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章(养鱼计划)

书名:我粉的透明都爆成了流量 本书主角:叶遥 作者:西淅 本章字数:2898 字

叶遥死在急救室里。她十五岁被诊断出脑子里长了个东西,病了这么久早有心理准备,只是听到主治医生宣布放弃抢救,心里依然难受。很遗憾,她没有能履行和妈妈临终前的约定,平安健康到老。

叶遥又活了。如果不是抢救得痛苦太真切,她怀疑只是一场噩梦,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手机刚解锁,她就怔住了。设置错乱了吗,屏幕上的日历显示两年前。

她刚这样想,下一秒,脑子响起一道轻快的声音。【你的确回到了死亡的两年前。】

叶遥环顾四周,单人病房里非常安静。窗外阳光灿烂,再没其他人。这次新药的不良反应还包括幻听?【不是幻听,恭喜你被选中,不但成功复活还有机会治愈疾病。】仿佛猜中她心中所想,声音再次出现。

叶遥刚经历死而复生,相比起来,脑子里的声音也就不那么难以接受。她捋了捋思绪,问:“为什么会是我?”不管怎么样,被选中总得有个理由吧。

【经过种种计算,你很适合这次的任务,并且和三个目标同时有联系。】“目标?”而且还三个?这是要做什么?

【目标分别是陈醉,凌寒星,叶岱川】声音再次解疑。叶遥心里的疑惑更深,这些名字她不但不陌生,还很熟悉!这三个人是她的爱豆!

被困在医院治疗的间隙,她为了有所寄托开始追星。毕竟药太苦,治疗时间太漫长伴随着各种不良反应。她身患绝症,最好的医疗手段也不过是拖延时间,可以望到头的生活,总得给自己找一点甜。叶遥最开始粉的叶岱庭因为一场意外退圈,消息全无的两年后,她爬墙了选秀出道的陈醉。半年后陈醉也flop了,歌手出身的凌寒星成了她的精神支柱!小凌被封杀的那天,连塌三次房,她也因为病情恶化死在了急救室。

“……为什么是他们。”叶遥脑子很混乱。【这三个目标是天生主角命,因为一些意外被抢走了机缘,事业不顺。】

关键这是三个狠小伙,世界对他们不温柔,他们……最后拖着世界下地狱。看着眼前因为久病精神颓靡的女生,系统选择有所保留,毕竟这些事发生在叶遥死后的很多年,她并不知道。另一方面,让她保持对目标的好感,更合适做任务。

叶遥很诧异,也很兴奋。还有这样的好事?帮助偶像自己还能活命,她当然愿意拼尽全力去试试!当初她就一直不相信爱豆的负面新闻,果然是假的!

“我接受你的提议。”她再也没有犹豫。这句话落音,她的意识里出现一个玻璃杯,杯壁还有刻度表。

【你是将死的人,复活之后身体会加速衰败,这是‘生命之水’,每当三个目标对世界好感度增加,水就会增加,你每天至少需要一个刻度的泉水维持生命治病,杯里水消耗殆尽,你也会身体虚弱而死。】系统的这句话结束,水杯顷刻间下降一大截。从五变成了一。同一时间,叶遥突然觉得胸口顺畅了很多。

【你的身体状态不好,所以第一次修复耗费的水比较多,以后不会了。】叶遥回到了两年前试新药的时间点。

她清楚地记得,这次的新药效果不错,同时副作用让她吃了不少苦头,经常心悸彻夜难眠,身体瘦了一圈,双颊也开始长血丝。

想到这里,她打开了手机的前置镜头,脸上的血丝还有,却已经淡了许多。久病之人对健康无比向往,再说了,哪有女孩子不爱漂亮的。她对各种不良反应表现得淡定,独自消化情绪,只是不想长辈心里更难受。这下叶遥更坚定要努力达成任务!毕竟帮爱豆就是帮自己!

