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897章压力

书名:重生1998谈小天 本书主角:谈小天 作者:饱食 本章字数:1061 字

锦绣华城。

谈小天和方锦头碰头的看着熟睡的小念童。

“我在附近的嘉宝中心给你买了户新房子,有时间带你过去看看,喜欢什么样的家具家电,我让人给你配齐。”

谈小天轻声道。

“不用了吧!这里住的很好啊!”

方锦之前听谈小天提过一嘴这个事情,不过她没有放在心上。

“那里有专属电梯,车库也是封闭的,我一下车就可以直接上楼,不用担心被别人看到,比这里安全。”

一听谈小天这么说,方锦立刻同意了,“好,我听你的,我随时都可以搬家。”

客厅里传来谈小天的手机铃声。

怕惊醒念童,谈小天的手机都是放在客厅,而方锦的手机永远都调成静音。

谈小天出了房间,一看屏幕,上面显示了两个字,老八。

他心中一喜,急忙接听。

“七哥,没打扰你吧?”

听筒里传出老八何玉柱的声音。

“没有,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

能听到同学的电话,谈小天非常开心。

“想你了,七哥,我想这两天带父母去燕京转转,你在家吗?”

“在!你来吧,随时欢迎,你怎么过来?”

“坐飞机。”

“好,呆会儿你把飞机航班发给我,我去接你们。”

何玉柱似乎有什么喜事,说话间透着一股喜气,在谈小天的追问下,他这才透露出来。

原来何玉柱的山货生意越做越大,在谈小天的关照下,他和露珠生鲜一直保持着长期供货关系,收购周围乡民的山货,几年下来,他成了林场那旮沓的首富,带领乡亲们一起在致富的道路上狂奔。

一个林场的供货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他的需求,他在附近的县城买了房子,建了专门的收购点,县城附近十里八村的老百姓都往他这送蘑菇木耳,生意做得很是兴旺。

这次到燕京来,一是趁着暑假带父母和老婆孩子旅游散心,二是想通过谈小天和露珠生鲜签订一份正式的供货合同,只要有了正式合同,他心里就有了底,还想继续扩大规模。

“老八,可以啊!”

听到兄弟过得不错,谈小天心里非常高兴,“你放心,合同没问题,到时候我亲自打招呼。”

方锦悄悄从屋里走出来,“什么事这么高兴?”

“老八要来燕京了,有人陪我喝酒了。”

方锦也是认识谈小天那些寝室同学的,“哦,就是很高很胖的那个吧?

我记得他,他和乌仁图娅谈过恋爱,乌仁结婚时,他还去了,在外面抽烟,我当时看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老八也赚到钱了,让乌仁后悔去吧!”

方锦轻轻打了谈小天一下,“乌仁是我的学生,还是我的合作伙伴,不许你这么说她。”

“本来嘛!”

谈小天翻了个白眼,他对这事一直耿耿于怀,“他们分手可以,但乌仁却在老八母亲生病,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离开他,这种女人……切!”

谈小天的心眼从来都不怎么大,有些事他可以记一辈子。

******首都机场,谈小天戴着墨镜,亲自站在接机口。

时间不长,何玉柱高大的身影出现了。

谈小天猛地扬起手臂,“老八!”

“七哥!”

何玉柱也看到了谈小天,一弯腰,他抱起了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来的时候我怎么教你的?”

“七叔!”

小胖小子稚嫩的童声响起。

这是何玉柱的儿子何筱,今年6岁,马上就要上小学了。

何玉柱的身后站着他的父母和妻子钱婷。

“何叔,阿姨你们的气色真好。”

谈小天先向老人问好,随后从何玉柱手里接过胖小子,好家伙,这小子真重,一入手沉甸甸的,不用做亲子鉴定,肯定是何玉柱的种。

“你叫何筱是不是,你刚才叫我什么?

再叫一声。”

“七叔!”

“好孩子!”

钱婷也走过来和谈小天打招呼。

谈小天对这个淳朴的林场姑娘印象很好,“弟妹,你先带着老人和孩子去外面的客车里休息,我和老八在这里再等几个人。”

原来前天晚上何玉柱打完电话后,谈小天就分别给313寝的几个兄弟打了电话,邀请他们带着家人到燕京来玩,说起来,他们兄弟已经很多年没聚过了。

这些人里黄阿龙不能来,他在辛加坡琥珀岛监工呢!老大高岩距离太远,而且他的酒行最近事情多,也婉拒了。

剩下的人老二党爱群正好从轻海回来休假,听谈小天一说,立刻就答应了,他在轻海援教已经一年半了,很久没见到兄弟,也想和大家聚聚。

白山的李显二话没说也同意了。

谈小天叮嘱他们最好把来京的日子定在何玉柱来的这天,他一车都接走。

很快,党爱群和李显两家先后到了,谈小天将他们一起送到马场。

张满、黎欣带着他们的儿子张心意早就在马场等候多时了。

兄弟五个见面分外亲热,谈小天让方欣联系一家高档旅行社,由专业导游带着这几家在燕京城游览。

晚上,兄弟五人把酒言欢,回忆青春。

“七哥,你事业做这么大,钱赚的这么多,你压力大吗?”

何玉柱喝多了,搂着谈小天的肩膀问道。

谈小天也有了醉意,“能不大吗?

所以我要找你们喝酒,和你们在一起就是我最好的减压方式。”

张满叹了口气,“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工作上事情也多,除了没心没肺的傻子,谁能没有压力?”

他的话很快引起其他人的感触,酒桌立刻变成了诉苦大会。

只有党爱群不吱声,但是当他也有了酒意后,吼了一句,“你们就是无病呻吟,有时间跟我去轻海走一趟,看看那边的生活,你们那些所谓的压力就都没了。”

大家立刻没电了,谈小天一笑,“二哥永远正确,咱们敬二哥一杯。”

兄弟五个又喝了一杯。

压力从来都是与你的金钱地位权力成正比的,若说到压力之大,在座的又有哪一个能和他相比?

世人看到的都是成功人物的人前风光,谁又能看到他们背后的负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