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一十九章 倒霉

书名:藏娇记事 本书主角:季清宁 作者:木嬴 本章字数:1177 字

一夜好眠。

季清宁醒来,小榻上只有被子没有人了。

她坐在床上伸懒腰。

吃过早饭后,季清宁就又去了隔壁小院,继续捣药,调制药粉,小丫鬟不在,被季清宁使唤去送药膏了。

温玹在隔壁书房看书,虽然捣药声有点吵,但习惯了就没事了。

正看着兵书,陈杳闪身出现,道,“爷,季大少爷让小厮送了药膏去煜国公府。”

温玹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难得他还想着我……。”

陈杳道,“不止想着您,还有东平郡王和云阳侯世子他们,还有陆叠山,也有一小盒。”

温玹脸上笑容僵硬,“这些人都有?”

“和给您的一样,”陈杳回道。

温玹脸黑了下来。

这么多人都有,东平郡王他们就算了,好歹叫季清宁一声大哥,陆叠山昨天才第一次见,连他都有一份,他这个天问公子,竟然一点都没有?!

刚刚还高兴,这会儿没差点气死了。

不过很快,他又气消了,他去了隔壁药房,刚进去,季清宁就抛过来一小药瓶,他伸手接过,道,“这是什么?”

“解毒丸,”季清宁回道。

“我特意调制的,你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你收好啊,这可是我用了十几种名贵药材调制的,不说能解所有的毒,至少够你撑到来找我救命,哪怕是在百里外。”

毕竟第一次见他,就是因为中毒,不然不至于被小院暗处的暗卫打了下脚脖子就摔下屋顶,差点一命呜呼。

男子看着手中小瓷瓶道,“这么名贵的药就这么送我了?”

季清宁笑道,“你要受之有愧,也可以多送我一些稀罕药材。”

毕竟是天问山庄庄主,连皇上都想要拉拢的人,季清宁不信天问山庄的库房里没点稀罕药材。

那些药材在不通医术的人,或者医术一般的人手里那真是暴殄天物,不如向她换些救命的药。

“看来我要收罗些稀罕药材了,”男子笑道。

桌子上摆了一排的小药瓶,季清宁一颗颗放进去,显然,这么珍贵的解毒丸不止他有。

一上午,季清宁就没停歇,吃了午饭,就准备回书院了。

结果赶巧,她前脚和小丫鬟出小巷子,后脚就看到温玹骑马过来。

不是一般的巧了。

小丫鬟不放心,要送季清宁回书院,现在有温玹一起,季清宁就不让小丫鬟护送了。

两人骑马往前走,温玹道,“怎么突然送我药膏?”

季清宁道,“昨天你的脸不是被荆棘划伤了么,留疤多不好。”

这么一张人神共愤的脸,虽然不是她的,但她天天看,留疤扎的是她的眼啊,何况昨天温玹是为护她才被划伤的,她没有祛伤疤的药膏便罢,有怎么能少他一份呢。

再者,那些稀罕药材是温玹从皇上那里讨来的,不给他一份,还怎么催人家把剩下一半的药材凑齐给她啊。

为了能早点拿到那些药材,季清宁给了一颗解毒丸给温玹,另外托他帮忙,她爹季怀山和铁叔去西南有一段时间了,可只言片语也没有传回来,季清宁实在不放心,希望温玹能帮着派个人去西南看看,要是能找到他爹,带几颗解毒丸给他。

这么点小忙,温玹岂会不帮,爽快的应了。

季清宁觉得温玹比以前好说话多了,两人骑马出城。

城门口,和顺侯世子骑在马背上晃晃悠悠的往前走,身后跟着的小厮回头看,发现季清宁和温玹过来,赶紧禀告道,“世子爷,季大少爷和温三少爷在身后。”

和顺侯世子吓的没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回头看了一眼,见温玹和季清宁都看着他,吓的一甩马鞭子就赶紧跑了。

温玹,“……。”

季清宁,“……。”

这么明显的躲避,温玹能让他跑了?

鞭子一甩就追了上去,把和顺侯世子拦下。

和顺侯世子看到温玹脸色还好,看到季清宁,那就跟看瘟神差不多了,急慌道,“你,你别过来,别靠近我!”

季清宁眼角都抽抽,“我没把你怎么样吧?”

和顺侯世子道,“我出门碰到你准没好事,我都躲着你了,你还追我干什么?”

被季清宁敲诈,被他的小厮打,花灯会上被捅刀子……这些事,他都历历在目。

还有前天傍晚,他在鸿兴楼吃晚饭,结果菜被他的小厮给抢了,鸿兴楼掌柜的抱歉,送了他条鱼,结果他差点没被鱼刺给卡死。

只要和他季大少爷沾一点关系,他一准倒霉,他现在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怕出事。

季清宁黑线道,“是你先招惹我的。”

“……后来我可没招惹你了,惹不起,”和顺侯世子从来没这么怕过谁,他为什么想不开招惹他?!

温玹骑在马背上,看着和顺侯世子惶恐模样,心道:他都惹不起的人,能是他和顺侯世子招惹的起的?

和顺侯世子一脸惶恐,“我能走了吗?”

温玹不信他的话,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和顺侯世子道,“我表哥奉旨离京办差,今日回京,我来迎接他。”

温玹笑了,“只是迎接这么简单?”

他可没有这么好糊弄。

“……小厮昨儿送信回来,说我表哥在路上救了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好像还挺喜欢人家,要带回府,我姨母正给他议亲,准备娶个续弦,知道了这事,勃然大怒,我娘让我来看看究竟,要真有其事,让我劝我表哥别意气用事。”

他表哥虽然身份没有他尊贵,却也是正三品指挥使府上大少爷了,哪能娶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做续弦,只是他表哥年二十二了,娶的又是续弦,本来说亲就不容易,再传出点流言就更难了。

能说的不能说的,他可都说了,能放他走了吗?

放是不可能放的,温玹道,“正好顺路,一起走吧。”

和顺侯世子,“……!!!”

看着和顺侯世子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季清宁肚子都笑的打结了。

温玹连茂国公世子都敢揍,揍和顺侯世子还在话下,和顺侯世子都不敢吭声,只能骑马跟在身后,那一颗小心肝跳的飞快。

好在走了半道,远远的就看到他表哥骑马过来,身后还跟着一驾马车。

“我表哥回来了。”

和顺侯世子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一夹马肚子就往前跑去。

季清宁见了想笑,望着温玹道,“你吓唬他做什么?”

“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真有这么邪门,他碰到你就倒霉……。”

话音未落,那边和顺侯世子就飞了。

跑的太快太急,马脚绊倒石头,和顺侯世子往前一栽,正正好栽到他表哥的跟前。

季清宁,“……。”

温玹,“……。”

温玹侧头看着季清宁。

季清宁顿时有种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感觉。

这就是个意外啊,也能算她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