走廊外传来脚步声,叶遥抬起头。“这是今天的药。”护士走进来放下手中的托盘,又说:“你看起来气色不错。”护士从业多年早见惯了生死,只是每次看到5号房间的病人,还是会觉得惋惜。

小姑娘家庭条件优越,从小受到很好的教育,性格也开朗,对治疗配合度很高。这样一个“完美病人”经常让她忽略对方还没成年呢。

叶遥吞了护士递来的药片,喝了口水说:“姐姐,这次新药很有用,我身体状态好了不少,也许这次我能出院吗?”

护士笑了笑:“这个我不能做主,你得去问张医生。”

“嗯,那我等下去找他。”她想要完成任务,第一步就要从医院出去。这片已经看了很久的天空。—叶遥刚开始被检查出患病,只是时常中断学业去治疗,随着病情复杂化,两年前她住进了医院没再出来。主治医生见她脸色不错,问过几句后,便开单子让她先去做检查。私立医院的办事效率很高,不需要排队,当天下午几项检查结果便出来了。

赵滨看完结果有些意外,这次新药的效果比他预料的还好,叶遥的身体各项指标接近两年前状态。“赵医生,我已经在医院待了好久,我很我想回家看看。”叶遥小声的说。

赵滨抬起头,对方是很听话的病人,从不会逞强。这种病不会突然恶化,现有医疗水平也不可能痊愈,说到底只是在花钱拖时间。耗费巨资延长生命,承受新药的不良反应。

他不忍心拒绝,在允许的情况下,他希望对方在活着的时间内能没有遗憾。何况小姑娘什么都清楚吧。虽然家属一直瞒着她说病能治好,但她太聪明,根本瞒不过。只为了不让家人伤心,才假装不知道。

赵滨心里长叹气,面上笑着说:“你要回家也行,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得家长同意才行。“好的,谢谢医生。”叶遥用医院办公室的座机打给了父亲,那边是忙音。她转而打给了舅舅,这次接通了却没声音。

叶遥等了几秒,只好主动开口:“舅舅,医生说我情况很好,可以暂时出院。”“真的吗?医生真的这么说?那我现在来让人接你?”男人意外后是狂喜。看到医院打来的电话,他马上就紧张了起来。害怕听到坏消息,平时大刀阔斧的男人屏住呼吸连话都不敢说了。

“我想先回家一趟,过几天我去看您行吗?”叶遥声音很轻。“可以!当然可以!”如果不是他人在国外,现在就亲自去医院了。

“那好,换您和医生说吧。”叶遥把电话递了过去,心里叹了口气。两年前母亲撒手人寰,外公一夜头发白了许多,舅舅也消沉了许多。

母亲去世后的不久,她晕倒被送去医院,检查出脑子里长了个东西。对外公和舅舅来说,眼睁睁看着妈妈去世,没过几年又看着她去离开很痛苦吧。她不想悲剧重演。

赵滨和家属聊完,放下了听筒,这才抬头认真嘱咐:“如果回到家里觉得不舒服,一定要说知道吗?不要逞强。”为了避免长辈难受,每次亲人来探望,她都强忍新药的不良反应,笑着说自己很好,一点不疼。

“嗯,我知道的。”话音一顿,叶遥觉得气氛太沉闷,耸了耸肩又说:“其实我倒是希望,咱们不要太快见到。”赵滨笑了笑:“我也希望。”办公室的同事聊到叶遥都是各种惋惜,小姑娘聪明而坚定,十五岁就考上了大学,同年却查出了病症。如果不是患病,她应该有璀璨的人生。—夕阳西下,天边一片火烧云。坐上叶家派来的车,叶遥转头看着暮色中疗养院。她被困在里面好长的时间,终于出来了。

两个小时后,车子驶进了别墅区。豪宅讲究一个“隐”字,这片别墅区避开喧嚣,背靠山,前面是广阔湖景,取了依山傍水的好寓意,私密性极佳。

叶遥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已经好久没有回来了。她的母亲是叶家的小女儿,从小身体不好。当年叶离意外怀孕,发现已经妊娠三个月,她拼了半条命保住孩子,产后身体便虚弱了。女儿是她用半条命换来的,叶遥随了母姓。叶离去世的前几年,身体状态已经很不好了,叶遥为了多陪陪妈妈,陪着她住在疗养院。她一直觉得亏欠母亲很多,母女俩的感情深厚。只是母亲去世没多久,她也被查出了脑子里长了个东西。

