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55章 绝世武功?

书名: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 本书主角:凤白泠 作者:MS芙子 本章字数:1055 字

寝宫外,陆音走出来时,皇后和一众皇子们都在翘首等待。

周围并不见独孤鹜。

陆音找到李庆,让其去筹备换血的器具。

他找了一圈,就见独孤鹜在御花园的梅林旁。

已经过了梅花盛开的季节,梅树林里,枝叶繁茂。

不远处,一些不知名的奇珍异草争妍斗丽。

独孤鹜清冷的背影,看上去分外的萧瑟。

“看你的模样,毒龙山庄的事已经解决了。”

独孤鹜没有回头,光是听脚步,他就知道是陆音。

“我师父已经不强迫我当庄主了,你也知道,我的性子不适合那么多条条框框。我大师兄当了庄主。倒是你,他们都在寝宫外等着,穆王和一干重臣都在,你不去候着,万一永业帝醒了,怕是要对你心存芥蒂。”

“你以为,那伙人里头有几个真的期望他醒的?”

独孤鹜嗤笑一声。

况且,你永远也叫不醒装睡的人。

“我师父将降龙针传授给凤师傅了。也好,如此一来,我们师兄弟姐妹之间也就不会不平了。”

陆音叹了一声。

独孤鹜太过聪明。

聪明人,往往活得累。

“传给凤白泠?”

独孤鹜吃了一惊。

红昊然让凤白泠答应了他的要求后,就开始口授降龙针。

“降龙针是我结合祖上的一些医经和我多年医毒两方面,才领悟出来的。它其实不算是武功,你应该也发现了。”

红昊然说了一遍,就已经满头大汗。

好在凤白泠记忆力很好,说了一遍,就已经记住了。

“的确不算是武功,难怪您要把它传给我。”

凤白泠苦笑。

她本还满心欢喜,终于见识到了不用罡气就能用的武功,闹了半天,这玩意,其实更像是一门点穴术。

“使用降龙针,你需要先找到百种毒药,将其炼化后成为毒‘针’,这种针刺入人的不同身体穴道,会有不同的作用。轻则让人拉一天肚子,重则让人毙命。只要使用得当,它还能帮人短暂提升文武境界,同样的,也能短暂压制文武境界。”

红昊然余下时间不多了,他只能尽可能简单传授给凤白泠百种毒和人体穴道图。

其他的,就要凤白泠自己以后自己摸索了。

方才,东方成出言不逊,突然肚子疼,想来就是“降龙针”的缘故。

因为是用毒药炼制而成,这针发针时可谓是毫无声响,且一旦喷出到皮肤,就会被皮肤吸收,发现不到半点伤痕。

“它还能提升、压制文武境?”

凤白泠总算明白红昊然说的,将来她可能需要压制独孤鹜的意思。

“你也别太过高兴,只能短暂压制。且压制效果,和你的个人修为有关。三年前,我还能让独孤一刻钟内武境连跌两级。如今,怕是不行了。”

红昊然苦笑道,他的针法对东方成有用,可对独孤鹜就未必有用。

不过独孤鹜那样变态的高手终归是少有。

凤白泠学会了降龙针后,对付寻常高手和一般人并无问题。

“多谢红前辈。”

凤白泠神情恳切。

“去叫陆音和独孤进来,让他们送我最后一程。”

红昊然长舒了一口气,脸上有了笑意。

“你不想见红萱姑娘最后一面?”

凤白泠想到了牢房里的红萱。

红昊然摇摇头,他只希望经过这一次,红萱能够成长。

凤白泠让人去找陆音和独孤。

“还有一事,红前辈,我得先检查下你和永业帝的血,换血也不是随便可以换的。”

“你也知道血魔?”

红昊然有些意外。

所谓的血魔,不过是古人的一个说法。

凤白泠也早就从医书里看到过,早就有输血之说。

一些人能够输血,可一些人不能输血,一旦被输血后,反而会引发死亡。

古人不懂得这是血型不同的缘故,称之为血魔。

“世上并无血魔,我师父告诉过我,血魔其实只是每个人的血不同,就像是世上有男女之分,还有人和动物、树木之分。血相同,才能输血,血若是不同,自然会相互排斥。”

凤白泠取出了血液测试纸。

一测后,发现红昊然是O型血。

做好测试,陆音和独孤鹜也赶来了。

外头,吵吵嚷嚷。

“让我们进去。凭什么独孤鹜都能进去,我们不能进去。”

那是东方离的声音。

李庆和几名小太监也走了进来,他们抬来了一张贵妃榻,红昊然看了眼凤白泠。

“都不要难过了,生死不过梦一场,老夫死后,将老夫的尸体火化,骨灰就洒在河流里。老夫要换种法子,走遍四海八荒。”

说罢,他闭上了眼。

凤白泠鼻子一酸,陆音背过头去。

一块帕子递了过来,凤白泠对上了了男人冷冷的目光。

独孤鹜冲着她点了点头。

凤白泠走到了红昊然身旁,递给了他一些安眠药,开始换血。

一天过去了,牢房里红萱枯坐着。

脚步声传来,牢房里腐臭的味道和女人身上的脂粉香混合在一起,让人有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纳兰湮儿命人把牢门打开。

“红萱,你可以走了。”

纳兰湮儿看红萱的眼神里,透着冰冷。

这个女人,差点害惨了她。

本以为她医术很高明,没想到,根本就是个庸医,差点就毒死了永业帝。

“永业帝呢?”

红萱不无意外,她也知道,自己犯得是死罪。

“凤白泠救了他。”

纳兰湮儿咬牙切齿道。

为什么又是凤白泠。

“老实话,你是不是和凤白泠联合起来,骗我?你给圣上下毒,凤白泠解毒,让她和独孤鹜夫妇俩坐收渔翁之利,让独孤鹜重新赢回圣上的宠信?”

纳兰湮儿恨声道。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苦心算计?”

红萱算是看透纳兰湮儿了。

“他们俩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爹甚至愿意赔上他的性命帮他们。”

纳兰湮儿也曾拉拢过毒龙山庄,一直没有成功。

可红昊然却对独孤鹜,尤其是凤白泠另眼相看,自己的徒弟在都不用他动手,反而让凤白泠动手,把救永业帝的功劳全盘给了凤白泠。

红萱脑中轰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