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七章(请你也搬出去住...)

书名:我粉的透明都爆成了流量 本书主角:叶遥 作者:西淅 本章字数:2146 字

周一叶遥早早就起床了。她今天要去新学校。

虽然两年前她考上了大学,但当时录取通知书还没收到,病情就已经恶化进医院,也没有保留学籍。

她身体迟早会健康起来,所有必须要读书。

叶遥准备重新考一次,左右也就几个月时间。她即将入读的尚德高中,陆岱川也在那里。

小鱼说是因为她和三个目标都有关联,才被选中,表哥是造型师,勉强可以和凌寒星产生联系。转学后是陆岱川的校友……也算有了交集,但是叶遥还是不太对劲。

“我和陈醉怎么扯上关系?”叶遥忍不住问,毕竟她的大儿子非常低调。

【到时候就知道了,很快。】叶遥:“不能够提前剧透吗?”

【我没有权限。】

叶遥于是耸了耸肩,继续吃早餐。

叶家不太想叶遥去学校,怕有突发状况。

叶遥一再保证自己会小心,而且学校离最近医院也就五分钟车程,几位这才松口。

毕竟把她一直困家里也不行,更不忍心一再拒绝。

就这样,叶遥出门在之前,叶阔还是致电了她的主治医生。—

医院。赵滨正在翻看叶遥的病例。

这次的新药效果太好,虽然他还没有找原因,不过转念一想,人类本来就只是探索了这个世界的一小部分,未知的是大部分,以前也有绝症病人,活了十几年的先例,于是也就不那么纠结了。

“只要她没有觉得不舒服,是可以去学校。”“哦,好的,谢谢医生。”

挂断电话,赵滨站起来走到窗口,低头看着楼下的绿植。

他是名校博士学历,手上论文课题一堆,不到三十岁就当了主治医生,是大多是人眼里的天才。不过和叶遥比起来,还是差了点。

叶遥是一中七班毕业的。那个班入学都要参加三次智商测试,招收八到十二岁的孩子,三、四年的时间学完了初、高中的课程考大学。

叶遥身体健康,一定会很优秀。

赵滨由衷希望不要太快再见到小姑娘。

——尚德中学是学费昂贵的私立高中。

高三下学期,还能转到能进来的学生,那更是家世不俗。

班主任心里有谱,不期待转班生成绩多好。反正能在这里读书学生,哪怕高考表现不佳,经过一番操作,最终也能被国内外的名校录取。

不过看过叶遥资料后,她彻底改变了想法。这个学生两年前就参加过高考,当时以全市理科第四名成绩,被Z大录取。

关键是她曾经拿过不少竞赛拿奖,有被特招的资格,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考出高分,更是不一般了。

哪怕住院治疗两年再回到学校,还是比同龄人小了一岁……

没有老师不喜欢成绩优秀的学生,班主任有些心疼叶遥病了两年,线定格在对方脸上,又问:“你怎么戴着口罩,是感冒了吗?”“我吃药念过敏了,医生说要避光。”叶遥坦然道。“原来是这样,我和你一起去教室吧。”她要给第一天转学的叶遥领路,顺带安排座位。

“谢谢老师。”

—还有十分钟上课,教室里有些喧哗。看到班主任领着一个女生走进来,分贝才渐渐降了下来。

班主任也没有废话,开门见山道:“班上今天有个转校生,大家欢迎一下。”

三三两两响起了稀拉的掌声,全班的视线都投了过去。转校生戴着口罩,不过一双眼睛却很吸引人。眼形偏圆,瞳色很黑,泛着点点光,波光粼粼,仿佛眼里盛这一汪海。这么一双眼睛,没人不好奇整张脸的模样。

“把口罩拿下来呗。”有个男生起哄道。

班主任微微蹙眉:“叶遥的脸最近过敏了,要避光才戴口罩,同学们不要开玩笑。”她说完又让叶遥暂时去找个空位坐下来,后期再调整。马上要上课了,英语老师已经站在门口了。

叶遥抱着书包走下讲台,教室里只有最后一排几个座位空着。

“小美女你坐我旁边的吧。”封卓嬉皮笑脸道,刚才起哄让转学生拿掉口罩的就是他。

叶遥收回视线,走到他对面坐了下来。

“你好,我可以坐这里吗?”她转头问自己的同桌。

“随便。”男生应了声,依然在认真写东西。叶遥注意到刚才整个教室,只有他一直埋头。

封卓对自己被拒绝很不满,皮笑肉不笑地说:“你和他坐在一起闷死,还是当我同桌吧。”话音一顿,又故意问:“陆岱川你说是不是当我同桌更好!免得你把病传给她!”