眼前三层楼别墅里灯火通明,远远听着就很热闹。叶遥站在栅栏外有些意外,今天家里有客人吗?她抬手按下数字,密码没有变,大门打开了。—方南希和方弘十八岁的生日,在别墅里举行生日派对。几年前方文华把龙凤胎侄子接到了家里,为了给他们更好的教育,转到本市的私立高中读书。叶遥当时陪着母亲住在疗养院,觉得父亲有人陪着也很好,并没有太在意。龙凤胎如今就读的私立高中,学生家庭背景非富即贵,今天来了不少同学。成人礼非常热闹。

叶遥穿过路灯下的庭院,还没进门就被人叫住了。“谁啊?偷摸就进来了。”台阶上坐着一个男生,抬头问。他在里面呆久了有点闷,出来抽支烟透气。

叶遥声音淡淡道:“自然是开门进来的,这是我家。”

男生愣了下,觉他可没听说方宏有两个妹妹,念头一转,莫非是那个小子的前女友?虽然戴着口罩看不见脸,但眉眼还挺漂亮的,只是衣服穿的过时,看起来不像家里有钱的样子。“怎么可能是你家?别开玩笑了。”男生语气轻佻。叶遥住院期间穿的是病服,两年时间里,她长高了不少,以前带过去的衣服有些短了。不过衣服款式宽松,并非不得体。

“喂,方宏有女朋友了,看我怎么样?”男生见她不说话,继续调侃道。叶遥没有理会,越过他径直走进大厅。

台阶上的男生碰了一鼻子灰,觉得面子过不去,当即大叫道:“方宏你家进了个小偷,被我逮了个正着,还是个女的。”声音落地,大厅里的人瞬间看了过来,视线汇集在刚走进门的叶遥身上。

看着走近的人,方南希满眼震惊,脸色有些僵。虽然戴着口罩,但是那双眼睛她不会认错的。叶遥怎么来了?她不应该在医院吗?方宏没有能立刻认出来,皱眉问了句:“这是你们谁带来的?怎么还戴着口罩?”

没有人回答他。

叶遥视线定格在方南希脖子上的项链,两秒后收回视线,没有理会众人的打量,穿过大厅上了二楼。她现在有事情做,没时间搭理这些人,她也不喜欢空气里的酒味。客厅的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怎么话都不说一声就走了。

“这是谁啊?突然跑来你家,你家的亲戚吗?”一个女生问道。方南希张了张嘴,却一个字说不出来。她已经彻底慌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叶遥不打一声招呼回来了。——叶遥推开二楼最后边的房间,开灯后有些意外。她从来没有粉色的床上用品,房间里家具的布置也变了。显然她不在家的时候,有人住进了这间房。

叶遥走到梳妆台前,首饰盒被人动过,她蹲下打开抽屉拿出里面的笔记本电脑。电脑还完好如初,她设置了密码,没有被人打开过。

叶遥抱着笔记本从卧室出来,迎面碰到了一个人林姐在这家做了十几年,看着叶遥长大了,一脸震惊和惊喜,声音激动的问:“小姐你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叶遥笑了下:“才刚到,林姨,我的房间麻烦你帮我整理一下,把床单换一下。”林姨连连点头:“好的,我这就去,你能回来太好了!。”“麻烦您了。”“不麻烦不麻烦!我太高兴了!”她的声音有些哽咽。林姨本来就不赞成方南希擅自住进去小姐的房间,既然房间主人已经回来了,对方当然要挪地方了。她站在门口往房间看了一眼,方小姐才住一个月的时间就增加了好多东西,看来得好好收拾下了。

叶遥想了下又说:“你让方南希把她的东西拿走吧,好像有不少,林姨你未必分的清楚。”“好的,我这就去叫。”叶遥平静交代完这句,抱着笔记本到了书房,她对那两兄妹无感,没有住院之前,彼此相处的不错。

