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章(学霸和学神的区别...)

书名:我粉的透明都爆成了流量 本书主角:叶遥 作者:西淅 本章字数:2356 字

方文华听到上半句“不想让你为难”松了口气。

不过当他把整句话听完,表情顿时凝固了。

叶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满脸气愤:“说那么多,你不就是想帮陆岱川出头!”

叶遥:“没错,所以请你马上离开我的房子。”

方文华这下明白了,原来是兄妹俩在学校有矛盾,现在才会针锋相对,他蹙眉说:“遥遥,外人怎么能和你哥哥比,你也太任性了。”

叶遥:“垃圾不配和任何正常人比。”

方宏是垃圾,不可回收的那种,而陆岱川,他是天上的一颗星。

当然不能比。

“叶遥!”方文华拔高声音,满脸失望:“你病了性格也变得孤僻了起来,以前明明很听话懂事!到底为什么?”

叶遥反问道:“难道您没有变吗?”

她为什么变了?

问就是上网冲浪了四年,毕竟粉圈说话好听,个个都是人才。

叶遥非常失望,因为被家长无底线的纵容,方宏才会恶毒的肆无忌惮。

今天陆岱川受到的伤害,她父亲也有责任。

不过反正说了对方也不会听,陆遥懒得多废口舌,只想他们从视线里消失。

一片安静中,响起的手机铃声非常突兀。

方文华瞟了眼,看到屏幕上的“舅舅”两个字,表情难看。

叶崇明意外叶遥临时决定回家,不放心打电话来问问情况。

叶遥觉得这通电话倒是来得及时,她举起手机:“爸爸,需要我让舅舅带着律师来一趟吗?”

方文华很忌惮叶崇明,他公司发展初期,很多地方仰仗对方。

最近几年那位大舅哥不搭理他,公司业务也少了一半。

他从牙缝里挤出每个字:“你在气头上,我带着方宏暂时住几天酒店,等你想通了打电话给我。”

叶遥没有说话,径直上了二楼。

方南希全程不置一词,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看来今天没晚饭吃了。

算了,就当减肥。

眼见叶遥走了,她站起来,一脸为难的问:“我也要住出去吗?”

方文华想了想说:“不了,你留在这里还能帮我们看看情况。”

“那好吧。”方南希点头。

她自然不想搬出去,相比方家人的嘴脸,这边可舒适多了。

方文华刚创业的时候忙得无暇分身,没时间管自家弟弟。

那时候方南希的父母做了点小生意,每天不在家,所以要求她照顾方宏。

每天要做饭收拾房子,方宏的衣服都买的很贵,母亲还要求她手洗。

如果哪次哥哥抱怨饭菜不好吃,她会被责骂。

在最开始,父母觉得尚德高中太贵,只愿意让方宏一个人去读,她读普通高中就行了。

后来母亲听说这所学校的学生都很有钱,想着女儿能找个家世好的男朋友,改口同意,还要求她必须考年级前五十名。

哪怕方宏每次考试倒数。

方南希学习成绩不错,但尚德厉害的人太多,她要名次保持的吃力,却经常浪费时间去帮方宏做着做那。

她以前不明白,自己哪里不如哥哥,后来想通了,是少了个物件。

从此方南希不再和父母对着干,乖顺的哄着,以此获得更多的资源。

“大伯你也别太生气,很快她就会想明白的。”方南希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一片冷漠。

她很清楚这栋房子谁做主,不过表面上的敷衍着。

最后几年了,她大学毕业就骗一笔钱出国留学,骗不到钱也走,然后再不回来。

避免被惯坏的方宏有天闯下大祸,累及到自己。

——

叶遥回到房间,马上打电话给保洁公司,预约了整栋房子的深度清理。

【漫威的钢铁侠、蜘蛛侠、美队,迪士尼的艾莎和安娜公主,武侠里的令狐冲、张无忌、杨过都没有父母,最后很多还拯救了世界。】小鱼安慰失望透顶的宿主。

毕竟只要完成任务,某种程度来说,叶遥也能拯救世界。

“不错,原来系统也会说rap。”叶遥诧异道。

【……】这不是它想听的夸奖。

叶遥耸了耸肩:“我已经不失望,不过,我必须搞明白一些事情。”

方宏为什么要针对陆岱川,有个人一定知道。

方南希开门,看到站在走廊上的叶遥微微意外。

知道对方来意,她犹豫了两秒,便把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孙珊珊是在帮她闺蜜出气,听说那个姑娘几次表白陆岱川,但是被拒绝了,觉得很没面子提前出国了。”