陆岱川写字的笔顿了下,依然没有说话。

叶遥:“不了,我就喜欢和他当同桌,和有礼貌的人相处。”

封卓“切”一声,眼神不善看了陆岱川一眼,没有再说话。

叶遥收拾好书桌,转头认真打量着陆岱川,乐坛的前景大不如前,可陆岱川首张专辑就拿了奖,市场反应也很好。各方递来橄榄枝合作,经纪公司说他在筹备演唱会,同时在接触各大电影OST合作。当时前途无量,谁知道突然传来消息,陆岱川涉嫌刑事案件。

这是严重的偶像失格,各方的指责下公司宣布解约。这无异于封杀。

公司上午出的公告,下午叶遥就病情恶化,死在了抢救室。

看着熟悉的眉眼,叶遥心情非常复杂。她当然相信对方的,这次她一定不会让陆岱川重蹈覆辙,避开那些坑,可以专心创作音乐。

叶遥的视线太专注,陆岱川终于抬起头。他轻轻瞥了下又垂下眼,有些不悦。

这个女生的眼神很奇怪,两个人并不认识。难道是那些人派来的,又想到了什么方式戏耍他。

叶遥也反应过来,自己的眼光太直白,开口说:“你好,我不知道现在各科的进度到哪儿了,你能告诉我一下吗?”

十几秒后,陆岱川终于有了反应。他拿过对方的书,把每一门课的进度都折了出来。

忍着不耐烦,毕竟他不想惹麻烦。

叶遥慈爱的注视着他,崽崽就是热心啊。手真好看,一看就是优等生,乖乖的。

叶遥很久没接触过课本,不过底子还在,熟悉高中各科公式,很快就能追上来。

班主任也怎么不担心,毕竟叶遥以前那些竞赛奖项的有效期是三年,完全可以走特招的路子,上很多好的大学。

下午放学后,叶遥去办公室领取了这个季度校服。因为是转学第一天,她今天穿的是常服,明天就要穿校服来了。

她抱着校服回到教室,陆岱川就不在了。

“他是回家了吗?”叶遥有些意外,动作好快啊。

【没有,他还在学校,你开始养第二条鱼了。】小鱼有些兴奋。今天宿主接触了陆岱川,透明的鱼缸多了条小黑鱼。

“你说你叫什么名字?”叶遥突然问。【你不是知道吗……养鱼计划。】

叶遥点头:“这个名字不好,我帮你换一个,你以后就叫‘养崽计划’,不过我平时还是叫你小鱼。”

【阿这,虽然……但也不是不行。】小鱼深吸一口,万万没想会被按头改名了。不过还是答应吧,毕竟叶遥是敢把大魔王当崽崽来养,估计再找不到第二个了。

叶遥很满意系统的新名字,她也不着急,一边看着小黑鱼,一边在学校里晃悠。这条黑鱼好漂亮,尾巴很大,在水里流光溢彩的。

听见前面有说话的声音,叶遥径直走了过去。拐过一个弯,她看见了正在收拾垃圾桶的陆岱川。

这你是实验大楼,二楼有七八个男女,趴在走廊往下看。

叶遥还看到了熟人。她觉得很不对劲,这所私立高中有专门的保洁人员,怎么也轮不到学生收拾。

“你为什么在这里?”她走近开口问。陆岱川看了她一眼,低头继续整理那些化学实验室废料。

“哇,这不是我们班才转来的小美女吗?你还没有回家?”封卓笑着打招呼。

叶遥深吸一口气,看向方宏:“是不是你逼他的?”