她只是不喜欢别人碰自己东西,今天方南希脖子上的项链,是外公送给她的十四岁生日礼物。

等待房间收拾好的间隙,叶遥还有事情做。上一世凌寒星大红是在两年后,她粉上对方后,补了很多相关物料,知道爱豆曾在名不见经传的时候,参加过一档选秀综艺。当时很快就被淘汰了,也没有水花。

不过平心而论,以凌寒星的实力不至于比赛一轮游。

时间刚好回到了这个节点,叶遥的记忆力向来好,十分凑巧,明天便凌寒星进选秀综艺集训的第一天。

她注册了新的微博,打算在比赛开始前就把站子开起来。可惜爱豆如今还是个360线,想找一张高清图片当站子头像都没有。不过没关系,明天就有了。她打算明天去接机,带上相机拍点物料。

叶遥关注了凌寒星的微博,想了想,打开私信发了一条消息。——【凌寒星粉丝后援会:要加油哦!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凌寒星偶尔会用微博私信功能和朋友聊天,看到这条消息,他第一反应是熟人整蛊自己。犹豫片刻,他发了个问号过去。

叶遥没想到这个时期的凌寒星会看微博私信!还这么快回复了!这也太棒了!有点可爱!她连忙低头打字。

凌寒星粉丝后援会:看好你哦!凌寒星Lxh:你是谁?凌寒星粉丝后援会:崽崽,我是你的粉丝!凌寒星Lxh:别开玩笑了,你到底是谁啊?凌寒星粉丝后援会:明天我会给你接机,到时候你穿上镜一点颜色吧,虽然崽崽你已经够上镜了!凌寒星Lxh:“……”

叶遥等了五分钟,那边都没有回复。明天她不光是接机,她还要去拍照,搞点物料发微博。在节目开播之后可以吸新粉。

她以为凌寒星不会再回复,那边发了条新消息。凌寒星Lxh:你怎么知道我的航班?

凌寒星粉丝后援会:从北京飞b市的航班最早是八点,我猜的。毕竟中午就得赶到比赛现场。

凌寒星有点莫名其妙,他的职业和娱乐圈沾边,当然知道许多粉丝会去机场接机偶像。不过他可没有粉丝,甚至没有在镜头前露过脸。大概是哪个朋友开玩笑吧,算了,随他去吧。

凌寒星粉丝后援会:崽崽你会一飞冲天!看到新发来的这条消息,他笑出了声。一飞冲天?是指在明天那个一千五包往返机票钱的工作里吗?管他是谁,左右自己也没有别人图的东西。

凌寒星没有再回复,却不自主点进了对方主页。他有一万粉丝,公司前几天刚给他买的僵尸粉,这个“凌寒星粉丝援会”才注册就更可怜了,只有系统送的十几个粉丝。“……”真是偶像和粉丝一样的寒酸。

这个奇怪的家伙十分钟前发了条微博。“我会人山人海的星光为你摇臂挥舞@凌寒星lhx。”

凌寒星怔了一秒,如果是朋友开玩笑,未免有点太大费周章。难道还真是粉丝为他开的后援会?他心里觉得怪异,又有些好奇,虽然很荒诞,不过明天这个家伙真的会来吗?

叶遥刚关上笔记本电脑,下一秒发现带着刻度杯子里多了条白色的小鱼。莫名其妙从水杯变成了……鱼缸。

【那个,随着目标主角光环增加,鱼也会长大,把三条鱼都养大你就完成任务。你今天接触到了目标一,所以拥有了第一条鱼。】系统吞吞吐吐道。“……”就离谱。

叶遥:“对了,你这个系统……有名字吗?”

【我叫“养鱼计划”,你可以叫我小鱼】。

叶遥实话实说:“这个名字听着很不正经啊。”

沉默了半分钟的系统,再次出声。【那个,只有一点点不正经,也没有很不正经吧。】

“……”才怪。叶遥刚打算反驳,走廊外响起来了敲门声。