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49章 太猛了

书名:重生后我的福气涨爆了 本书主角:李明月 作者:沙玛 本章字数:1256 字

快到村的时候,周珩转头看李明月,见她依然紧锁着眉头,万分纠结万分苦恼的样子。

这是遇到啥大难事了呀,至于这么折磨自己吗!

看看,本来才好看了一点点的小脸,又拧巴得丑回从前了。

他摇摇头,提醒道:“李明月,该下车了。”

这骡子车只是路过石背村,接下来的路得自己走了,坐了一路,也该活动活动腿脚,屁股都快坐麻了。

李明月回过神来,见车已经停下了,而且周珩也站在了道路边看着她。

呀,这么快就到了啊。

她恍然有一种车上不知世间岁月的感觉,赶紧从车上跳下去,跟赶车人道了谢。

等骡子车走远,周珩这才扬了下头,“说吧,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了?趁我现在心情好,帮你一把。”

李明月略想了5秒,就盯着周珩道:“我想去边境那边找柏韵。”

周珩倒吸一口冷气,还真是不客气,你咋不直接说想上天呢!边境是谁想去就能去的吗,说不定去了就被当成奸细给抓了。

李明月很无辜:不是你自己说了现在心情好,能帮我一把的嘛。

周珩左右看看,看到村头去年秋收时摞起来的那堆秸秆,于是用手一指那里,“那里背风,我们蹲那里说话。”

这事儿得好好说道说道,那里最合适,无人打扰,且可蹲可坐。

李明月说行。

于是二人蹲在秸秆堆下。

周珩看着李明月问:“必须要去?”

李明月想了想,点头。

柏韵和她的交情,算得上喂养之情吧。

当年在天上,柏韵有一个称号:鸡汤大师;然后她也有一个称号:喝汤达人(魂)。

其他魂魄都不爱听柏韵啰嗦,就她特爱听柏韵声情并茂地传授各种感悟、各种道理哲理,不管柏韵熬什么鸡汤,酸甜苦辣咸,她都能喝(听)得津津有味。

申述殿前一别,也好多年了。

没想到她竟然有一天又听到了柏韵的消息,很大概率柏韵还在倒霉历劫中,说不得又是一个死字。

想想曾经的情分,再想想胖妞妞的哇哇哭声,她就没办法继续心安理得地过安贫乐道的小日子,没办法不去管柏韵。

这一次她想看看如果柏韵活下去,是否真能如那些鸡汤中说的一样活得很明白。

还有一个,那就是柏韵是好人,救好人能积德肯定能涨气运值。

周珩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道:“柏韵是不是你亲妈?”

李明月以为自己听错了,让周珩又重复了一遍,顿时一头黑线,这哪儿跟哪儿啊。

“不是,柏韵要是我亲妈,那柏韵得十四岁就把我生出来,十三岁就得怀孕。”

周珩一想也是,“那你为什么一定要去找柏韵呢?”

两人长得又像,李明月又这么一副苦大深仇的痛苦样,可不就误导他了么。

李明月看周珩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总不能最后把自己上辈子死后在申述殿前的事说了吧,干脆睁眼说瞎话道:

“其实我怀疑柏韵跟我的身世有关系,我们两个不能这么平白无故的长得像吧,也许找到了柏韵,我就能找到我妈。”

周珩立刻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她,你当我是傻子那么好糊弄吗?

“你妈不是走路摔死了吗?且你问柏安道不比问柏韵更简单吗?柏安道还有没有一个闺女他比柏韵知道的多啊。”

李明月面不改色,道:“我爷那是糊弄我呢,我怀疑我妈其实根本就没死,万一柏安道还有个女儿,他自己也不知道呢。

你知道的,男人在这方面是没有权威的。”

周珩:“......你就糊弄我吧。”

李明月干脆耍赖,故意道:“你就说你能帮得上这个忙吗?算了,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其实柏韵还能撑个三四年,这三四年中,她总能想到办法去边境,然后想法子把人给救出来。

周珩啧了一声,道:“去边境不是说着玩的,得好好筹谋,我想想法子吧。”

嗯?

还真有戏啊,李明月很是惊喜。

她立刻道:“只要你能帮我办成这件事,我也答应帮你做一件大事,有需要你尽管提。”

周珩下意识就想说那你给我做一辈子饭吧,可觉得现在说这话怕是被打,还是留着以后机会合适了再说吧。

他摆摆手:“等事先办成再说吧,我想想,想好了跟你说。”

二人正要从秸秆堆跟前站起,就听到后面的秸秆堆里一阵声响。

周珩一把压住李明月的肩膀,用气息说:“好像是鸡。”

野鸡?

李明月双眼发亮,跟着999蹲个秸秆,都能抓只野鸡回去,这太可了。

周珩朝李明月打了手势,然后自己放轻动作,小心地往后面迂回过去。

李明月不敢动,怕弄出动静把野鸡吓飞了,只是伸长脖子看。

就见周珩突然一个飞扑,然后秸秆堆一压,“咯咯咯”的鸡叫声响起,同时还伴随着一个男人的惊呼声响起。

“哎呀,哎呀——干啥玩意儿啊?”

李明月一听这声响,惊愕地立刻跑过去,扒拉到秸秆堆上面,就见周珩身下压了一个男人。

两个男人滚成一团!一只母鸡惊慌失措地又跳又飞,很被吓得快落荒而逃。

她愣了一愣,赶紧上去手忙脚乱地帮忙,拽着周珩挪开坐到一边的秸秆上,露出了下面的人。

“三保叔!”她惊讶地喊了一声。

下面的人可不就是常三保么。

常三保一手扶着腰,一手抓着秸秆爬了起来,“明月,周珩,你两咋在这儿呢?哎呀,我这老腰。

周珩,你这也太猛了吧,压得我腰都要断了。”

李明月嘴角抽抽,这话说得怪有歧义的。

周珩也一头黑线,他赶紧打断了常三保的话,问道:“你在这里面干啥?”

常三保扶着腰说:“前两天,我发现这里有个鸡窝,我寻思别人守株待兔,我守窝待鸡,这不今天就......”

一听这话,周珩立刻问:“你在这里守了多久了?”

该不会刚刚他和李明月说的话都被这人给听到了吧,虽然没说啥见不得人的话,但也不合适被人听到。

李明月也是心里一个咯噔,刚刚说的事不是玩的,去边境什么的,被村里人知道了肯定会引起一阵风波的,尤其她爷,说不得会哭呢。

却听常三保说:“我中午吃过饭就来了,这太阳太好,守着守着没忍住就睡着了,我正梦着吃大鸡腿呢,就被人给压了。”

“对了,刚刚我听到鸡叫声了,鸡呢?”他扭头找鸡。

李明月松口气,说:“已经跑了。”

常三保立刻一阵可惜。

“对了,你两咋在这儿?”

他问着话,好似想到了什么,一双小眼睛立刻闪吧闪吧地往周珩和李明月身上转悠,好像发现了什么小秘密哟。

周珩嘴角抽抽:“我们刚从乡里回来,路过这里看到有鸡跑这里来了,本来也是要抓鸡,结果把你给抓着了。”

李明月也呵呵两声,问:“我婶儿知道你在这里躲懒睡觉不?一会儿我去跟我婶借个针线,顺便再唠唠嗑。”

常三保立刻摆手:“你婶儿不知道,你可千万别说漏嘴了。”

他也不敢再瞎琢磨周珩和李明月之间的小秘密了,这两人都不是他能招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