孙珊珊长得漂亮,性格也开朗,在学校里人气很高,是那个小圈子的核心人物。

上学期有一个女生因为得罪了她,被处处针对,最终只能转学。

“陆岱川打工的事被他们知道了,学校规定每个月拿生活补助的慈善生不可以去兼职,被发现会被开除。”

虽然每个月发2000块,但显然陆岱川不够开支。

“所以他们让陆岱川去收拾垃圾桶?”叶遥觉得太荒谬了。

“嗯,他清理实验室垃圾一个月,兼职的事就一笔勾销,如果我没记错,今天是最后一天。”

不过即便陆岱川清理了一个月垃圾,他们要找茬还是会有新理由。

“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

方南希见对方表情不太对,提醒道:“他们做得很过分,不过你还是别管,别去惹麻烦,你……懂我的意思。”

她现在告诉叶遥这么多,也算是扯平了,虽然这句忠告估计没用。

那条项链太漂亮,她从来没有拥有过这么好的东西,这才没忍住借戴一天,在十八岁生日那天。

毕竟她看到方宏把首饰拿走送给别人都没事。

方南希没想到叶遥还能回来……毕竟听说是绝症。

不然她不会干这种事。

叶遥转刚走几步,就被叫住了。

“你等等,我也有事问你。”

二十分钟后,方南希一脸迷茫的看着草稿纸。

有两道数学题目她不会做,本来准备明天听老师解答,但突发奇想叫住了叶遥。

叶遥住了两年医院,这才第一天上学,做不出也不要紧。

她是想对方拉关系。

没想到叶遥很快就解了出来,然后就这么走了。

方南希有点后悔叫住对方,这就是普通学霸和学神的区别吗?

真是太打击人了。

隔天早上。

叶遥刚坐下后,从包里拿出了酒精和创可贴,放到了隔壁的桌子上。

“你的手指受伤害,这个给你。”她观察了下,对方好像没处理。

“我不需要。”陆岱川面无表情的把推了回去。

封卓从后门进来,刚好看到这一幕,他“啧”了声:“转校生你讨好他,是不是因为今天化学随堂考试,想着能抄他的试卷?”

稍微一想就能知道,高三还转校,成绩肯定不行。

所有书都是新的,比自己还离谱。

他猜测方宏可能认识叶遥,虽然对方什么都不愿意说。

方宏今天连学校都没来,这就更奇怪了。

经过昨天的事,叶遥不想和他多说一句话,刚好化学老师拿着卷子走进来,她只好把酒精收了起来。

叶遥很快就做完了试卷,百无聊赖的看向同桌。

陆岱川的手上是新旧交错的伤口。

实验室的垃圾里有许多碎玻璃,难免被扎到,但这伤口也太多了吧。

看向自己手的视线太黏,陆岱川有些烦。

他把卷子往旁边递了点,这样总行吧,别再暗示了。

叶遥有些尴尬,她并不是想抄卷子啊。

旁边的封卓一脸意外,他们这就混熟了?

毕竟陆岱川是不给别人抄试卷的。

上次同个考场,封卓让陆岱川递纸条,他不但没照做,还把试卷都遮了起来。

可太能气人了。

封卓不在乎成绩,但是他的分数和零花钱挂钩,这不是挡他财路吗?

脾气还挺硬,不收拾他收拾谁?

转校生虽然戴着口罩,但是一双眼睛非常漂亮,整体大概也差不多哪儿。

陆岱川不就脸长得好吗?这种穷光蛋有什么好的?

这么大一双眼睛,可惜没眼光。

上午随堂测试的卷子,下午就批改了出来。

全班有两个人满分,万年不动陆岱川,以及转校生叶遥。

“叶遥你抄他也不知道改几个选择题,比我还嚣张。”

封卓声音很大,附近的同学都看了过来。

纷纷感慨转校生胆子真大,敢抄到满分,不过也够虚荣的。

叶遥怔了下,解释道:“我自己做的。”

封卓:“我亲眼看到你抄的,别装了。”

叶遥懒得和傻逼争辩,没有再理会。

她有些发愁,崽崽第三次把她的药推了过来。

这孩子处在青春叛逆期吗?

下午放学,陆岱川刚走出教室就被拦住了。

“别着急走,我们有事情和你说。”男生嬉皮笑脸的说。

路过的同学投来视线,但没有人敢多管闲事。

叶遥快步走到了陆岱川身后:“不好意思,我和他先约好去图书馆。”

“不相干的人,最好别惹麻烦啊。”男生定睛一看,这是昨天实验楼遇到的那个女的啊。

他一脸恶劣的又说:“方宏昨天不是警告过你吗?听不懂人话是吗?”

