会来。”

赵素噢了一声,道:“那不必请她来了,明日我去当差,正好经过医馆,我自己去趟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