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章(不可理喻又很丢脸...)

书名:我粉的透明都爆成了流量 本书主角:叶遥 作者:西淅 本章字数:2136 字

叶遥打开门,平静地看着站在走廊的人。

方文华怔了两秒,开口问:“遥遥你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还有,你不该当众让你的哥哥难堪的。”

下午方文华会议结束才看到医院打来的电话。不过只打了一个未接来电,不像有急事,他犹豫之后没有回电。

一个小时前。叶遥前脚刚走进书房,林姨后脚就急匆匆下楼去找了方南希。毕竟小姐身体弱,她想快点整理好房间让对方能好好休息。

如今方南希搬去了那间房不算,她还意外撞到方宏进出那间房。这对兄妹的行为就仿佛小姐再也不会回来,她光这样想就堵得慌。

方宏当时正准备吹蜡烛,他对打扰自己的佣人多有不满,语气也十分不客气。“滚远点,别惹我生气。”

林姨气得手抖,脚步却没挪动:“以前叶遥不在家,我就不说什么了,但是她已经回来了,麻烦请你们把放在她房间里的东西拿走,她要休息了。”

以前轮不是她说话,如今小姐既然回来了,有些话必须要说。

现场突然一秒安静,众人面面相觑,所以刚才那个女孩子是这家的大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后是方南希出来打圆场,说今天的聚会到此为止,大家可以回去了。众人这才满腹疑虑的离场,欢乐的气氛一扫而空。

方文华想着给侄子庆祝生日,今天特意提前回家了。刚好撞到了这一幕。

——

叶遥声音很轻:“爸爸,你回来了。”

方宏憋了一肚子火,冷哼一声:“你就是不想和我们说话呗,进门戴着口罩,看不起别人就算了,大伯你也不放在眼里吗?”

佣人故意当众让他没脸,不就是叶遥的主意。

方文华微微蹙眉:“遥遥,你应该有点礼貌。”

叶遥迟疑一秒,抬手摘掉了脸上的口罩。看清了她的脸,走廊上站着的几个人皆是一脸意外。

林姨捂住嘴,不可置信道:“小姐你的脸怎么样?我的天啊。”

叶遥云淡风轻地说:“这是新药的不良反应,医生让我避光戴口罩。”

毕竟是亲生女儿,方文华心里难免难受,语气也有所缓和:“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进门也应该打声招呼的。”

叶遥重新戴上口罩:“他们刚才很忙,不过应该忙完了,我刚好有事情要说。”

她视线定格在方南希脖子上的项链,伸出了手没说话。

方南希怔了两秒,抬手把项链取了下来递过去,表情有些不自然。

叶遥收好项链,这才转身把书桌上的那张纸取了过来,递给了旁边的方宏。

“这是什么?”方宏蹙眉没有动,倒是旁边的方文华接了过来。

叶遥:“我刚才清点了我的房间,这是我不见的首饰清单,除了项链还有三样,明天晚上之前还给我。”

方宏眼神有一秒慌乱,马上震惊下来,开口否认:“关我们什么事,也许是你自己弄丢了,或者记错了。”

“以我的记忆力这不不可能,如果明天看不到,就会报警。”叶遥视线扫了方宏一眼,接着说:“是和他们没关,但和你有关。”

方文华捏着清单犹豫道:“遥遥这是你哥哥,大家都是一家人有话好好说,事情也还没搞清楚。”他向来护短,十分宠溺这个侄子。

叶遥:“我就是想‘有话好好说’,才没有直接报警,小区有保安24小时巡逻,每个岔路口都有摄像头,从未发生过盗窃的案件,这些珠宝数额不小,警方会应该很重视,我猜三天内就会找到嫌疑人。”

话音一顿,叶遥又说:“现在有话好好说了,到时候我是不会和解撤案的。”

方宏暴怒道:“你凭什么认定是我?”

叶遥:“我可以让警察,先去问问今天穿蓝色裙子的姑娘。”

叶遥走进来的时候,方宏和那个姑娘在说话,两个人笑成一团。女孩子抬手作势要打他的时候,叶遥看到对方手上的戒指。

方宏表情变了又变,他愤怒的看着叶遥,却一句话说不出来。戒指是他拿走送给女朋友的。

林姨“呀”了一声,开口说:“我是看到过他进出小姐房间!”