叶遥迎着对方视线不避不让:“是啊,所以他今天没来学校。”

几个人听完一怔。

方宏一天都没联系他们,难道和这个女的有关?

趁着那几个犹豫的间隙,叶遥拽着陆岱川胳膊往下走。

这里是教学楼,她不信那些人敢乱来。

陆岱川反应过来后,马上抽出了胳膊。

“你到底想干什么?”

叶遥想了下说:“我都知道了,你要是缺钱,我可以介绍工作给你,我学姐开的一家清吧。”

“你怎么知道这些?你和那些人认识。”毕竟他在清吧唱歌的事,学校里只有那几个人知道。

“……”

当然是你经纪公司说的,你高中在酒吧驻唱过。

“……不是。”话音一顿,叶遥又说:“我和方宏有点亲戚关系,但是我们不熟,我要郑重和你道歉。”

“他是他,你是你。”陆岱川往旁边移了一步,再次被人挡住了。

“你既然不生气,让我帮你把手上的伤处理下好吗?然后我马上就走!”

陆岱川有些无语,但对方这么固执,只能同意了。

毕竟对方刚才帮他解了围,没必要正面冲突。

两个人坐在了小道旁的长椅上,叶遥动作很轻的帮他擦完碘酒,贴好创可贴。

“我把药给你吧,你记得三个小时擦一次,这样就不会留疤了。”

陆岱川微微蹙眉:“无所谓。”

叶遥:“怎么能无所谓,绝对不能留疤了!”

这么漂亮的手,以后可是要在聚光灯下拿话筒的!

陆岱川有些莫名其妙,他等着看对方还要干什么。

叶遥站了起来:“OK,你可以走了。”

“……”陆岱川非常意外,居然真的只是叫他擦药。

他揣着酒精,心情复杂地走了。

——

叶遥走进别墅,满意地看着打包好的东西。

专业公司做事就是利落,她让林姨帮忙盯着,一天的时间,所有东西都搞定了。

叶遥相当满意,点头说:“可以把运走了,谢谢你们。”

这些都是他父亲和方宏的东西,怕他们忘了取,还是主动送到他的另一套房子吧。

其实在她母亲去世前一年,父亲就已经态度很明显了。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很少来医院。

叶遥那时候心里告诉自己,他是怕看了难受才不来,却还是失望。

而到了今天失望终于攒够了,她再也不想陷入在这段痛苦的关系里。

方南希彻底惊呆了,她转头看着旁边的林姨,开口问:“这样没问题吗?”

林姨一脸平静:“我是按吩咐办事的人,没有主见的,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方南希:“……”

真见了鬼,你明明以前可喜欢发表意见了。

不过,其实她还觉得蛮爽的。

——

方文华这一整天,都在不断看手机。

叶遥有没有发来消息,打来电话。

他女儿的脾气一向很好,等心平气和一定会主动认错的。

晚上九点,他的手机终于响了。

这次不是客户打来的,也不是叶遥打来的,而是一个陌生来电。

不过谁会这个时间打电话,十有八九是有叶遥。

他念头转了几路,想着待会儿一定要教训对方几句,好好说说道理,这才接了电话。

“叶遥?”

“哦,客户的名字是叫叶遥,请问你住在恒悦兰庭的方文华先生吗?”出乎意料,那边是个粗狂的男人声音。

方文化觉得莫名其妙,疑惑道:“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在你小区门口,请你来拿一下东西。”

“什么东西?”

“那就多了,衣服鞋子、一些文玩,还有两个拆开的床?这些可是到付,还得麻烦您结一下账。”

“……”

——

叶遥上课的时候,不方便去录播厅等着拍凌寒星。

好在上次她认识了另外几家站姐,大家约好,可以互相帮忙代拍。

她们平时会这帮忙拍凌寒星,周末叶遥冲上去的时候,也会拍她们偶像。

叶遥点开今天发来的几十张照片。

真是奇怪,虽然凌寒星在看镜头,但是他怎么不笑啊。

算了,不笑就不笑吧,偶尔当酷哥也挺好。

她开始专心修图,凭着自己鬼斧神工的修图技术,一定能放出去后让崽崽再涨一波粉。

【好感度+1,陆岱川觉得你对他好像没恶意?】

【等等,这怎么是疑问句呢?未免太不识好歹。】

“可能他正在擦药,突然有所感悟,你不准胡说八道哦,谁还没有叛逆青春期。”叶遥边修图边反驳。

【……】虽然养了两条鱼,但是你对他们滤镜,真是不分彼此的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