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不要了(二更)

书名:植灵女王升级记 本书主角:郝灵 作者:彩虹鱼 本章字数:1195 字

左归伸手去拿左相手里的酒,左相莫名,被他拿过去。

左归拿着酒对左夫人敬了敬:“夫人自愿出京,某再追究往事倒显得某不依不饶。既然夫人大度,那某也要有所表示,此杯,某与夫人饮,不说化干戈为玉帛,前尘过往,就此勾销。”

左夫人显然被他惊住,一时没反应来。

左归笑挑眉梢:“夫人不愿吗?夫人方才不也说,让左相记挂女儿,某认为,还是将心结打开才能更好照顾不是吗?”

左夫人反应来,不由生怒,这是在威胁她吗?她已沦落至此,何必赶尽杀绝。

不由冷哼一声:“如此,是左家未来的主人在允诺本夫人?好,既然如此,那便请左家现主人、以后的主人,一起表个态。”

左夫人一手端酒杯,一手重取了壶,在桌上寻找。

盐阿郎越过左归将左归的空酒盅放在她手下。

左夫人看他眼,眸中冷冰冰无情绪,盐阿郎不在意:“不用谢。”

酒盅斟满,左相端起。

这次左夫人干脆利落:“左昴,左归,喝了这杯酒,我走,你们不能找我女儿们的麻烦。”

酒盅往前一递,再后递唇前,眼睛盯着两人,看两人喝不喝。

左归一掀底,小小酒盅一口酒就咽了下去。

左相正欲饮下,被左归压住手臂:“夫人,你不喝?”

左夫人:“我与相爷一起喝。”

她的眼睛很亮,里头是熟悉的执拗。

左相狐疑,忽然变了脸色:“你——”

“唉哟——”左归猛然弯腰叫起来:“茅房,快,茅房——”

盐阿郎打横把人抱起:“我就知道不是好酒,快,茅房在哪儿,带路啊。”

卫弋:“跟我来。”

虽然没来过,但各家布局都差不多,后头应该就是。

左相伸手:“哎哎——”应该请大夫啊!

猛扭头,满脸怒气:“你敢!”

左夫人呆愣一下,忽然哈哈大笑:“左昴,你为什么不喝?你乖乖喝了你儿子就不用死了。哈哈哈,好不容易找回的儿子就这样没了,你的心痛不痛?活该!报应!这是你辜负了我的报应!”

桌上还坐着的两口子傻了,这是发生了什么?

“毒妇——这次我不会放过你——”

“哈哈哈,喝啊,你喝啊——”左夫人疯狂起来,将酒盅砸向左相身上:“这毒可是我特地给你准备的。你猜,谁给我的?皇后,是皇后!”

她大笑大叫:“当年皇后疯之前,让人给了我这个,说我会用得着。后来皇后疯了、死了,我想,你来逼死我啊,我死你也不能活。谁知道你这个孬种这么能忍,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我枕着毒药睡的。”

她呜呜哭起来:“你不杀我,无非是让我活着受折磨,十八年,十八年你再没进我屋子一步!是,我有错,你有错,可我折磨你了吗?你是如何折磨我的?老天何其不公,你不想呆在家里外头随便哪里都能去!我呢?我一个嫁出来的老女人连娘家都不能回。这家里、这宅子里,每一块砖每一道梁我都数清了,这跟坐牢何异?”

她一把拉住不想再听要跑的左相,疯狂而绝望:“左昴,你说,你说啊,我哪里对不起你,那个贱人死了又如何?别说不是我下的手,便是我下的,我是主母,她是外室,我杀她她也得受!”

“哈哈哈,她死了倒是在你心里忘不了了,她若是进这相府,早晚一天跟我一样被逼疯!”

“左昴,你儿子死了,那是宫里的秘药,无解的。左昴,你也死吧,下去陪你儿子,找你心爱的女人去吧。”

“左昴,下辈子,再遇见你,我一定第一时间杀了你!”

疯魔的左夫人力气出奇的大,她紧紧抓着左相的胳膊左相竟不能挣脱,说完最后一句话,她猛的松手,抓起桌上的酒壶往嘴里灌。

左相得了自由,立即跑向后面,看也没看她一眼。

左夫人眼角追随,苦涩的眼泪流下,一丝也感觉不到嘴里的酒味。

左三小姐惨叫:“娘。”

一时间发生的事太多,哪是娇养大的她能反应来的。

她扑过来抱住左夫人,酒壶摔在地上,她哭喊着娘,扭头喊夫婿:“快,快去请大夫。”

夫婿战战兢兢:“你娘、你娘她,她是要毒死我们所有人啊。”

那壶酒,是给大家喝的。

此话一出,左三小姐一个透心凉,不是对亲娘,若是左夫人真有心毒死大家,不会抢在左相前头开口。她凉心的是她男人,怀里渐渐失去温度,她的心也冰冷下来,忽然,她理解了亲娘,男人,委实不能付出真心,因为你将他当命了才发现,嫁的人也不过是个渣。

这一瞬间,她满面是泪,却又冷静到麻木,她做了一个决定。

左归当然没事,郝灵的符从来没有不灵的,除了在恭桶上惊天动地难堪了些,但随即身体一轻就好了。

左相追来时,他已经在洗手整衣。

大概因他只喝了一口,一下就排出来的原因。

幸好也没什么特别的气味,不然他定是要羞煞过去。

左相急慌慌:“归儿归儿,你没事——没事了?”

左归走出来,人是站着的,白脸透着红,确定无事,就是表情非常不好看。

盐阿郎哈哈大笑:“龟儿龟儿,你骂人呢。”

左归难得生气:“我就说不要这个名。”

左相一时心虚,当时就怕儿子不肯回,如今想来是有些不太妥哈。

卫弋:“走了,你无事,外头有事。”

左三小姐在撕心裂肺的哭。

盐阿郎走过左相:“渣男。”

左归走过:“无情。”

卫弋:“节哀。”

左相:...我能说什么?我也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不愧是宫里秘药,救无可救,人已经凉了。

左三小姐抱着母亲坐在地上,见到父亲过来,抬头,无悲无喜。

她问:“父亲,母亲要您照拂我们,您答应了吗?”

被亲生女儿恍如路人的问,左相心里不是不难受的。

“你们是我的女儿,你们的要求,我自然答应,只要不——”

“那好。”左三小姐讥讽一笑,答应,还有诸多条件,父亲不是娘啊。她说:“现在,女儿希望父亲为女儿做一件事。”

她一条胳膊紧紧揽着闭目的母亲,一手指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男人:“这个男人,我不要了。”

什么?

左三小姐说:“我带母亲去庄子上住,带着我的儿子和女儿。往后余生,都不希望这个男人来打扰。”

“娘子——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你你——”

晴天霹雳啊,她夫婿怎么也想不到这把火会烧到自己头上。

“娘子,你莫不是失心疯了,我是你夫君啊,你想想我们往日的恩爱,我们的孩子——”语无伦次,他想不到被合离会有什么后果,但本能知道如果失去相府的娘子,他再不会有好日子过。

“好,我答应。”左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