事情发生到现在,方文华也基本看明白了,但他还是得帮侄子说两句话。“遥遥没必要这样,我补给你钱总可以吧。”

叶遥转过头,看着许久不见的父亲,开口问:“如果我抢救无效去世,爸爸你会见我最后一面吗?”

方文华怔了下,下意识反驳:“不要说不吉利的话,你现在不是好好的!”

叶遥陪着妻子长期住在疗养院,他和女儿没有那么亲密。但毕竟是自己孩子,这个问题让他有些心慌。

叶遥看过一篇论文,人的心脏停止跳动后,大脑在十五分钟都有意识。上一世弥留之际,她听到了抢救室叹息。其中有句关于她的父亲。

“叶遥爸爸怎么还没有来,女儿最后一面也没见上……快去催催。”

她最后病重的那半年,父亲每个月就来一次,坐坐就走了。叶遥开始觉得这样很好,免得对方看到自己样子伤心。现在发现,和她想象的出入很大。

她不准备继续追问下去:“林姨谢谢你帮我整理房间,以后也要麻烦你了,那么晚安。”说完径直回了房间,关上了门。

方宏的脸色铁青,他本来想让大伯把这个老女人开除了。但是叶遥这么一说,显然是不可能了。妈的,病了这么久还不死,一回来就找晦气。

方文华蹙眉问:“你怎么能拿叶遥的东西,需要钱可以和我说,去和你同学把东西要回来。”

“不是你让我和杨乐言搞好关系,我要送一般的东西,她能看得上吗?”方宏不满的说完,掉头就走,没有理会后面方文化的叫声。

方南希在原地站了很久,她除了开始震惊,就一直很安静。叶遥和她印象中的样子变了好多。

方家的老太太、她父母和大伯都重男轻女。如果兄妹有矛盾,不管对错最后都是她责任,两个人同一天生日,吹蜡烛的永远是方宏。

不过老太太对自己一般,更不待见叶遥,毕竟她随母姓。

方南希还记得第一次见叶遥的场景。那天全家去大伯做客,妈妈提前给她买了高价的新衣服,说大伯家的孩子看不起人,所以得好好打扮。

她挺直背局促地站在大厅,正想着怎么不落下风,听到脚步声抬头。

叶遥穿着白色的T恤,灰色的运动裤,扎马尾,身上没有任何商标和首饰,却仿佛一颗发着光的珍珠,柔和而清冷。

有种骄矜疏离,漫不精心却能牢牢抓住人的眼球。

叶遥走到她的身边,笑着说:“南希姐。”

方南希怔了两秒,心情非常复杂。觉得她像也没有妈妈和奶奶说的那么坏。

而现在叶遥整个人气质微妙不同了,仿佛更加沉稳,又好像更开朗了。

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叶遥脑海中就出现了声音。【说实话宿主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给我印象中相差有点远。】

叶遥:“哦,毕竟我在网上冲浪了四年,而且舔狗不得house。”

【什么?】。

“就在他再拿我东西去舔别人,拿我就会把他从我的house中赶出去。”

