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42章 九皇子的爱

书名: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 本书主角:凤白泠 作者:MS芙子 本章字数:1045 字

“鹜王好大的口气,你一力承担,本宫倒是要看看,你怎么个承担法。”

身后,一个骄横的声音传来。

萧贵妃带着一众宫女嬷嬷走了过来,与她同行的还有东方离。

母子俩恰好听到了独孤鹜方才的那番话。

“母妃,其实……”

东方离想说,他也不想娶明霞,娶凤香雪为侧妃,凤若颜为侍妾,他一下子多了两个女人,再多一个,实在是懒得应付。

他还想凝聚武极印,女人太多,只会让他分心。

再说了,明霞也不如凤府的姐妹俩讨人欢心,就冲着她是独孤鹜的妹妹这一点,东方离就恨不待见她。

“此事,本宫已经禀告圣上,谁要是改口,就是和本宫过不去。”

萧贵妃瞪了眼东方离,离儿不喜欢明霞,她这个当娘的岂会不知道。

可身为皇子,娶妻怎可能只考虑个人喜好。

虽说明霞郡主她也看不上,可有明霞郡主在手,就能拿捏独孤鹜,还能得到独孤鹜的助力,对于东方离而言,利大于弊。

萧贵妃言语间,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太后也是面露为难之色,永业帝身体不适,此时也不好闹到他那里去。

“萧贵妃,没看错的话,你身上佩的珠钗首饰乃是西郡一带的鲛珠?”

独孤鹜也不生气,那双异瞳落在萧贵妃身上。

萧贵妃一听,愈发得意。

她今日佩戴的首饰,可是连皇后都没有的极品鲛珠,独孤鹜这么一个粗野汉子,竟也识货。

她的兄长如今就是西郡的太守,西郡有什么好东西,她都是独一份,甚至连永业帝和太后都未必有。

“户部查税,西郡亏空数年,说是水患三年,民不聊生。”

独孤鹜沉声道。

他寥寥几句,萧贵妃的脸色就变了。

“你……你什么意思?”

萧贵妃脸上的得意之色收了收,战战兢兢,看向独孤鹜。

“在下并无他意,只是想要提醒萧贵妃,圣上最讨厌贪官污吏,这水患都三年了,也该治一治了。”

独孤鹜说得萧贵妃面如土色。

萧家这些年,靠着萧贵妃的盛宠,恩宠不断,萧贵妃的族兄的官也是也越当越大。

西郡虽不比南面和东面,可也是富庶之地,萧太守每年贪没的银子可不少。

只是以前的户部官员都避讳着萧贵妃的权势,没敢深查。

萧太守一部分的银子,也是如流水般入了萧贵妃的口袋。

“鹜……鹜王,本宫想了想。明霞郡主的八字的确和离儿不大和,这门婚事,就此作罢。”

“母后,臣妾有些头疼,先行告退。”

萧贵妃花容失色,匆匆找了个借口,东方离陪着萧贵妃刚离开,东方默笙也起身告辞。

“这萧贵妃啊,跋扈惯了,也就阿鹜你能整治得了她。”

太后松了口气,半是无奈半是欣慰道。

“你们俩,陪哀家走走。”

太后拉着凤白泠,独孤鹜跟在后,三人在御花园里散起了步来。

萧贵妃满脸的怒容,离开了御花园,见四下无人,狠狠跺了跺脚。

“岂有此理,独孤鹜也欺人太甚了。”

“母妃,你又何必和独孤鹜斗。那家伙城府极深,我们可不是他的对手。”

东方离闷闷不乐道。

每回和独孤鹜碰上,他都没胜算。

“你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嘛?他一个野种,你是皇子,有什么理由,让他欺到你头上来。凤白泠退了你的婚事,转身就嫁给了独孤鹜,他妹妹又要和你取消婚约,难不成,我天家的皇子,就由着他们顺亲王府的人欺负不成?”

萧贵妃愤愤不平道。

她的离儿,英挺伟岸,文武全才,哪一点不比独孤鹜那残废强。

“母妃,能不能别提这事了。”

东方离不觉想起了方才候在太后身旁的凤白泠。

他总觉得,凤白泠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她只是静静站在那,甚至没开口,就已经不觉吸引了他的视线。

东方离有些后悔了。

“不成,你和凤府姐妹俩成婚当天,你们的婚事一定要办的风风光光。我已经拟了份宾客名单,朝中文武百官全都发了请柬。到时候,我要让独孤鹜和凤白泠的婚礼上,连一个像样的宾客都没有。还有,凤香雪姐妹俩的嫁衣也得重金打造,我要让整个楚都的人都知道,我的皇儿娶得女人比独孤鹜娶的要强一百倍。”

萧贵妃的攀比心一上来,任凭东方离怎么劝说都没用。

顺亲王府和皇子们居住的乾所并不远,他和独孤鹜的婚事,免不得被人暗中比较。

萧贵妃说着,就去召宫中的司衣堂赶制嫁衣去了。

东方离一脸的头疼,眼看时辰不早了,他身为御林军统领,也该去巡逻了,刚走几步,迎面就遇上了东方默笙。

“七哥,恭喜你,很快就要迎娶心上人了。”

东方默笙听到了东方离的脚步,笑着迎了上去。

“老九,你就别埋汰我了。不瞒你说,我正心烦着,我都要成亲了,可我一点也不开心。”

东方离怏怏不快着。

“七哥不是对两位凤姑娘都很有好感,能同时娶到她们,七哥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东方默笙调侃道。

“那你为何不成婚?你也就别我小了一岁,我当初是为了凝聚武极印,才一直不肯分心娶妻。你总不至于也要聚印吧?”

东方离瞥了眼东方默笙。

宫灯之下,东方默笙那张脸,就连东方离这样的男人看了都要怦然心动。

能生出这样祸水级别的儿子,东方默笙的娘又是何等惊艳的绝色佳人?

父皇竟舍得杀那样的美人儿?

东方离承认,自己是绝对的颜狗,否则他当初也不会心仪凤香雪,对丑陋的凤白泠不屑一顾。

东方默笙但笑不语。

“也罢,你也是个挑剔的,我都怀疑,什么样的女子才能让你心动。毕竟,纳兰湮儿那样的,你都看不上眼。”

东方离摇摇头,想到不久之后的婚事,又忧愁了。

待到东方离走开。

“太迟了。”

东方默笙站在夜色之中,终于,吐出了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