孙珊珊笑了笑:“你别多管闲事,是他自己主动要帮忙做事的,陆岱川是我们学校的慈善生,学费全免,每个月还有钱拿,帮学校收拾下东西怎么呢?做人不要只知道索取,不懂贡献的嘛。”方宏也笑了:“谁让他敬酒不吃,要吃罚酒,活该。”其他几个人连声附和,笑成了一团。

尚德高中学费昂贵,学生作风奢侈,这几年外界风评不太好。学校为了挽回名誉推出了“慈善计划”,每年会援助几位品学兼优的学生来学校读书。学费和杂费全免,还有额外生活费补助。陆岱川就是慈善生之一。

叶遥:“就算他是学校的慈善生,那也是校董事会拨款的,轮不到你们来安排!”她真的要气炸了,自己捧在心尖尖上的人被这么欺负!不知道这么的情况持续多久了,幸好是她今天看见了!

方宏冷笑道:“叶遥,你这是故意和我做对是吗?”他想到这几天方文华的冷淡的态度,非常搓火。

呵呵,想帮人出头,那他就偏不让对方得逞。

方宏视线四下看了下,提起二楼走廊的纸篓,从上往下扔到了陆岱川身上。纸篓里有果皮、饮料瓶、各种垃圾,瞬间就是一地狼藉。

扔完后他大笑了起来,做了不是做了,叶遥还能怎么样?

“热闹看完了我们走吧。”方宏伸了个懒腰,一群人下了楼扬长而去。

叶遥在他们路过的时候,记住了每张脸。很好,首先她要拿方宏开刀。

刚才方宏捧着的女生,就是那天晚上戴她项链的人。舔狗不得house,她这就回去把这家伙赶出去,让他没房子住!

叶遥掏出手帕,想帮陆岱川擦掉衣服的污渍,意外发现对方手指上有血。应该是刚才收拾垃圾桶弄伤的。“你的手受伤了,最好处理一下。”

“和你无关。”陆岱川有些不耐烦他收拾一个月的实验室垃圾,那些就不再找茬,这是最后一天。

不过他也懒得多说,反正那些人总能找到茬。陆岱川的步伐很快,转眼消失在了转角。

叶遥没有去追,因为察觉到了对方的抗拒。她在原地站了几分钟,这才走向校门口。

坐在外公派来的车上,叶遥吩咐司机:“我要先回自己家一趟。”

她一直知道方宏脑子有病,懒得和对方计较,眼不见为净。不过现在她很生气,那个垃圾欺负她崽崽是怎么回事?!

她今天就要垃圾从自己房子离开,拖到明天都不行!

一个小时后,车停在了别墅区。

叶遥已经五天回过家,方文华知道后,特意站在门口等她。女儿好不容易出一次院,整天不归家算什么事。

叶遥下了车,开口问:“方宏在吗?”“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最多半个小时就到,我等下让他给你好好道歉,你愿意回来就好,以后好好几兄妹相处。”

叶遥没接话,边往里走边说:“那我等他回来吧。”

——

方宏本来打算和朋友去飙车,半路接到了大伯的电话,对方义正言辞的说他必须回来。因为叶遥今天在家住。

方宏哪怕再不情愿,也只能提前回家了。他倒是不慌,叶遥因为陆岱川告状也没关系,大伯总不能为了外人骂他吧。

方宏走进来径直瘫坐在沙发上,“啧”了声说:“你就回来了啊,我还因为至少一个月呢,女的就是小气。”

叶遥一脸平静的看着他:“你马上收拾东西,我不想在这里看到你。”

方宏皱眉:“你什么意思?”“我让你滚,这是我的房子。”

方文华没聊叶遥突然发作,有点生气,打圆场说:“遥遥你怎么能让你哥哥出去住,我肯定是不放心的。”

叶遥转过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她一直还念着小时候父亲的好,那些美好的回忆。总觉得他虽然偏心那家人,大概也有为难之处,没有那么过分。

不过现在她知道了,就是那么过分,那么傻逼。你偏心你侄子,我还心痛我崽崽呢!

叶遥点头:“爸爸你说得对,我也不想你为难,那你也搬出去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