【……】

这套房子在叶遥名下,是母亲当初买的。她母亲虽然身体不好,并非菟丝花,相反十分有想法。

当年是她父母一起创办的公司,母亲在早期做了很多重要决策,死前把所有的股份、资产转到叶遥名下。

因为这样方宏还颇有微词,觉得伤害了夫妻感情。

叶遥现在想起来,母亲的每一步都大有深意。父亲家境不好,一直看偏心他的兄弟姐妹,在这方面没什么原则。不过也是在母亲住去了疗养院后,他才把侄子接到家里来。

她的母亲是个非常优秀的姑娘,如果不是这样,外公和舅舅也不会对她的离开耿耿于怀。

临睡前,叶遥给外公和舅舅发了报平安的短信,好不容易出院,她明天中午去外公家吃饭。

她是该休息了,不知道这栋房子住着的其他人,能不能睡得着。——

叶遥隔天五点就起床了,凌寒星九点半抵达机场,她这边过去有点远。,差不多七点就要出门。

林姨已经做好了早餐,叶遥刚坐下不到五分钟,方南希就背着书包从卧室走了出来。她今天要上课。

方南希犹豫片刻,还是坐在了叶遥对面的位置,安静的吃早餐。

这栋房子面积不大,当初母亲考虑到夫妻可能分房睡,偶尔有客人的情况下,也只是做了四个卧室。

因为这样,当初方家老太太要来住,被母亲一口回绝了。

半个月前,方宏的表弟来这里住了半个月。那是他父亲弟妹家的亲戚,叶遥并不认识。

当时只空了一间叶遥的房间,总不能让一个男生住进去。商量后方南希住到了叶遥房间,她以前那间房给客人住。

客人离开后,方南希也没搬出来。期间林姨提过两次,最后方宏说二楼采光更好也更宽敞,反正叶遥不在家住,就暂时这样不动。

这对兄妹,还是方宏更大胆。毕竟大多是男人比大多数女人狠多了。

叶遥也能猜到了事情大概,大约是方南希看到方宏拿走了几样东西都没事,这才开始戴她的首饰。

她没有把这对兄妹放在心上,如果他们真聪明,就应该等她死后再有所图谋。

叶遥吃完早餐,想着凌寒星估计七点就开始登机,大概率没吃早饭。那孩子有胃病。她吃完找了一个保温盒,打包了一盒粥,戴上口罩出门。

飞机落地开始滑行,凌寒星还在想事情。昨天那个家伙会不会来?大概率是不会吧,毕竟他没有任何名气。

这次的工作,也不过是为了承托同公司的艺人凑个数。

坐在他旁边的何斌,推了推墨镜说:“待会儿你可能要等下我,因为我有粉丝接机哦。”

何斌已经有了曝光度,是公司力捧的人,有一些粉丝。“嗯,好。”

何斌觉得凌寒星有点可怜,跳舞好又怎么样,还不如给自己当绿叶。他想了下故意又问:“喂,你今天会不会也有粉丝接机。”

凌寒星:“当然不会。”那个家伙肯定是拿自己开涮的,真见鬼,今天还特意穿了浅色的衣服。

两个人从通道出来,果然有三个女生举着“何斌”的牌子,正在大叫。“何斌!”“何斌这边!”

还有一个戴口罩的举着相机在拍照。

何斌挑了挑眉,满脸春风得意:“走吧,先去和我粉丝打个招呼,哎,今天还有炮姐拍我!真麻烦啊!”

有些粉丝拍照时会扛长焦的高清摄像头,好像大炮一样,其中女生居多,所以经常被叫做炮姐。

叶遥连着拍了几张,有个讨厌鬼一直挡在凌寒星的前面,占据了一半的镜头。

她忍无可忍,从镜头前抬起头:“凌寒星,麻烦你走到右边来一点,我拍不到你整个人!”

凌寒星怔了一秒,一脸疑惑指了指自己?是叫自己吗?这不是何斌的粉丝吗?

两个人同时停下了脚步,叶遥看了下镜头,那个人还是挡在镜头前。难道是她声音太小,凌寒星没听到?

叶遥深吸一口,破竹之势大叫:“崽崽,看这边!你今天好帅啊!笑一笑!”

附近的路人因为这一声,全部投来探寻的视线。

听到“崽崽”这个词,凌寒星总算确定就是昨天那个家伙。

周围人的视线让他觉得好丢脸,耳朵有些热。

不过却往右边挪了点,朝着她走了过去。

何斌一秒变脸,搞什么啊,不拍他去拍凌寒星?这不可能吧!

凌寒星走到距离叶遥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他还没想好说什么,对方先开口了。

“刚才拍的照片都特别好看,你能不能看着我镜头摆几个pose,拜托拜托,辛苦了。”

凌寒星:“……”他虽然觉得不可理喻又很丢脸,不过却还是依言看着镜头换了几个动作,因为太僵硬差点绊倒自己。好麻烦啊,所以是这样子吗?可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